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一国土局卖地后又划拨给居民:地产商被拖13年,损失近6亿
财经

辽宁一国土局卖地后又划拨给居民:地产商被拖13年,损失近6亿

2020年01月17日 23:10:13
来源:北京青年报

记者/付中

编辑/宋建华

▷天意集团当年拍得的24400平米土地

因为国土局出现失误,一地两许,民营企业辽宁天意房地产集团13年前受让的土地,至今仍只是个大坑。大坑里多年来积下大量雨水,夏天有人在这里养鸭养鹅,冬天有人在这里滑冰玩雪橇。

尽管当地政府承认自身问题,但领导换了一茬又一茬,问题至今仍未解决。

▷13年过去了,这里变成一个积水的大坑,冬天引来人们在上面滑冰

拍给开发商后,又划拨给居民

2006年11月,铁岭市国土局以净地方式挂牌出让市体校1、2号地块,面积24400平方米。天意集团以6197.6万元摘得地块并缴纳了土地转让金。

由于国土局提供的图纸上的土地面积与实际面积不符,直到2011年,天意集团才得以入场施工。

但施工没多久,附近居民就进入工地阻止施工。天意集团这时才发现,项目紧邻体校的三栋家属楼,有150多户居民,家属楼附近的一块517平方米的空地,原本属于自己拍得的地块,却被国土局又分给了每户居民,并发了土地证。

铁岭市国土资源局直属分局副局长刘建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承认,这块地确实在出让给开发商后,又划拨给了体校居民。

直属分局作出的《关于市体校地块的情况说明》称:由于摘牌人未按规定申请土地设定登记或土地预登记,以及土地挂牌和登记部门间未及时沟通,致使2007年将出让给天意集团的土地中的约517平方米登记给了市体校家属楼居民。

对此,天意集团负责人刘旭表示,没进行土地登记是因为国土局最初提供的图纸上的面积与实际面积不符,无法登记。

“一地两许”的错误,也给购房居民带来了望不到头的苦恼。这一名为帝景豪庭小区的开发项目,位于铁岭市银州区体育馆路,不少人签约购房,结果等待多年拿不到房。

于女士花60多万买了一套房准备给儿子当婚房,现在孙女都快六岁了,儿子的婚房还没住上。“后来我从亲朋好友那里借了30多万,另外给儿子买了个二手房结的婚。”

业主们在起诉状中纷纷指控:“多次找到被告催询工程进度,但被告总是一拖再拖”、“交完钱,发现辽宁天意集团迟迟不能开工建设,甚至根本没有开工建设的迹象”。

对此,天意集团也叫屈,称公司也是受害者,因为土地局的“一地两许”,楼盘一直不能开工建设,已造成巨大经济损失。

▷铁岭规划局的函件中明确,问题的原因是政府相关部门在土地拍卖过程中操作上的错误

领导换了,赔偿仍未做出

其实,铁岭市政府多次组织相关部门及利害关系人协调解决此事。但是,按照天意集团的说法,这些年来,每每事情有了一些眉目的时候,政府领导就调走了,之后被搁缓,如此循环。

2018年,时任市领导再次召开会议协调此事。会上,政府与天意集团经协商,决定共同委托有资质的评估机构审计评估损失,按照评估结果进行赔偿。

2018年11月6日,铁岭市银州区政府、天意集团与辽宁金科忠正资产评估事务所签订资产评估委托合同,对帝景豪庭项目自2006年筹备起到此合同签订前一个月的项目损失进行评定与估算。

一个月后,评估机构作出了报告。评估报告显示,帝景豪庭项目本应获得的可得利益损失约为3.6171亿余元。同时,专项审计报告显示,帝景豪庭项目成本、费用损失约为2.2669亿余元。

然而,2019年初评估、审计结束后至今已一年,赔偿仍没有做出。“主抓这事的领导又调走了……这个项目,是铁岭市的招商引资项目。我们这次投资,经济损失不算,还被耽误了13年。”天意集团负责人刘旭说。

针对此事,深一度记者采访了一直负责协调处理此事的铁岭市信访局工作人员。对方表示,购买了帝景豪庭房屋的购房人的房款退还问题正在陆续解决,预计将在春节前落实完毕,但对于评估、审计报告作出后开发商的赔偿如何落实,他并未直接回应。

时至今日,本应拔地而起的帝景豪庭,仍然只是个巨大的深坑。大坑里多年来积下大量雨水,夏天有人在这里养鸭养鹅,冬天男女老少在结冰的水面开心地溜冰、滑冰橇。

2019年底,中央和国务院发布的《关于营造更好发展环境支持民营企业改革发展的意见》提到,要建立政府诚信履约机制,各级政府要认真履行在招商引资、政府与社会资本合作等活动中与民营企业依法签订的各类合同,建立政府失信责任追溯和承担机制,对民营企业因国家利益、公共利益或其他法定事由需要改变政府承诺和合同约定而受到的损失,要依法予以补偿;要通过审计监察和信用体系建设,提高政府部门和国有企业的拖欠失信成本。

针对此事,专门承办征收等土地房屋类法律事务的北京京平律师事务所律师赵健表示,其实根据法律规定,当地政府本可以在发现错误后采取补救措施,撤销错误的行政行为,即把错误颁发给当地居民的土地证撤销,如果出于稳定群众的考虑不那么做,就应该通过其他方式尽快承担责任,进行补救。

赵健表示,以他多年办案的经验来看,换了一拨领导之前的问题就被搁缓的现象,在各地都有发生。如果因为有过错的是政府就可以拖延不担责,最终影响的还是政府信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