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通驰援武汉红会!董事长是湖北前首富

九州通驰援武汉红会!董事长是湖北前首富

2020年02月04日 18:25:14
来源:野马财经

作者 | 郝美平 来源 | 野马财经

刘宝林曾是湖北小镇的一名赤脚医生,后来成为百亿富豪,连续4次稳坐湖北首富的宝座。其创办的九州通,如今是国内最大的医药流通企业。近日,因为协助武汉红十字会进行肺炎捐赠物资的分配,九州通更是成为明星企业。

这家突然被置于镁光灯下的企业,到底是什么来头?

肺炎疫情当前,医用物资紧缺。作为民营医药流通龙头企业的九州通(600998.SH)临危受命,协助武汉红十字会,2小时解决了紧急物资的配送,九州通也因此上了热搜。

驰援武汉红会,2小时分完物资

九州通主要负责协助武汉红十字会进行防疫物资的分配。根据证券时报旗下e公司报道,九州通称目前武汉红十字会捐赠物资的全程物流运营管理是四方协作,

其中武汉城投负责卸货,九州通负责入库商品的编码分类,而市场监督管理局则负责商品质量的把关,市统计局负责产品数量的统计。

有了九州通的驰援,武汉红十字会在1月31日当天就向外界承诺,将“24小时不休保物资速收速发”。 九州通进场后,完成了捐赠物资的入库、仓储和信息录入,九州通还向e公司表示:

“紧急的医药物资两个小时内就可以完成从到货到分配的过程。”

为何在这个关键时刻,选择九州通接手捐赠物质的分配?这就不得不提九州通的主营业务。 九州通是国内最大的民营医药流通企业,有强大的物流配送系统和信息网络系统,可以快速处理客户订单,及时配送。因此,有人将九州通的配送系统媲美京东物流系统。 九州通的主营业务涵盖药品、医疗器械、中药材和食品、保健品等的批发,零售和生产,以中药为核心,扩散至中药研发、药材业务、中药工业、中药商业、中医药服务、中药电商等。

2019年3季度报显示,九州通前三季度营收733.79亿元,同比增长15.11%;扣非净利润8.62亿元,同比增长26.14%。

九州通在财报中解释,净利润上涨主要原因是公司销售规模增长等增加所致。 2月3日开盘后,受参与分配肺炎物资的影响,九州通收盘于17.09元/股,涨幅3.83%;2月4日则收跌3.92%,报16.42元/股,对应市值308亿元。

赤脚医生变身湖北首富

因为2小时高效率的物资分配,九州通被全民关注。而九州通背后的掌舵者,曾经是一名赤脚医生。

1985年,32岁的刘宝林,还在基层当赤脚医生。

虽然抱着铁饭碗,但是带着两个孩子,生活依然难以维持,刘宝林选择下海做生意。 因为对医药有一些了解,于是刘宝林将医药流通领域作为创业切入点,先是在老家开了一个药品批发部,这也为刘宝林赚得第一桶金,很快就成为当时令人羡慕的“万元户”。

图片来源:九州通官网(刘宝林) 创业起步并不容易,为了赢得厂商的信任,林宝林每次去进货都带着一箱现金,现场蹲在地上数钱结账。不过,最终因为拿不到药品经营许可证,刘宝林在老家的生意很快被迫停业。 当时适逢海南的淘金热,于是刘宝林也涌入海南,赶上海南政策宽松,刘宝林很快拿到了药品经营许可证,

此后,刘宝林开始在全国各地布点,先后以承包、租赁等形式与湖北、河北等多家药企联合建立医药连锁批发公司,辐射范围日益扩大,

刘宝林也借此3年攒下100万元。 到1999年,国家正式放开了医药流通领域,鼓励、支持民营资本进入医药流通领域。至此,医药流通从开个窗变为大门敞开。刘宝林抓住机会,和弟弟刘树林一起成立了武汉均大储运公司,即九州通前身,当年实现销售收入4亿元。

2003年9月,公司名称变更为湖北九州通实业有限公司,并于同年10月正式更名为湖北九州通医药集团。

彼时,经过四五年的发展,九州通已经在流通企业中名列前茅,营收在医药流通企业中位列第三。 刘宝林后来曾公开表示:“1999年医药行业放开后,市场规模增长非常快,这也是九州通快速发展的重要背景。” 随后九州通进入快速发展的模式,到2009年,九州通营收突破100亿元。

2010年10月,九州通在上交所上市

,发行价格为13元/股。 水涨船高,彼时刘宝林因持有九州通5.77亿股的股票,折算身家达107亿元,一举成为湖北首富,也是首位进入“百亿俱乐部”的湖北富豪。随后从2012年到2015年,刘宝林家族连续4年蝉联湖北首富。

扩张迅速,一笔投资引争议

近几年,九州通借着“互联网➕”的背景,顺势布局,一方面极力打造好药师网上药店、药品在线采购平台、去买药网等平台,实现互联网时代渠道的铺设。另一方面,在九州通不太擅长的移动互联网领域,刘宝林也选择通过并购合作来切入。 目前,我国医药流通领域的四大龙头企业分别是中国医药(600056.SH)、上海医药(601607.SH)、华润医药(3320.HK)和九州通,

前三家企业在2017年就已经跨入千亿俱乐部,九州通还在千亿之外徘徊。

此前,九州通的经营模式主要以市场分销为主,客户是下游分销商、药店、民营医院和诊所等市场化客户。2017年,九州通提出2019年实现千亿营收的目标。为此,九州通积极开拓新渠道,尤其是医院为主的医疗机构,加快在药店批发和医院终端的布局。 近年来,九州通财务数据增长迅速,2019年前三季度,公司营收和利润分别增长15%和32%,其中实现营收733亿元,有望达成千亿营收的目标。 不过,由于医院等终端结算周期长,九州通的应收账款金额也在同步增加。

2019年半年报显示,截至6月底,九州通的应收账款为258.04亿元,较去年同期增长30.65%。到三季报发布,九州通的应收账款攀升至261.41亿元。

另据野马财经(微信公号:ymcj8686)不完全统计,九州通上市至今,累计融资逾百亿元,但是累计分红却不足10亿元。 从股价来看,九州通如今17元/股左右的股价,相比2017年高时的22元/股,下跌23%。 快速的扩张,攀高的应收,也让九州通资金链承压。三季度报显示,

截至报告期末,九州通总负债472.7亿元,资产负债率高达69.83%;经营活动的现金流为-27.11亿元。

其中负债以流动负债为主,高达441.88亿元,短期借款125.95亿元,而账面货币资金为93.74亿元。

图片来源: 东方财富 2017年,九州通发行了36亿元的定向增发,其中大股东楚昌投资认购了20亿元,不过如今这部分股份还被深套。

此外,为了缓解资金压力,九州通为旗下的子公司多次担保,截至2019年12月31日,九州通对外提供担保总额为147.6亿元。

早在2018年10月,九州通还通过控股股东楚昌投资引入了信达资产,收购其债权。到2019年10月,这部分债券转为股权,信达资产持有其5.33%的股权。 除了资金状况, 和最近处于暴风眼中的仁爱医院有关联关系,或许是九州通在舆论上的另一隐患。 天眼查信息显示,

九州通旗下的真爱医院与莆田系武汉仁爱医院有关联关系,两者有共同的股东陈志松

,其中陈志松是武汉真爱医院的大股东,而九州通旗下的基金企业持有该医院20%的股权,而陈志松还是仁爱医院的股东,持股30%。

有媒体质疑九州通参与武汉红会物资分配,可能与这层关系有关,九州通目前并未就此回应。 当然,作为地方民营巨头,一笔投资能够说明多少问题值得商榷;且从目前来看,疫情当前,九州通也的确在自己专业的领域,发挥出了自己的作用。

你怎么评价九州通参与捐赠物资的分配?对这家企业是否有着更多的了解?欢迎在评论区留下你的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