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国买得到口罩吗?我在三个中欧国家花了十天买到了一盒
财经

出国买得到口罩吗?我在三个中欧国家花了十天买到了一盒

2020年02月06日 06:13:28
来源:凤凰网财经

来源:凤凰网财经独家观察,作者:吴欢

自从疫情蔓延以来,口罩成为最硬的通货,线上线下全部脱销,一些城市甚至开启了“摇号”模式。不少人将目光投向海外市场,在欧洲,口罩容易买到吗?在外的中国游客会受到歧视吗?国际航司纷纷取消飞往中国航班,还能顺利回国吗?

我记录下了这趟中欧旅程我看到的新冠疫情相关的一切。

01

出国买得到口罩吗?

我在三个中欧国家花了十天买到了一盒

这次春节假期恰好在欧洲旅游,我们途径瑞士、奥地利、捷克三个国家,问了十天终于买到了第一盒,最初想要代购口罩回国的我们也心有余而力不足。

一月中旬出发时国内疫情还未完全爆发,我们对于口罩 也没有丝毫的准备,以为国外需求不旺,信心满满一定会有存货,谁知在第一站苏黎世就碰了壁,随后在奥地利的维也纳、萨尔茨堡、哈尔施塔特,直到捷克的布鲁姆洛夫都是一无所获。

无论是城市或者小镇,直奔药品货架的我们都难觅口罩踪影,索性后来进门就直接询问店员,而听到“MASK(口罩)”后的店员一般都是不假思索回复“NO(没有)”或者“SOLD OUT(售罄)”,有时还未开口店员便似乎知道我们要问什么,微笑看着等着我们询问后的一个摇头。

这是捷克首都布拉格城里的一家超市中的药品柜台,以各种维生素片为主,不见口罩踪影。

这是在瑞士达沃斯小镇买的维C糖,一盒8瑞士法郎(约人民币60元),心想着或许能提高免疫力的我们两周吃完了三盒,边吃边警告对方“是药三分毒哦”。

辗转十天,问过路过的每一个药店和超市,直到旅途最后一站布拉格,在几乎放弃希望的一天,才终于在街角的一个小药店买到了第一盒口罩。当时四盒似乎是刚进到店的口罩就摆在收银台后面,最显眼的位置迎接我们的到来。

在捷克首都布拉格一个小药店买的一盒医用口罩,一盒有50片,非独立包装。

购买口罩的小票,两盒的价格是1198捷克币(约为人民币367元),每盒价格约为184元。

02

外媒报道疫情的版面越来越大 中国人见面会自觉保持一定距离

随着时间的推移,疫情逐渐加重,到1月底被世卫组织宣布成为“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从几个国家当地报纸来看,从最开始简要描述中国发生的疫情传出海外到大篇幅报道本国开始出现疑似病例,当地报纸报道疫情的版面越来越大。

1月26日奥地利当地报纸

谷歌相机翻译下的1月28日奥地利当地报纸

英国金融时报周末专版

虽相隔数千公里之远,“武汉”两字经常会在餐厅、景区、公交车上以各种中国方言被听到,特别是在手机弹窗一条条数据之后,忧心忡忡是相同的频率。

和西欧国家相比,中、东欧国家作为旅游目的地热度较低,但在景区中国面孔仍然十分常见,或许是因为疫情相关内地出境和旅行团发团的限制,从口音来分辨,人数较多的旅行团主要来自港台地区。

总体上看,戴口罩的游客不多,少部分中国散客戴上了口罩。而此前一直没买到口罩的我们处于“裸奔”状态,会尽量避免去人多密集的餐厅和景点,和华人面孔“狭路相逢”时,明显感觉在互相警惕。 记得有天在狭窄的布拉格城堡里 一层一层转圈时,我们迎面碰上了一个中国女生,没戴口罩的她突然扯高毛衣领捂住鼻口,然后匆匆而过,只剩下原地发愣的我们。

“如果你是本国人,看到外国人都戴着口罩,你怕不怕?”

“怕”

“你说是不是所有人都知道新冠病毒?”

“不一定,比如你之前知道(同样被世卫组织列为公共卫生事件的)寨卡病毒、埃博拉病毒以及他们来自哪里吗?”

我和朋友这么聊着。我们侥幸想着,不戴口罩反而不会引起本地人的恐慌。不过幸运的是,无论戴或者没戴口罩,我们都未曾经历过一点歧视。 经常有店员在门口看着我们就吆喝一句“NIHAO(你好)”,餐厅结完账可能就只会说一句中文的小哥憋出一句“XIEXIE(谢谢)”。 感恩所有的善意与好运。

03

一趟飞往中国的航班:波兰航空取消了,阿联酋航空送我们回了家

如果说之前我们还对要多逗留时日、避开2月初疫情高峰、计划晚返程有犹豫的话,1月29日开始,许多飞往中国的国际航班纷纷取消,迅速让我们惊回现实,如果再晚点,回不去了怎么办?1月30日晚世卫组织宣布新冠疫情成为“公共卫生事件”,第二天下午,我们果然收到了原计划乘坐的波兰航空航班取消的短信通知。

再打开购票软件查看航班信息时,可选择的航班已经十分有限,比对再三我们最终把不会取消航班的信任放在了“土豪航空”——阿联酋航空上,由布拉格起飞在迪拜转机前往北京。

与市区迥然不同,进入机场戴口罩人群明显增多,除了几乎所有华人面孔乘客都戴上了口罩,部分欧洲面孔乘客也为自己和同行的孩子准备了口罩。在机场和飞机上的全程,我们都小心翼翼地支起了口罩。

布拉格机场退税柜台前排队的人群,以中国人为主,几乎都戴上了口罩。

布拉格机场退税柜台的工作人员,三人中有两人都戴上了口罩

前往北京的登机口是B19。

候机区域里几乎都是中国旅客,戴着口罩在座位休息。

我们登上机舱时,乘客几乎已经坐满,放眼望去,九成以上的乘客是中国人面孔,且无一例外的所有人都戴上了口罩,本就狭小空间的机舱,更让人顿感难以呼吸。

而与之相对应的,客舱乘务员则几乎都是外籍面孔。

这是世卫组织宣布国际公共卫生紧急事件的第三天,不知道这些姑娘出发前会不会也有一场“誓师大会”呢。但是没有懈怠更没有排斥,当提供茶水服务时,她们依然是会微笑低头向大家询问。

飞机上发放的出入境健康声明卡,中英文正反面

海关处工作人员收取了乘客填写的健康申报表,海关处也新添了多张告示图指引旅客进行健康申报,还设有微信扫码自助填写的通道,在保证旅客健康安全的前提下更增添了快捷与便利。

海关处的公告

04

顺利回家:平安是最大的年

终于回到了小区门口,原来两处入口只开放了一处,门口添置了一个桌子写着“返京人员及车辆请登记”,物业工作人员为每一个进出口住户进行测温和登记。提着大包小包气喘吁吁来登记表格的我告诉工作人员我从欧洲回,但是掏出身份证的一刻感觉气氛突然就变得紧张起来。

我的身份证的地址是武汉市, “你最近没去过武汉是吧?”

我又掏出了护照和签证页,把出境和入境记录翻给工作人员,端详了许久,“英文我也看不大懂,我把你的护照机票身份证都拍个照行不行? 姑娘你放心,没问题的,留个记录方便我们随时联系你,我们认真一点,大伙儿也就更安心一点。

除了大门口物业的实时守候,电梯口也贴上了肺炎科普告示,电梯里也有了定期消毒的记录,一切井然有序的防疫工作更让我回国前的担忧减轻了不少。

小区里的防疫告示和电梯消毒记录

这趟旅途,让原本家在重灾区的我幸运地远离了疫情,但在外的每一天都牵挂重重,即使看再多美景尝再多美食,更感慨健康才是最大的财富,平安才是年。

回家三天,除了徘徊在小区门边缘取外卖以外,都没敢逾越小区门一步,想必不出门,不添乱,便是对自己对大家最好的保护,祝坚强的我们早日度过难关。

更多疫情实时动态点击文末阅读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