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夜外盘期货大跌只能干瞪眼, “如果开放夜盘,我们肯定去操作”
财经

隔夜外盘期货大跌只能干瞪眼, “如果开放夜盘,我们肯定去操作”

2020年02月25日 21:44:11
来源:时代财经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一夜惊魂!由于全球多个国家受新冠疫情的冲击,昨夜欧美市场出现大跌。美股开盘三大股指集体大幅低开,道琼斯指数开盘一度暴跌1000点。

商品期货方面,外盘除了贵金属上涨,其他几乎全部收跌。大宗商品价格大幅下跌,原油期货跌幅超过4%,黄金避险资产则一路飙升,甚至冲向1700美元/盎司的价格。

国内期货自然也也受到了冲击,国内期货主力合约今日普遍低开,上海原油跌超3%,铁矿石日内跌幅达2.51%。

原油主力2月25日行情。截图来源:东方财富网

“如果开放夜盘,波动幅度就不会这么大。”上海筑金投资有限公司董事长姜昌武25日接受时代财经采访时感叹道,目前暂停夜盘交易反而加大白天盘面波动率。

同日,平安期货投资咨询部负责人周拓也向时代财经表示,国内关闭夜盘,不利于对冲海外风险。

到底该不该暂停夜盘?

“昨天收盘后隔夜欧美股市和商品波动较大,今天上午九点各商品就出现了大幅跳空,如果有夜盘的话,相对来说风险就容易控制得住。”姜昌武说。

目前国内暂时停止了夜盘交易,导致隔夜波动出现时姜昌武只能眼睁睁看着却无法操作。

2月2日,证监会相关负责人对外表示,为做好特殊时期疫情防控工作,决定自2020年2月3日当晚起暂停期货夜盘交易,具体的恢复时间另行通知。随后,三家期货交易所均发布通知,暂停期货夜盘交易。

“如果夜盘开放的话,我们肯定会去操作。”姜昌武对时代财经说,“以往正常开放夜盘,公司可以根据欧美等外围市场的情况,对商品头寸进行及时调整和处理,从而将风险控制住。但现在就比较麻烦,只能等到第二天开盘来操作,波动幅度自然也会大一些。”

所以,姜昌武认为,国内夜盘的暂停实际会加大白天盘面波动率。“因为下午三点收盘后到第二天早上九点,国外金融市场一直在运行,若世界范围内发生一些突发事件,会加大第二天白天开盘时候跳空次数、幅度以及盘面波动率的可能性。”

平安期货投资咨询部负责人周拓也向时代财经表示,国内关闭夜盘,实际上不利于对冲海外冲击,“尤其是原油、有色金属、贵金属等全球化、几乎全天候交易的品种,这也是当初推出夜盘的原因。”

周拓认为,这些品种,若在夜里大幅波动,容易导致国内相关品种在下一交易日出现跳空缺口,市场情绪有一个宣泄的过程,价格走势不如有夜盘的时候平稳。

避险资产受到追捧,利空风险资产

“海外市场大幅波动,利空风险资产,但黄金作为避险资产受资金追捧,内盘黄金期货目前正逼近9年高点。”对于目前的情况,周拓向时代财经分析,国内股市的本轮行情,主要由流动性驱动。

“但临近3月,市场将通过宏观数据评估疫情对经济的影响,在春季躁动之后,行情的不确定性正在上升,获利了结的意愿将逐渐增强,海外市场的大幅波动,将加速短线资金流出,动摇本轮行情发展的根基。”周拓继续说道。

他表示,原油、有色受国外影响较大,疫情扩散令需求前景看淡,价格受到打压,预计将明显波及内盘。但黑色系如螺纹钢,主要定价权在国内,价格要看下游复工进展。“政府逆周期调控,基建补短板才是行情的主导因素。”

而姜昌武分析,受到疫情影响,避险资产将进一步受到追捧。

“以现有数据以及国内疫情走势来看,我们认为疫情很有可能在亚洲进一步蔓延恶化甚至影响欧洲,在此背景下疫情将进一步拖累世界经济。”姜昌武说。

所以,他认为,商品上首先受到利空影响的是有色金属以及石化产业链。如果中东受到疫情大面积影响,石化需求将会回落,库存累积,从上游拖累国内化工板块。“日韩两国是中国主要的钢材出口国,进而会拖累国内黑色商品系。

但姜昌武同时也表示,能化与黑色供需总体取决于国内,故还不会对国内商品产生大幅拖累。但是后期如果各国疫情加重进入紧急状态,那么将会反向限制国内商品进出口,给商品价格带来巨大压力。

短期来看他认为有色,化工首先受到影响,黑色其次,农产品整体受影响较小,贵金属将保持强势。

期货公司收入受冲击

年后开市,A股虽有波动但还是站在了3000点上。相比之下,期货受到疫情的冲击更大。周拓也向时代财经表示,新冠疫情造成市场大幅波动,并直接对市场产生冲击。

“个人投资者对本次疫情的准备与应对明显不足。”周拓说,“春节前后市场整体波动较大,导致持仓较重的个人投资者亏损较为严重,对个人投资者参与期货市场意愿短期内产生一定负面影响。”

尽管目前期货公司都已经陆续复工,而且可以通过远程办公,线上服务等形式部分替代以前的线下服务。但周拓告诉时代财经,期货客户整体参与意愿的下降已经开始冲击期货公司收入,同时节后开盘期货价格波动也为期货公司风控带来不少压力。

周拓说,“在新增客户开发方面,不少期货公司都处于停滞状态。另外夜盘收入已经占到不少期货公司收入一个很重要的比例,暂停夜盘也使得期货公司收入受到很大冲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