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亿市值医药股暴跌70%:业绩爆雷,如今又被申请冻结4.3亿

百亿市值医药股暴跌70%:业绩爆雷,如今又被申请冻结4.3亿

2020年01月11日 20:48:06
来源:华夏时报

来自裁判文书网

华夏时报记者帅可聪 陈锋 北京报道

1月10日晚,浙江亚太药业股份有限公司(下称“亚太药业”,002370.SZ)公告称,截至公告日,公司共有三个银行账户被冻结,合计冻结金额约1.04亿元。公司尚未收到关于上述银行账户被冻结事宜的法律文书,将尽快核实具体情况。

《华夏时报》记者从裁判文书网获悉,亚太药业银行账户被冻结源于遭湖北省科技投资集团(下称“湖北省科投集团”)申请诉前财产保全措施,涉案金额4.3亿元,公司共有5个银行账户被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下称“武汉中院”)于1月7日裁定冻结一年时间。北京一位资深律师对记者表示,为防止当事人转移资产,法院通常会在法律文书送达前执行。

湖北省科投集团曾在2017年年末增资4亿元,入股亚太药业的一个募投项目实施主体武汉光谷亚太药业有限公司(下称“光谷亚太药业”)。但协议约定这4亿元为财务投资,投资期限不超过5年。1月11日,记者多次致电湖北省科投集团,但未获接听。

值得一提的是,亚太药业在最新的这则公告中出现了错误,公司在披露账号冻结具体情况时,重复披露了亚太药业在北京银行绍兴柯桥支行的账户。

而在过去近半年时间里,亚太药业被业绩爆雷、子公司失控等麻烦缠身,内部斗争至今仍在升级。

截至1月10日收盘,亚太药业股价报6.57元,自2019年4月以来跌幅已经超过70%,上百亿的市值如今也仅剩下约35亿元。1月11日,《华夏时报》记者多次致电亚太药业信披联系电话,但均无人接听。

被申请4.3亿诉前保全

亚太药业前身为浙江亚太制药厂,主要从事透皮控释系统、抗感染、心血管、降糖类、肝炎类等药物的研发、生产和销售。公司于2010年3月16日在深交所挂牌上市。

亚太药业1月10日晚在公告中表示,目前被冻结的银行账户不是公司主要的银行账户,公司银行账户被冻结事项目前尚未对公司的经营管理造成实质性影响,不排除后续公司其他账户被冻结的情况发生,公司将合理安排和使用资金,降低上述事项对公司的不利影响。

而事实上,亚太药业未排除的情况已然在发生。亚太药业总部地处浙江绍兴,一则由武汉中院1月7日作出的纸质民事裁定书或许尚在路上,不过1月10日已公布于裁判文书网。

这则民事裁定书显示,湖北省科投集团于2019年12月31日向法院申请诉前财产保全,请求对被申请人亚太药业采取诉前财产保全措施,冻结被申请人的银行存款4.3亿元,或查封、扣押被申请人同等价值的财产。为此,担保人中国太平洋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武汉中心支公司向法院出具了诉讼财产保全责任保险保函。

2020年1月3日,湖北省科投集团再次向武汉中院提交了查封被申请人亚太药业的财产线索,明确了账户名称、开户银行、银行账号等信息,随后法院对其申请予以准许。

裁定书显示,亚太药业共有5个银行账户被裁定冻结一年时间,该案保全标的总限额4.3亿元。其中包括亚太药业在农业银行绍兴柯桥支行的1个账户、在绍兴瑞丰农商行柯桥支行的2个账户、在浦发银行绍兴柯桥支行的1个账户、在北京银行绍兴柯桥支行的1个账户。

值得注意的是,亚太药业在公告中称,尚未收到银行账户被冻结事宜法律文书,将尽快核实。而武汉中院裁定书称,该裁定书送达后立即执行。对此,北京一位资深律师向《华夏时报》记者表示,其中可能存在程序瑕疵,但在司法实践中,为防止当事人转移资产,法院很多时候会在裁定文书送达前执行,将涉案财产进行冻结。

裁定书载明,如不服裁定,亚太药业可以自收到裁定书之日起五日内向武汉中院申请复议一次,复议期间不停止裁定的执行。申请人湖北省科投集团应当在法院采取保全措施之日起三十日内向人民法院起诉或者向仲裁机构申请仲裁,逾期不起诉也不申请仲裁的,法院将解除保全。

募投项目实施主体突生变故

资料显示,湖北省科投集团成立于2005年7月,是为承接国开行100亿元“促进中部崛起”政策性贷款,按照湖北省、武汉市政府和国家开发银行的要求,由武汉东湖高新区管委会出资组建成立,承担着东湖高新区“重大基础设施建设、产业园区建设、重点产业投资、科技金融服务、国有资产运营”五大职能。湖北科投集团注册资本400亿元,合并总资产约1367.67亿元,集团本部拥有参控股企业40余家。

从涉案金额看,此次起诉或与之前的一笔4亿元投资有关。《华夏时报》记者注意到,亚太药业2019年半年报和三季报都曾提及,“计提湖北省科技投资集团有限公司股权溢价收益、公开发行可转换公司债券计提利息,导致财务费用增加。”

根据亚太药业此前公告,在2017年年末,亚太药业“武汉光谷生物城医药园新药研发服务平台建设项目”的实施方式由全资子公司经营变更为合资经营方式,引进了湖北省科投集团以现金人民币4亿元增资到募投项目实施主体光谷亚太药业。增资完成后,亚太药业持51%的股份继续控股,对募投项目的实施进行有效的控制,湖北省科投集团持股49%。

而增资协议及其补充协议同时约定,湖北省科投集团该笔投资的投资期不超过5年,股权溢价收益率为中国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基准利率,到期由亚太药业收购其持有光谷亚太药业股权的方式实现退出。

亚太药业2019年半年报显示,截至当年6月30日,公司累计计提应付湖北省科投集团股权溢价收益2096.33万元,并相应增加长期应付款至约4.2亿元。再加上2019年下半年的应付利息,正好接近对应湖北省科投集团申请诉前保全4.3亿元。

但从2017年年末签订协议至今,5年的投资期限为时尚早。湖北省科投集团此时为何起诉亚太药业?《华夏时报》记者1月11日多次拨打湖北省科投集团官网披露的联系电话,但始终无人接听。合资公司光谷亚太药业在工商信息中披露的两个联系方式无法接通或无人接听。

公告出错 背后麻烦缠身

公司多个银行账户被冻结无疑意味着面临重大变故。但《华夏时报》记者注意到,如此危机面前,亚太药业公告中却出现了一个错误。

在亚太药业披露的冻结账户具体情况中,3个账户性质和冻结金额虽然皆不相同。但第二个账户与第三个账户的开户行和账号明显一致,重复的披露了亚太药业在北京银行绍兴柯桥支行的账户。

公告出错的背后,是亚太药业已麻烦缠身。此前1月2日,亚太药业公告称,公司因涉嫌信披违规被证监会立案调查。这使得亚太药业成为2020年第一家被证监会立案调查的上市公司。1月3日,亚太药业董事任军也被证监会立案调查。

在刚刚过去的2019年,亚太药业一度因业绩爆雷、子公司失控引发关注。财报显示,2019年上半年亚太药业净利润同比暴跌69%,仅有约4000万元。三季报雪上加霜,2019年前三季度净利润缩水至690万元,同比暴跌95%。

公司还预计2019年净利润为亏损6.5亿至7.5亿。公司解释业绩下滑原因是计提湖北省科投集团股权溢价收益、公开发行可转换公司债券计提利息,导致财务费用增加;绍兴项目折旧费用、水电人工费用增加;子公司上海新高峰生物医药有限公司(下称“上海新高峰”)业绩大幅下降,拟2019年计提商誉减值损失不超过6.7亿元。

与子公司的内斗更让亚太药业前景充满变数。2019年10月28日,亚太药业公告,上海新高峰的全资子公司上海新生源医药集团有限公司(下称“上海新生源”)对外有两笔违规担保,上海新生源被追讨的债权金额是6950万元和4461万元。2019年12月25日,亚太药业又公告称,为全面核实相关情况,公司派工作组进驻上海新高峰,管控工作受阻,公司已对上海新高峰及其子公司失去控制。

而上海新高峰的实际控制人正是被证监会立案调查的任军。据深交所下发的关注函显示,在亚太药业公告称子公司失去控制后,任军曾向深交所投诉称该事项不符合实际情况。值得注意的是,任军在光谷亚太药业担任了总经理一职,在前述武汉中院出具的裁定书中,任军也一同被列为被申请人。

目前,亚太药业内斗仍在进一步升级。1月7日,亚太药业公告称,拟提请股东大会罢免任军董事资格。其理由是任军在担任全资子公司上海新高峰、上海新生源董事长兼总经理期间,上海新生源未履行公司对外担保事项正常的决策程序,擅自为他人提供担保;任军被证监会立案调查。

任军下一步将如何反击目前尚不可知。但可以预见的是,监管层绝不会对这场斗争袖手旁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