“安防巨头”员工跳楼,3000亿海康威视年关难过……
财经

“安防巨头”员工跳楼,3000亿海康威视年关难过……

2019年12月31日 18:12:16
来源:野马财经

作者|资本市场部

来源|野马财经

在2019年的尾巴,“安防巨头”海康威视的一名员工跳楼身亡。一条生命的离世,再次将这家巨头企业推至镁光灯下。

2019年,从年初到年末,对于海康威视而言,波折不断。

12月30日上午,海康威视(002415.SZ)的一名员工在杭州总部跳楼身亡。海康威视发布的通报称,该员工“系自杀坠楼,初步怀疑为抑郁所致,排除刑事案件,最终以公安调查结论为准”。

海康威视向野马财经(微信公号:ymcj8686)证实此消息属实,并表示:“具体原因并不清楚,好像有抑郁症”。野马财经进一步询问,此前是否知晓该员工有抑郁症,对方表示不了解相关情况。

“安防巨头”年关难过

海康威视成立于2001年,2010年在深交所上市,一度被誉为“白马股”。官网显示,海康威视是以视频为核心的物联网解决方案提供商,面向全球提供综合安防、智慧业务与大数据服务,主营业务为安防产品的研发、生产和销售。

目前海康威视市值逾3000亿元,是当之无愧的“安防巨头”。

不过,2019年,海康威视的日子并不好过,尤其是下半年。 10月,海康威视被美国商务部加入贸易管制的“实体清单”,海外贸易受到冲击;11月,海康威视的两位创始人因为信披问题被立案调查,一度引发市场热议。 具体而言,11月8日,作为海康三位创始人之一的龚虹嘉和胡扬忠刚因为信披问题,被立案调查,彼时海康威视就在市场掀起一波浪潮。

股价从当日的34.4元/股下跌至如今的32.74元/股,市值蒸发约150亿元。

胡扬忠和龚虹嘉是海康威视的创始人,与海康威视现任董事长陈宗年并称“海康三剑客”。胡扬忠是海康威视的总裁,主管海康的实际经营;龚虹嘉是副董事长,也是海康的早期投资人。 上世纪90年代,还在中电集团五十二所任职的胡扬忠看到了压缩板卡的商机,于是联合另外两个同学创办了海康威视,注册资本500万元,其中龚虹嘉出资245万元,持股49%,剩余51%由国资持股。

后来随着海康威视的发展,以及后续的员工股权激励、减持等,龚虹嘉的持股比例降到如今的13.43%,是仅次于国资的第二大股东。胡扬忠则是第二大自然人股东,持股1.95%。 其实早在龚虹嘉等被调查之前,海康威视的发展就遭遇了风波。

安防巨头遇“禁令”

海康威视2010年上市,当年其资产总额为65.49亿元,到2019年三季度末,已经上升至682.89亿元。其营收也从2010年的36.05亿元增长至2018年的498.37亿元,归母净利润从2010年的10.52亿元增长至2018年的113.53亿元。

数十年间,海康威视的营收和利润均在同步大幅上涨。然而,步入2019年,海康威视的高速发展突然放缓。

2019年一季度报出来后,海康威视出现了上市后第一次负增长,净利润同比下滑15.4%,营收同比增长6.2%,也是上市以来增速最小的一次。 无疑,对于3000亿市值,占据全球市场榜首的海康威视,正在经历内外交困的局面。

10月初,海康威视被美国商务部列入贸易管制的“实体清单”,虽然美国市场约占海康威视总营收的6%,按照2018年498.37亿元的营收,和美国企业合作停止后,给海康威视带来的损失在30亿元左右。相比整体的营收,占比并不大。

但是海外限制导致海外业务风险上升,影响其境外业务的扩张。2019年半年报显示,海康威视上半年境外收入69.43亿元,同比增长10.3%,增速相对之前已经明显下降。境内营收169.8亿元,同比增长16.5%,增速高于境外业务。 而境外业务营收的放缓,间接影响了其业绩。

上半年,归母净利润42.17亿元,同比仅增长1.7%,增速较上年同期大幅放缓24%,营收增速也下降约12%。 海康威视也在半年度电话会议上表示,由于受“实体清单”等方面的担忧,美国的营收从去年下半年以来呈现负增长态势,而公司对中高端市场的拓展因为一些非市场因素的干扰,短时间内在很多国家的进展不大。

换言之,海外业务面临的压力比较大。

自身业务充满不确定性,最直接的影响就是股价的波动。在4月到6月,海康威视的股价一路下跌,从高时的36.64元/股,跌至23.55元/股。

来源: 东方财富 如今,海康威视的股价已经回升,31日收盘于32.74元/股。而其业绩也有所回暖,三季度营收159.2亿元,同比增长23.1%;归母净利润38.1亿元,同比增长17.3%。 一次公开演讲中,龚虹嘉讲道:捡到海康威视这个大便宜,运气是好到匪夷所思。

146亿的“A股套现之王”

在龚虹嘉的感慨背后,海康威视确实为其带来巨额回报。 1965年,23岁的龚虹嘉从华中科技大学毕业后,开始在广州和香港等地闯荡,据海康威视招股书显示,龚虹嘉拥有香港籍。 据公开报道,1994年,龚虹嘉成立中国收音机第一品牌“德生”,此后据龚虹嘉自己说他至少创立和投资了15家公司。既为成功人士提供过健康服务,也做过智能卡之类的高科技。

2001年,龚虹嘉与央企中电集团子公司出资500万元,成立海康威视。

此后,海康威视经过两轮增资,注册资本增加至1.4亿元,双方股权比例不变。 蹊跷的事情发生于海康威视上市前的股权转让,2007年11月,经海康威视董事会同意,公司副董事长龚虹嘉将其所持公司15%的股权以75万的低价转让给杭州威讯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威讯投资”),威讯投资是海康威视高管及核心技术人员的持股公司。

而与此同时,龚虹嘉将其所持公司5%的股权转让给杭州康普投资有限公司,价格是 2500万元。龚虹嘉低价转让给高管团队的理由是实施股权激励计划,此次股权激励拿到最多股权的人是这次一同被调查的海康威视总经理、龚虹嘉的同学胡扬忠,而他另一名同学陈宗年没有股份。 当时,龚虹嘉在接受《中国企业家》采访时表示,“最大的挑战”来自于海康威视的技术团队,要说服这些技术人才跟你守在一起而不是出去自立门户,“挑战很大!”。

不过,最终龚虹嘉还是做到了,以五十二研究为基础的强大技术团队以及央企股东背景,让海康威视牢牢占据着安防监控领域老大的位置。 解决重重阻力后,2010年,海康威视成功实现上市。但是,龚虹嘉却摇身一变成为了名副其实的A股“套现之王”。 东财choice数据统计,海康威视上市以来,龚虹嘉已经累计套现达146亿元。

纵观龚虹嘉的套现过程,2017年-2018年公司股价最高点时,也是其套现最多的时候,套现金额达73亿元。彼时,各大机构券商一致看好这只白马股时,龚虹嘉却选择套现。因此,海康威视也被视为龚虹嘉的“提款机”。

来源: 东财choice 而海康威视的发展,确实对得起“提款机”这个称呼。今年7月,不少机构调研热情降温,海康威视却一次性获高达442家机构的调研,牢牢占据7月份机构调研榜首位。

因为出色的业绩表现,海康威视同时获得申万宏源、华泰证券、兴业证券等多家券商的买入或增持评级。就在3季度报发布之后,海康威视还被东莞证券上调评级,认为“海康威视业务布局较为扎实,渠道下沉收效显著,产品线较为丰富,预计中长期收入将保持平稳”。

然而,2019年在贸易管制的“禁令”以及其它客观因素的影响下,海康威视承压不小。2019年末,随着一位员工以惨烈的方式在杭州总部跳楼身亡,相信海康威视能够在员工身心健康方面做的工作依然任重道远!希望未来,再也没有这样的惨烈事件发生。

现代职场人,压力都不小,你有什么排解工作压力和生活压力的好方法,欢迎在评论区分享给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