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生了什么?东方证券股票质押屡踩雷 监管指五大合规问题令整改
财经

发生了什么?东方证券股票质押屡踩雷 监管指五大合规问题令整改

2020年02月10日 15:04:51
来源:投资时报

证监会指东方证券存在未将合规职责与风控职责严格区分等五大问题,并对其采取责令改正的行政监管措施。引人关注的还有,在经纪业务大幅增长的同时,东方证券资管投行业务均现下滑,同比降幅分别达到35.38%和12.53%

《投资时报》研究员 安然

步入2020年,证监会对券商等中介机构的合规监管,明显在继续加大力度。

开年首周,证监会分别发布公告,对东方证券、广发证券、华林证券采取行政监管措施,而导致这三家券商被证监会采取行政监管措施的主要原因,都是合规问题。此前的2019年12月,招商证券和西南证券也因合规问题被罚(详见《投资时报》相关报道《证监会警示函直指四大违规 招商证券合规问题引关注》)。

1月6日,证监会官网发布《完善证券市场基础制度 强化证券投资者法律保护》,强调新《证券法》对券商合规建设的要求,这意味着,“合规”二字,依然会成为2020年券商行业的关键词。

《投资时报》研究员注意到,在东方证券(600958.SH)接到的证监会罚单中,被指存在未将合规职责与风控职责严格区分等五大问题,证监会勒令其进行整改,并需在收到决定之日起3个月内向上海证监局提交整改报告。

对此,东方证券对《投资时报》表示,“根据现场检查情况,证监会于去年12月向我司出具了采取责令改正措施的决定,指出我司存在一些落实不到位的地方,主要涉及未将合规职责与风控职责严格区分、对下属子公司现场合规检查不足等问题。针对上述薄弱环节,公司高度重视、认真研究,积极组织落实和完成整改,确保公司满足合规要求,保障公司可持续发展。”

引人关注的是,在一些市场分析人士看来,东方证券2019年频频出现的股票质押踩雷情况,或与合规问题相关。从目前由股票质押引发的影响看,仅大连控股一家,东方证券已累计计提信用减值准备6.5亿元。

此外,东方证券主要通过子公司东方花旗证券及公司固定收益业务总部从事投资银行业务。而东方花旗正式变为东方证券全资子公司半年不到即被上海证监局出具警示函,再爆公司内部控制不够完善。

五大合规问题暴露

1月3日,证监会官网发布的《关于对东方证券股份有限公司采取责令改正措施的决定》指出东方证券存在五大问题,并责令其整改。

具体来看,这五大问题分别为:一是未将合规职责与风控职责严格区分,合规部内设风险经理岗,承担财富管理业务部、场外业务部、托管业务部风险管理职责;二是部分分支机构合规人员不具备3年以上相关工作经验;三是部分合规人员薪酬低于公司同级别平均水平;四是对下属子公司现场合规检查不足,近三年仅开展过1次;五是对合规有效性评估中发现问题的规范力度不足,2017年合规有效性评估发现的54项问题中,有22项尚未完成落实规范。

证监会在此份决定中明确指出,上述情况违反了《证券公司和证券投资基金管理公司合规管理办法》第二十一条、第二十三条、第二十四条、第二十八条、第三十一条、《证券公司合规管理实施指引》第十八条、第二十二条的规定。

依照《证券公司和证券投资基金管理公司合规管理办法》第三十二条规定,证监会对东方证券采取责令改正的行政监管措施,要求东方证券对上述问题予以整改,并于收到决定之日起3个月内向上海证监局提交整改报告。此外,决定中还要求东方证券的经营管理层应按照《证券公司和证券投资基金管理公司合规管理办法》的要求,切实履行合规管理职责,为合规总监、合规部门、合规人员履职提供充分的人力、物力、财力、技术支持和保障。

《投资时报》研究员注意到,在一些市场分析人士看来,东方证券2019年频频出现的股票质押踩雷情况,或与合规存有问题相关。

在2019年半年报中,东方证券披露的信用减值损失共计4.71亿元,与上年同期相比,大增3.72亿元,增幅高达375.6%,该公司表示,这主要系股票质押式回购业务计提的减值准备增加所致。

当年7月10日,东方证券发布的《关于计提资产减值准备的公告》显示,2019年1—6月,该公司计提各项资产减值准备4.45亿元,其中,买入返售金融资产的计提减值金额为3.89亿元,买入返售资产主要包括3笔股票质押式回购业务,融入方分别为*ST东南、*ST刚泰、*ST大控。

资料显示,*ST东南因2016、2017连续两年亏损,被深交所实施退市风险警示,2018年扭亏为盈至4008.76万元;2019年上半年,*ST东南实现净利润509.83万元,但其扣非净利润为-347.03万元。对于*ST东南,东方证券截至2019年6月末的金融资本金为3.03亿元,计提资产减值准备1.77亿元。

*ST刚泰2018年巨亏11.65亿元,2019年上半年继续亏损2.21亿元,距连续两年净利润为负仅一步之遥。对于*ST刚泰,东方证券截至2019年上半年的金融资本金为7.22亿元,计提资产减值准备1.80亿元。

*ST大控的股价则连续低于其面值,2019年10月18日,上交所作出了大连控股股票终止上市的决定。

《投资时报》研究员注意到,2019年10月30日,东方证券发布公告称,拟对融资人大连长富瑞华集团有限公司以股票大连控股为质押物的股票质押融资项目计提信用减值准备。此前,该公司已于2019年半年度末累计计提信用减值准备1.91亿元,此次按账面价值和预计可收回金额之间的差额,再计提单项信用减值准备4.6亿元。这意味着,仅大连控股一家,东方证券已累计计提信用减值准备6.5亿元。

东方证券过去一年的股价走势

数据来源:Wind

资管投行业务双线下滑

从2020年1月22日东方证券发布的2019年度业绩预告看,该公司预计2019年度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23.50亿元到25.00亿元,与上年同期相比增加11.19亿元到12.69亿元,同比增长90.9%到103.1%。

在向《投资时报》回复相关增长原因时,东方证券表示,业绩变动主要系报告期内证券市场回暖,上证综指上涨22.3%,股票基金交易量增加所致。“公司积极把握市场机遇,主动作为,乘势而上,证券投资业务、财富管理业务和国际业务等收入同比均实现不同程度的增长。公司取得了较为出色的经营业绩,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较大增长。”

就2019年半年报收入构成看,东方证券上半年贡献最多的是经纪业务,占比超过六成,收入达53.89亿元,占总营收的比例为63.55%;证券销售及交易业务、投资管理业务和投行业务收入金额分别为14.39亿元、13.66亿元和5.4亿元,占营收的比例分别为16.97%、16.11%和6.36%。

而引起《投资时报》注意的是,在经纪业务大幅增长的同时,东方证券投资管理、投资银行业务的收入均出现下滑,同比降幅分别达到35.38%和12.53%。

对此,东方证券向《投资时报》表示,2019年上半年投资管理业务收入同比下降,主要是当期确认的附加管理费和业绩报酬减少,以及上年同期基数相对较大;投行业务收入同比下降,主要是市场整体变化、结构变化及公司项目完成节奏的变化等因素导致。东方证券同时透露,从2019年全年情况来看,公司的资管及投行业务发展平稳。

引人关注的还有,东方证券主要通过子公司东方花旗证券及公司固定收益业务总部从事投资银行业务。Wind数据显示,东方花旗上半年完成股权融资项目4个,主承销金额60.14亿元,其中IPO主承销2家。

值得一提的是,2019年5月30日,东方证券拟以4.76亿元受让东方花旗证券33.33%的股权。东方花旗这家已经成立七年的合资券商正式变为东方证券全资子公司。但半年不到,2019年12月17日,上海证监局即对东方花旗出具警示函,指出该公司对聘任的总经理马骥未进行审慎核查,未能发现其存在的在其他营利性机构兼职的违规问题,反映出公司内部控制不够完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