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东海洋去年遭18次强制执行金额超4亿 青岛国资接盘三文鱼业务“救急”
财经

ST东海洋去年遭18次强制执行金额超4亿 青岛国资接盘三文鱼业务“救急”

华夏时报(chinatimes.net.cn)记者李继远 济南报道

前三季度扣非净利润仅剩下2000多万元的ST东海洋(002086.SZ),如今正试图通过出售资产筹集资金,应对目前难关。ST东海洋发布公告称,将以2.26亿元的价格出售三文鱼资产。

自曝出控股股东非经营性资金占用8亿多元的问题后,ST东海洋不仅遭证监会立案调查,去年更是巨亏近8亿元。

不过,让人疑惑的是,虽然公司称2019年3月份控股股东已经归还占用资金8亿多,但是数据显示,2019年ST东海洋接连18次被法院强制执行,执行金额高达4.3亿元,并在2019年7月份两次登上失信被执行人名单。

宁愿被法院强制执行并登上“老赖”榜单,也不积极履行给付义务,ST东海洋到底是有钱还是没钱?公司为什么宁愿声誉尽失也不积极还钱?

处置三文鱼资产

2月11日,ST东海洋发布公告,将公司位于烟台开发区大季家办事处山后李家村的土地使用权及地上建筑物和设备等资产(下称“三文鱼资产”)进行转让,并已于2月7日与交易对方签署了《土地、厂房转让合同》《设备转让合同》,转让总价款合计为2.26亿元。

公告披露的信息显示,这笔资产最终的接盘方为国信东方(烟台)循环水养殖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称“烟台国信东方”)。

天眼查资料显示,烟台国信东方成立于2020年1月21日,法定代表人为赵晓霞,注册资本5000万元。穿透层层股权结构,烟台国信东方背后大股东为青岛市国资委。

“公司自 2010 年投入三文鱼业务以来,创建了国内乃至全球首家大西洋鲑鱼(注:三文鱼的一种)工业化循环水养殖体系,实现了大西洋鲑鱼的大规模工厂化养殖,在行业内积累了丰富的经验。”ST东海洋在公告中也直言,但“三文鱼业务一直未能实现盈利”。

ST东海洋2018年三文鱼业务仅仅实现了1502万元的营业收入,但是净利润却巨亏7140万元。

“全球首家研究,十年都没赚钱,青岛国资接盘就能赚钱?”一位投资者认为,青岛国信参与接盘更多有为ST东海洋救急的意思。

ST东海洋提到,本次资产转让交易价格与账面值存在差异,在缴纳相关转让税费2056.06万元后,预计将形成转让收益6749.63万元(未经审计)计入损益。

强制执行4亿多元

从ST东海洋披露的财务数据看,其经营状况并不乐观。财报显示,前三季度公司实现营业收入5.1亿元,同比下滑16.63%,归母净利润2933.88万元,同比下滑68.23%;扣非净利润2257.52万元,同比下滑比例达到73.08%。

受控股股东东方海洋集团的拖累,ST东海洋诉讼缠身。2月17日,ST东海洋被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强制执行610万元,这是ST东海洋2020年第一笔强制执行。

《华夏时报》记者查阅天眼查数据发现,整个2019年ST东海洋被各地法院强制执行多达18笔,合计金额超过4亿多元。其中立案日期为2019年11月5日的案件,单笔执行标的就高达1.716亿元。

记者查询发现,该笔执行涉及的官司与长城资产山东分公司有关。

2017年9月26日,长城资产山东分公司与东方海洋集团及ST东海洋签订了一份《债权转让协议》,三方约定:ST东海洋将对东方海洋集团享有的1.896亿元的股权转让款债权依法转让给长城资产山东分公司,转让价格为1.8亿元。

2017年10月9日,长城资产山东分公司向ST东海洋支付债权转让款1.8亿元,但是东方海洋集团并未履约还钱。

另外,立案时间为2019年7月11日的案件信息显示,上海市徐汇区法院对ST东海洋强制执行4054万元,但是由于违反财产报告制度,ST东海洋被列为“失信被执行人”。

ST东海洋公告曾披露。截至 2019 年 3 月 26 日,公司控股股东累计已归还公司非经营性占用资金8.24亿元。公司一季报也显示,期末现金余额为9亿多元,公司账上有9亿多元,为何宁愿上榜“老赖”名单也不履行还钱义务呢?

《华夏时报》记者就上述问题向上市公司以及董秘邮箱发去采访提纲,但截至发稿仍未获得回复。

亲爱的凤凰网用户:

您当前使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导致网站不能正常访问,建议升级浏览器

第三方浏览器推荐:

谷歌(Chrome)浏览器 下载

360安全浏览器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