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略性配置中国资产机遇来临?海外机构连续13个月增持人民币债券
财经

战略性配置中国资产机遇来临?海外机构连续13个月增持人民币债券

2020年01月08日 00:00:00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在西方发达国家持续加码负利率的环境下,人民币债券的受追捧度持续高涨。

近日,中央国债登记结算有限责任公司公布最新数据显示,该机构为境外机构投资者托管的人民币债券面额达到18769.73亿元,实现连续13个月增长同时再创历史新高。

这意味着2019年境外机构投资者的人民币债券托管量增加约3700亿元,增幅超过境内保险机构和证券公司。

“整个2019年,境外机构对人民币债券的交易策略也呈现前后不一的特点。”TS Lombard公司全球宏观部门主管Dario Perkin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透露,去年上半年,鉴于人民币汇率走低与全球贸易局势多变,海外机构主要倾向持有中短期国债或政策性银行债券。而且,通过交易获利方式实现预期回报,随着下半年美联储三次降息引发全球负利率环境加剧担忧与日俱增,越来越多海外机构投资者转而配置10年期以上的长期国债,以此摆脱欧日负利率周期冲击,延续长期持有策略获取稳健可观的投资回报。

在他看来,这种投资趋势还将贯穿整个2020年。原因是全球经济正进入低通胀、低增长、低利率时代,中国高收益高信用评级债券将显得更加吃香。

全球最大资管机构贝莱德智库亚太区首席投资策略师庞文博(Ben Powell)近日发布的最新报告指出,鉴于中国资本市场不仅规模庞大、流动性较强,且与其他全球资产的关联度相对较低,加之中国资本市场对外开放令国际投资者更容易进入中国市场,如今是全球投资者从战略上考虑配置中国股票和固定收益类资产的最佳机会之一。

在庞文博看来,去年全球经济增长超过50%比重来自亚洲,而30%左右的增长比重来自中国。因此将资金配置在经济增长国家,将会获得安全性与收益性的双丰收。

兴业证券全球首席策略分析师张忆东指出,鉴于美股估值已经处于历史均值上方且吸引力下降,全球资金从“抱团取暖”转向“高性价比投资”。其中,中美贸易环境改善将令全球配置机构将目光纷纷投向中国。

在西方发达国家持续加码负利率的环境下,人民币债券的受追捧度持续高涨。-宋文辉图

长期人民币国债获“青睐”

值得注意的是,去年12月中央国债登记结算有限责任公司为海外机构投资者托管的人民币债券面额,较去年11月环比增加额仅有63.69亿元,较此前数月动辄逾百亿的月环比增幅有一定的回落。

Dario Perkin认为,究其原因,一是年底全球资管机构都会面临LP的资金赎回压力。因此,他们会适度削减一定额度人民币债券套现资金以备不时之需;二是去年12月大量海外资金通过陆股通大举投向A股,也分流了部分投向人民币债券的海外资金。

但整体而言,由于去年12月人民币汇率小幅上涨重新收复7整数关口,加之中美利差(10年期中美国债收益之差)保持在130个基点以上,海外资本增持人民币债券的趋势并未明显扭转。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到,随着金融市场普遍预期2020年欧洲日本央行将持续加码负利率,海外机构投资者对长期人民币债券(10年期及其以上)的青睐度与日俱增,甚至超过中短期国债与政策性银行债券。

“去年12月,多家海外大型资管机构加仓10年期以上国债的额度超过6000-7000万美元,这在以往不多见。”一家香港银行债券交易员透露,这背后,是这些机构抛售了大量欧债日债头寸,转而增持长期人民币债券,因为他们难以忍受持有欧日负利率国债到期还得“赔付”一定额度本金的结果,转而拥抱人民币债券获得可观的正回报。

前述交易员指出,只要2020年人民币汇率保持相对平稳的双向波动,加之中美贸易局势持续缓解,海外资本加仓人民币债券的额度依然有望突破万亿大关。毕竟,当前全球负利率债券规模超过17万亿美元,这意味着逾17万亿美元资金必须寻找新的投资品种摆脱“持有到期本金亏损”的尴尬,当前同等信用评级收益最高的人民币债券自然会被他们视为重要的“脱困”投资选择。

与此同时,当前海外投资机构进入中国债券市场的路径也呈现多元化趋势。比如越来越多大型资管机构与海外央行主要通过银行结算代理、QFII、RQFII等渠道加仓人民币债券,因为这些渠道能直接开展利率风险对冲、人民币汇率风险对冲等操作,帮助他们规避市场波动风险;众多海外资管产品则青睐通过债券通渠道加仓人民币债券,因为它的交易制度更贴近国际惯例,能满足海外资管产品资金快速清算、设立名义账户交易等特定要求。

“目前,我们也在研究优化针对海外机构投资者的人民币债券投资交易整套解决方案,既方便他们通过债券通渠道开展人民币债券现货交易,又能提供相应的利率、汇率风险套期保值策略帮助他们规避市场波动风险。”上述香港银行债券交易员向记者透露。

战略性配置的瓶颈“待破”

随着越来越多海外机构投资者积极加仓人民币债券,金融市场普遍认为2020年将成为全球资本战略性配置中国资产的元年。

庞文博指出,虽然近年中国经济增速有所放缓,但其增长规模仍然非常大,且呈现高质量的增长。比如当前中国GDP为14万亿美元,若中国经济实际增长率为6%,年通胀率为4%,那么GDP名义增长率则为10%,相当于每年增加1.4万亿美元,这种增量是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无法比拟的。

“因此,我们在关注中国经济增速时,也要留意到这些数字背后代表的真金白银。比如投资者在购买证券时,也应记住证券估值主要取决于其盈利能力,以及投资者对其商业模式的信心。当前中国正在推进的高质量经济增长措施,正助力企业盈利能力与商业模式的提升。加之中国金融市场对外开放步伐加快,令全球资金有机会开展战略性配置中国资产。”他指出,今年贝莱德上调了新兴市场的投资评级,除了超配新兴市场股票,还超配包括本币计价的新兴市场债券。

除了贝莱德,富兰克林与瑞信也相继发布报告力挺中国资产的投资价值。

瑞信发布最新报告指出,在全球央行相继放松货币政策与亚洲经济触底的共振下,亚洲股市即将迎来周期性反弹,尤其是中国A股将跑赢全球新兴市场综合指数。

“不过,鉴于中东局势骤然紧张,我们现在会优先考虑加仓中国等新兴市场固定收益类资产。”一位华尔街宏观经济型对冲基金经理透露。这是一方面,中东局势紧张正全面压低全球资本的风险偏好,令债券更受欢迎;另一方面在全球经济尚未摆脱复苏泥潭前,加仓人民币债券等固定收益类资产的安全性高于权益类资产。

但他如今遇到的一大操作难题,是基金投资委员会对将长期人民币债券配置比例从2%提高至6%的战略性配置比重依然有所顾虑。一是中国金融市场缺乏足够丰富的利率、汇率风险对冲工具,二是人民币债券纳入全球债券指数的进程有所放缓,让他们担心多数同行不愿超配人民币债券,反而让他们更多暴露在新兴市场债券波动风险之中。

“其实,这些顾虑不难解决。只要中国加快金融市场对外开放力度并创设更多元化的风险对冲工具,让全球投资者更容易地、以较低成本获得这些衍生品服务,基金投资委员会就不大会阻拦加仓人民币债券决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