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降价93%!第二批药品集采开标谁出局?外资原研药降幅不及仿制药

最高降价93%!第二批药品集采开标谁出局?外资原研药降幅不及仿制药

2020年01月18日 00:28:06
来源:华夏时报

华夏时报(chinatimes.net.cn)记者孙源 于玉金 北京报道

1月17日,第二批国家组织药品集中采购在上海正式开标,入围企业向上海联采办现场递交申报资料。

此次药品集采范围已扩至全国,药品覆盖糖尿病、高血压、抗肿瘤和罕见病等治疗领域,采购总额超87亿元,15种药品采购额过亿元。

1月17日傍晚,国家联合采购办公室在上海阳光医药采购网发布通知:“本次集采的33个品种中32个采购成功,共100个产品中选。122家企业参加,产生拟中选企业77家。与联盟地区2018年最低采购价相比,拟中选价平均降幅53%。”国家医保局在官微公开表示:最高降幅达到93%。尤其是降糖药阿卡波糖、格列美脲等慢性病常用药较大幅度降价将显著降低患者负担。

在官方未公布具体结果之前,各药品中标价及入围企业名单已从竞标现场陆续流出,二级市场股价自开盘起迅速反应,“几家上涨几家跌”。1月17日晚间,个别上市药企相继公告了中标消息。

出局者市场失利股市失意

据了解,此轮集采首次设置了最高有效申报价,以最高申报价为基准计算,33类药品中,入围企业数量较多的品种基本均存在降幅90%以上的企业,其中,左西替利嗪口服常释剂型、吲达帕胺口服常释剂型的竞标企业均为8家,最高降幅或达93%,大品种厮杀程度可见激烈。

阿比特龙、阿卡波糖、克林霉素等年销售额过3亿元的品种都被纳入。其中,热门糖尿病竞标药品阿卡波糖采购额最高,达29亿元。

《华夏时报》记者通过位于开标现场的业内人士获悉,阿卡波糖的最高申报价为0.8353元/片(50mg),4家竞标3家拟中标,拜耳报出0.1807元“价惊四座”,降幅78.4%,较集采前价格降幅近90%。

杭州中美华东以0.4653元的报价遗憾落标,消息一经流出,二级市场迅速反应,母公司华东医药(000963.SZ)股价遭断崖式闪崩,最终跌停,43亿元市值蒸发,截至收盘报22.21元,为半年来新低,全天成交额20.1亿元创新高。

相关资料显示,在2018年的中国阿卡波糖产品市场份额中,德国拜耳公司占57.26%,中美华东占33.67%。华东医药财报显示,阿卡波糖目前为华东医药销售收入最大的化药制剂产品,阿卡波糖2017年收入突破20亿,2018年收入超25亿元,同比增长30%。核心产品的市场被剥夺,短期内公司利润增长将承压。

除此之外,竞标企业最多的品种为阿莫西林口服常释剂型,11家企业竞标,6家企业拟中选,降幅在20%—47.4%之间。今日收盘后,该药入围企业康恩贝率先发布公告,宣布子公司金华康恩贝的阿莫西林胶囊拟中标,规格0.25g,拟中标数量为2.352亿片(980万盒),1.9元/盒(0.0792元/片)。拟中标的阿莫西林胶囊在2019年1-9月的销售收入约831.42万元,约占同期营收53.93亿元的0.15%。

京新药业也随后发布公告,放出辛伐他汀片(20mg)拟中标的消息,中标价2.96元/盒,28片/盒,拟中标地区包括浙江、安徽、福建等16个省级行政区。据记者计算,同竞标最高限价每片0.26元相比,降幅约59.3%。

华润三九在1月17日晚八点也公告了其子公司产品中标的消息,铝碳酸镁咀嚼片7.26元/盒(0.5g*24片),覆盖北京、浙江、河南等15个省级行政区,阿奇霉素片6.13元/盒(0.25g*6片),覆盖安徽、湖北、海南等7个省级行政区。

上述公司均在公告中表示,后续签订采购合同并实施后,有利于扩大相关产品的市场占有率,对公司经营业绩产生积极影响。

非医保品种价差大

第二批带量采购纳入了他达拉非片、注射用紫杉醇(白蛋白结合型)、安立生坦等非新版国家医保目录品种,分析人士认为,这意味着国家集采的趋势有从医保控制转向患者需要的层面。不过,根据从开标现场传出的信息,企业间似乎对报价区间的把握还不够稳定,报价差距较大。

作为此次竞标药品中唯一的注射剂,注射用紫杉醇(白蛋白结合型,100mg)限价2400元。据现场传出的资料,石药欧意、恒瑞医药、新基医药3家拟中选,石药欧意报出最低价747元,降幅68.9%。据业内传出的消息,除该药外,石药另有2款产品中标,石药集团(01093.HK)股价应声大涨,盘中急升逾7%,截至收盘,涨7.44%,报18.92港元/股,成交额16.7亿港元。

除此之外,恒瑞医药(600276.SH)报价780元,降幅67.5%;原研企业新基医药(百济神州代理)报1150元,降价52.1%;齐鲁制药以1828元报价落标,这一价格与石药欧意相差竟逾1000元。

记者另获悉,恒瑞医药参与竞标的3款药品均拟中选,公司股价因消息面大涨,获北向资金净买入5.49亿元,截至收盘,报90.66元/股,涨4.91%,成交金额47.08亿元。

他达拉非片的中选药品企业间价差也不小,最高报价是最低报价的2倍之多,降幅相差超50%。5家中选4家,天士力报价42.4元/片,达最大降幅53.3%,长春海悦报价47.034/片,48.2%降幅,正大天晴、原研药企礼来报价均为80余元/片,仅降价3点多个百分点。齐鲁制药同样在这一品种落标。

据现场传出的消息,肺动脉高压药安立生坦的企业上报价格在11.7%—75%之间,最高与最低价降幅差也超过50%。安立生坦的落标企业或为该药的原研药企GSK。

仿制药加快替代

不止是礼来和GDK,包括第一三共、辉瑞、默克在内的各个原研外国药企在相应药品报价中均出现了“高姿态”的现象,降幅普遍不及仿制药企业。业内分析人士认为,经过了第一轮带量采购和国家医保目录谈判的“洗礼”,原研药企逐渐趋于冷静,开始理性调整竞标策略。

从现场传出的结果粗略统计,此次集采的33个品种中有19个品种的原研药企在这次采购中出局。其中,格列美脲的原研厂家赛诺菲、阿比特龙口服常释剂型的原研厂家西安杨森直接选择弃标。仿制药加快替代原研药的趋势初显。

一位业内人士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赛诺菲弃标糖尿病药物格列美脲不足为奇。去年年底,赛诺菲就对外宣布,将停止研发新的糖尿病药物,多年来试图向市场推出新的重磅药物,但未能成功,现在决定将停止对糖尿病研究的投资,或意味着赛诺菲将在糖尿病领域以退为进。

艾美达数据显示,格列美脲2018年在全国样本公立医院的销售额达3.59亿元。阿比特龙在全国样本公立医院的2018年销售额为3.7亿元。原研药企主动放弃市场的考虑,或是断臂求生,或是转而专注新的利润增长点。

除了原研药企外,个别内资企业,如在第一轮带量采购中压缩价格中标多个药品的齐鲁制药也开始调整策略,此次的竞标入围药品共6款,据现场人士透露约有3款拟中标。

此外值得注意的是,在格碳酸氢钠口服常释剂型这一品种上,全体参选企业流标。据记者通过现场业内人士了解,4家竞标企业由于算法错误,报价全部超过了天花板,即规定的最高限价。竞标规则中的单片药品价格并非直接以单盒总价除以片剂数,应按照差价比规则计算。

“中国医药行业的政策市场,已经开始从重营销向重原料和重视价格谈判转移。” 北京鼎臣医药管理咨询中心创始人史立臣在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未来,政策性医药市场营销已经不是第1位的,比如歌礼新药戈诺卫(在国家医保目录谈判)的惨败就是一个明显的案例,因为受制于合作方,不能提供有竞争力的谈判价格,歌礼新药戈诺卫依靠营销发展的很快,但在政策层面由于谈判失利,原有的营销优势一下子就被中断了。”

“国家第二批集采公布之后所获得的成果、谈判策略、谈判规则,将会利用到高值耗材领域。所以下一个热点不是第三批带量采购,而是高值耗材的价格谈判。”对于集采的下一个热点,史立臣对记者表示。

据了解,中标结果将在3日后由国家联合采购办公室正式发布,全国患者将在4月份使用中选药品。

责任编辑:黄兴利 主编:寒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