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询!九安医疗实控人一边喊话员工增持一边自己减持,为啥?
财经

问询!九安医疗实控人一边喊话员工增持一边自己减持,为啥?

2020年02月24日 15:51:30
来源:投资时报

九安医疗因生产额温计而成为疫情防控受益概念股,股价在2月已有近15%涨幅,此时实控人向全体员工提出增持倡议,但背后,却是控股股东连续减持

《投资时报》研究员 李浥尘

2020年以来A股的首份兜底式增持公告,将九安医疗实控人一边喊话员工增持、一边自己持续减持的一幕咄咄怪事,拉进公众视野。

2月18日,天津九安医疗电子股份有限公司(下称九安医疗,002432.SZ)发布了一份兜底式增持公告。公告显示,九安医疗实际控制人、董事长刘毅倡议公司及全资子公司、控股子公司全体员工积极买入公司股票。有趣的是,公告同时称,此举仅代表刘毅个人意见,非九安医疗董事会决议,不构成对投资者的实质性承诺。

《投资时报》研究员注意到,倡议员工增持公司股票的同时,刘毅持股比例达89.34%的石河子三和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下称三和公司)却在减持九安医疗股份。

如此反差鲜明的行为颇为令人费解,也迅即引发监管部门关注。

在披露倡议员工增持公告披露的第二日,深交所即火速下发关注函,要求九安医疗解释说明此次增持公司股票倡议的原因及目的,以及是否为了配合股东减持等问题。

减持过程中的增持倡议

2月18日,九安医疗在《关于董事长向公司员工发出增持公司股票倡议书的公告》中披露称,基于对公司未来业绩持续稳定发展的信心,对公司股票长期投资价值的认同,实际控制人、董事长刘毅向公司及全资子公司、控股子公司全体员工倡议在2月18日至2月21日期间买入公司股票,并承诺对连续持有股票12个月以上、且在职的员工若因在前述时间期间增持九安医疗股票产生的亏损,刘毅将以个人资金予以补偿50%,若有股票增值收益,则归员工个人所有。

公告同时披露,截至2月18日,刘毅通过九安医疗控股股东三和公司持有九安医疗股份11871.40万股,占总股本的27.43%。企查查显示,三和公司的第一大股东、实控人为刘毅,持股比例达89.34%。

九安医疗公告还称,对增持后不满12个月内离职、以及因个人过失或任何法律纠纷给公司带来任何损失的员工,取消上述补偿资格。公告显示,截至1月31日,九安医疗及全资子公司、控股子公司的全体员工总数为1153人。

Wind数据显示,最近九安医疗因为生产额温计成为了疫情防控受益概念股,股价大幅走高,1月涨幅为11.42%,2月(截至2月21日)涨幅达到14.49%,均出现了超过10%的月度涨幅,股价已暂时脱离之前长达8个月、股价基本处于6元以下的底部区域。

一位基金公司投资经理告诉《投资时报》,此时号召员工增持股票,已不是逢低吸纳,而是在相对高位进行托盘。在他看来,更需要注意的是,九安医疗实控人在“喊话”员工增持股票的同时,自己却在持续减持九安医疗股份。

根据九安医疗1月22日公告,控股股东三和公司于1月20日、1月21日以集中竞价和大宗交易方式,减持其持有的九安医疗无限售流通股共887.8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2.05%,减持均价分别为5.43元、4.91元,合计套现4584.15万元。

Wind数据进一步显示,2月18日至21日期间,九安医疗股价在6.21元至6.96元之间波动,相较三和公司1月减持价格至少高了13.61%,差价最多到了41.75%。

1月在股价4.91元低位时,控股股东都进行减持,说明在控股股东看来股价为4.91元时公司价值并未明显低估,那么,现在股价已在6元上方,却推出员工增持倡议,虽然在倡议书中实控人称对公司未来业绩持续稳定发展充满信心,但如此反差鲜明的行为,令人费解。

此次增持公司股票倡议的原因及目的是什么?是否为了配合股东减持?

《投资时报》研究员注意到,上述问题也成为深交所2月19日晚间下发的关注函中的重要问题。深交所还要求九安医疗说明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董监高2020年以来所持公司股份变动情况,并明确上述主体未来减持计划。

事实上,九安医疗控股股东目前就存在减持计划未实施完毕的情形。

2019年10月10日,九安医疗披露的控股股东减持计划显示,因控股股东自身资金需求,三和公司拟自减持计划披露之日起十五个交易日后的六个月内,以集中竞价交易方式减持九安医疗不超过865.61万股。

1月,三和公司通过集中竞价的方式减持九安医疗的股份数量为432.78万股。目前并未有看到终止该减持计划的公告信息,这意味着,未来两个月内,4月10日之前,三和公司仍有可能通过集中竞价的方式继续减持九安医疗432.83万股。

“仅代表其个人意见”

引人留意的是,三和公司2019年还有另一次大手笔减持套现操作。

2019年3月2日,九安医疗公告称,控股股东三和公司计划以集中竞价交易方式减持不超过865.6万股,减持原因为自身资金需要。

根据9月24日的减持完毕公告显示,三和公司分别于2019年3月25日和7月12日减持了432.8万股和366.76万股,合计减持799.56万股,减持均价分别为7.18元和6.88元,总计套现5630.81万元。

与2020年1月减持套现的4584.15万元合并计算后的数据显示,过去一年以来,三和公司减持套现1.02亿元,依照刘毅持有三和公司股份比例89.34%,刘毅从中可得现金9126.04万元。值得一提的是,两次减持原因均是自身资金需要。

此次倡议公告中提到,刘毅将以现金形式对员工因增持产生的亏损予以补偿,资金来源为自有资金,补偿金额也不存在最高金额限制,补偿时间点为2021年2月21日收市后一个月内。

A股市场以往的兜底式增持,基本都是实控人或董事长对响应倡议买入股票而产生亏损的员工进行100%的兜底,此次九安医疗的兜底式增持不多见,只能算“兜半个底”——若产生亏损,刘毅只补偿50%。这样只补偿一半亏损的兜底增持,相比其他上市公司全额兜底亏损的做法,力度明显不足。

由此,深交所对刘毅是否有“兜底”实力提出问询,要求九安医疗说明对倡议人补偿能力、补偿保障措施的具体核查情况,说明本次倡议所涉亏损补偿的合理性、可行性。

另据公告显示,三和公司所持有的九安医疗股份累计被质押5773万股,占其所持股份的43.74%,占总股本的13.34%。九安医疗还称,刘毅进行了风险排查,其目前自身资信状况良好,具备资金偿还能力,目前暂未发现股份质押到期无法偿还资金的风险。

值得注意的是,九安医疗在公告中称,刘毅对其投资价值的判断以及对未来发展前景充满信心的相关陈述,仅代表其个人意见,非九安医疗董事会决议,不构成对投资者的实质性承诺,投资者及相关人士均应当对此保持足够的风险认识。

九安医疗过去一年的股价走势

数据来源:Wind

扣非后净利润连续亏损

企查查显示,九安医疗成立于1995年,从事医疗器械的研发、生产及销售。2010年上市。自从2010年上市后,九安医疗业绩表现不能算是十分稳健,呈现出“过山车”式的波动。

数据显示,从2013年至2018年,九安医疗净利润分别为亏损916.83万元、盈利1019.75万元、亏损1.51亿元、盈利1449.79万元、亏损1.66亿元、盈利1268.68万元。亏损和盈利状况交替出现,小幅盈利大幅亏损。

扣非后净利润数据上则更为惨淡,连续六年扣非后净利润均为负数。

2013年至2018年,九安医疗扣非后净利润分别亏损1128.19万元、8145.25万元、1.55亿元、1.46亿元、1.82亿元、1.39亿元。6年里,九安医疗扣非后净利润亏损合计达到7.17亿元,与净利润数据对比可以看出,实现净利润盈利主要依赖资产处置收益和政府补助等非经常性损益。

《投资时报》研究员注意到,在2016年至2018年期间,九安医疗每年的前三季度净利润均为亏损,分别为亏损9854.53万元、8745.31万元、6097.29万元,剔除2017年净利润最终亏损的年度,2016年、2018年最终年度净利润都回正,均是来自高额的非经常损益,2016年、2018年非经常损益分别高达1.60亿元,1.51亿元。

这一戏码,在2019年业绩数据上再次重演。

三季报显示,九安医疗2019年前三季度实现营收5.12亿元,同比增长25.54%,净利润亏损7961.06万元,净利同比下降30.55%。在三季报里,九安医疗预计2019年全年净利润亏损4000万元到6000万元。

1月14日,九安医疗发布业绩修正公告,公告显示,此次业绩修正主要为非经常性损益事项影响。九安医疗称,因为公司持有基金份额的公允价值于2019年12月31日发生了重大的变动,九安医疗投资收益(即公允价值计量)较期初增加约4200万美元至4500万美元,折合人民币约2.90亿元至3.10亿元。由此,九安医疗预计2019年业绩由亏损变为盈利,2019年净利润为6000万元至8000万元,比上年同期增长372.93%至530.58%。

在上述投资经理看来,九安医疗这3亿元左右的非经常性损益来的太及时了,2019年净利润就此扭亏为盈,逃脱了因连续两年净利润为负而戴帽“*ST”的厄运,但恐怕难以甩开连续7年扣非后净利润为负的尴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