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MONEY 大视野|数读民营银行2019:19家,562亿,8812亿,780万
财经

WEMONEY 大视野|数读民营银行2019:19家,562亿,8812亿,780万

2020年01月22日 15:01:32
来源:凤凰网财经WEMONEY

自2014年微众银行开业,民营银行已走完第一个五年。五年时间里,民营银行阵营不断壮大,从1家到19家,总资产超8000亿。在规模扩张的同时,民营银行罚单金额也在增加,一些创新产品和业务也面临严监管。

凡是过往,皆为序章。2020年,民营银行正步入第二个五年。农历春节放假前夕,一版更新的《商业银行互联网贷款管理暂行办法》刷屏,文件并未完全切断地方法人银行的跨区域经营模式,提出民营银行、异地分支机构仍可继续展开互联网贷款。业内认为,未来,民营银行与商业银行合作联合贷款方面迎发展空间。在民营银行人眼中,除了互联网贷款监管,2020年更是开放银行的关键一年。

上篇:民营银行这五年

一、规模扩张

5年19家,总资产8812亿元

2014年12月16日,中国首家民营银行—深圳前海微众银行正式成立。5年来,共有18家民营银行获批成立并开业,另有无锡锡商银行于2019年9月获批筹建,预计2020年上半年开业。

尽管2019年仅获批筹建一家民营银行,但这意味着17家民营银行开业停滞两年后的再次“破冰”。从民营银行批复数据来看,2014年5家获批,2016年12家,2017年、2018年沉寂了两年。

从区域分布看,民营银行布局较为分散。19家民营银行中,广东、浙江、江苏各有2家,福建、安徽、湖北、山东、湖南、四川、江西、辽宁、吉林及四大直辖市各有1家。 

2019年12月18日,中国银行业协会城商行工作委员会召开的民营银行经营交流座谈会上,19家民营银行董事长、行长悉数出席。此次座谈会披露的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11月末,18家民营银行总资产8812亿元,不良贷款率1.04%,拨备覆盖率380%。

另外,仍有更多的民营银行在路上。2019年9月初,市场传言滴滴拟以30亿元的注册资本在天津发起设立民营银行,一旦获批,意味着我国民营银行数量将增至20家。此外,山西、新疆等省份也在积极筹备民营银行。

业内人士认为,近期民营银行政策有明显放开趋势,预计2020将有新的民营银行入场。

二、谋求增资

5家注册金超40亿,总注册资本金增至562亿

随着资产规模扩张,民营银行对增加资本的渴求越来越强烈。2020年开年,2家民营银行曝出增资消息。2020年1月16日,武汉众邦银行宣布完成增资20亿元,注册资本金达到40亿元。1月7日,银保监会网站显示,监管批复,网商银行注册资本由40亿元变更为65.714亿元。更早之前,在2016年,微众银行率先增资,注册资本增至42亿元。至此,民营银行开业5年来,有3家进行增资。

参照城商行的起点,民营银行最低注册资本规模为20亿元。经过此轮增资,19家民营银行注册金座次重排。目前,注册资本在40亿元以上的民营银行有5家,分别为浙江网商银行(65.714亿)、前海微众银行(42亿)、北京中关村银行(40亿)、江苏苏宁银行(40亿)、武汉众邦银行(40亿)。

注册资本为30亿元的民营银行有5家,分别为天津金城银行、上海华瑞银行、重庆富民银行、四川新网银行、湖南三湘银行。福建华通银行的注册资本为24亿元,其余8家民营银行的注册资本均为20亿元。据WEMONEY统计,目前,19家民营银行的注册金为562亿。

在分析人士看来,民营银行增资面临着“小股东没钱,大股东面临持股不超30%隐形约束”的尴尬状况。市场希望,未来监管能放开对民营银行审批和增资的限制。

三、违规增加

累计6家银行受罚,罚单总额增至780万

随着业务扩张,一些民营银行的违规操作增多。在2018年,天津金城银行收到民营银行第一张罚单后,2019年,又有5家民营银行因各类违规领罚,罚单金额增至780万元。

2018年2月,天津金城银行因存在买入返售业务标的不符合监管规定、同业投资业务投向不审慎、同业业务部分管理制度缺失、同业投资投后管理失职等问题,天津金城银行合计被罚款160万元。

2019年2月,湖南三湘银行则因存在可疑交易监测机制不完善、未按规定履行客户身份识别义务等违规问题,共计被罚超400万元。

2019年5月, 上海银保监局公布了多张行政处罚信息公示表,其中三张涉及到了上海华瑞银行。根据信息显示,该行因在同业投资、客户授信集中度、发放贷款等方面违法违规合计被罚180万元。对此,华瑞银行曾回应称,“我行的《处罚决定书》中所涉及的业务,均发生在我行创业早期,反映出中小银行在成立发展之初普遍存在的管理理念、管理能力和管理经验方面的不足和不成熟。我行已发现问题并已全部完成了整改。”

2019年8月,银保监会深圳监管局行政处罚信息显示,深圳前海微众银行存在多项违法违规事实,没收违法所得29.1万元,罚款200万元,合计229.1万元。主要违法违规事实(案由)包括财务部门负责人未经核准履职长期未整改,向关系人发放信用贷款,组织员工经商办企业,员工使用本行贷款购买股票及期货等。

2019年10月,央行重庆营业管理部公布的行政处罚信息公示表显示,重庆富民银行因违反《金融统计管理规定》第三十八条规定,给予警告并处以人民币 1 万元罚款。

四、揽储压力

智能存款产品受监管,4%以上利率产品仍霸屏

由于线上、线下业务受限较多,民营银行负债来源狭窄,揽储问题一直困扰着民营银行。在此背景下,各类高息存款产品不断涌现。2018年,微众银行推出“智能存款+”的存款产品,各家民营银行跟风推出了智能存款产品。据不完全统计,至少十余家民营银行发行了此类产品。

随着监管部门约谈相关机构,不少民营银行对此类产品先后进行限额、下调利率或者下架处理。在2019年底,监管再次出手,通过窗口指导,要求各银行立即停止办理关于定期存款提前支取靠档计息的相关业务,并逐步压缩该类业务存量。

目前,WEMONEY关注到,在京东金融、小米金融等流量平台上,民营银行存款产品仍然霸屏,多采取周期性付息,利率多在4%以上,50元、100元起投,存取灵活。

受网点、客户基础等限制,民营银行在负债端面临较大压力,不得不通过提高存款收益来缓解揽储压力。不过,从资产端价格来讲,高成本揽储并非长久之计。

五、人才困境

人事动荡不止,多家银行高管变动

除了业务方面的问题,经营层面,民营银行管理层一直动荡不止。从2014年第一批民营银行组建以来,民营银行高管离职频现。

这一现象仍在2019年延续。2019年已有网商银行、华通银行、新网银行、三湘银行、富民银行等多家民营银行出现管理层变动。

2019年3月,网商银行公告称,蚂蚁金服董事兼CEO井贤栋卸任网商银行董事长,由蚂蚁金服总裁胡晓明接任;网商银行副行长金晓龙升任网商银行行长。井贤栋在2018年4月刚刚担任网商银行董事长一职,从上任到卸任之间,不到一年时间。

同样在2019年3月,华通银行董事长刘丹获得福建银保监局任职批复并履职,原董事长陈德康退休。华通银行成立两年多以来,董事长、行长皆发生变动。华通银行原行长郑新林在该行成立不足一年时,就提出辞职,由李超接任行长一职。

2019年4月,新网银行完成工商变更,原董事长、公司法人代表王航退出,董事长、公司法人代表变更为江海。

此外,湖南三湘银行2019年4月26日公告称,该行董事会于2月28日收到梁在中提交的书面辞职报告。梁在中因个人原因,申请辞去该行第一届董事会董事长、董事等职务。

2019年6月初,重庆富民银行行长孙中东提交辞职报告。2018年4月,富民银行首任行长闵路浩离职,2018年6月,孙中东接任。不过,在任职刚满一年后,2019年5月,孙中东因个人原因辞去行长职务。

此外,据公开资料显示,2018年一年,辽宁振兴银行、武汉众邦银行、吉林亿联银行等民营银行也出现董事长或行长变动。

另据WEMONEY了解,也有民营银行业务条线的高管回流至传统商业银行。对此,一位民营银行人士指出,民营银行经营模式导致物理网点受限,吸储成为难题,不少来自传统银行的高管“水土不服”,加上内部磨合仍需过程,管理层压力较大。

六、助贷风险

热衷助贷业务,存监管风险

2018年以来,现金贷等零售信贷监管收紧,一些金融科技企业纷纷发力助贷业务,城商行、民营银行、信托等成为这些助贷平台的资金方。不过,随着一些风险暴露,此类业务的风险也显现出来。

助贷业务可分为三个基本模式:客户支持、资金支持和风控支持。2019年1月,浙江银保监局向各银保监分局、杭州银行、各城市商业银行杭州分行下发了提示函,明确要求辖区内城商行与民营银行不得外包核心风控环节,同时原则上只能经营省内客户。随后,银保监会出台《关于推进农村商业银行坚守定位强化治理 提升金融服务能力的意见》,要求农商行严格审慎开展综合化和跨区域经营,原则上机构不出县(区)、业务不跨县(区)。

在2019年,关于民营银行助贷业务监管政策收紧的消息不时传出。

“就民营银行来说,基本上都是依靠各个助贷平台活着。”市场认为,对于民营银行与助贷平台的合作,监管并不会一刀切。2020年初更新的《商业银行互联网贷款管理暂行办法》,提出民营银行仍可以跨省发展。

除了监管风险,民营银行助贷业务也面临踩雷等业务层面风险。

原计划美股上市的美利车金融2019年11月被警方调查。2020年1月3日,美利车金融下发公司内部邮件宣布和部分员工解除合同。在美利车金融的资金方中出现多家民营银行,这些民营银行正面临着声誉风险。公开资料显示,截至2019年6月底,美利车金融合作的金融机构达到了7家,包括新网银行、微众银行、众邦银行、工行、渤海银行和浦发银行,2019年上半年促成的贷款中有99.9%都由这些机构提供资金。

虽伴有风险,但市场认为,随着监管落地,民营银行在联合贷款发展上,未来有很大的增长空间。

下篇:民营银行人眼中的2020

2019年,对于民营银行来讲,是在阵痛中成长的一年。展望2020年,民营银行人也充满期待。在受访民营银行人士中,“互联网贷款监管办法”“开放银行”“供应链金融”成为新年关键词。

业内人士期待2020年民营银行将会有更多支持政策细则落地,包括简化民营银行审批流程、放开大股东持股不超30%的隐形约束、鼓励民营银行通过发行资本补充债券来补充资本等。

对于民营银行发展,央行相关负责人表示,民营银行发展时间较短,业务规模增长较快,应避免过度追求规模扩张的粗放型发展模式,要坚守发展定位,继续探索与传统银行互补发展、错位竞争的路径,形成更具特色的经营模式,推动金融业改革发展,促进金融体系多元化,填补金融服务空白点。民营银行要关注风险管控,根据自身经营特点,有针对性地提升风险防控能力。同时,要注重公司治理建设,完善治理架构,为长期稳健发展打下坚实根基。

WEMONEY采访了多家民营银行,看看他们眼中的2020年。

一位跳回股份制行的前民营银行高管:

“2019年,是创新开放银行打基础的一年。2020年重新启程,是开放银行关键一年。”

武汉众邦银行:

“随着区块链、物联网、5G等技术的不断应用,产业互联网发展将加速,依托产业互联网的新型供应链金融服务将大有可会。”

吉林亿联银行:

“2020年经济下行、监管政策从严、市场环境形势复杂,面对重重压力,民营银行如何强化自身能力,既要求生存,也要谋发展。

一是民营银行应抓住市场机遇,充分发挥持牌优势,差异化经营,形成与传统银行的错位竞争;

二是发挥股东优势,强化自身互联网金融属性,拥抱互联网,借助同业合作,谋求共赢发展;

三是赋能金融科技创新,拥抱区块链潮流。未来客户市场下沉,业务风险增大,同时利率下行,金融机构利润空间缩小。民营银行要紧紧抓住互联网科技创新,降低经营成本,运用AI、大数据等技术升级风控策略,赋能场景金融、供应链金融等领域,形成跨界共赢生态。

近期区块链成为国家重点扶持项目,结合民营银行的科技研发实力,可大力发展区块链技术在授信、用信等方面的产品投入、产品研发,为未来国家进一步的鼓励政策做准备。

四是互联网贷款管理办法出台。在2019年监管高度关注互联网贷款的形势下,预计2020年互联网贷款管理办法将出台。”

一家地处南方的民营银行:

“民营银行普惠将进入‘深耕期’,包括深入推进产业和消费等普惠场景对接、优化普惠客户服务体验以及提升科技赋能对普惠业务的提质增效等,民营银行服务普惠客户和民营经济将更加深入。”

梅州客商银行:

“ 2020年,客商银行即将开业满3周年。我们要加快数字化转型发展的步伐;在支持苏区振兴发展的同时,主动融入粤港澳大湾区,服务湾区、建设湾区;要继续依托股东的产业优势,大力推进供应链金融等特色业务;加强与同业、平台等各方合作。”

湖南三湘银行:

“开业三年,三湘银行总资产突破500亿元,2019年预计税后净利润超过3亿元。2020年要打造拳头产品,建设数字风控合规体系,创建智能获客体系,搭建智慧运营体系,全面建设具有三湘特色的数字产业银行。”

江西裕民银行:

“过去的一年,我们首战告捷,有效实现了良好业务开局。在小微、三农消费等普惠金融领域累计投放贷款30多亿元。2020年将积极推进大数据、人工智能、区块链、云计算等金融科技应用,为民营小微企业、个体工商业主、广大城乡居民等提供易获得、可负担的普惠金融服务。”(WEMONEY 刘双霞/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