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夫山泉武夷山毁林风波实地探源:用地罗生门背后的利益之争

农夫山泉武夷山毁林风波实地探源:用地罗生门背后的利益之争

2020年01月17日 22:38:34
来源:中国经营报

最近,农夫山泉在福建武夷山的取水工程遭遇了“毁林”风波,该风波来自于当地一家旅游公司的法人之女的多方投诉。

该女士名为强雯,她以个人名义在微博以及向多家媒体举报农夫山泉在武夷山国家公园脚下大安村修建取水地之时,大肆破坏当地树木植被,且部分施工区域已经涉及到武夷山国家公园的范围之内,造成了生态环境的破坏。很快,多家重量级媒体播报了此事,并掀起了轩然大波。

而强雯的身份也很快被曝出,并非普通村民,实为武夷山市大安源生态旅游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大安源旅游公司”)法人之女,强雯之所以进行举报,是其与农夫山泉存在利益冲突。其在接受《中国经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自己确为当地旅游公司法人之女,也表示农夫山泉的施工让父母的旅游公司收益受到了影响。

记者通过双方提供的材料以及走访施工现场了解到,双方的矛盾和争议在于大安村的河流两旁土地的使用权问题,2019年农夫山泉的项目已经被批准沿河流建设管道,但大安源旅游公司方面提供的材料则显示该地早在2005年就以旅游项目用地租于大安源旅游公司。对此争议焦点,记者在向武夷山市政府寻求答案时,宣传部负责人却表示,具体情况不清楚,支持当事双方通过法律途径诉诸法院。

谣传还是事实?

从1月10日起,网络上就开始流传各种农夫山泉施工毁坏树林的文字,其中以一段堆放着粗壮木墩的照片和疑似农夫山泉的挖掘机在连夜施工挖掘的视频流传最为广泛,而该两段视频的广泛传播也让公众怀疑农夫山泉在成规模地砍伐和破坏树林。而根据举报人强雯的说法,农夫山泉甚至已经在国家公园大肆破坏。

但这一说法很快被否认。1月15日,农夫山泉发布官方声明称,举报人强某故意营造出农夫山泉毁坏珍贵林木的假象,曾专门拿了农夫山泉的瓶子置于被砍伐的林木下摆拍,给公众传递农夫山泉在森林中砍伐树木的印象。举报人刻意放出一张不在国家公园内的图片,误导媒体与公众,引导舆论向“农夫山泉毁坏国家公园林木”方向发展,明显系张冠李戴的刻意误导行为。

记者通过调查了解到,根据武夷山国家公园管理局发布的通告显示,该处便道修筑时间为2019年10月,当时该区域并未划入武夷山国家公园范围。经福建省人民政府2019年12月25日批准的《武夷山国家公园总体规划》,该处新调入国家公园范围。

根据国家公园管理局负责人的说法,在上述规划批准后,该便道有150米的路段在国家公园之内。而在10月份,该处施工的便道还不在国家公园规划之内。

为了探寻双方说法的真实性,记者来到了事发现场以求还原视频和照片的拍摄环境。根据强雯的曝光视频来看,便道是因农夫山泉施工而修建的。但大安村的多位村民告诉记者,这条路的部分路段本身就存在多年,并不是农夫山泉施工才有的道路,且该路段一直是由村民修筑的。便道在10月份往河流上游修建,在修建之时,该地段属于大安村所属,不涉及到大安源旅游公司的租用地和农夫山泉的规划用地。

值得注意的是,在强雯发布的视频来看,显示的是直径长约半米的树木遭到砍伐,但在被破坏处的事发地,记者见到的均是直径不足矿泉水瓶粗的被砍伐树木。

在事发地,记者寻找到了网络上流传的照片拍摄地,该拍摄地确如农夫山泉方面所述并不在遭到破坏的国家公园部分便道范围内。在现场,记者仅看到一棵被砍伐的树木,但由于树木被切割多段堆积,因而产生了大量树木被砍伐的错觉。

对于这棵树木的砍伐,当地村民告诉记者,砍伐的树木为村里的林地,村民多年来确有砍树的生活行为,并无任何不妥。在当地的农夫山泉负责人告诉记者,公司的施工均是按照政府划定的区域进行,并不存在砍伐树林的违法犯罪行为,同时,在2019年10月21日,公司与大安村村民签订了一项协议,根据协议,村民不再砍伐水源区域林木,而农夫山泉则每年给予20万元的水源地保护经济补偿款。

对于另一段网络上盛传的农夫山泉半夜施工的视频,农夫山泉施工负责人告诉记者,由于大安源旅游公司的长时间阻挠施工,农夫山泉方面多次向当地政府反映此问题,2020年1月11日,在市政府的主持下,对农夫山泉的工程进行保护性施工,晚间挖掘机的施工是由于当地连续多天降雨,卡车在湿滑路段无法通行,因而使用挖掘机铲斗进行运输,并没有使用挖掘机挖掘树林的行为。

对于农夫山泉方面的上述说法,强雯向记者表示,自己从未向外声称农夫山泉在11日晚间用挖掘机破坏树林,只是挖掘机在施工运输的事实。网络上流传的粗壮树木被砍伐的照片,确实是在农夫山泉施工现场附近拍摄的,不存在故意摆拍和张冠李戴,自己也从未说过为农夫山泉方面所为,系外界错误解读导致的。

“这件事本身与大安源旅游公司的利益问题并无关系,但作为本地人,我有义务去举报一切非法损毁林地,以及伤害国家公园生态的行为。”强雯说,“我们的诉求是农夫山泉停工并对项目进行排查。”

但农夫山泉方面认为,自身的工程合规合法,且施工的方案从未涉及国家公园的土地,政府也支持施工工作,大安源旅游公司和强雯方面的要求本身就不合理。

“国家公园的部分植被遭到了人为毁坏,相关部门已经立案。”武夷山国家公园管理局负责人在接受《中国经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据悉,2019年11月18日,当地林业警察已经立案,将择日公布调查结果。

2020年1月14日,武夷山国家公园管理局相关人员到达现场进行指导,督促复绿造林工作,现该区域已按要求造林恢复,明确了本次事件与国家公园没有直接关联。

对于该处的情况,武夷山国家公园管理局的负责人在接受采访时强调,在2019年12月25日之前,该地区并不属于国家公园的管辖范围内,根据卫星图片,该情况早在12月25日就已经发生,因而国家公园管理局主管目前的修复工作,对于其他的案件情况,均以官方的调查结果为准。

经记者实地走访,网传被砍伐树木的拍摄地并不在国家公园被毁坏处,为村民砍伐树木区域。两者事发地相距超过1公里。河流上游为农夫山泉修建储水大坝,下游为大安源旅游公司的景区之一。

土地使用“罗生门”

1月15日,记者在大安村看到,在通往农夫山泉施工地的路上,有两辆大巴车将施工路线封堵,多辆挖掘机的道路被挡。大安源旅游公司相关人士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承认,该大巴车为自己有意阻碍农夫山泉的施工而停放。

对此,农夫山泉方面认为其阻碍施工接近两个月,涉嫌寻衅滋事,已经多次向当地公安部门报警。但大安源旅游公司方面则表示,该地为自己的合法租用地,此举是为保护自己的租用地不被破坏而采取的措施,并无不妥。

双方纠纷的焦点在于该施工路段的土地使用权问题。农夫山泉方面认为,此项目是通过在河流上游建坝取水铺设管道,一切施工都按照政府规划的路线,政府也下发文件证明工程合法,并不存在侵权问题;大安源旅游公司方面则认为,自2005年起,大安源旅游公司就与村委会达成旅游开发地租用协议并按照履行,河流两边的土地使用权是属于己方,农夫山泉的施工属于侵犯了大安源旅游公司的土地使用权,大安源旅游公司是在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在采访过程中,当事双方纷纷出示了相关的政府文件,以证明自身权益的合法性。

大安源旅游公司相关人士在现场向记者提供了与大安村村民委员会签订的《旅游开发地租用合同》复印件,根据该份合同显示,大安源旅游公司从2005年至2062年租用大安村的部分土地。彼时签订此合同的大安村原村主任表示,签订的土地范围确实包括目前农夫山泉的施工地,且大安源旅游公司每年都按照合同缴纳了租金。“从我们村到国家公园山下的土地,按照我的印象是都租给了杨端凤(强雯之母,大安源旅游公司法人代表)。”对于农夫山泉的合同,该村支书表示在农夫山泉项目立项之时,自己已经退休因此并不清楚。

在2019年,农夫山泉(福建武夷山)取水工程通过了当地政府审批,明确了“先沿河堤边缘挖开填筑一条宽4.5~5米的施工道路,道路高出水面50cm,以供机械进入施工现场”的规划方案。

农夫山泉方面向记者出示了武夷山市自然资源管理局在2019年11月28日发布的《关于提供大安源生态旅游和红色旅游相关材料的回复》,文中明确了在自然资源管理局中并未有大安源旅游公司在该项目的审批材料——“2012年我局将大安源景区的农业用地,以土地收购储备中心为项目上报省政府进行农业地转用审批,经批复。但是由于大安村村民不同意征地,该土地未出让给项目业主”。

对此,大安源旅游公司方面向记者分别提供了武夷山市土地收购贮备中心的申请规划指示和武夷山市城乡规划局于2011年审批通过的用地手续(旅游服务中心)的原件,以及武夷山市人民政府和福建省人民政府同意农用土地转用和土地征收批复文件复印件,以证明其合法性。

而对于双方所出示的文件真实性,武夷山市宣传部负责人则表示对具体情况并不清楚,需要向相关部门核实。

随后,记者多次联系当任的大安村村主任,但村主任以事件敏感为由拒绝接受采访。记者从多名村民口中得知,涉事地区确实租予大安源旅游公司多年,但对于是否涉及到农夫山泉管道和施工所经过地区,村民也无法予以确认。“大安源旅游公司确实付给了停车场、梅子林的租钱,但是现在河道两旁的土地并没有付钱,部分村民是不承认租赁关系的。”有村民表示。

记者前往武夷山市人民政府了解情况,宣传部负责人向记者强调目前政府的态度均以公告为准,政府目前已经在协调双方,但同时支持双方通过法律途径维护权益。但当记者询问大安源旅游公司的租用合同之时,宣传部负责人仍旧表示需要当地村委会予以证实。

1月10日,武夷山市人民政府下达了《武夷山市人民政府关于大安源生态旅游公司反映农夫山泉(福建武夷山)饮用水有限公司侵权事宜调查情况告知书》,文件中明确了经过当地政府多部门的调研,认为农夫山泉的工程合法,大安源旅游公司无权阻碍,如果大安源旅游公司认为农夫山泉存在侵权行为,建议通过其他途径依法处理和解决。

同日,大安源旅游公司贴出公告,表示因持续遭受到了违法侵害,关闭了所有的景点和旅游项目。对此,强雯告诉记者,公司关闭景点并不是因为外界传闻因违规占地而关闭的,而是对上述公告的不满而提出抗议。

一条河的利益之争?

根据大安源旅游公司的官微显示,其主要的旅游项目包括水上漂流、民宿、河景观光等。根据天眼查显示,举报人强雯之母杨端凤为公司法人代表。公司成立于2003年,实缴资本1218万元,员工规模小于50人。根据大安源旅游公司方面的介绍,公司主要的经营业务均是围绕该条河流下游进行的水上项目,如果农夫山泉在上游进行储水和取水活动,将会影响到下游河水的水流量,将直接影响到大安源旅游公司的水上旅游项目的进行。

尽管根据大安源旅游公司出示的租用合同,大安源旅游公司的租用地并不包括此次涉事的河流,而农夫山泉的所有工程均是从取水地到运水管道,全部是沿河流建设。但按照强雯的说法,大安源旅游公司的旅游项目就是围绕水上旅游项目经营的,公司租用河边的用地就是为了开发河流的旅游资源,以此认定双方的工程不存在冲突是不合理的。

此外,大安源旅游公司方面认为,农夫山泉在上游的取水工作严重影响了大安源旅游公司在河流下游的水上旅游项目,该项目从未考虑过对大安源旅游公司的经营造成的影响。

对此,武夷山市政府宣传部负责人向记者表示,农夫山泉的项目环评已经非常明确,不会对下游的生活生产造成影响。根据农夫山泉方面出示的材料显示,2018年4月13日,武夷山市水利局经审查认为,项目取水申请材料齐全,符合法定要求,并依据《农夫山泉(福建武夷山)取水工程水资源论证报告书》专家审查意见,批准同意农夫山泉的取水要求,即年取水量217万m³。仅占龙井源溪12年平均可供水量的5.71%(特枯年份可供水量的8.82%);占大安源支流平均可供水量的2.92%(特枯年份的4.65%)。西溪流域降水充沛,属丰水湿润地区,经测算,龙井源溪水量仅占西溪总量的6.77%,故项目取水占西溪总量的0.39%。

农夫山泉项目负责人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工厂的取水也并非全年无间断取水,工厂每年都会按期停工检修,对下游的河水流量影响非常有限。

强雯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出示了福建省水利水电勘测设计研究院出具的《农夫山泉(福建武夷山)取水工程水资源论证报告书》,上面明确了项目涉及的风景区为泰平洋溪规划地。泰平洋溪正是大安源旅游公司的旅游景点之一。但强雯向记者表示,在市政府讨论和立项农夫山泉工程的会议中,从未通知大安源旅游公司参与,直到农夫山泉的工厂开始动工才得知项目具体事宜。

而对于举报毁林的事件,强雯认为与双方的纠纷为两个事件,不应混为一谈。

农夫山泉方面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强雯在网络上传播的视频误导了民众,让民众误以为公司为了取水大肆破坏砍伐树林,为此,公司方面将保留追究其法律责任的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