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亿恒丰银行绞杀战:首任董事长死缓继任落马 前行长遭死亡威胁
财经

万亿恒丰银行绞杀战:首任董事长死缓继任落马 前行长遭死亡威胁

2020年01月06日 19:18:24
来源:雷达财经

雷达财经出品 文|长帆 编|沧海

“我的确收到了2100万元。”2016年8月,当时雷达君还是一家都市报记者,在北京某酒店,见到了恒丰银行前行长栾永泰,其向雷达君透露,自己遭到了死亡威胁。

恒丰银行与招商银行、浦发银行、中信银行等共列12家全国性股份制银行,早在2015年底,总资产即达1.06万亿元。

2016年5月,恒丰银行被曝出高管私分过亿公款,一时震惊全国。雷达财经获得的资料显示,董事长蔡国华进账3850万元,时任行长栾永泰得钱2100余万元,副行长毕继繁获利1800万元,其他高管分获数额不一款项,最低额在800万左右。

然而,恒丰银行出现的问题远不仅此。近日,恒丰银行首任董事长姜喜运被判处死缓、终身监禁。姜喜运的一项罪名为将2.84亿股恒丰银行股份,陆续转至其个人或亲友控制的公司名下,予以隐匿,股份价值折合人民币7.54亿余元。

蔡国华对姜喜运进行了举报,导致姜喜运身陷囹圄。相比姜喜运,蔡国华控制恒丰银行的举措更加疯狂,与他人动用了超400亿的银行同业及表外资金,试图用恒丰银行的钱控制恒丰银行。据媒体报道,蔡国华生活腐化,每天在恒丰银行报销款即达40万元。

随着恒丰银行内斗升级,恒丰银行乱象进入监管视野,蔡国华身陷囹圄。

值得一提的是,在恒丰银行争夺战中,隐现民生银行系魅影,但民生系力量,在恒丰银行败北。

姜喜运落马因继任者蔡国华举报

恒丰银行本身是改革的产物。1987年,我国开始在烟台进行住房体制改革试点,恒丰银行前身烟台住房储蓄银行在当年7月开始筹建,10月29日中国人民银行总行正式批准其成立,同年12月1日正式对外营业,这是全国第一家办理房地产信贷结算业务的专业银行。

2003年2月,经中国人民银行、银监会批准,烟台住房储蓄银行更名改制为恒丰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成为全国第11家股份制商业银行,且是唯一一家总部位于地级市的全国性银行。

截至2003年6月末,恒丰银行总资产为175.39亿元,各项存款余额121.57亿,各项贷款85.27亿,在全烟台市13个县市区设有80个分支机构,自从成立以来,该行给股东的年均回报率为13%~15%。

恒丰银行所在的全国性股份制商业银行阵营金光闪闪,目前全国性商业银行总计有12家,分别为招商银行、浦发银行、中信银行、中国光大银行、华夏银行、中国民生银行、广发银行、兴业银行、平安银行、浙商银行、恒丰银行、渤海银行。

姜喜运是烟台住房储蓄银行元老。恒丰银行成立后,姜喜运本人从行长变成了董事长,在其任期内,恒丰银行未再新聘任行长。

恒丰银行首任行长姜喜运

2013年,姜喜运因年龄原因退休。当年11月,48岁的蔡国华从山东省烟台市委常委、副市长兼市国资委党委书记的职位上,空降恒丰银行出任党委书记、董事长。

根据恒丰银行2013年年报,截至该年末,恒丰银行总资产达到7722亿元,同比增加1543亿元,增长24.97%。

姜喜运退休后,恒丰银行进行了一系列人事变动。2014年2月,恒丰银行主持工作的原副行长栾永泰升任执行董事、行长;烟台市银监局原局长毕继繁出任恒丰银行执行董事、副行长。

在外界看来,栾永泰是姜喜运头号大将。栾永泰自1988年即进入恒丰银行工作,历任基金科副科长、开发区办事处副主任、开发区支行行长。自2009年起,栾永泰以恒丰银行副行长身份主持工作。

退休后,姜喜运没能安度晚年,2014年9月中旬,有媒体报道称,位列恒丰银行前十大股东的成都门里投资有限公司和北京中伍恒利投资发展有限公司,无法偿还2013年向天津银行济南分行、天津滨海农商行融资的3笔表外业务本息合计40亿元。最终该笔资金由恒丰银行代还。

“40亿刚兑事件”拉开了姜喜运大败局。

2014年10月,烟台市纪委监察局,恒丰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原董事长姜喜运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组织调查。2015年1月,姜喜运被开除党籍。

据财新调查,正是姜喜运继任者蔡国华向有关方面报案,称姜喜运向恒丰银行另一位前十大股东陈冬所控制的成都门里集团违规出具了40亿元的银行保函,造成银行损失。

值得一提的是,2014年底,栾永泰提出辞职,2015年4月,辞职获批。同年8月,民生银行原党委委员林治洪出任恒丰银行行长。

2019年12月26日上午,山东省烟台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宣判恒丰银行原董事长姜喜运等贪污、受贿、违规出具金融票证、故意销毁会计凭证、会计账簿案。

法院经审理查明:2008年1月至2013年1月,姜喜运在担任恒丰银行董事长期间,利用职务上的便利,将本单位的2.8365944亿股恒丰银行股份,陆续转至其个人或亲友控制的公司名下,予以隐匿,折合人民币7.54亿余元。

2004年至2013年,姜喜运利用担任恒丰银行董事长职务上的便利,为江苏正阳置业有限公司、高天国等公司和个人在购买恒丰银行股份、办理贷款等方面提供帮助,索取或非法收受上述公司个人给予的财物,共计折合人民币6037.4534万元,其中,姜喜运伙同恒丰银行原行长助理、财务负责人赵春英共同收受高天国给予的人民币2300万元。

2013年7月,姜喜运安排被告人恒丰银行原行长助理、信用风险监控部总经理张文凯违规出具37亿元的保函,未收取担保手续费,情节特别严重。

2014年9月,姜喜运指使被告人孙金光销毁其实际控制的五家公司应当依法保存的会计凭证、会计账薄,涉及金额6.598亿余元。情节严重。

对于姜喜运的行为,有业内人士总结,利用恒丰银行的钱,控制恒丰银行。

烟台市中级人民法院认为,被告人姜喜运身为国家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将本单位财物非法占为已有,数额特别巨大,其行为构成贪污罪。姜喜运利用职务上的便利,索取他人财物,数额特别巨大;姜喜运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非法收受他人财物,数额特别巨大,其行为均构成受贿罪……

最终,对被告人姜喜运以贪污罪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在其死刑缓期执行二年期满依法减为无期徒刑后,终身监禁,不得减刑、假释。

高管私分过亿公款震惊全国

姜喜运被调查,引发了多米诺骨牌效应。

2016年5月,恒丰银行突然被爆出高管在2015年年初,通过香港东亚银行账户,私分过亿的公款,其中董事长蔡国华进账3850万元,时任行长栾永泰得钱2100余万元,副行长毕继繁获利1800万元,其他高管分获数额不一款项,最低额在800万左右。一时震惊全国。

当年5月24日,恒丰银行通过官网发布律师声明称:“近期,一些媒体发布恒丰银行员工持股计划,高管人员私分巨款等严重失实的新闻,误导社会公众,造成不良的社会影响,也损害了恒丰银行的名誉。”

然而,蹊跷的是,发稿媒体陆续删除稿件。

2016年8月,雷达君当时作为某都市报记者,与恒丰银行前任行长栾永泰取得联系。整个过程中,栾永泰十分谨慎,确定记者到达北京某酒店指定位置后,才走出房间,接上记者后迅速返回。

“分钱的事情的确是有的,我当时收到了大约2100万多一点。”栾永泰表示。

据栾永泰了解,其他银行高管也有得到分红,数额在几百万到几千万不等。但因为恒丰银行实行的是密薪制,所以他不清楚其他高管分到的具体金额,只听说董事长蔡国华分到3850万。

栾永泰称,当时人力资源部找到他说分给他一笔钱,他第一反应是不合适,随后人力资源部称这是对他退休之前工作的奖励,栾永泰觉得可以接受。

“老董事长退休时,恒丰银行也给了一笔奖励。”据栾永泰介绍,他在2009年以副行长身份主持工作时,恒丰银行存款为600多亿、资产1000多亿、利税10多亿,到2013年底,恒丰银行资产接近8000亿、存款7000多个亿、利税130多个亿,他个人为恒丰银行做出了比较大的贡献。而在他主持工作期间,虽然比行长助理和工会主席等劳动强度大,但工资收入水平与他们一致。栾永泰认为,这笔钱是对他主持工作五年的奖励加上2014年的绩效工资以及2015年上半年的工资。

除了私分公款外,恒丰银行还被爆出员工持股计划存在低价超额认购。

公开资料显示,2014年底,时任恒丰银行行长的栾永泰对外透露,该行初定2015年筹备上市工作。随后,恒丰银行员工持股工作随即提上日程。2015年1月,恒丰银行董事会审议通过了《员工股权激励计划方案》,随后根据此方案制订出《员工股权管理办法》。

据爆料,恒丰银行高管认购采用1:9的杠杆方式,即个人只要出资10%,剩下的90%采取银行贷款的方式。高管每股认购价为3元,而根据恒丰银行年报,截至2014年12月31日,该公司股本每股净资产为4.47元。

举报材料中透露,真正的一级分行行长以上的总行高层管理人员,持股数都在千万以上,蔡国华个人至少有2千万股,将来若恒丰银行上市,蔡本人获利至少在亿元以上。

“哪怕你就是认购价定在4.5元一股,也说得过去,哪有内部认购价比净资产还低的?”栾永泰表示,恒丰银行高管参与员工持股计划,的确是采用1:9的杠杆,他认为当时的认购价过低,涉嫌侵吞国有资产。

据栾永泰介绍,当时认购时,杠杆资金从兴业银行烟台分行贷款,年利率6%,此时银行普遍利率不到5%。虽然利率较高,但因为认购价远低于净资产,员工认购踊跃。

栾永泰表示,他本人认购了1800万股,现在已经全部退回。

“蔡国华等人怀疑举报信是我写的,其实真的和我无关,如果是我举报的,我怎么会把自己的东亚银行资金流水单泄露出去呢。”栾永泰称,虽然银行流水单上没有注明是他本人,但是单据上的金额可以看得清清楚楚。而一对照金额,就可以确定是他本人。因此媒体曝光后,蔡国华等人怀疑是他举报的,并非毫无道理。

栾永泰称。除了这个流水单,另一个让他被怀疑的主要原因是,他当时选择辞职也是被迫的。

据栾永泰介绍,蔡国华上任后,任命一起过来的毕继繁担任分管风控的副行长,随后,又用党委扩大联席会议代替了行长办公会,自己在2014年4月出任行长后,风控、财务等各个业务口都管不到。而按照公司章程,除了董事会,监事会不是他管理,所有的业务都应该归他管理。

栾永泰还称,在蔡国华到恒丰银行之前,恒丰银行从未实行密薪制。栾永泰认为,恒丰银行是国家股份制商业银行,搞密薪制不合适,高管的工资应向社会公布。

“我是88年5月份到恒丰银行的,干了整整27年,这个银行是我们一点点干大的,我提出辞职的时候,也是思来想去,含着眼泪。”2014年10月,栾永泰口头提出辞职,当年12月正式提出辞职,2015年8月14日正式退休。栾永泰称,和新行长未办理交接手续。

栾永泰表示,综合以上因素,导致蔡国华等人怀疑是其写的举报信,并在恒丰银行内部会议上有过类似讲话。

据栾永泰介绍,举报事件发生后,恒丰银行办公室主任曾找到他,希望他出来证明分钱是党委研究决定的,被他回绝。“当时没有开会研究过,我证明开过会,是欺骗组织,是犯罪。”栾永泰表示。

栾永泰还收到了一则威胁短信,“你不仁,别怪老子不义,弄死你。”手机显示收到时间为2016年5月14日。

栾永泰收到的威胁短信

栾永泰说,他当时觉得一头雾水,不明白怎么回事,直到看了媒体报道,才明白有人举报。

“我也不知道是谁举报的,肯定是他身边知道内幕的人。”栾永泰说,他一直未对外澄清,他认为,如果他澄清,真正的举报人就危险了。

栾永泰表示,在蔡国华上任前,原则上高管的薪酬不超过普通员工的5倍,而新董事长上任后,又是直接分钱,又是低价认购股票,每年还有两三百万的薪酬。“新董事长来一年,挣的钱都赶得上我们工作一辈子了。”栾永泰称。

2016年9月11日,雷达君采写的稿件刊发后,引发巨大反响。栾永泰称,稿件刊发后自己遭受了特别大的压力。

栾永泰向雷达君展示的恒丰银行“总行9月13日会议精神传达”显示,“自栾永泰团伙的不法行为以来,严重阻碍了恒丰银行的发展进程,影响了恒丰银行近3000亿资产的增长。要统一思想,让全行1.1万名员工发声发力,主动检举和揭发原行长栾永泰的违法犯罪行为”。

该“精神”还表示,以蔡国华董事长为首的新一届领导班子着力为全体员工谋福利,积极推行员工持股激励机制。由于栾永泰团伙的不法行为,实施了一年的股权激励计划被迫暂停,这使全体员工的切身利益受到严重的损害。迫于该不法事件的影响,总行又不得不实行降薪计划,降幅将达到50%,严重影响了员工的收入水平,影响了员工的士气。这全要归罪于以栾永泰为首的团伙。”

9月20日,栾永泰通过律师发布公开信和律师函,称自己一直是被动采访,自5月份以来媒体关于恒丰银行的负面报道,其爆料均与自己无关,组织恒丰银行内部员工统一签名揭发他的行为是一出“闹剧”。

前民生系行长被免当日被堵在办公室12小时

在恒丰银行这幕大戏中,民生银行系也扮演着不可或缺的角色。

2016年12月,恒丰银行官方网站发布公告称,根据该行章程和有关法律法规规定,董事会于12月9日审议并通过了《关于提请免去林治洪先生恒丰银行行长职务的议案》,自该决议作出之日起解聘林治洪行长职务。

据恒丰银行内部人士及林治洪的家属告诉财新记者,烟台恒丰银行董事长蔡国华,因怀疑现任行长林治洪和前任行长联手举报他,因此将林治洪免职。

不过,林治洪在接受澎湃等媒体采访时予以否认,表示是自己主动辞职。

据澎湃报道,从12月9日上午9点半到晚上9点半,林治洪被堵在办公室12个小时,不能离开,直到被员工告知其公告,才知道自己被免了。几乎所有人都对这一人事变动非常惊讶,因为来自民生银行的林治洪被公认为业务能力强,而且2016年前三季度恒丰业绩良好,没有人会想到会这样被免职。

原本担任民生银行香港分行行长的林治洪,在来到恒丰银行之时,也带来了几十位“民生系”员工。

12月9日,一篇名为《“野蛮人”民生系董氏围猎恒丰银行失手 》的文章在网上流传,称原民生银行董事长董氏的得意门生林治洪从恒丰银行提前离职,正式宣告了董氏资本鲸吞恒丰的计划彻底落空。持续近200天的恒丰舆情风波的真正幕后推手终于浮出水面,昔日所谓的银行“黄埔教头”董氏自平安银行溃败之后又一次折戟沉沙于恒丰银行。

文章称,此轮作战,董氏深藏老营,一线的战斗员是姜喜运多年搭档、恒丰银行前行长栾永泰,内部信息源源不断来自潜身于恒丰内部的董氏部队,内外联动里应外合,网上热炒一波跟着一波煞是好看,当然战斗还得动员多家媒体记者和个别律师“积极响应”。

几乎恒丰银行的所有人都没料到,自己花高薪“挖”来的民生系董氏高管,从进驻恒丰前就早已布好天罗地网欲置恒丰于死地;金融圈的精英们也想不到,民生系大佬董氏和游走江湖的姜案利益集团能够联手策划狙杀恒丰的行动;甚至连恒丰的高管们也不知道,银行面临的不仅仅是一场“举报事件”的舆情风波,而是资本大鳄的血盆大口。

放倒恒丰现任董事会、实际控制恒丰的“精心”设计,随着民生系董氏卧底恒丰的刘某被抓调查,被董布局于恒丰任行长的林先生提前“跑路”,尘埃终于落定,董氏鲸吞恒丰的计划宣告提前“流产”。

澎湃新闻以题为《恒丰银行行长免职案还原:民生系完败,半年前已有预兆》进行报道,称有人表示,此事并非没有预兆。在半年前,恒丰银行的“民生系”员工就发现自己的业务迟迟审批不下来,面临无业务可做的局面。

蔡国华挪用430亿谋划控股恒丰银行

然而,继任者蔡国华也未能成为最后的赢家。

2017年11月,恒丰银行董事长蔡国华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组织调查。

检方指控,2006年至2017年,蔡国华利用担任中共沾化县委书记、烟台市副市长、恒丰银行党委书记、董事长等职务上的便利,为青岛海域投资有限公司、云南实力控股集团有限公司、朱殿治等8家单位或个人,在银行贷款、项目承揽、企业经营等方面提供帮助,索取或非法收受他人财务共计折合人民币11.87亿余元,其中10.7亿余元系未遂。

蔡国华本人颇为传奇,16岁成为一名乡镇医生,此后差不多两年一升,2007年成为烟台市委常委、副市长,仕途最后一站为全国股份制银行董事长。

据财新报道,以处理前董事长姜喜运执掌恒丰银行期间的问题股权为名,蔡国华在调动本银行资金承接的过程中,企图做实以自己为首的高管控股,同时也安排了89亿元的员工持股。此举在2016年下半年以来受到舆论高度关注,商业银行的员工持股安排因为明显踩红线、涉嫌违规,而不得不退股清理;但高管持股部分则迟迟没有解决,总共涉及资金高达430亿元,涉及壳公司上百家。

财新报道还称,“他无论去哪,秘书都带着煮海参的工具,每天必吃。”一位接近恒丰银行董事会办公室的人士透露。蔡国华到恒丰银行后作风奢靡:比如几次私人公款租用公务机猎鹰7X,在国外奢侈品店闭店扫货。

2019年12月24日,有媒体报道称,恒丰银行董事长蔡国华在任期间,平均每天报销的花销额竟达40万之巨。

蔡国华被捕后,留下了一个烂摊子,该行屡领罚单,被罚超千万,该行不良资产总额达数千亿元。

2018年4月26日,恒丰银行官网发布公告,银监会山东监管局党委书记、局长陈颖当选恒丰银行董事、董事长。8月27日,中国银保监会核准陈颖的任职资格。

2019年3月,恒丰银行结束三总部(烟台、北京、上海)的办公局面,并正式把总行由烟台迁出,落户济南。

2018年12月18日,恒丰银行官网披露,恒丰银行在济南召开2019年第一次临时股东大会,审议通过了《恒丰银行股份有限公司非公开发行股份方案》等议案。根据方案,恒丰银行将非公开发行1000亿股普通股股份。在1000亿股股份中,中央汇金投资有限责任公司拟认购600亿股,山东省金融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拟认购360亿股,新加坡大华银行和其他股东拟认购40亿股。相关方案尚待银保监会核准。

恒丰银行历史翻开崭新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