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套牢的茅台黄牛:我有飞天茅台,你有口罩吗
财经

被套牢的茅台黄牛:我有飞天茅台,你有口罩吗

2020年02月27日 12:27:26
来源:界面新闻

春节原本是茅台酒的销售旺季,突如其来的疫情让白酒市场颇为“受伤”。眼看着飞天茅台降温,最慌的恐怕是年前入手囤积茅台的黄牛们。

图片来源:图虫创意

记者 | 吴容

编辑 | 牙韩翔

“有N95口罩吗?我拿飞天茅台换。”

在白酒爱好者聚集的“酱香白酒”百度贴吧,几个网友一来一回计算着怎么交换才合理,由于物流不畅,这项交易最终没有达成。

春节原本是茅台酒的销售旺季,突如其来的疫情让白酒市场颇为“受伤”。茅台酒价格回落已是不争的事实,53度飞天的市场流通价从春节前的2500多元/瓶,跌至2月初的2200-2400元/瓶,来到2月中旬还曾跌破过2000元/瓶。

眼看着飞天茅台降温,最慌的恐怕是年前入手囤积茅台的黄牛们。在一些倒卖茅台的交流群,也上演了类似用茅台换口罩的场景。

图片来源:百度贴吧

李子峰是一名江苏镇江的茅台黄牛。最近一个月,每天起床后除了关注疫情进展,他便一直盯着手机屏幕观察茅台酒的价格变动。由于春节前过于自信的“押宝”行为,他现在遭遇现金流告急。

“简单来说,就是之前赚的钱都变成货了,但现在货无法变现。”去年春节,秉持着快进快出兑换成钱才是硬道理的做法,李子峰小赚了一笔。今年他试图效仿,开了几张信用卡囤了300件(箱)飞天茅台,不料疫情来袭近300万元被套牢。

大年三十之后,李子峰的货源就再未有过外销记录,眼下即便想低价甩货,也很不容易。

比起单瓶的茅台酒,整箱的包装会获得更多的“溢价”。图片来源:百度贴吧

李子峰打出“整件价格美丽”的小广告,在几个交流群问了一圈,迟迟未等到“拆迁户”露脸。在交流群里,“财大气粗”的下游买家往往被称为“拆迁户”,“他们不收,有什么办法呢?大家都在观望。即使有人收,也很少的(散瓶)而已。”李子峰说。

像李子峰这样操作的,被认为是新手黄牛的“玩法”。

王俊豪在江苏无锡从事白酒经销生意,偶尔也倒卖茅台酒。他对界面新闻表示,按照“行规”,茅台黄牛党一般被划分成了“大牛”和“小牛”,他们玩法不同,受到疫情冲击也有明显差异。

“小牛”也被称为散牛,通常来说是新手。按照王俊豪的说法,飞天茅台市场指导价1499元/瓶,自筹资金加贷款砸下1000万入场也并不算多。为此,散牛们习惯快进快出。不过风险极高,一旦遇到断崖式的跌价很可能就淘汰出局。

而所谓的“大牛”,往往从事白酒业务相关,包括白酒经销商、白酒商行的老板等。“近年来茅台热度和价格上升,一些地级市的酒行老板转型专做茅台黄牛,一般投入在3000万-5000万元。近20人的团队分工明确,有人集资,有人负责扫货,还有的负责出货。”王俊豪说。

懂得控制好自有资金的比例,也摸得准市场行情,大黄牛们通常抵御风险能力较好。

根据王俊豪的观察,如果手头有两千万现金,大黄牛一般会拿出50%入场,再加上银行借款。剩余的一千万现金用来防范风险。“炒茅台和炒股票本质上没有什么不同。一旦遇到像疫情等不可抗力因素出现爆仓,手头上还留有现金用来还银行贷款和支付员工工资。”王俊豪说。

去年中秋国庆期间,在茅台的直营化策略下,商超、电商等渠道投放加大,茅台酒价格就曾出现过一波震荡,黄牛们纷纷选择抛货。为了持续严格控价和打击市场囤货,今年年初茅台不断加大直营力度,陆续和几十家区域商超卖场进行签约。

去年9月,茅台在上海costco进行了投放,随即引发哄抢,其中不乏黄牛的身影。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年前商超渠道的大规模放量,在一定程度上抑制了炒酒的需求。部分嗅到了一丝不安的大黄牛,已选择在过年前高位出货,开年休生养息并观望,年后再寻找合适的时间点和价格切入。

“所以,他们现在手中并没太多的存货。但这样的(大黄牛)毕竟极少数,大部分的炒客仍在焦灼之中。”王俊豪说。

随着茅台集团在2月13日正式复工复产,2020年的茅台产销工作也拉开帷幕。疫情之下,茅台集团董事长李保芳表示,茅台2020年“计划不变,任务不减,指标不调,员工收入不降”。

此外,茅台今年也将会延续加大直营力度、严格控价这一做法。即便没有疫情带来的危机,对黄牛们来说也显然不是什么好消息。

界面新闻留意到,从2月23日开始,贵阳、遵义的部分茅台直营店陆续开门营业;商超卖场方面,从2月26日起,包括辽宁大商、物美旗下新百和多点等也开启茅台预售活动;在线上渠道,苏宁易购最新一期的预约时间为27-29日,抢购时间为3月1日。

2月初,一些扛不住压力的茅台黄牛已开始另谋出路。李子峰微信朋友圈观察到,这些黄牛大多转向了和疫情相关的业务。

“我看他们,有的开卖口罩、消毒液和洗手液;有的拿到生鲜电商的折扣券,和卖菜差不多;还有的熟悉酒圈资源,很容易拿到医用酒精;还有的人撸高度数的小酒来卖。”李子峰说。

目前他仍在观望,如果疫情还将持续一段时间,他也打算“转行”,“现在苦也得憋着,交学费了,世上哪有稳赚不赔的生意。”

(应受访者要求,“李子峰”“王俊豪”为化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