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通地产“后冯仑时代”:转型茫然变卖资产,成零土储房企
财经

万通地产“后冯仑时代”:转型茫然变卖资产,成零土储房企

2020年01月21日 07:52:51
来源:斑马消费

斑马消费 杨柘

今年1月,王忆会再次当选万通地产董事长,距离上一次辞任,不到8个月。

几乎同时,公司披露公告,预计2019年实现归母净利润5.5亿元至6.5亿元,同比增长68%至100%。

公司称,净利润高增长主要原因是,转让所持北京阳光正奇股权及香河万通70%股权所得。

自我造血能力堪忧,留给王忆会的摊子,依然充满挑战。

从灵魂人物冯仑退出,至今,公司仍走在转型路上,除了销售尾盘、出租物业,还靠出售资产支撑业绩。

卖掉香河万通大部分股权后,公司已沦为国内唯一一家无土地储备的上市房企。

频变卖资产

老牌房企万通地产(600246.SH)风光不再,随着销售额和在售项目减少,且新增项目和土地缓慢,公司盈利主要靠投资收益。

2019年上半年,公司实现投资收益3.97亿元,大部分来自于出售股权等资产。

2019年3月,公司将子公司北京阳光正奇100%股权转让,实现投资收益3.94亿元。

紧接着在当月末,公司将子公司香河万通70%股权转让给北京茂新,作价13.33亿元。

香河万通所持主要资产是一宗土地,即运河生态城二期,规划计容建筑面积52.71万平方米。这也是公司所持最后一块土地储备。香河万通的转让给公司带来约6.6亿元投资收益。

通过对上述资产的出售,基本“奠定”了2019年业绩飘红的基础。

事实上,这并非公司首次出售资产,早在2016年,公司就将所持杭州万通杭昀置业转让给浙江万科南都地产,对价3.01亿元。

靠出售资产支撑业绩,公司似乎走到山穷水尽的地步。截至2019年三季报,公司已无新开工或新建项目,且已连续5年没有在公开市场上拿地。

斑马消费梳理发现,公司上一次拿地,还是2013年。彼时,公司分别在杭州、天津和北京拿下土地占地面积合计29万平方米;2014年又增加土地储备占地面积6.34万平方米。

2015年至2018年,万通地产持有待开发土地面积分别为56万平方米、56.85万平方米、29.28万平方米和29.28万平方米。

截至2019年6月,公司仅剩3个在建项目,总建筑面积37.35万平方米,分别是香河运河生态城一期A、B、D地块、香河运河国际生态城一期C、E地块,以及天津万通新新逸墅项目。

项目可销售面积减少,土地储备却没有增加,对公司业绩已造成较大影响。

截至2019年三季报,公司实现营收7.11亿元,归母净利润2.40亿元,同比分别下降74.60%和29.32%。

2019年前9个月,公司货币资金以及存货余额逐步下降,截至2019年9月末,公司货币资金23.08亿元,同比下降14.36%,存货余额42.24亿元,同比下降6.18%。

多次转型失败

2016年,嘉华控股通过收购持有万通地产35.66%股份,取代万通控股,成为公司控股股东。嘉华控股实控人王忆会则成为万通地产实际控制人。

自此,万通地产告别“冯仑时代””。不过,公司控股股东的变化,并未能改变公司的业绩颓势。

王忆会入主后,延续了“冯仑时代”的公司转型策略,只是转型方向与冯仑不同。

2018年,王忆会主导公司实施了“地产+新能源”的转型。

当年7月30日,公司拟以31.7亿元从纳川股份(300198.SZ)及其他相关股东手里收购所持有的星恒电源的股权78.284%股权。5个月后,公司公告终止收购星恒电源股权事宜。随着收购终止,王忆会构建的“地产+新能源”双主业转型落空。

在王忆会主政公司期间,公司停止拿地,且逐渐从地产业务中退出。

2018年7月30日,公司公告与普洛斯投资签署合作框架协议,转让其在北京CBD核心区Z3地块标的份额以及标的股权,交易总对价7.57亿元。

Z3地块是在2010年12月,万通地产联合中金等公司组成联合体以超过25亿元拿下。

斑马消费梳理发现,王忆会之前,冯仑带领公司转型亦不成功。

2015年1月,万通地产拟收购互联网文娱资产,并与多家互联网标的公司展开谈判和磋商,欲将公司打造成“地产+文娱”双主业上市企业。不过,在当年6月即宣告无法在交易价格等方面达成一致而搁浅。

更早之前,2011年至2015年期间,冯仑主导的公司向商业物业及向立体城市业务转型,并未获得大的成功。

王忆会上任之后,较大动作是引进国际物流地产巨头普洛斯。

2019年2月,普洛斯以5元/股价格获得公司2.05亿股,交易对价8.21亿元,交易完成后,普洛斯持有公司10%股权,成为公司第三大股东。资料显示,普洛斯主要涉足现代产业园、资产开发、运营和管理等多个领域。

2019年5月,上任不到1年的王忆会请辞上市公司董事长,2020年1月又当选为上市公司董事长。

在公司转型未达到预期、业绩难有突破之时,带给王忆会的只是新的压力。

冯仑的商业版图

提起万通地产,很容易让人联想起灵魂人物冯仑。

万通地产曾在冯仑的思路下实施长达10年的转型,从开发商用物业、到转型文娱等,均没有获得成功,业绩急转直下。

2018年,公司实现营业收入36.45亿元,归母净利润3.27亿元,远不及10年前的水平。2008年,公司实现48.4亿元的收入,其归母净利润为5.27亿元。

当时,万通地产和首创置业(02868.HK)规模差不多,2008年,首创置业营收实现51.7亿元,归母净利润3.83亿元。10年后,首创置业在2018年实现营收232.57亿元,归母净利润19.23亿元,与身处同城的万通地产,差距早已拉大。

在地产黄金十年里,冯仑一度看淡房地产住宅市场,公司转型文娱失败,一定程度上加速他离开万通的步伐。

2014年10月,冯仑通过向嘉华控股转让部分股权形式,逐渐淡出万通地产。

离开万通的冯仑,寻找到一片新天地,陆续在脱口秀、直播、发射卫星等领域特立独行,头上被贴的地产商的标签逐渐暗淡。

企查查显示,迄今为止,冯仑在15家企业里担任法定代表人、对外投资23家企业、控股63家企业,涉及基金、资管、地产、文化、体育及娱乐业等。

其中,他全资持有洋浦耐基特公司100%股权,其商业版图也主要通过这家公司来实施。

走出万通地产,冯仑重获“新生”,在非地产领域干的热热闹闹,经常出现一些公开活动中,也有自创脱口秀品牌节目。

2018年,冯仑主导的“风马牛一号”的卫星发射升空,尽管卫星重量只有4公斤,但这是国内首颗私人卫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