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靖:新冠疫情之后,经济恢复也许比SARS当年更快

吴靖:新冠疫情之后,经济恢复也许比SARS当年更快

2020年02月17日 07:00:47
来源:观察者网

【采访/观察者网 陈轩甫】

观察者网:新型冠状病毒疫情爆发后,外界颇为关注,也有人担忧中国的经济前景。不过上次SARS之后,对中国和世界经济都没有中长期的影响。当然,一方面两次疫情本身及应对都有不同之处,另一方面中国的经济结构、在世界经济中的地位也有所变化,您如何预估这次疫情对经济的整体影响?

吴靖:2003年4月SARS的爆发让中国的全年GDP比预期降低了约0.5%左右。然而,如今的中国在全球经济中所占的比例已从2003年的约4%上升到今天的16%,从世界第六大经济体跃升为仅次于美国的第二大经济体。这次新冠状病毒对全国经济的负面影响如果参考SARS当年0.5%的损失计算,按照如今中国的GDP,意味着减少5000亿人民币生产总值。

此外,多年来中国一直是世界范围内的主要增长动力,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估计,仅中国的增长就占2019年全球新增经济的39%。那么中国降低0.5%的增长对应全球经济增长会被进一步放大。当然,这次影响是不是0.5%,还依赖疫情控制的速度和经济恢复的速度。

这次疫情对中国和世界的经济影响也有与2003年SARS疫情不同的地方。一方面,中国的经济构成发生了显著变化:中国在巩固世界工厂地位的同时,消费和服务驱动型经济比例不断上升。另一方面,除开经济总量以外,当今的中国在世界经济中发挥的作用、以及中国与各国的联系早已不可同日而语。2003年中国刚刚加入世贸组织,经济增长放缓0.5%,全世界甚至都没有太注意到。以金融市场为例,2003年SARS疫情爆发,中国以外的亚太股市只出现了一个短暂的抛售之后就恢复并连创新高。而如今,中国现在是全世界最大的出口国和主要的进口国,世界供应链在中国交织错综复杂,诸多行业的生产都离不开中国。区域经济甚至世界经济都会受到中国疫情的影响。

观察者网:具体说来,哪些行业受到的冲击比较大,需要怎样的帮助,又有哪些行业获得了机会?

吴靖:与17年前的SARS爆发一样,新型冠状病毒的传播可能会首先打击消费者的支出,因此同样是疫情,我们可以参考SARS的经验。当年最受影响的行业是第三产业:消费零售、餐饮、娱乐、旅游,SARS之后这些行业需要比较长的时间才恢复正常,因为与消费者信心和需求有关。此外,能源、航空客运、金融保险、房地产也会受到明显影响。而耐用品、通信网络、和水电煤等公共设施由于刚需应该受影响不大。

第三产业中,受冲击最大的主要是线下实体店,在持续存在租金和人工成本下却几乎没有营收。最近比较出名的是西贝对外宣称面临资金链断裂风险,可见其它零售和餐饮商户的压力。再举一些新闻数据:过去一个月耐克和阿迪达斯关闭了近一半门店,麦当劳在全国关闭了300家分店,星巴克关闭了4100家中国分店中的一半。没有关闭的实体门店也大多削减了营业时间。

线上店的情况应该会好不少。2003年SARS病毒的爆发给实体经济造成的深远影响之一就是中国电商的兴起,比如那一年兴起的淘宝网。类似的,今年各种网购、线上外卖、线上生鲜应该也获得了增长机会。同时,物流行业在疫情期间的需求都会迅猛增长,因此快递物流也应该获得了发展机会。最后由于大家出不了门,各种网络视频、手机游戏也会是受益者。以腾讯旗下的王者荣耀游戏为例,根据券商分析,王者荣耀春节日活跃突破9000万,人均每天玩194分钟,在除夕当天的收入就突破了20亿,打破了2019年除夕13亿的最高收入。

由于这一次疫情中,政府暂停了中国大部分地区极高比例的经济活动以遏制该病毒,导致企业延期生产复工。这里面值得一提的是中小企业受到的负面影响。我国大多数中小企业的利润率并不高,停工对企业的现金流挑战极大。尤其对于靠微薄利润维持生存的小型零售商来说,部分销售损失就能产生很大的影响。即使是对于那些拥有更大回旋余地的公司,也可能在接下来一段时间内将更加节俭开支,这意味着各项投资放缓。

中小企业在我国创造了2/3的生产总值,80%的城镇就业和50%以上的税收。政府可以从很多金融和财政方面帮助这些企业,比如不断出台积极的货币和财政政策来刺激经济,对五险一金采取灵活或者延缓收取、宽松贷款还款期限等;同时我们也看到众多房地产企业均对商铺租户减免租金多达几十亿元,这些放眼长远的做法对经济的恢复都是很有益的。

观察者网:最近每日新增病例比率在不断下降,大家普遍讨论的话题是如果疫情出现拐点,经济上是不是也会出现拐点?

吴靖:从已有的市场数据来看,中国已经是全球第一大商品消费国,因此商品价格可以体现全球市场对中国经济的普遍共识。

国际原油达到一年多以来的最低水平,在过去的一个月中下降了约19%,主要受中国石油化工企业需求下降影响。此外,铜、铁矿石、镍、铝和液态天然气等主要工业原料的价格已暴跌,具有经济晴雨表作用的铜价格下降了约13%,这直接导致包括巴西、南非和澳大利亚在内的商品出口国货币贬值至近期的最低水平,这些都与中国的疲软需求有关。

但我们注意到,最近几天国际原油价格触底回升,这表明全球市场的共识在于,猜测疫情的不确定性靴子落地,以及中国的经济即将在接下来几周开始逐步恢复。

原油价格走势,市场预期共识已经出现拐点

观察者网:从制造业和供应链的角度看,如何看待疫情影响,由于复工推迟和交通阻隔,有哪些上下游供应受阻的典型案例?

吴靖:此次疫情中,中国在全球生产供应网络中所扮演的角色比17年前的SARS时期要大得多。除开航空、酒店、旅游、零售这些明显受影响的行业外,同样需要注意这次疫情对制造业的影响和冲击。供应链网络是全球的经济支柱,环环相扣,非常复杂,供应链的扰动有发生蝴蝶效应的可能。

中国是全球汽车工业和电子行业的重要供应商,而且全世界多数手机和计算机在中国制造。根据世界银行的数据,中国约有17%的出口被视为“中间产品”,这意味着它们是其他企业用来生产成品的零部件投入。这包括电子零件、汽车零件、钢材等。仅美国企业在2018年就从中国购买了373亿美元的中间商品。

其实,这次疫情的中心、拥有1100万人口的武汉也是全球供应链中的一大神经中枢。武汉有不少制造业,比如苹果在武汉就有若干零部件供应商。受此影响,苹果目前披露其受欢迎的无线耳机AirPods会延期交货,同时每周苹果手机出货量会降低100万台。

再说湖北,它一直是汽车制造商的重要生产中心,包括组装厂和零部件厂商,生产汽车和卡车的照明、电气和制动组件等。在湖北具有重要影响力的汽车制造商包括东风汽车、通用、本田、雷诺等。湖北之外,全国的制造业大多出现延期开工。比如说,空客在天津的生产线停工,每个月将少生产6架空客A320,上海等地的车企生产线也面临延期复工。

观察者网:这次疫情中,绝大部分国家都对中国表示了理解与支持,特别是日韩等近邻,如何从经济角度看待?

吴靖:这个问题可以紧接着上面的话题。关于日本和韩国,中国与日韩等近邻在经济上的关系密切,这两个近邻对中国制造商和供应商的敞口都很高,中国的电子行业进口了大量日韩零部件,而日韩的生产也会受到中国疫情影响。

比如韩国现代汽车的供应链深嵌中国,一台现代车的生产物资需要在中韩之间多次流动。2月4日现代汽车公告表示,由于中国部分的零部件缺失,现代汽车在韩国的生产线已经完全停止。

除开制造业与供应链,中国也为亚洲邻居的旅游业做出了很大贡献,比如中国游客消费支出已经占日本旅游业的40%,再比如中国游客创造了泰国GDP的4%。因此除开中国的旅游景点受到损失外,临近的旅游目的国家也受到影响,从经济角度我们也不难理解泰国和日本等近邻对中国抗疫的坚定支持。

再多谈一句日本,日本对中国的抗疫支持力度很大,这和其今年夏季成功举办东京奥运会的愿望应该也有关,奥运会的成功举办会给日本经济增长助力,但前提是新型冠状病毒得到有效的抑制。否则,万一疫情扩散,最坏情况下奥运会甚至有取消的风险,即使不取消,也可能影响人们赴日观赛的意愿。

观察者网:同样与中国经济密切的美国的态度则有所不同,官方表态口惠而实不至,某些高官甚至连“口惠”都没有,声称疫情有利于制造业回到美国。您如何看待这种差异?

吴靖:美国的态度其实是值得担心的,这背后是延续中美贸易战的竞争思维,对中国在全球供应链中的地位以及中国制造业地位进行威胁。我在另外一篇文章里阐述了这个观点:中美贸易战虽然不一定会让大量制造业回到美国,但确实会导致部分制造业和供应链从中国转移到其它国家。而制造业和供应链的生产涉及巨大的固定投资,转移的制造业不一定会回来。

在过去两年,特朗普对中国商品征收高额关税所带来的中美破坏性贸易战,会在一定程度让一些美国企业做好了失去中国供应链的准备。贸易战中接收了部分中国制造业的国家,比如越南和泰国,此次受新型冠状病毒的影响要小于中国,可能会固化这部分外迁的结果。此外我们还必须警惕疫情对中国制造的品牌伤害。一些外国媒体对于疫情夸大危害、其心可诛的论调,确实可能造成国外买家降低购买“中国制造”的意愿。

在这里,一方面我们想对中国在全球制造业和全球供应链里的地位“吹哨”,但另一方面我们也需要清醒看到有一些全球供应链很不容易从中国转移出去。还是以苹果为例,中国是苹果大多数手机和笔记本电脑的制造基地,它的供应链很难完全脱离中国。一方面苹果产品的零部件产于中国和临近的韩国、日本,一方面中国是这些产品的全球第二大市场和最具潜力的市场。既然原料零部件和市场都在中国,那么考虑劳动力和运输成本,这些产品的制造环节转移出中国都意味着苹果产品成本的大幅攀升。

观察者网:近期还有一个值得注意的事件,是有不少航空公司暂停或部分暂停了往返中国的航班,与17年前相比,如今的停航对经济的影响如何?

吴靖:航空业方面,以香港的旗舰航空国泰航空为例,国泰削减了90%的往返内地航班,并给27000多名员工放三个星期无薪假。类似SARS期间的情况,航空业也会亏损惨重。由于航空是重资产行业,因此国家应该也会采取SARS期间减免民航发展基金等措施来协助航空业。

停航对经济的影响除开个人旅游消费外,商务差旅也会被取消。中国制造和参与全球供应链的一个潜在需求就是人员往来,但这部分商务差旅当下会异常艰难。以美国联合航空为例,他们自己统计平常每日来往美国加州与中国内地的美方企业高管就有50多人,然而美联航目前已经暂停与中国的所有航线。

观察者网:无论是在防疫还是经济中,信心都非常重要。就您的观察,疫情对信心的影响如何?消费者和投资者的信心多快能恢复?

吴靖:消费者信心方面,参考SARS的经验,在疫情结束后,消费板块会反弹。疫情期间不能消费的压抑,甚至可能转变成消费欲的集中爆发释放。2003年的消费、餐饮、旅游的经济数字都出现了先抑后扬的情况。当然,第三产业也很考验消费者信心,从非典来看,制造业只需要两三个月就可以完全恢复,但是第三产业的完全恢复花费了半年时间。

2003年SARS疫情结束后零售业和旅游业都迅速恢复

投资者信心方面。金融学研究有一个观点,对于重大负面新闻,股市往往有最开始反应过度的特点,恐慌情绪可能会造成投资者的抛售。比如从2003年4月政府宣布SARS爆发开始,中国A股在一周以内下跌了7%,但是之后很快就恢复了稳定。不仅是股市,如果看各项经济指标就会发现,SARS当年中国的经济在两个季度后得到强劲恢复,即便是受影响最严重的北京和广东,都马上回调到正常水平。

2020年的春节假期,全国出现了不同程度的延期几周复工。其实在条件许可的情况下,一些城市和企业的经济越早恢复越好,最近中央政府也号召在保护经济增长与遏制疫情之间取得平衡,避免一刀切的封省封城。这样从商品原材料,到中小企业零部件,到通过供应链聚集并制造成包括医疗器件和生活必需品在内的各种产品与物资,都会对抗击疫情起到必要的物质支持。

当然,尽早复工也意味着一定风险,这对我们国家各地政府精细化、差异化的社会治理提出更高的要求。而为了经济的彻底回暖,新型冠状病毒必须尽早得到充分遏制。一旦疫情彻底得到遏制,当务之急的两件事,是处理经济生产环节中各种受阻现象,并且拉动消费者和投资者信心,降低疫情对经济的影响。

参照历史经验,每一次传染病对经济都只有短期影响。如今相比2003年,由于生产技术、交通通讯的进步,我们有理由相信,一旦经济开始恢复,回归正轨的速度可能更快。面对当下挑战,国人团结一心共克时艰,相信我们国家和民族的曙光不远。稳一稳,再出发。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