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中的媒体人:那个在街头直播时哭了的男记者是我,我没见过那么安静的武汉
财经

疫情中的媒体人:那个在街头直播时哭了的男记者是我,我没见过那么安静的武汉

2020年02月21日 20:49:33
来源:蓝鲸财经

作者:郝圆

“而我的武汉现在没有跑车,武汉快点好起来,快点好起来……”一位武汉的男记者在镜头前哽咽着说出了这几句话。这段视频也是疫情中最令人难忘的瞬间之一。

视频中的主人公是《长江日报》的摄影记者詹松,作为土生土长的武汉人,这样冷清的武汉对他而言太陌生了,“武汉凌晨一两点的时候都没有让人觉得这么安静,那种感觉真让人受不了”。

“桥上本来应该车水马龙的”

1月26日,武汉市、鄂州市分别于0时、12时起实行机动车禁行。除经许可车辆外,机动车不许通行。于是前一天下午詹松向报社报选题,希望在节目中直播禁行首日的武汉街头,但没想到看到桥上的场景后,第一个受不了的是詹松自己。

大年初二的武汉早晨天灰蒙蒙的,飘着小雨。由于开车不方便做直播,他选择了骑电动车出行,本来计划骑到武汉长江大桥下结束直播,没想到停在了在晴川桥上。两江四岸空无一人,詹松的情绪一下子就上来了:“桥上本来应该是车来车往的,换句话说武汉其实没有特别安静的时候,即使是晚上一两点钟也经常‘唰’一声,有车子从旁边呼啸而过。但那天街头真的没有车也没有人,那种冷清真的让人有点儿受不了”。

( 长江日报 记者 詹松 摄影 )

一开始他还试着压抑自己的情绪,但开口说了几句话之后还是没控制住,只能拍着电动车哽咽,后台负责直播的同事看着也跟着一起哭了。 詹松觉得这算不上“失控”,更像是一场情绪宣泄。

在后续的疫情报道过程中,詹松还有很多流泪的瞬间,只不过更多的是关于感动与感谢。

2月开始全国各地医疗队驰援武汉,2月9日他曾前往机场进行采访,当天有40多架次航班包机到武汉,他们的有的人行李箱上贴着“武汉加油”的贴纸,还有人对着詹松的镜头比V点赞为武汉加油,那一刻詹松作为一个武汉人真切地被感动了,“我不停地对他们说谢谢,过去我们都叫医护人员是白衣天使,那一刻我觉得应该叫他们白衣战士。 ”

(长江日报 记者 詹松 摄影)

“今年除夕夜,我唯一一次没看春晚”

詹松的妻子是同济医院急诊内科的护士,疫情发生之后,她们最早一批开始接收新冠肺炎病人。

除夕当天早晨,他做好羊肉汤面条等妻子吃过后,特意在送她去上班前将女儿喊醒,与妈妈告别,因为从这天起他和妻子将与女儿和家中老人分开居住,再见面可能要很久了。

这天也是武汉火神山医院开工建设的第一天,詹松下午就赶往了火神山医院建设现场。 在那里他看到了望不到头的自卸卡车,现场有数不清的建设者和各种挖土机等施工机械,那一刻他觉得武汉真的和之前有点儿不一样了。

他根据在现场的所见所闻写了一篇采访手记,《看到排队的卡车,我知道离“火神山”不远了》,配上几幅图片发进稿库后,编辑刊发几乎一字未动。

处理完稿件后,他们一家人通过视频与妻子一起吃了一顿“特殊的团年饭”。 为了让12岁的女儿对妈妈的工作有更清晰的认识,他在饭后带着女儿去医院对面与穿着防护服的妻子见面。 隔着马路,他和女儿对她喊了一句: “老婆加油、妈妈加油! ”

( 长江日报 记者 詹松 摄影 )

跟妻子告别送走女儿后,詹松一个人过了除夕夜,这么多年唯一一次没有看春晚。

疫情期间,詹松没有去过一次医院,“除了在医院附近等我爱人下班,医院的重症病房和发热门诊我从来没去过。 因为我和我爱人达成一个协议,只能有一个人在医院。 ”

对于一个新闻记者来说,本次疫情期间医院是绝对的主战场,这种缺席虽然有一些遗憾,但詹松认为自己能做的事还有很多,“12年前,也是一个鼠年,当时汶川大地震我也跟报社申请过去前线也没去成,但这个时候我发现我还可以报道武汉本地的支援、物资,也很有意义。现在也是,在这种情况下武汉的普通人如何生活也同样重要。 多年之后如果回头看,疫情下人的变化可能更加耐人寻味 。”

( 长江日报 记者 詹松 摄影 )

“我们一线记者防护做得很好”

身为现场记者,詹松和同事们不得不面对比普通人更高的感染风险,但他坚信严格做好防护与消毒工作基本上可以控制感染风险,“基本上我每天在采访回家前,一定会用酒精把身上喷一遍,相机镜头这些东西也会用酒精把它进行一些擦拭。 ”更极端的情况他也想过,“如果说哪一天真不走运,我觉得我还可以在我们的方舱医院去开个直播,体验式采访哈哈。 ”

现实中,报社的领导和后方同事给予了詹松极大的安全感,口罩、防护服、护目镜、医用酒精,报社都对记者满足供应,随取随用。

此次疫情事发突然,还撞上春节假期,报社也不可避免地出现了新闻人力资源有限的情况,但不少本来在外地的同事都想尽各种办法回到武汉与詹松并肩作战,“目前为止我们的工作状态是正常的,如果与之前比有什么变化的话,可能之前有很多需要多人配合的大型策划,但现在这种情况更加关注的是每个人的单兵作战能力。 ”

作为身在武汉的媒体人,詹松认为自己需要做的事情还很多,除了一线新闻的报导之外,辟谣也成为工作中的重要一环,“我经常看到一些网络上的所谓大V在发一些很不靠谱的东西,作为武汉的记者,这个时候更应该出去,把一些真实的情况告诉给我们的读者。 ”

毫无疑问,在这场疫情中,武汉人付出了很多,但他相信武汉一定会好起来的,就像窗外盛开的梅花,一定能挺过“冬天“,到时候这里还是那个有热腾腾的热干面和迷人的烟火气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