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突发的2020,黄酒中的大V古越龙山破局何在?

疫情突发的2020,黄酒中的大V古越龙山破局何在?

2020年02月20日 13:07:27
来源:中访网财经

中访网财经(朱婷婷)中国的国酒,不是白酒,更不是茅台,而是黄酒!上下五千年,中国人喝的都是黄酒,直到最近百余年,白酒才成为主流,所以‘’国酒茅台‘’的商标永远不可能被批准。黄酒行业,古越龙山是老大,没争议。

2020新年伊始,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疫情突发,给整个黄酒行业和产品销售带来了冲击和挑战。但为武汉打气加油,传递中国的信心与力量,古越龙山替换原先在大屏幕上的产品广告。

十几年前,黄酒和古越龙山售价低廉,品牌老化,偏安一隅,知名度低,现在,黄酒和古越龙山情况依旧,甚至被边缘化的趋势更加明显,估计很多国人还不知道有黄酒这个品类。营收和利润更是多年停滞,年度扣非净利润多则1.4亿,少则千万;黄酒行业上市三巨头(古越龙山、会稽山、金枫)市值之和不如一瓶鸡尾酒(百润),更是让人怒其不争!

梳理古越龙山近年业绩,2018年古越龙山营收17.17亿元,同比增加4.87%;净利1.72亿元,同比增加4.69%。10月25日最新公布的2019年三季报显示,前三季度,古越龙山营收12.6亿元,同比下降0.9%;净利润1.20亿元,同比增长4.66%。

数据对比可发现,古越龙山近年来业绩逐渐回暖。此外,三季报经营数据显示,古越龙山前三季度中高档酒收入为8.61亿元,同比增长2.52%。具体地区业绩方面,上海地区销售收入为3.24亿元,同比增长10.83%,但是在浙江、江苏等其他地区皆有所下降。可见,古越龙山一年多来的业绩已小有成效,但在高端化和全国化上,古越龙山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回顾古越龙山的过去,就是一部大v的点赞史,从1959年周总理亲批308亩土地建设中央酒库,并将古越龙山作为钓鱼台国宴用酒,敬外宾的第一杯就是古越龙山,后期众多领导人点赞。

目前古越龙山的中央酒库存酒已经超过1100万坛,总存酒量突破了30万吨,最早的藏酒为1928年生产,评论酒龄已经超过了10年,如果把古越龙山看成一棵树,这一定是一棵黄花梨,坚硬粗壮。

20018年之前的21年,古越龙山就像一棵乌木,深埋水底,2018年之后,古越龙山的一些变化就像老树冒出了新芽。

2018年6月20日,古越龙山更换领导层,钱肖华任董事长,柏宏任总理。

2018年9月19日,古越龙山与钓鱼台国宾馆签约,古越龙山向钓鱼台国宾馆提供国礼用酒和国宴用酒,合作时间为2018年—2021年。

2018年底,古越龙山定下2019营收,净利双十增长目标。

2018年12月,古越龙山独家冠名每年一次的女排世俱杯赛。

2019年5月,绍兴东浦黄酒小镇调整规划完成。

2019年5月16日,古越龙山国酿1959高端酒上市,限量白玉版售价1959元,限量8000瓶,为40年年份酒。

2019年7月11日上午,浙江古越龙山绍兴酒股份有限公司与京东超市签署战略合作协议

2019年三季度,毛利率同比从35.7%上升到39.2%。

2019年三季度,扣非利润同比增长11%。

2019年10月9日,国资委股权划转至国有资产经营公司。

2019年11月8日,绍兴被授予为黄酒之都。

2019年11月11日,古越龙山跃居京东,天猫黄酒销售第一。

相对于白酒、啤酒,黄酒市场依然成为边缘化产物是不争的事实。古越龙山的业绩就像黄酒行业的一个缩影——在酒类的市场逐渐失去话语权。高端化能否带领黄酒品类走出困境,还未可知。

来自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8年,全国黄酒产量334.8万千升,同比下降1.56%。相对应的,白酒、啤酒同期产量分别为87.12亿升、506.2亿升。

从销售地区来看,黄酒的发展已被困在江浙地区多年。古越龙山2019年半年报显示,公司68.35%的营业收入来自江苏、浙江、上海。2018年全年,黄酒行业57.02%的销量来自浙江省。

古越龙山在其半年报中承认区域性的限制:“黄酒消费一直努力走出传统区域,消费区域已从江浙沪等传统区域向皖赣闽等周边地区及北方有黄酒消费基础的部分地区扩大,但进程较为缓慢,黄酒在全国的消费有待进一步普及。”

2019年8月,古越龙山清算了成立18年的深圳酒业公司。对于清算原因,公告解释称是由于该公司业务增长不快,且对公司开拓广东市场有所制约。

2019年5月,古越龙山推出了对标53度飞天茅台的新品国酿1959白玉版,售价高达1959元/瓶,并称要以控量+控价模式来操作,打破黄酒的价格天花板。

10月15日,古越龙山曾对外表示,“国酿1959”(青玉版)销售良好,截至目前,已实现含税销售收入逾380万元。此外,“国酿1959”(白玉版)在推出5个月之后,已经完成了全年任务的70%,即5600瓶的销售。酒讯君查询古越龙山天猫旗舰店了解到,目前国酿1959白玉版月销量为16件。

业内人士认为,古越龙山此番推出千元高端酒更像是一种试水,小范围的流通很难预测黄酒高端化真正的成效。除此之外,在品牌影响力和市场认知度较低的情况下,古越龙山的高端化前景或许不会太乐观。

从消费者认知层面来看,黄酒与白酒相比有天然劣势。大部分消费者潜意识认为高度白酒可以称之为高端,但普遍低度的黄酒很难打破这一固有消费认知。换言之,黄酒高端化的前提之一,应该还有市场教育一环。但就目前区域性发展的行业现状来看,依然是一项挑战。

10月,古越龙山对外宣布,公司正在研发酒精度为40.8度的黄酒,已经在实验室试验成功,尚未推向市场。同时企业强调,传统的酒精度为14度的国酿黄酒产品,是现在和将来国酿系列的主要产品。

就目前来看,高端化的黄酒成效还未显现。数据显示,2018年,古越龙山中高档酒的毛利率为47.7%,同期,以中低端白酒为主的顺鑫农业的酒类产品的毛利率也接近50%。黄酒与白酒的高端化差距显而易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