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亿市值断崖式坠落至16亿!崩溃中的文化长城称遭人诈骗公安立案侦查

百亿市值断崖式坠落至16亿!崩溃中的文化长城称遭人诈骗公安立案侦查

收购标的公司人去楼空,百亿市值断崖式坠落至16亿!崩溃中的文化长城称遭人诈骗公安立案侦查

朱艺艺

2月26日晚间,文化长城(300089.SZ)发布公告称,已就公司收购北京翡翠教育科技集团有限公司(下称“翡翠教育”)被诈骗一案向北京市公安局东城分局报案,东城分局予以立案侦查,近日已收到《立案通知书》。

这一公告,将双方的矛盾,由民事诉讼进一步升级至刑事立案。

以陶瓷产业为主业的文化长城,2015年以15.75亿元高价“迎娶”翡翠教育,转型教育培训领域,然而,这场“当年教育行业最大并购案”,现落得一地鸡毛。

2019年6月,文化长城回复深交所关于年报的问询函中称,翡翠教育拒绝提供有效财务报表,同时翡翠教育存在私自与第三方进行大额资金往来、大额银行存款函证不符、私自处理全资子公司股份等情形,公司总部对翡翠教育已经丧失了控制权。

不过,翡翠教育原股东集体声讨,截至2018年末,文化长城仅向其支付现金1.45亿元,仍有6.3亿元股权转让款拖欠。

双方各执一词背后,“人去楼空”的翡翠教育,将这场纠纷进一步白热化。

收购的子公司翡翠教育“人去楼空”

2017年9月19日,文化长城以15.75亿元收购翡翠教育100%股权,其中,发行股份支付8.22亿元,现金方式支付7.53亿元。

彼时,文化长城表示,收购是为了“布局教育产业,提升盈利能力和抗风险能力”,这场收购也被称为“2017年教育行业最大并购案”。

2018年3月,翡翠教育正式完成过户、工商变更手续,并在当年4月实现上市公司并表。

然而,收购的喜悦未过,麻烦便接踵而至。

2019年6月24日,文化长城公开称,已经对翡翠教育失去控制,并将其剔除出上市公司合并范围。

不过,翡翠教育原股东另有说法,其集体声讨:截至2018年末,文化长城仅向其支付现金1.45亿元,仍有6.3亿元股权转让款拖欠。

2019年7月,翡翠教育7位原股东(合计持有上市公司10.82%的股份)更进一步提请召开临时股东大会,以“文化长城董事长蔡廷祥、副董事长吴淡珠个人存在数额较大的债务到期未清偿情形以及董秘任锋未履行职责”为由,要求罢免这几位的相应职务,但随后这一议案遭到董事会否决,使得双方矛盾进一步公开化。

众说纷纭间,文化长城的中介机构大华会计师事务所表示,“无法判断翡翠教育是否失控”。

2019年8月,双方就股权转让纠纷而对簿公堂。

双方的拉锯战以翡翠教育的“跑路”,进一步白热化。

2019年12月底,文化长城进一步披露,已对翡翠教育总部及其位于北京、石家庄、太原、天津、广州、深圳、上海等二十多个城市的分支机构进行了调查走访。截止目前,翡翠教育总部办公场所已经处于空置状态,调查走访的翡翠教育大部分分支机构的工商登记地址或空置或由其他用户实际使用的状态。

文化长城称,至今未收到关于翡翠教育及其分支机构搬迁新址的任何通知。

最新市值仅16亿元,面临暂停上市风险

除了翡翠教育,2019年,文化长城宣称对另一全资子公司“联汛教育”也失控。

在文化长城2019年业绩预告中,在剥离翡翠教育和联汛教育两个子公司的报表后,其当期归母净利润仅为500万元-1500万元,同比下降92.68%-97.56%。

从市场表现来看,文化长城也遭到了众多投资者的抛弃。

截至2月27日收盘,文化长城最新市值仅16.16亿元。

2月21日的最新公告中,文化长城强调了公司面临被暂停上市的风险,其表示,公司2018年度财务报告被出具“无法表示意见”的审计报告,若公司2019年度财务报告继续被出具“否定或者无法表示意见”的审计报告,将可能面临被暂停上市的风险。

不过,最新的是,文化长城的年报审计机构已经换成了中兴财光华会计师事务所。

屋漏偏逢连夜雨,文化长城面临的麻烦远不止这些。

在此之前,文化长城在2019年11月4日因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收到证监会《调查通知书》(粤证调查通字190221号),被立案调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