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下IPO:有企业云上市 有被疫情搅局或失上市资质
财经

疫情下IPO:有企业云上市 有被疫情搅局或失上市资质

2020年02月26日 15:44:38
来源:新京报

疫情黑天鹅下,拟上市企业的投资人有的已忧郁满脸。

“我们主要是投一级市场的后半场,投资了六七家近期拟IPO的科技公司,受到疫情冲击比较明显,我们很担心一些冲击创业板的企业由于业绩会在今年不达标,丧失冲击创业板的资格。”投资公司的马先生告诉新京报记者。

如马先生所言,相较于双飞股份最简朴的上市仪式和良品铺子的“云上市”,那些拟上市公司的处境受到疫情的冲击更明显,多数在2020年冲击IPO的公司都在担心今年的业绩情况。

这仅是冰山一角,正在冲击IPO的企业在疫情的黑天鹅下,很多工作慢了下来,有企业正通过资金拆借的方式度日。

疫情下的IPO:双飞股份在家门口敲锣,良品铺子成首家“云敲锣”企业

2月24日,良品铺子在上交所上市,其举办了一场特殊的上市仪式,通过线上视频举行上市仪式,以视频模拟鸣锣替代现场鸣锣。

这是上交所为进一步做好疫情防控工作、优化企业服务方式新设的服务举措,也是上交所历史上首次以网络取代交易大厅现场形式举行上市仪式。良品铺子也成为首家举办网络上市仪式的上市公司。

此前,由于疫情影响,创业板公司双飞股份曾组织在自家企业门口举行上市仪式,准备了锣和鼓。

上交所表示,后续将根据拟挂牌公司的意愿和工作安排进行仪式的直播或录播。2月4日至21日,已有13家公司在上交所顺利挂牌交易。对于疫情持续期间已上市但尚未举办上市仪式的企业,上交所将征求发行人意愿,支持其在疫情影响消除后补办现场仪式或线上仪式。

发审会暂停月余,收送材料问询等受影响,有企业现金流紧张拆借度日

与“云上市”企业相比,一些正在冲刺IPO的企业遇到了黑天鹅。

从证监会官网披露的发审会公告来看,1月2日至1月17日,证监会发审委共召开了18次发审会,涉及43家企业,其中有33家为首发申请,其中仅有1家北京嘉曼服饰股份有限公司的首发申请未获通过,其余企业全部通过。

不过,自1月17日至今,证监会再未发布新的发审会公告,这意味着,自春节前开始,证监会发审会已经暂停一个多月。

与此同时,科创板上市委审议会议也自1月17日开始暂停。科创板上市委2020年仅召开了3次审议会议,审议了7家企业的首发上市申请。近一个月来,仅有此前已经过会的企业陆续进入注册、发行上市阶段,但未有新增企业上会。

据证券时报报道,接近监管部门的人士透露,证监会尽可能保持审核效率,通过网络办公、电话、电子邮件等非现场方式,与发行人和相关中介机构开展反馈意见交流沟通,有序推进相关企业的审核工作。

投资公司马先生对新京报记者表示,其投资的拟IPO公司在收送材料和问询方面都受到了影响,现在主要通过电子邮件、视频会议的方式进行。

根据证监会最新公布的数据,截至2月20日,排队IPO企业数量总计426家。在上交所主板排队IPO企业数量为161家,深交所中小板排队IPO企业数量为77家,深交所创业板排队企业数量为188家。

其中,共有52家企业已通过发审会,预计在完成相关流程后将获核准发行。而还有大批企业处于预先披露更新状态,按照证监会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审核工作流程,预先披露更新后将进行初审会和发审会,在目前发审会暂停的情况下,预计这些企业上会等待时间仍需延长。

而这意味着上市成本增长。投资公司的马先生表示,疫情突然暴发,对于企业的现金流是一个挑战,有拟IPO企业通过资金拆借的方式度日,过桥资金的利率也水涨船高。

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教授张晓波与广东外语外贸大学广东国际战略研究院副教授徐丽鹤共同发布的报告《疫情冲击下,企业的金融需求真相》显示,全国平均水平而言,41%的企业需要申请外部融资来应对资金短缺。

投资人担心企业业绩变脸丧失上市资格,中介机构驻场审计与走访成难题

“我们主要是投一级市场的后半场,投资了六七家近期拟IPO的科技公司,受到疫情冲击比较明显,我们很担心一些冲击创业板的企业由于业绩会在今年不达标,丧失冲击创业板的资格。”上述投资公司的马先生告诉新京报记者。

与此同时,为拟IPO企业服务的中介机构也受到了疫情影响。在公司冲刺IPO的过程中,会计师事务所、律师事务所和券商等机构对公司的主体资格、规范运作、财务和会计等方面的审核十分关键。

会计师需要驻场进行审计,但在疫情期间,驻场成为一个难题,多家上市公司出现了更换会计师事务所进行审计的情况。2月18日,合众思壮公告显示,由于信永中和会计师事务所年报审计业务量大,加之突发的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的影响,不能保证充足的人力投入,经双方协商,信永中和不再承担公司2019年度审计工作。大信会计师事务所(特殊普通合伙)由于身处武汉,受疫情影响无法提供到场审计服务,已有联科云、格林股份等新三板挂牌公司更换了其他会计师事务所。

而拟上市公司同样受到了疫情影响,审计工作无法正常进行。马先生对新京报记者表示,目前会计师事务所一般通过电话采访核实上下游企业的供应商和客户,企业通过邮递财务数据来进行审核,效率大打折扣,驻场审核的部分非常少。

高级会计师田刚对新京报记者表示,会计师的审核工作的确受到了疫情的影响,对于存货、固定资产和募投项目等相关的审计,是需要实地调研的,疫情对这一部分工作影响比较明显。

律师事务所同样在公司上市的过程中担任重要的角色,律师事务所的工作也受到了疫情的影响。

北京德恒律师事务所刘安邦律师对新京报记者表示,在公司上市阶段,律师需要出具律师工作报告和法律意见书,疫情期间,稍有难度的是走访工作。对于拟上市公司的前二十大供应商及客户,律所需要通过核实实际交易的发票和账目往来,确定交易的真实性以及交易是否稳定、价格是否公允以及是否存在关联交易等问题,在走访过程中,需要核实供应商的仓库、生产设备等确认真实性;二是需要各个子公司所在地相应政府机构开出合规证明,调查子公司是否存在重大违法违规行为。由于客户、供应商以及各子公司相对较为分散,疫情期间调查会有一定的难度。

刘安邦律师表示,在公司上市前,律师需要核实公司提供的相应文件原件,复印并装订成册制作成法律意见书和工作报告的工作底稿,这个工作的前提是必须要核实原件的真实性及合法合规性,这就需要驻场审核原件,这同样受到了影响。

新京报记者 张妍頔 顾志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