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是我们跋山涉水的惦念
财经

家,是我们跋山涉水的惦念

2020年01月24日 23:35:19
来源:经济日报

万水千山,回家过年。

家是什么?

有人说,家是黄昏湖边的搀扶

是灯下互相剪去丝丝白发

有人说,家是倦鸟归来的巢

是小船避风的港......

家是每个人心中的情感归宿

家也是一代又一代人营造的社会细胞

↑汉瓦当中的“家”

“家”是一辈子围绕着我们的一个字

用浓浓的墨蘸满浓浓的情来书写

一生有多长就能写多久……

↑《说文解字》中的家

家不是一间房子

而是在房子里过的日子

家不是一尘不染的厨房

而是一盘热气腾腾的饺子

家不是豪华的客厅

而是一家人围坐在客厅的沙发上

嗑着瓜子谈天说笑

中国人常说居家过日子

其实,家就是

柴米油盐酱醋茶

是平凡琐碎里的烟火气

是老妻画纸为棋局

稚子敲针作钓钩

是最喜小儿亡赖

溪头卧剥莲蓬

是家人闲坐,灯火可亲

↑谢晓辉摄

不论境遇如何

不管身在何处

只要一家人在一起

就是家

↑高兴贵摄

过年为什么要回家?

有人说因为故乡的云 故乡的水 故乡的人

让人很陶醉 有温度

让人充满不一样的幸福感和满足感

有人说身处高楼林立繁荣的他乡

希望过年回家看看家乡的变化

不希望它们变化太快

怕认不出它们

更不希望它们变化太慢

怕它们依旧贫困落后没有变化

就算世界再大

总有那么一个地方

容你栖息片刻

给予你心灵的慰藉及重新出发的勇气

↑新华社记者陶明摄

家里有我们最深切的思念和牵挂

一件件新衣

一桌家常菜

一家子热热闹闹聚在一起

这就是我们要回家的答案

↑1月10日,在拉萨火车站。新华社记者张汝锋摄

↑回家了,福建铁骑正式启程。 新华社记者魏培全摄

年味儿,在家里最浓

这是鲁镇年终的大典,致敬尽礼,迎接福神,拜求来年一年中的好运气的。 杀鸡,宰鹅,买猪肉,用心细细的洗,女人的臂膊都在水里浸得通红,有的还带着绞丝银镯子。 煮熟之后,横七竖八的插些筷子在这类东西上,可就称为“福礼”了,五更天陈列起来,并且点上香烛,恭请福神们来享用,拜的却只限于男人,拜完自然仍然是放爆竹。 年年如此,家家如此,——只要买得起福礼和爆竹之类的——今年自然也如此。

——鲁迅

↑乔申颖摄

年底这一天,是准备通夜不眠的。 吃年底夜饭时,把所有的碗筷都拿出来,预祝来年人丁兴旺。 吃饭碗数,不可成单,必须成双。 如果吃三碗,必须再盛一次,那怕盛一点点也好,总之要凑成双数。 街上提着灯笼讨债的,络绎不绝,直到天色将晓,还有人提着灯笼急急忙忙地跑来跑去。 灯笼是千万少不得的。 提灯笼,表示还是大年夜,可以讨债; 如果不提灯笼,那就是新年,欠债的可以打你几记耳光,要你保他三年顺境,因为大年初一讨债是禁忌的。

——丰子恺

除夕真热闹。 家家赶做年菜,到处是酒肉的香味。 男女老少都穿起新衣,门外贴上了红红的对联,屋里贴好了各色的年画。 除夕夜家家灯火通宵,不许间断,鞭炮声日夜不绝。 在外边做事的人,除非万不得已,必定赶回家来吃团圆饭。 这一夜,除了很小的孩子,没有什么人睡觉,都要守岁。

——老舍

↑赵晶摄

过年的前几天,最忙的是母亲了。 她忙着打点我们过年穿的新衣鞋帽,还有一家大小半个月吃的肉。 因为那里的习惯,从正月初一到十五是不宰猪卖肉的。 我看见母亲系起围裙、挽上袖子,往大坛子里装上大块大块的喷香的裹满“红糟”的糟肉,还有用酱油、白糖和各种香料煮的卤肉,还蒸上好几笼屉的红糖年糕。

——冰心

小时候过年特别激动,因为能吃上一顿肉,因为包饺子,因为穿一件新衣服,因为给大人磕头和得到压岁钱。 也因为相信家里大人的话,相信这几天有诸神下界,有祖先的在天之灵在空中巡回,我们必须出言谨慎,行事小心,敬畏与感动上苍,祈求好运。

还因为小时候觉得过一年是那么长,盼呀盼呀,好不容易才到了严冬,到了冬与春的那个微妙的分界处,到了哪怕是强颜也要欢笑一番的年。

还因为放炮仗。 小时候我性格懦弱,自己放得很少,但还是喜欢听旁人放。 有激动人心、什么事情正在发生或即将发生的感觉。

——王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