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股2019造假记:白马非马 900亿货币资金只靠“吹”

A股2019造假记:白马非马 900亿货币资金只靠“吹”

2020年01月10日 22:18:54
来源:中国经营报

本报记者 王迎春 北京报道

尽管时间的车轮滚滚向前,带着人们奔赴又一个新年,不过2019年A股投资者心中的痛,却无法如白天替换黑夜那般轻易被翻篇。人们失去的,何止是K线遭碾压后被贬值的金钱,更是对整个市场的信心。信心,可是A股的根基。今天,中国的资本市场远比过去丰富、宽广,不过“财务造假”这只硕鼠却依然紧跟其后,在暗处吞噬这个市场的营养。

在造假这件事上,或者2019年也没什么不同,毕竟,造假案前赴后继,一如过往,惩而不绝。另外,造假途径还是那两样:或虚增收入、或虚减成本。不过,这一年不可忘却:康美沦陷,颠覆了人们对“白马股”的信心,白马非马,从此何处寻马?单个造假案金额创历史之最,逾百亿元利润原来全靠“造”,近900亿元货币资金原来也靠“吹”;另外,造假招数,在典型案例中呈系统化、专业化、常年化形态发展,面对一群聪明人的集体作案和常年伪装,单个股民如何再去客观解读一家被“人人夸”的上市公司?

令人警觉的是,这些涉财务造假的上市公司其实际控制人的反应。在造假行为被曝光后,有人绝口不提,有人以会计错误答复,有人推诿怨银行提前抽贷,鲜有人能正面承认,更别提主动忏悔。对这些造假者,尽管监管层都落以重拳,但60万元处罚、终身市场禁入已属顶格。

令人遗憾的是,在梳理2019年A股造假案例时,有上市公司已是惯犯,有上市公司在造假之后还得到当地政府纾困资金帮助。在市场进化的同时,投资者是否也在进化?有被造假掀翻在地的投资人甚至请求监管层不要让公司退市!幸好,一批又一批的投资人已经学会利用法律武器,向相关上市公司索赔。我们应该记住一位叫刘志清的自然人股东,坚持实名举报长达4年,历经挫折而不易其志,终于等到真相大白的这一天。

白马非马

2018年10月17日,中国中药饮片第一股——康美药业(600518.SH)闪崩,次日,公司发布澄清公告,以雄雄长文否认媒体关于财务涉嫌造假的质疑。闪崩之时,这家被众多机构点赞的上市公司市值近千亿元,在此之前,它的市值一度接近1400亿元,那是2018年的历史高度,此后再不复从前。2019年元旦前三天,康美药业遭证监会立案调查。4个月后,康美药业画皮终于撕破:累计虚增货币资金890亿元。

真相登场时,市场一时无法接受。毕竟,康美药业自2001年上市以来,不管是年度、季度业绩都在稳定增长,一同增长的还有它的市场规模。它的前十大股东中挤满了著名机构的名单,如中国证券金融股份有限公司、中央汇金资产管理有限公司、香港中央结算有限公司等。这些著名机构直接用真金白银来点赞,为他们工作的都是高学历、高资历、高智商的投资精英人群,难道这么多聪明人多年跟踪,竟也没有发现康美药业造假的丝丝端倪?

据财汇金融大数据统计,自康美药业上市至2019年4月底造假败露之时,各路机构就康美药业发布研究报告共349篇(含评级跟踪报告),仅2019年1月以后,即康美药业被证监会正式立案调查后,券商才将研报评级调为中性,而评级机构则将康美药业发行的债券列入信用观察名单。在此之前,券商们的研究报告无一例外充满了“增持”“买入”“强烈推荐”等字眼,“谨慎推荐”这种描述已属极少数。康美药业上市至被立案调查前,长达18年内,没有1家机构提示风险。

为它常年提供审计服务的广东正中珠江会计师事务所,也直到康美药业被立案调查后,才对公司年报出具了保留意见的审计报告。

说了多年谎话,待无法隐瞒之时,康美药业的实际控制人兼董事长马兴田亦不愿承认造假一事。他于2019年4月30日接受媒体记者采访时表示,康美药业是会计差错,而非财务造假,虽然他于5月1日凌晨发布道歉信,但道歉原因仅描述为“快递发展导致财务管理不完善”。对此,上交所迅速怼回:“你公司应严格区分会计准则理解错误和管理层有意财务舞弊行为性质的不同。”

康美药业造假事件败露后,被实施风险警示,目前是一只ST股,截至2020年1月3日收盘,市值已不足190亿元,曾经的千亿元市值已成幻影。

硕鼠被查 营业收入成造假集散地

“康美”沦陷自然刺痛了投资人的心,据记者不完全统计,除此之外,2019年,A股另有21家上市公司被发现涉嫌财务造假、蚕食市场资源,它们是尔康制药(300267.SZ)、澄星股份(600078.SH)、*ST利源(002501.SZ)、*ST上普(600680.SH)、*ST盈方(000670.SZ)、益佰制药(600594.SH)、圣莱达(002473.SZ)、ST辅仁(600781.SH)、ST天业(600807.SH)、獐子岛(002069.SZ)、*ST凯迪(000939.SZ)、飞乐音响(600651.SH)、盛运环保(300090.SZ)、*ST瑞德(600666.SH)、航天通信(600677.SH)、神城A退(000018.SZ)、欢瑞世纪(000892.SZ)、风华高科(000636.SZ)、藏格控股(000408.SZ)、ST抚钢(600399.SH)、*ST索菱(002766.SZ)。

逐一分析上述名单造假路径,无非是虚增利润、虚减成本,然而要达到这两种效果,各家公司则动用不同招数。

大多数公司会在营业收入上大做文章。如何提高收入?产品得卖得多,造假者则会卖得比实际多得多,回款比实际快得多。

2019年12月27日,*ST索菱披露,2016年至2018年,公司多确认营业收入总计10.16亿元。

2019年11月16日,藏格控股被监管层披露,于2017年7月至2018年12月期间,通过开展虚假贸易业务的方式,虚增利润总额共计6.05亿元。更恶劣的是,控股股东及关联方利用虚假贸易业务预付账款、钾肥销售业务应收账款占用上市公司资金超过22亿元。

2019年11月8日, *ST瑞德被监管层公布,其全资子公司哈尔滨奥瑞德光电技术有限公司虚构向东莞市华星镀膜科技有限公司销售145台3D玻璃热弯机事项、虚构收回鄂尔多斯市达瑞祥光电科技有限公司应收账款事项,导致上市公司2016年至2018年第三季度共计虚增利润总额达5.4亿元。

2019年10月24日,飞乐音响被监管层披露,在与两家地方政府仅签署框架协议,而没有形成有法律约束力的项目建设合同、未成立项目实施公司、未履行招投标程序,且中途退出的情况下,确认收入,导致飞乐音响 2017年前三季度共虚增利润总额1.9亿元。

2019年5月24日,*ST盈方被监管层披露, 自2015 年开始,*ST盈方在美国开展数据中心服务业务,为美国公司高锐电子有限公司(中文名)提供场地租赁及数据运维服务。但是,公司在2015年8月、9月并未实际履行相关义务,却将合同金额确认为收入。监管层认为因这一虚假记载,*ST盈方2015年年报虚增利润总额2356.571万元,占当期已披露利润总额的245.08%。

与其他公司相比稍显特殊的是,*ST上普财务造假之事早在2017年就已败露,并于2018年初收到监管层的监管文件,不过其影响已深入到2019年。2019年3月22日,*ST上普宣布主动退市,这是A股首例申请主动退市的上市公司,值得注意的是,它亦是一家央企。这家公司被查明,为弥补2014年利润缺口、完成利润指标,于2014年9月至11月间,与两家公司进行两笔虚假贸易,虚增收入1783万元;于另外两家公司进行1笔虚假第三方贸易,虚增收入2479万元。在上述贸易交易中,这些货物相同,且签订合同与支付款项的时间相同或相近,均由上市公司对外销售,最后都由上市公司买回,形成资金上的闭环,在一出一进间,这些货物从未发生实物流转,皆以虚拟方式出入。

花式翻新 拿“扇贝”式存货背锅

除了在营业收入这个大科目上动手脚外,也有一些上市公司在负债上做文章。

2019年9月20日,盛运环保被监管层披露,2016年上市公司及子公司名下23个银行账户未纳入财务核算,以至21笔借款近10亿元被人为忽略。这些被抹掉的负债,其利息支出等财务费用自然也不计入,从而间接抬高了2016年度利润。

在负债这件事上,以生物发电闻名于A股的凯迪生态,将借款利息藏于在建工程中,即动用借款利息费用资本化的招数。

据2019年10月31日监管层的文件,凯迪生态对于所有借款采用统借统还、统一核算,并在每个季度向在建电厂分摊。2015年,凯迪生态向87家在建电厂分摊借款费用,利息资本化金额1.43亿元;2016年向82家在建电厂分摊借款费用,利息资本化金额4.63亿元;2017年向54家在建电厂分摊借款费用,利息资本化金额5.42亿元。不过,这期间,分别有75家(2015年)、36家(2016年)、34家(2017年)在建电厂,发生建设中断连续超过3个月以上。然而,在这些电厂建设中断后,凯迪生态没有暂停上述借款利息费用资本化的操作方式,致2015年、2016年、2017年财务报告虚增在建工程、虛减财务费用,三年虚增利润总额超过6亿元。

当前凯迪生态已被实施退市风险,名为*ST凯迪,截至1月3日收盘,市值仅41亿元。对于造假以及控股股东占用上市公司资金之事,其实际控制人陈义龙一律拒绝承认。他在2019年11月12日通过公号“凯迪青年圈”发布一封公开信,几乎将所有责任归咎于信错了职业经理人,并指责监管层受媒体意见左右,对上市公司及控股股东行使了错误的监管行动。

存货,也是2019年造假的上市公司耍弄心机所在,其中最臭名远播者,当属獐子岛。

A股水产第一股獐子岛自2014年多次发生“绝收”事件,如2014年10月30日公司宣布进入收获期的100多万亩扇贝绝收;2018年1月31日,公司披露,扇贝再次遭灾,预计2017年最少亏损5.3亿元,其后跟进受灾原因为“因降水减少、饵料短缺等原因,扇贝越来越瘦、品质越来越差,长时间处于饥饿状态的扇贝没有得到恢复,最后诱发死亡”;2019年一季度,獐子岛再次公告扇贝受灾。

扇贝毕竟生活在海底,审计与监管人员无法深入到海底去查验存货,不过獐子岛造假之事依然现行。在2014年獐子岛宣布绝收原因为“遭遇冷水团”这一自然灾害后,2000多名岛民以按手印的方式实名举报,称扇贝绝收是因为提前采捕以及播苗造假。

2019年7月11日,监管层下发文件披露,獐子岛涉嫌财务造假。尽管不能下海查验,但通过跟踪采捕记录、单月拖网捕捞轨迹图,对比不同年度的存货图与贝底播图以及各时点相关数据记录,发现獐子岛2016年存在虚减营业成本和营业外支出1.3亿元,2017年存在虚增营业成本超过6000万元,2014至2016年间共计虚增营业外支出近2.5亿元。

那些暴亡的扇贝终于被洗冤。獐子岛不过是利用了那片看不清的海水,在存货上动手脚。通过假凭证不经历销售、回款这些商业流程,直接洗成货币现金的,当属康美药业。

2019年5月17日,康美药业监管层披露,从2016年1月1日至2018年8月30日,通过财务不记账、虚假记账、伪造、变造银行大额定期存单或银行对账单,配合营业收入造假伪造销售回款等方式,虚增货币资金共计890亿元。康美药业的造假是全面的,仅2018年年报就存在虚增固定资产、在建工程、投资性房地产等。

康美药业造假案发不得不提自然人股东刘志清。2014年8月3日,作为康美药业自然人股东,刘志清认为上市公司存在虚假陈述、虚假回购、以及管理侵占公司资产等行为,向证监会举报。这一举报转至广东证监局,后者回复称未发现举报所涉违法事项,刘志清不服,向证监会提起行政复议,被驳回。随后,刘志清起诉证监会渎职,再遭败诉。尽管如此坎坷,但康美药业终于在2018年底正式被证监会立案调查。

在手段之外,造假行为在其他维度也令投资者难以预防,2019年7月,ST抚钢被监管层公布,公司从2010年至2017年造假长达8年;航天通信第五次被披露造假。

造假谁得利?有老板仅为买家具

虚增的利润得多交税,不得多分红,一旦被查实造假,业绩全部纠正,公司可能会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相关责任人得领罚,60万元不多,但5年、10年、终身证券市场禁入却也是不小代价,一部分还得承担刑事责任。即使如此,为什么A股造假依然前赴后继,自中国有资本市场以来,从未断绝?

上述23家上市公司,大部分造假是为了粉饰业绩,避免公司被ST或者退市的命运,然而,观察他们被披露的违法细节,也引人深思。一些公司除了造假,还存在控股股东或实际控制人占用上市公司资金或借上市公司违规担保的情况,康美的违法说明这一问题非常典型。

监管层披露,康美药业2016年、2017年、2018年三个年度报告存在重大遗漏,未披露控股股东及其关联方非经营性占用资金的关联交易情况,2016年1月1日至2018年12月31日,康美药业在未经过决策审批或授权程序的情况下,累计向控股股东及其关联方提供资金116亿元用于购买股票、替控股股东及其关联方偿还融资本息、垫付解质押款或支付收购溢价款等用途。

上述问题的实质,大多因为钱。虚增利润后,公司股价上涨,市值抬高,在资金市场更有影响力,能够获得更多金融机构的青睐。便宜的资金源源不断地被融过来,控股股东再从中采血。康美造假数年来的频繁大额融资正好说明了造假目的所在。不过也有例外。2019年6月10日,益佰制药披露来自监管层的文件,公司与第三方签订虚假工程合同或协议,套取公司资金3294.87万元,上述资金被安排用于购买家具、家装用品等,收货地址为公司实际控制人窦启玲在北京和贵阳的住所。也就是说,公司造假,不过是为了实际控制人窦启玲买家具。

正因此,多数造假是为了融资,在银行信贷对实体经济依然收缩的2019年,随着造假动作败露,这些公司或关联方的债务风险亦一同浮出水面。惊恐之下,金融机构们夺路而逃。失去资金来输血,上述债务风险呈加剧之势,如凯迪生态、神州长城、*ST索菱、ST抚钢、藏格控股、*ST瑞德、盛运环保、ST天业、辅仁药业、*ST盈方等。

神州长城目前名为神城A退,2019年11月15日,深交所决定对神州长城A股、B股实施终止上市。

在各种负面重力累积下,有公司选择主动放弃,*ST上普已于2019年3月21日宣布主动撤回A股、B股在上交所的交易,这是A股历史上首例选择主动退市的上市公司。

因果力量除了结出以上苦果外,也有黑色幽默的一面。2019年7月,圣莱达获得税务部门退税250万元,原因则是2018年,这家公司被查出2015年虚增利润1000万元,上市公司基于这一结论向税务部门申请退税,居然成功了。2019年1月23日,尔康制药宣布控股股东、实控人帅放文及其一致行动人湖南帅佳投资有限公司,获得政府组织的纾困资金不超过27.7亿元,以化解股票质押风险。而这家公司及其实控人帅放文,刚刚于2018年6月因为财务造假被证监会处罚。(编辑:郝成 校对:颜京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