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下的商人|开工时间到,药店也进不到口罩了,怎么办?

疫情下的商人|开工时间到,药店也进不到口罩了,怎么办?

2020年02月08日 07:28:39
来源:启阳路4号

凤凰网财经《启阳路4号》|出品 文|夏双

【写在前面】

截至2月7日21时,全国共确诊新型冠状病毒肺炎31261例,死亡637例,治愈1697例,共有疑似病例26359例。

这组数据背后裹挟了太多生离死别和俗世的悲喜,连日来在公众视野下被无限放大的,有对账目混乱的湖北红会的质疑、有对中小企业主前路的悲悯、有对奇迹般完工的火神山医院的赞叹,

还有对“一罩难求”现状的困惑。

在此次疫情之前,中国口罩的最大产能是每天2000多万只,是世界上最大的口罩生产国和出口国,年产量占到全球的50%。然而在突发的形势面前,口罩的库存和供应系统短短几日间就遭遇了极大压力,这块小小的、轻飘飘的东西登时成为街头巷尾争相抢购的稀缺品。 买不到口罩的人比比皆是。凤凰网财经辗转联系了几位当事人,他们之中,有艰难抉择启用“三无”口罩的小镇药店老板,有戴了三天一次性口罩却舍不得丢弃的互联网公司员工,还有第一次摇号给自己买了口罩的普通市民……在很多人面临着“口罩之困”的社会里,他们的故事并非个例。

这是一个有近十万人的小镇上,一家药店女老板的自述。

凤凰网财经整理编辑。

01

药店在非典时开张:那年口罩没有板蓝根火

我们的药店是2003年3月开张的,正是非典那年,也许因为本地病例比较少,那时候还觉得非典离我们比较遥远,虽然当时广东、北京还是很多戴口罩的,但是也没有像今天一样强制推行,

所以当年在我们药店里几乎没有抢口罩这回事。

按照往年惯例,我家药店都是除夕当天开始关门,初三开门,但是今年因为春节前突然公布新冠肺炎疫情严重以及交通管制措施,所以腊月二十九的那天比以往都忙,基本都是要买口罩、84消毒液、医用酒精、感冒药。看到群众需求大,除夕那天早上吃过年饭后,又去开门营业了一会,但是因为很多药品都立马卖断货,所以失望离开的顾客比较多。 到了年后,政府规定必须满足四个条件药店才能开业:一是每天消毒,二是全员佩戴口罩,三是进店体温检测,四是店门口张贴启示“佩戴口罩方可入内”。因为我家店里的额温枪在过年前就卖完了又断货严重,不方便测体温,所以年后药店就没再开门,现在也是极少有药店开门了。

02

我们曾自发向医院募集口罩:奈何心有余力不足

这次疫情期间,最火的商品莫过于口罩和消毒液了。口罩平时需求量不大,所以通常是一次进100包普通一次性医用口罩,每包10个,卖3元一包,卖完再补货。这次口罩“走俏”是21号,记得就是钟南山院士讲话号召大家戴口罩第二天。当时店里不到10包口罩,早上药店一开门立马就卖完了,我连自用的都没留下。当时想的是年内应该还有机会补货,完全没料想到后来突然形势如此严峻。事实上,年前我就一直没有进到口罩,在那期间有人说能够给我供货,但是不是药械标准,而且供货价1元1个,我没敢进货,不过据我了解当时就有一些大胆的商家购进来卖的。 到了大年三十那天,医疗机构缺口罩、手套、防护服、酒精的消息开始铺天盖地,让救死扶伤的英雄们直接暴露在危险中大家都于心不忍。我所在的几个本地药店群里有热心的人开始组织向本地的医院募捐这些药械,但是事实上,药店的库存都是寥寥无几,我们这些零售药店,平时配送渠道很方便,通常都不需要大库存,更何况是平日里的非热销物资,备货更不多,经过几天的抢购,哪里还有什么剩余?

我们真的可以说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03

口罩没了怎么办?

“正规军”不够,只要不是“敌军”,能够顶上也行啊

显然疫情的严重程度超出了所有人的想象,很快,戴口罩从提倡变成了强制。大喇叭天天喊“出门戴口罩”,商店门口要求张贴“佩戴口罩方可入内”。让年后我们陷入了更煎熬的窘境:正规口罩进不到了,那些必须出门的人怎么办?不仅村民很难买到口罩了,需要经常露面的村干部也天天打电话问我“有没有口罩”? 后来一直坚持到初六我们店才进了2000个口罩,然而,他们包装上无生产许可,无生产厂家,无供货票据——可以说是一批“三无”产品,但也是我们当地群里一个药店老板好不容易联系到的货源,进货价1.1元一个,我们店卖价是1.4元1个。据说本地应急办的也是在那里采购。 因为年后我们药店没有开门,这次口罩进货数量本来也不算多,所以基本只是满足熟人和村干部的需要。如果有问起口罩来历的话我都会如实告知,但实际上问的不多。我家药店之前卖的也是普通医用口罩,并非医用外科口罩。经过自己试戴,这些新口罩和以前的普通医用口罩相比,没有明显差别,但至于防护能力,不是我们能够评价的。我还听说有同行进到了正规口罩也不敢买,因为进货难、进价高,如果卖便宜了禁不起赔本,卖贵了还容易被顾客投诉到工商局,这让众多处于进退两难尴尬地步的药店不得不选择不进货也不卖货了。

在我看来,现在最重要的是阻止疫情发展蔓延,如果正规军不够,只要不是有害口罩,回收口罩这些“敌军”,能够顶上用的也都行啊。

如果我坚持进有批文的口罩,估计要等这场疫情平息之后吧。

04

老百姓遇事很能扛,这次也一定没问题!

17年前,大家虽然都在谈论非典,但我觉得离自己还比较遥远,对于现如今的疫情状况,既熟悉又陌生却让我觉得茫然无措。镇上的疫情现状我不了解,估计也没人真正说了解,大家都被困于家中,所有消息都通过网络传递,真假也难辨。 网上看到连武汉协和这样级别的医院都严重防护不足,而病人每天都有新增,我们的医护人员可千万不能倒下。我们基层的百姓,小毛小病很能抗,但这次的新冠肺炎起病症状与普通感冒在初期很难区分,最怕大家感染了而不自知。 现在我最害怕的一点就是全家感染,因为年后民众外联少,有些几乎没有,但是居家并没有隔离,特别是家里有武汉回来的人,或者是像我这样直接与病患接触的人。非常担心自己年前上班时也是毫无防护,会不会被感染还在潜伏期?听说潜伏期也有传染性,家人会不会有事?所以现在在家里,我们三口人每天测两次体温。听说村里都开始给人测体温了,这是好事,我们也一定会慢慢好起来的。

【后记】

疫情肆虐下,“口罩之困”如何纾解成为全民高度关注的问题。

在2日工信部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上,工信部消费品工业司副司长曹学军称,目前产能恢复率60%左右,按照总产能一天口罩的产量超过1000万只。 他表示,当前正处于春节假期和疫情扩散的特殊时点,及时恢复生产有一定难度。国务院办公厅近期发出紧急通知,要求地方政府切实履行主体责任,迅速组织当地重点物资企业复产复工。我们相信今后复工率将明显提高,市场供给将有所改善。 值得注意的是,当前市场对于口罩的需求呈现爆发式增长,而口罩供应量仍存在缺口。为此,工信部还紧急协调用好按日美欧标准加工用于出口的医疗物资,通过各种方式扩大国际采购。海关总署的数据显示,1月24日至30日,中国在7天内共进口口罩5600多万只。其中,1月30日当天口罩进口量超过2000万只,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供需矛盾。

在严峻的疫情面前,希望总是珍贵的。

随着假期结束,相信口罩供应不再成为无解的难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