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个疑问与湖北红会商榷
财经

十个疑问与湖北红会商榷

2020年02月02日 12:57:27
来源:启阳路4号

凤凰网财经《启阳路四号》|出品

文|沈长安、诸六

一方有难,八方支援。位于疫情“暴风眼”中的武汉自1月23日封城以来,得到了来自社会各界的踊跃捐赠,来自全国各地甚至海外的物资与善款源源不断的流入湖北和武汉。另一方面,包括武汉协和在内的各大医院依然物资紧张,医护人员甚至面临无防护的“裸奔”。

作为湖北省负责分配捐赠物资的定点机构之一,湖北省红十字会(以下简称“湖北红会”)的所作所为引发了网民的不解和争议。

“全国口罩工厂都在支持湖北,海外华人把全世界口罩都买光了寄回湖北,但湖北的一线医院还是再喊没有口罩没有防护服,请问湖北上空是有黑洞吗?

“别云监工火神山了,最需要云监督的是湖北红会。网友的犀利吐槽令人生气又无奈。

捐赠物资是否被湖北红会“卡脖子”?湖北红会分配物资时是否存在混乱甚至腐败?带着网友对湖北红会的诸多质疑,凤凰网财经辗转采访了相关专业人员和知情人士,听几位“内行人”分析湖北红会的功过是非,因未获授权,为保护受访者隐私不能署名。

“情理之外,意料之中,平常红十字会就是一个清闲的事业单位,哪处理过这么复杂的事情。

“这就像一群民兵散将突然被推上战场。

“网民云监督可以理解,要像火神山那样搞直播,提高透明度。

结合对多名专业人员数小时的电话采访和公开资料,凤凰网财经对湖北红会提出十大质疑,希望漏洞百出的分配过程能早日做到合理高效、有法可依、有章可循。

一问:

1800万捐赠物资,五成去向不明?

在网络上引发轩然大波的表格是湖北省红十字会于1月30日12:55在其官网上发布的《物资使用情况公布(一)》,这一份公告没有任何文字说明,只有一个excel表格的附件链接--《湖北省红十字会防控新冠肺炎捐赠物资使用情况公布表》。

图注:官网上的物资使用情况说明

凤凰网财经对此表格进行了数据分析,合计一共发放了24.5万口罩,分配的物资价值合计862.46万元,看绝对数似乎不少,但对比捐赠数量却犹如杯水车薪。

图注:对数据进行二次加工(最右一列为单价/元,最下一行为合计/万元)

而1月30日发同日公布的捐赠情况中写到:“截至30日0时,省红十字会本级累计募集捐款36069.29万元、累计募集物资1836.2万元、累计募集款物合计37905.49万元。”

累计募集物资1836万元,却只分发了862万元的物资?使用率不到50%,剩下的近千万物资去哪了?

在这张表格的末尾有一行小字--“另有一些物资在运输途中或对接当中”。难道千万物资都在运输对接中?抗击疫情是一场用生命和时间赛跑的战斗,近千万的紧急医疗物资无法及时分配,是否是对资源的巨大浪费?

二问:

账目混乱,一个口罩到底多少钱?

“估计湖北红会现在都乱了,你看他们发布的这个(物资使用情况)表,账目太混乱。”一位财务人员直言。 他解释,按照规定,捐赠物资应该是按照评估价或者市场价入账。

按照会计准则,企业捐赠可以作为税前支出,抵扣企业所得税。 既然捐赠物资是按照评估价入账,那么同一标准下的口罩单价应该差距不大。

然而凤凰网财经对数据进行了再次加工,计算了每项物资单价(元),发现口罩的价格可谓是“千差万别”。

图注:五项口罩价格差距巨大

表格中的17项物资中,有5项涉及到口罩,杭州占戈贸易捐赠给省疾控中心的5万只口罩(含N95和一次性口罩)均价为1.4元;中国科学院王中林院士捐赠的1万只N95型口罩均价为每个20元。

五个项目中的口罩均价分别为:1.4元,20元,1.5元,4元,10元。

同样的N95口罩,为什么有的价格是10元有的是20元?

同样是普通口罩,为什么有的是1.5元有的是4元?

除了“战略物资”的口罩,账目中还有一些“魔幻现实”之处。 1月31日,中科院上海药物所、武汉病毒所发布了《上海药物所、武汉病毒所联合发现中成药双黄连口服液可抑制新型冠状病毒》一文,双黄连口服液被炒疯,一瓶难求。

然而早在两天之前(制表时间为1月29日),黑龙江红十字会就“大手笔”的向省疾控中心捐赠了价值110万元的双黄连口服液。

该笔捐赠并未标明数量,也无法计算单价。 “可以理解湖北红会现在面临大量的物资捐赠,统计工作量很大,”上述财务人员分析,“但从财务角度看,很多产品都合并到一项,没有标明单价,甚至连数量都没写,有的写了口罩规格,有的没写。账目不清晰,很可能会导致物资分配无从对证,给物资发放造成很大困难。

越是复杂事件越是要仔细谨慎,湖北红会的这本“糊涂账”是否需要厘清细节和账目?这样才对得起每一个捐赠者的善心。

三问:

为何“偏爱”天佑医院?

如果说这张表格中有一个“最大赢家”,莫过于天佑医院。

除了省级疾控中心以外,天佑医院是获得物资最多的单体机构,一共拿到了1.6万个口罩(作者注:1月31日湖北红会更正为1.8万个KN95口罩)、拜欧海多汀1500支、硒茶粉25袋(为作价)合计74.7万元的物资,几乎占合计总额的十分之一。

然而从最近发布的定点医院病床使用情况来看,天佑医院并不算大医院。截止1月31日23:00,只开放了100个床位,排名倒数第二。

图注:全市23家医院定点床位分布(来源:长江日报)

湖北红会对天佑的“偏爱”不只是发放物资,领导还亲自去医院考察。

据湖北红会官网消息,“1月26日下午,省红十字会党组书记、常务副会长高勤决定携机关近期收到社会捐赠的防护物品,赴天佑医院现场慰问一线医护人员。”

图注:湖北红会领导高勤前往天佑医院视察(来源:湖北红会官网)

图注:视察的多张照片被刊登在湖北红会官网上

新闻中写道,湖北红会此行带去了红外线耳式体温计240个,拜欧海多汀抑菌口腔喷剂1000支,N95口罩3000只等。

天佑作为定点医院之一需要物资保障,可以理解。但与此同时还有不少医院物资告急,一线人员的防护只能支撑几天,不得不在微博上公开募捐,将大量物资倾斜至一家医院是否合理?

当武汉市多家三甲医院为物资所急,不得不微博募捐,湖北红会领导却能亲自去天佑医院视察并“送货上门”,这种“特殊关照”背后有何背景?

四问:

天佑医院为何“狮子大开口”?

在这则新闻的下面,有一行不显眼的小字“关于申请医疗防护用品和药品的函.pdf”,点开之后发现天佑医院列了一串长长的清单,从2万个N95口罩、4万个外科口罩、到64排CT、5台呼吸机,应有尽有。

图注:天佑医院的物资申请清单(来源:湖北红会官网)

“这哪是要防护物资,简直是要再建一做医院了。一位在某大型三甲医院工作的医生看到这张单子后感慨:“协和这种大医院连口罩和防护服都完全不够,这家医院还要呼吸机和CT。天佑医院是否存在特殊背景?才能获得如此差别对待?

五问:

暂无发热门诊的仁爱医院凭何得口罩?

虽然天佑医院的物资颇有蹊跷,但其好歹是武汉23家定点医院之一,而发放给仁爱医院的1.6万个N95口罩更让网友义愤填膺。 该表格显示,北京森根比亚生物工程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森根比亚)捐赠的3.6万个N95口罩分别被发放给武汉仁爱医院、武汉天佑医药。

值得注意的是,武汉仁爱医院以治疗妇科、产科、不孕不育、口腔科等专科专病为主,是一家“莆田系”医院。

与此同时,湖北省红十字会只给一线的协和医院发放了3000个N95口罩,而此引发了网友的热议,纷纷质疑湖北省红十字会对捐赠物资分配不合理。

据《经济观察报》,湖北红会的一名工作人员对此回应称:“他们(武汉仁爱医院和天佑医院)也是医院,是中华人民共和国为人民群众看病、救命的医院,凭什么医院要分三六等级?凭什么不能给这些医院发口罩?都是医生都是人命,都在接受肺炎的病人,凭什么不能捐?”

对于网友的质疑,武汉仁爱医院也为自己辩护。该医院官网上转发了文件,称武汉仁爱医院将作为第四批发热病人收治定点医院之一,拟提供100张床位。(作者注:目前开放床位的只有前三批,第四批尚未被启用)。

据上游新闻1月31日报道,仁爱医院院还 公布了口罩的使用情况,称一共接受了1.8万只,已经用光了1.2万只,每天要发放2400只口罩,其中值班的医护人员约发放1120只,每人日发布4只口罩。

值得注意的是,仁爱医院不仅给医护人员,还发给病人、陪同家属每人每日2只;挂号咨询的病人每人1只,还给社区和商超发放了800只。

图注:仁爱医院口罩使用明细

梳理过去的公开资料,仁爱医院与湖北红会渊源颇深。

早在2012年11月,《湖北日报》报道,武汉仁爱医院与湖北省红十字基金会共同发起成立“湖北省红十字仁爱救助基金”,武汉仁爱医院捐赠100万元作为该基金的启动资金。武汉仁爱医院还在宣传报道中写到,在2012年向湖北省红十字会捐助100万成立“红十字仁爱不孕不育救助基金”。2016年2月,荆楚网发布新闻称,由湖北省红十字基金会主办、湖北省红十字仁爱救助基金、武汉仁爱医院承办“拯救子宫计划”在武汉仁爱医院正式启动,武汉仁爱医院向湖北省红十字基金会捐赠60万元“拯救子宫计划”专项基金。

湖北红会与仁爱医院合作关系良好,但危难关头,“开后门”给暂未开放床位的医院送口罩是否合规?作为暂未开放床位的医院,是否需要1.8万个N95/KN95口罩?当口罩已成为战略物资,是否应该在分配时考虑给最需要的人?

六问:

仁爱医院的捐赠是“左手倒右手”?

愤怒的网友们纷纷化身福尔摩斯,对于该家“莆田系”医院寻根究底,经过一番股权穿透,网络开始盛传仁爱医院与森根比亚同一个法人、同一个老板的说法。

森海比亚对仁爱医院的捐赠是否是“左手倒右手”?是否是为了避税的“定向捐赠”?

图注:武汉仁爱医院与森跟比亚的股权穿透图

经仔细梳理,凤凰网财经发现事实或并非如此。

“莆田系”武汉仁爱医院与捐赠方森根比亚确实存在一定联系,但这种联系主要来源于投资机构的串联,并不能简单称为“一个老板”。

从凤凰网财经整理的股权穿透图来看,武汉仁爱医院确由“莆田系”陈氏家族所持有,该医院通过同一股东控制下的关联企业武汉真爱妇产医院的董事殷涛与天图创业投资产生了联系,而捐赠方森根比亚通过全资子公司湖南森根比亚销售有限公司的法人奉海波,同时与天图创业投资产生了联系。就此,身处北京的森根比亚与位于武汉的莆田医院在股权穿透图中“相遇”了。 2月1日晚,网传殷涛朋友圈的截图流出,该截图显示,殷涛表示他的基金是武汉真爱妇产医院和未名企鹅的早期财务投资人,武汉真爱妇产医院及关联方武汉仁爱医院与未名企鹅并无任何合作关系。此外,殷涛还表示武汉仁爱医院1.8万只受赠口罩来源于上海致盛实业,而非北京森根比亚。

七问:

分配物资到底谁说了算?

湖北红会or指挥部?

这一次,湖北红会和指挥部之间的“扯皮甩锅”让全国人民看了笑话。

据经济观察网报道,湖北省红十字会一位工作人员称:物资交给指挥部统一分配。 而湖北省疫情防控指挥部一位工作人员则称,疫情指挥部尊重捐赠主体,并不统一负责分配,只是审核和批准湖北省红十字会、湖北省慈善总会、湖北省青少年发展基金会三家定点机构的分配方案,未曾修改或驳回湖北省红十字会上报的分配方案。

分配物资到底谁说了算?分配物资的权力到底在谁手上?

一位业内人士直言,“这就是相互推责任,互相踢皮球。”湖北红会与指挥部应该都有权力:湖北红会是具体的执行者,在具体执行中哪怕“切蛋糕时刀偏一下”就能决定受捐单位的状况。湖北疫情防控指挥部拥有审核权,“指挥部现在是千头万绪,对湖北红会报送的方案,只要没有什么大的问题,都会过。

八问:

湖北红会是否对协和“区别对待”?

如果说仁爱和天佑是被偏爱的医院,大名鼎鼎的协和医院似乎被湖北红会“区别对待”。

在疫情爆发后,协和医院是第一批发出接受社会捐赠公告的医院之一,直接在微博公开表示物资告急。 2月1日,央视总台记者探访湖北红会仓库,遇到协和的工作人员,协和工作人员称物资仍然缺乏,“昨天只领了两件防护服。而一名一线医护人员正常一天需要3-4套防护服。

当从官方渠道能得到的物资非常缺乏时,协和得到了不少来自社会各界的定向捐赠。

1月31日,从美国旧金山出发总重量达2.5吨的医用物资被直接运抵武汉协和医院,这批物资由武汉大学和华中科技大学北加州校友会通过Direct Relief(国际直接救援组织)直接捐助,包括20万个外科口罩,2.75万双医用手套,4000件隔离服,也是自疫情爆发以来海外对武汉医院的最大一单捐助物资。

2月1日,直升机空降新华路体育场为武汉协和医院送来约2000件防护服以及口罩,同样也是定向捐赠。

湖北红会是否对协和存在“区别对待”?甚至“穿小鞋”?

“湖北红会和一些单位存在亲疏远近,也是可以理解的,有的单位走的近一点,有的就是公事公办。关键是要保证物资分配有规可循。比如是否是按照是按照床位数量、医护人员比例按需分配。” 上述业内人士提到,湖北红会对于物资分配应该有一个明确的分配规则。

九问:

湖北红会领导为何觉得“挺委屈”?

在网友看来“千疮百孔”的湖北红会,也在为自己辩护,湖北红会领导自觉“委屈”。

据媒体报道,武汉红十字会常务副会长陈耘表示,武汉市红会只有10个人,湖北省红会有20多个人,加上统计局调拨的30个人,巨额捐款和海量物资,就由这60多号人负责接收、清点、查验、登记,还得及时信息公开。

“经常网上有人骂我们,挺委屈的。

“挺委屈”的湖北红会领导,在疫情发生之前,日子很好过。 据《湖北省红十字会2019年部门预算》,湖北红会是切切实实的纳税人供养单位,2019年的财政拨款预算为3374.26万元。

“挺委屈”的湖北红会工作人员赚多少钱?预算中写到,“社会保障和就业类红十字事业款行政运行支出项为873.78万元,主要用于机关人员工资支出及其日常行政运行相关经费支出。”

按照副会长所说的仅有员工二十几人计算,人均支出近三十万元。

红十字会日常工作并不忙,“这就是一个清闲舒服的事业单位”,另一位知情人士直言。

养兵千日,用兵一时。在湖北红会的主要职责中,第一条就是“开展备灾救灾工作,在自然灾害和突发事件中,对伤病人员和其他受害者实施救助”。

然而湖北红会对捐赠处理的低效和混乱已经造成了另一场舆论“灾难”。

图注:湖北红会的首要职责是备灾救灾(来源红会官网)

十问:

湖北红会该向杭州红会学习?

事已至此,该如何收场?

2月1日晚间,据经济观察网报道,武汉城投、九州通医药物流公司、武汉市统计局、市场监督管理局已经到武汉市红十字会协助物资的卸货、入库、质量检验、数量统计等工作。

在采访中,多位专业人士都为湖北红会拿出“药方”:需要完善游戏规则,怎么分,给谁,分多少都需要细化的流程和指引;需要完善内部控制制度,不能分“亲疏远近”;需要加强外部监督,社会监督和专业监督齐头并进,鼓励网友进行“云监督”,加大透明度,保证每一份善款物资落到实处。

如何保证透明高效?杭州红会的所作所为给湖北红会树立了一个良好的榜样。

2016年杭州便已经搭建了全覆盖的信息管理系统,全面实现了公共管理的“信息化”,开始“最多跑一次”的改革。科技助力,让杭州市民能在APP上完成各种手续办理,甚至不用“跑一次”。

“信息化”也体现在杭州红会的账务公开。在杭州红会的官网上,每天都会公开所有捐赠款物收支明细,精确到分。哪怕是只有1元钱的捐赠,也有迹可循。

与此同时,借助专业机构的力量也能提高效率,事半功倍。类似九州通,阿里京东等其企业的高效运输和分配让我们看到了一种高效率的范例。

据媒体报道,九州通接管湖北红十字会的紧急物资后,2小时内就能完成物资的入库和分发。

截止2月1日上午10时15分,菜鸟绿色通道与快递公司紧急行动,从9省40个单位将援助物资直接运抵协和医院。其中包括医用口罩、医用手套、隔离衣、防护服、防护眼镜、一次性鞋套工作帽等30多万件。

1月25日8时,京东物流开通全国各地驰援武汉救援物资的特别通道来。截至1月31日24时,京东物流已累计从全国30余个城市,通过公铁空等组合运力,向武汉、黄冈等地各大医院累计运送包含口罩、医用手套、护目镜、消毒液等超过236万件医疗防疫物资。

没有接受过严厉监督的单位,很容易出现问题。”这位一线财务人员总结。

湖北省红十字会作为财政拨款支持单位,作为负责分配捐赠物资的定点机构之一,该如何做到合理高效?是否需要借鉴杭州红会“信息化”的管理经验?是否需要借助更多专业机构的力量?

【后记】

目前网上出现了很多对湖北红会的质疑,但我们也需要注意,不能“一棒子打死”,更不应该不加辨别的全盘否定。湖北红会受能力和资源所限,没有合理有效的分配捐赠物资,需要得到帮助和指导。

2月1日,中国红十字会党组书记、常务副会长梁惠玲率领总会工作组赶赴湖北武汉,指导、督促湖北省红十字会、武汉市红十字会做好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防控工作。

抗疫之战中,红十字会依然是抗灾救灾的主力军之一,全国各地红会依然众志成城、驰援武汉。黑龙江、河南、天津等地红会捐出大量物资。杭州红会多年来坚持公开透明,每天都会公开所有捐赠款物收支明细,且精确到分。这些地方红会都值得湖北红会学习。

危急时刻,我们需要保持信心,相信湖北在全国人民的帮助下一定能打赢这场战役。

(开白,爆料,转载,请加启阳路小编微信:fhwcaij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