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民:全球经济陷入“日本式衰退” 这还要维持一段时间
财经

朱民:全球经济陷入“日本式衰退” 这还要维持一段时间

2020年01月21日 07:05:41
来源:凤凰网财经

凤凰网财经独家稿件 文丨凤凰网财经首席记者杨芳

第50届达沃斯论坛年会于1月21至24日在瑞士达沃斯举行,此次年会主题为“凝聚全球力量,实现可持续发展”。达沃斯小镇将迎来一场超级豪华的思想盛宴,凤凰网财经将全程报道。

清华大学国家金融研究院院长、IMF前全球副总裁朱民接受凤凰网财经采访。

近日, IMF在达沃斯论坛期间发布报告,将2020年全球经济增长预期下调至3.3%,还将2021年的经济增长预期下调0.2个百分点至3.4%。

全球经济未来发展趋势怎样的?朱民则提出“日本式衰退”的概念。

“目前,全球经济处于低利率、宽容货币、流动性充裕的末期,这种日本式衰退的格局可能会维持一段时间。”清华大学国家金融研究院院长、IMF前全球副总裁朱民对凤凰网财经表示。

他提到,2020年是一个相对平稳的年份,“需要注意的是,我们整体还处于全球经济的周期性末端,从这个意义上来看,经济下滑风险确实存在,我们还要谨慎。”

谈到中国经济,朱民认为,“今年维持6%的增速没有大问题,也不存在‘保不保6’的问题。”

在访谈尾声,朱民还谈了自己对数字货币的看法。他认为,天枰币引起了很大争议。它把一个微观的金融问题提高到宏观角度,从根本上改变了整个金融生态。作为一种国际货币,它会对货币政策、金融稳定等带来一系列的冲击。但朱民也强调,“我们没必要去做第一个发行数字货币的国家。”

谈全球经济:陷入“日本式衰退”,且还要维持一段时间

Q1:您怎么看全球经济走势?

朱民:2020年不是一个强劲增长年。今年全球经济增速可能好一点,3%到3.1%左右,不过,还处于较低的状态。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以来,全球经济增长速度平均低于2008年以前三十年的平均增长速度。在危机之后,经济增长偏弱,2020年会继续维持中速状态。中美贸易协议的签订对全球投资、全球贸易流动会有帮助。

总体来说还是比较弱,不确定性很大,主要由于投资很弱。去年,近50个央行大概近70次的减息,从金融市场来看,流动还是比较宽裕,通货膨胀仍然很低,整体会比较平稳。

2020年是一个相对平稳的年份,需要注意的是,我们整体还处于全球经济的周期性末端,从这个意义上来看,经济下滑风险确实存在,我们还要谨慎。

Q2:您说周期性末端,是下行周期末端吗?

朱民:整个完整周期,还没有到下行周期,危机是一个长周期,最近还没有看到那么长的周期结束。尤其是美国经济危机以来,这是一个经济长周期。我们需要关注什么时候出现下滑,下滑的爆发点在什么地方。

Q3:现在还不是最悲观的时候,全球经济还没有到下行周期?

朱民:对,我们认为2020还是可以维持经济平稳,还没看到2020世界经济衰退的迹象,但由于它的周期性,我们还是需要谨慎,不能盲目乐观。

Q4:您之前提到全球经济进入日本式衰退,预计这个要持续多久?

朱民:现在已基本上进入到一个低通胀、低利率和低增长的阶段。日本从90年代开始把利率水平降到零甚至负利率,但仍然无法刺激经济,没有办法刺激投资,通货膨胀很低,经济增长速度只有0.5%左右。从2012年开始,欧洲经历了欧元危机,欧央行迅速把利率水平降到0,但也没有办法刺激投资,通货膨胀率依然很低,经济增速在1.2、1.3、1.5左右波动。欧洲已进入了典型的日本式衰退,美国稍微好一点,但其实也面临下行压力,美国增速今年跌到2%或1.98%左右。

总的来说,在世界经济的大格局下,低利率、宽松的货币政策下流动性充裕,处于整个周期的末期,像日本式衰退的格局可能会维持一段时间。

Q5:大概会维持多久?

朱民:这样的格局维持三、四年都有可能。

Q6:后危机时代,各国政府来的货币政策和财政政策效用不会太高?

朱民:现在货币政策和财政政策效用都不是很大,但各国还是努力用货币政策刺激增长,经济增长疲软,就业会受到影响。通货膨胀率很低,各国央行有空间进行宽松的货币政策,这也是为何央行推出金融货币宽松政策,简单来说,预防性的先行宽松,防止阶段下滑和下跌。

日本现在已进入了新的模式,用货币政策支持的财政刺激,因为财政政策也没有空间了,所以只有用新的模式。这个模式可能会维持一个阶段,具体多长,还需进一步观察。

谈中国经济:保不保6不重要

Q7:今年 1 月 1 号,央行就释放了下调金融机构存款准备金率 0.5 个百分点,预计释放资金 8000 亿。您怎么看今年的货币政策,降准或者降息多少次?全球来看,您预计货币政策 是怎么样的?

朱民:对中国来说,中美贸易协定签署以后,中国经济维持6%左右,问题不大。因为投资,尤其是消费还比较强劲。去年,中小企业的融资问题得到了很好的缓解,私人企业投资有所增加,所以,2020年经济增长会很稳健。

从货币政策的角度来看,应该会保持中性,因为中国资产负债率较高,我们也不能够走过度宽松的货币政策。

第二,我们应更多注意货币政策的传导机制问题,让流动性更多进入实体经济,而不是进入金融、房地产等。货币政策要变得更加灵活,操作更加仔细,这是今年的货币政策新的内容和方向。

Q8:您预计还会降准或降息多少?

朱民:还是要看整个经济发展情况,因为我们的准备金率较高,还有降准空间。值得注意的是,降准还是要有针对性,运用一定工具帮助经济进行结构性调整。一定要把握货币政策的度,既能维持经济的稳定增长,又能让货币流向实体经济。

Q9:您多次强调打通货币传导机制,传导不畅的原因是什么?

朱民:货币政策传导机制不畅一直是一个普遍现象。金融危机以来,经济增长速度放慢,投资速度下降,大家对未来不确定性关注较大,投资变化影响货币政策传导的变化较大。

目前,我们还面临几大问题,第一,人口老龄化,老龄化规模和速度远远超过我们的想象,老龄化会影响投资,也会带动老年人消费需求的上升、消费结构和供货结构的改变。

第二,气侯变化产生的能源需求结构的变化,这是一个很大的产业变化。比如,全世界的电动车比例占整个车的比例只有1.48%,比例很低,但我们的目标是2040年电动车比例达到40%。所以,整个汽车行业洗牌将非常大。

第三,人工智能和5G的合作,可以在工业领域进行大规模的数字化,在这个过程会产生很多颠覆性的东西。

整个经济目前面临的最大变化是结构性变化,不是一个趋势性变化。所以,企业对未来的投资决策特别谨慎,因为整个资金流向变得不确定。

Q10:近几年都有这样一种说法,“今年经济是未来10年最好的一年。”您怎么看?今年中国经济,保6还是不保6?

朱民:很多人在讨论“保不保6”,这个保不重要,经济有它自然的规律。从目前来看,2020年,中国经济维持6%的增长应该没有问题,不存在保和不保的问题。尤其当前科技大发展的趋势下,有很多机遇,比如,2020年,5G基站的建设是一个很大的投资。我估计明年你们每个人手里都是5G手机。

中国经济体量越来越大,结构调整越来越复杂,增速下降是很自然的事情,全球都这样,没有保的必要性。面对下行压力,我要运用更多技术创新、改革开放、国企改革等政策稳住经济。

现在制定第14个五年计划,我们关注的并不是“保增长”的问题,而是结构调整问题,怎么通过科技创新提高劳动生产率。

谈数字货币:中国不必做第一个发行的国家

Q11:近期,央行召开的 2020 年工作会议上指出,在加强金融科技研发和应用方面,强调要 继续推进数字货币研发。此前也有消息称,央行法定数字货币试点项目有望在深圳、苏 州等地落地。中国可能成为首个发行数字货币的主要经济体吗?您对央行发行数字货币 的观点是怎么样的,是否会冲击传统的金融体系?

朱民:第一,天枰币引起了很大争议。一个微观的金融问题提高到宏观角度,从根本上改变了整个金融生态。作为一种国际货币,它会对货币政策、金融稳定等带来一系列的冲击。现在还做不到完全以区块链供应链为基础,完全的智慧平台,通过自下而上的交易根本改变整个金融生态。

天秤币面临着监管的问题,比如洗钱的问题,此外还有货币传导机制,稳定性的冲击。

去年,我参加了两场关于数字货币研讨会,两场都是中小国家组织的会议,他们担心天枰币出来后,他们的货币会被边缘化,他们矛盾是走中国阿里先支付的路还是直接走数据的模式。

对中国来说,在明显的天枰币概念提出后,从我们国家战略考虑,这是一个自然的事情。未来,数字货币一定会形成,中国早在2014、2015年已开始研究它,2016、2017年加大了对数字货币和央行支付系统的规划的研究,我们积累了很多的经验,但我们也没必要去做第一个发行数字货币的国家。我们可以根据国际形势参与讨论,参与对天枰币的共同监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