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连友谊实际控制人再变更,武汉国资委有望填补资金缺口
财经

大连友谊实际控制人再变更,武汉国资委有望填补资金缺口

2020年01月11日 18:28:06
来源:蓝鲸财经

1月8日,大连友谊(000679.SZ)发布了公告,其控股股东武信投资(深圳)股份有限公司与武汉开发投资有限公司(下称武汉开投)签署了股份转让协议,拟将其持有的1亿股大连友谊股份以3.6元/股的价格转让给武汉开投,合计转让价款为3.6亿元。

转让完成后,大连友谊的实际控制人将由武信投资控股的陈志祥变为武汉开投的实际控制人武汉国资委。这对于深陷子公司债务逾期、股权转让诉讼纠纷的大连友谊来说是一件莫大的喜讯,自消息公布后,大连友谊的股价连拉两个涨停,截至1月11日,大连友谊的股价已达4.74元。

前实控人资金来源成谜,涉嫌国有资产利益输送

这已经是近3年来,大连友谊的实际控制权第二次发生变更了,此前的实际控制人武信投资控股曾尝试借壳大连友谊进行重组上市,此后又牵扯进其他上市公司的股权争夺战中,还曾惹上利益输送的嫌疑。

武信投资控股是武信投资集团与陈志祥所控股的凯胜经贸、恒生嘉业专门为了持股大连友谊所成立的公司。武信投资集团的控股股东是武汉信用风险管理有限公司,隶属于湖北省首家金控集团武汉金融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实际控制人也是武汉国资委。

2015年至2016年,武信投资集团曾两次尝试获取大连友谊的实际控制权。第一次是在2015年11月18日,大连友谊曾公告以发行股份的方式收购武信用投资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和武汉风险管理有限公司旗下金融类资产股权的提案,武信投资集团计划以资产重组的方式完成借壳上市,只不过该提案未能得到有关部门的批准。

2016年6月28日,武信投资集团成立了武信控股,直接以13元/股的价格从大连友谊母公司友谊集团手中买下了1亿股大连友谊的股份,占总股本的28.06%,并取得了公司的实际控制权。

除了大连友谊之外,另一家上市公司新黄浦(600638.SH)的股权争夺战中也出现了武信投资的身影。2017年6月,武信投资通过购买信托的方式,一度获得了新黄浦32.75%的权益,但由于是通过信托持股,所以并不影响公司的实际经营。

资本市场上的频频亮相,让人们开始注意到了武信投资及其背后的资本来源。2017年7月,武汉市委第一巡察组点名武汉金控资产管理层级多、链条长,涉嫌资金体外循环,存在国有资产流失风险,为民营企业大量借款,涉嫌利益输送等问题。随后,武汉金控便更换了董事长和党委书记。

一时间,关于武信投资及其实际控制人陈志祥的资金来源引起了市场的怀疑。此前陈志祥展现的多为民营企业家的身份,但这与其能够调动的庞大资金并不相符。当时有市场观点认为武信投资正是武汉金控利益链条中冲在最前的棋子。

百货零售缓慢衰退,地产项目拖垮公司

大连友谊原本也是国有独资企业,主要经营业务为零售业和房地产开发业务,经营大连、沈阳等地的友谊商城,开发大连、沈阳、苏州、邯郸等地的多个商业地产项目。最近几年,大连友谊的日子可谓是越过越惨,零售收入下滑,房地产项目存货积压、项目停工,即便出售了大量资产,日子也快要过不下去了。

大连友谊最主要的收入来源是百货商店的商品销售,2019年上半年大连百货的商品销售收入为3.64亿元,占总收入的87.24%,这些收入全部来源于大连市内的三家友谊商城。

百货商场算得上是颇有年代感的事物了,读者朋友们可以回想一下自己上次在百货商场里买东西是什么时候。线下的零售业态已经经历了从百货商场的商品专柜、购物中心直营门店到独立品牌旗舰店三代的变迁,电商更是已经开拓了O2O的新零售业态,而大连友谊却依然停留在百货商场的年代。

落后于时代的结果是收入的逐渐消沉。自2015年以来,大连友谊的商品销售收入逐年下滑,零售行业不景气,大连友谊在2016年和2017年陆续出售了多个盈利能力较差的商场及贸易公司的所有权,然而零售业的毛利率却不见好转,资产结构优化未能取得明显的效果。

尽管零售业务收入越来越低,其在公司总收入中的占比却越来越高。如果说零售业务还只是缓步衰退,那大连友谊的地产项目就可以算是泥足深陷了。销售不佳导致的回款困难,已经使多个地产项目停工,大连友谊自身也因此陷入了债务危机。

大连友谊的地产业务以商业地产项目为主,分布在大连、沈阳和邯郸等二、三线城市。2018年以来,大连友谊的房地产业务销售就变得十分困难,此前销量较好的苏州楼盘销售接近尾声,大连的富丽华国际楼盘销售停滞,沈阳友谊时代广场楼盘每年涨价却陷入亏损。2018年和2019年上半年,大连友谊的房地产业务收入仅为3.06亿元和5195.6万元。

回款困难导致大连友谊在沈阳、邯郸两地的友谊时代广场项目暂缓建设,大连友谊的解决办法是将这两处项目整体出售。目前,大连友谊邯郸市的房地产子公司已经作价1379.8万元出售,而大连友谊此前的投资金额高达10.33亿元。更加难办的是位于大连的金石谷项目,这是一个配套了高尔夫球场的高端别墅产品,然而正待出售之际却撞上了国家部委清查全国高尔夫球场的行动,成为了被清理的对象。项目在整改后依然得不到有关部门的批复,距离开售遥遥无期。

2019年7月,大连友谊的公告显示,其子公司沈阳星狮房地产子公司已有9840万元债务逾期,原因同样是沈阳友谊时代广场项目销售过慢导致的回款困难。12月20日,大连友谊的子公司大连盛发置业有限公司也出现了2.5亿元的借款逾期,此前其开发的大连富丽华国际项目一直销量不佳。

国资接手,但路还是要自己走

此次实际控制权变动后,大连友谊依然属于武汉金控的系统内,只不过改变了从前那种由私人代持的状况,股权结构更加透明。

目前,大连友谊还有两个地产项目处于停工状态,公司承受着极大的债务压力,武汉金控对于陷入资金困境的大连友谊也算慷慨解囊。2019年7月大连友谊发布公告,拟向武信投资集团申请不超过30亿元的综合授信额度。在此前的股权结构下,这笔借款会构成关联交易,不知道此次控制权的变更是否出于避免关联交易的考虑。

武汉金控拥有雄厚的资本,旗下拥有两家上市公司,两家基金,业务涵盖银行、金融租赁、信托、保险、公募基金、期货、产业基金、票据经纪等多个领域,有能力帮助大连友谊度过难关。但是,即便解决了眼下的资金缺口,大连友谊还是要面对地产项目库存去化和零售业务升级改造的问题。

公司在财报中也表示未来将聚焦零售业务,并将百货业向购物中心转型,只不过转型能否成功,还有待消费者验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