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南证券9.3亿官司赢了前浙江女首富,巨额损失却难追回,多次踩雷资管收入腰斩

西南证券9.3亿官司赢了前浙江女首富,巨额损失却难追回,多次踩雷资管收入腰斩

2020年02月13日 21:28:06
来源:华夏时报

华夏时报(chinatimes.net.cn)记者徐超 见习记者 王颖 无锡报道

历时一年多,西南证券(600369.SH)与前浙江女首富周晓光控股的新光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下称“新光集团”)的一起近10亿元的资管计划纠纷案终于落下帷幕。

2月12日,西南证券公告了一起代资管案件的一审判决,法院判新光集团赔偿西南证券本金及相关利息违约金合计9.3亿元,并对新光集团质押的1.75亿股ST新光(002147.SZ)股权进行折价或拍卖、变卖所得价款享有优先受偿权。

然而以ST新光目前的市值来看,要想偿清这笔债款并不是易事。

9.3亿代资管计划纠纷胜诉

这起近10亿元的纠纷,要追溯到2016年。

2016年5月9日,新光集团与西南证券签订《西南证券股份有限公司股票质押式回购交易业务协议》(下称“交易协议”),约定双方同意依据该协议的条款和条件进行股票质押式回购交易,即甲方以所持有的股票或其它证券质押给乙方,向乙方融入资金,并约定在未来返还资金、解除质押的交易。

前述协议签订后,双方分三笔股票质押式交易执行了上述业务,先后于2016年5月9日、2016年5月23日、2016年6月2日分别签订三份《股票质押式回购交易协议书》,新光集团向西南证券质押5771万股、8047万股、6389万股新光圆成股票,分别融资3亿元、4亿元和3亿元,购回期限为3年,购回年利率为6.9%,付息方式为每自然季度最后一个月的20日付息,违约金率为每日千分之一。

然而,这份交易协议终究没能完全施行。

2017年10月11日,新光集团用2.01亿元购回了部分股票,在此之后便出现了违约。2018年9月20日,新光集团未按照约定支付融资本金的利息,构成违约。

于是,2018年11月6日,西南证券将新光集团告上法庭,要求新光集团偿付购回交易资金及相关利息、违约金等费用。

2020年1月14日,法院一审判决,确认西南证券对新光集团享有合计约9.3亿元债券权,并对被告新光集团质押的1.75亿股新光圆成股票折价或拍卖、变卖所得价款享有优先受偿权。

值得注意的是,西南证券在2月12日的公告中表示,公司作为该资管计划的管理人,仅严格遵照委托人指令处理相关事务,案件的最终诉讼结果由委托人实际承受。上述案件未对公司经营、财务状况及偿债能力造成影响,公司各项债券均按期足额付息兑付,未发生违约情况。

这也就意味着,本次的股权质押最终损失方为资管计划的资金方,西南证券仅负责代理追偿。事实上,尽管西南证券一审胜诉,但这9.3亿元债权若要全部得到赔偿,仍存在一定困难。

截至2月13日收盘,已被ST处理的新光圆成当前总市值仅为35.28亿元。以13日收盘价1.93元/股估算,新光集团质押给西南证券的ST新光的1.75亿股总值仅为3.38亿元,与9.3亿元的赔偿款相差近6亿元,与西南证券资管计划资金方的8亿元融资本金相差4.62亿元。

“如果ST新光没有偿还完,由新光集团继续赔偿。若新光集团申请破产重整,只能作为普通债权去申报,不再享有优先权。”北京盈科(上海)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刘新海向《华夏时报》记者表示。

2019年4月25日,浙江金华中院裁定受理新光集团的破产重整申请。

上海贤思律师事务所主任律师李国楚告诉《华夏时报》记者:“破产重整是清算前,法律给予的改善经营状况的机会和时间。重整期间无法解决债务就清算,清算完毕后,办理注销登记,法人主体资格终止。公司破产被受理的情况下,想要追回剩余的部分,可以作为普通债权参与破产清算。若没有其他财产偿还,即资不抵债,符合破产条件,破产后债务消灭。”

对于资管业务的具体情况及未来发展规划,本报记者尝试联系西南证券,但在交易时间,其公开的投资者热线始终无人接听。

多次踩雷资管收入腰斩

与新光集团的交易协议并不是西南证券的资管计划第一次踩雷。相反,近年来,西南证券管理的资管产品频频踩雷。

据《华夏时报》记者不完全统计,仅2019年,西南证券旗下资管产品就有13个因发生违约而陷入纠纷,合计涉诉金额约27.42亿元。截至2019年6月30日,西南证券存续的资管计划共116只,管理规模为566亿元。

2019年10月31日,西南证券发布的2019半年报中披露了4起和旗下资管业务相关的纠纷案,涉及3个资管产品:“西南证券鹏瑞2号定向资产管理计划”踩雷*ST保千,先后因此提起两起诉讼,合计涉诉金额为11.4亿元;“西南证券互利通8号定向资产管理计划”踩雷东方金钰,西南证券作为管理人将其大股东云南兴龙实业有限公司告上法庭,涉案金额为3亿元;最后一个是前述与ST新光的诉讼,当时公布的涉诉金额约为8.41亿元。

此外,2019年9月7日,西南证券发布公告称旗下管理的两只资管计划违约,对债务人提起诉讼,涉案金额为2.12亿元;2019年9月19日,西南证券公告宣布旗下8只资管计划陷入纠纷,合计涉诉金额为2.49亿元,其中西南证券自有资金参与约2.31亿元。

尽管西南证券在踩雷的多个巨额资管计划中,多为其他投资人的管理人,涉及的自有资金并不多,但仍对公司资管业务产生了一定影响。

根据西南证券公布的财报数据,截至2019年6月30日,其资管业务手续费净收入为2963.11万元,与上年同期的6819.58万元相比下降56.5%;2019年前三季度,其资管业务手续费净收入为5109.42万元,同比下降42.9%。

在西南证券1月18日公布的业绩预增公告中提到,预计2019年度实现的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同比增加7.83亿元到8.51亿元,同比增长约345%到375%。主要原因是报告期内公司多措并举推进各项改革、创新及转型,经纪业务、两融业务、自营业务收入均不同程度的增长,所以公司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亦取得了较大增长。

编辑:严晖 主编:陈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