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仓南宁百货、韶能股份,监管关注透露了宝能系哪些神操作?
财经

清仓南宁百货、韶能股份,监管关注透露了宝能系哪些神操作?

2020年03月05日 18:46:15
来源:第一财经

在同一实际控制下的两家公司之间转让上市股份,且还进行了两波同样的操作之后,交易所终于看不下去了。昨日,深交所公司管理部致函韶能股份(000601.SZ),要求第一大股东“宝能系”说明“左右倒”的具体原因及必要性。

事实上,在经历了“宝能系”对南宁百货和韶能股份两次“左右倒”的操作后,“宝能系”新的持股思路也开始浮出水面。

以往,前海人寿是“宝能系”内部除钜盛华之外的一大重要持股平台,并于2015年~2017年之间,相继出手了一波在当时看来比较优质的上市公司,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其中一部分上市公司的业绩显露疲态,股价大幅下滑,市值不断缩水。

而随着“中国版IFRS9”在保险公司全面铺开的最后日期临近,这些股票势必将更加拖累前海人寿的利润,无论是“左右倒”抑或是“向外倒”,对前海人寿来说,清仓类似的股票,都是一种解脱。

保险公司的考量

围绕此次前海人寿向关联方转让韶能股份一事,深交所主要问询了4个问题:包括说明在同一实际控制下的两家公司之间转让股票的具体原因及必要性;股份转让的价格较市价溢价率较高的原因及合理性;股份受让方华利通资金来源以及能够维持作为上市公司第一大股东的正常经营活动和资金实力;以及未来12个月内“宝能系”股权调整、资本运作、重大业务调整等计划。

而去年4月25日,也是同样的操作,前海人寿将持有的南宁百货(600712.SH)所有股权转让给关联方富天投资,每股转让价格为8.88元,当日收盘价为5.27元,溢价高达68.5%。

对比南宁百货和韶能股份,可以看到,尽管所属不同行业,但两家公司的基本面大致相同,即业绩不佳、股价疲软、市值缩水,而且,这家公司的区域性较强,竞争力平平,即便是拉长周期,在主业未出现较大变动的前提下,也很难获得业绩的爆发式增长。

事实上,自入股这两家上市公司以来,前海人寿所持股份的市值就在一路缩水。

Wind数据显示,前海人寿-海利年年所持韶能股份市值从2015年三季度的20.43亿元缩水到2019年三季度的9.67亿元;所持南宁百货市值从2016年中报的6.41亿元缩水至2019年一季度未转让出去前的2.89亿元。

前海人寿-自有资金所持韶能股份市值从2017年年报的3.78亿元缩水至2019年三季报的3.11亿元;所持南宁百货市值从2015年年报的1.88亿元至2019年一季报的0.89亿元。

早在2015年,前海人寿两度举牌南宁百货,当时,前海人寿表示对上市公司未来发展前景的看好,而如今的光景显然不太行。

作为持牌保险公司,前海人寿最晚将在2021年实施“中国版IFRS9”,在此之前,上市保险公司已带头陆续采用了新的会计准则。

与原准则相比,新准则要求保险公司对风险管理进行全面捕捉并反映至财务报表,尤其是金融资产分类的变化会大幅度影响保险公司的利润。

原准则下,保险公司体现在财务报表上的两大权益工具为“以公允价值计量且其变动计入当期损益的金融资产”(下称“FVTPL”)、“可供出售金融资产”(下称“AFS”),前者的公允价值变动直接计入当期利润表,比如,股票涨跌直接影响利润,而后者只有在卖出时的浮盈浮亏才会计入利润,由此,控制得当即可以调节保险公司的利润释放节奏。

新准则下,AFS没了,变成了“以公允价值计量且其变动计入其他综合收益的金融资产“(下称“FVTOCI”),一旦资产被划入该项下,持有期间和卖出之后的浮盈浮亏都与利润表无关。

保险公司在切换新准则时,势必会将大部分的权益类资产放入FVTPL,业绩波动相比之前也就增加很多。

而为了平滑波动,保险公司在最后期限到来之前,也对权益投资的标的进行了调整,比如,加大长期股权投资,该项下的资产会按照当年利润与保险公司的持股比例计入保险公司投资收益之中,所以,就要求投资业绩表现良好的上市公司。

再比如加大投资于低估值、高分红的上市公司,因为这部分资产被划入FVTOCI之后,虽然公允价值变动不计入损益,但股息收入是计入损益的,持股的目的也就从资本利得转为股利收益。

对于保险资金来说,新准则之下,投资于高分红、业绩好的上市公司才是“王道”,或许这就可以解释,为何前海人寿在不断清空南宁百货、韶能股份这样的上市公司股份。

下一个轮到谁?

那么,未来前海人寿是否还会继续类似的操作来优化自己的权益投资布局。

Wind数据显示,截至2019三季报,前海人寿通过旗下4个账户(海利年年、自有资金、分红保险产品华泰组合、万能型保险产品)持有16家上市公司股份,其中,扣除南宁百货和韶能股份,还有南玻A(000012.SZ)、明星电力(600101.SH)、华侨城A(000069.SZ)、合肥百货(000417.SZ)、格力电器(0000651.SZ)、万科A(000002.SZ)等6家是其早年投资并一直持股至今的上市公司。

其中,格力电器、万科A曾与“宝能系”有过不太愉快的纠葛,目前“宝能系”也在一路减持这两家上市公司。

早在2014年,前海人寿就入股了合肥百货,2015年再度加仓,目前合计持股5244.57万股,市值从2015年年报的5.73亿元跌至2019年三季报的2.32亿元,其业绩表现与南宁百货类似,处于低迷期,光大证券研报点评为:业绩低于预期,参股公司亏损拖累业绩。

在“中国版IFRS9”之下,这类公司并不是保险公司的“菜”。

对于南玻A,2016年,“宝能系”大举进军南玻A,截至目前,前海人寿为南玻A的第一大股东,旗下3个账户重点布局,并与钜盛华合计持股比例占南玻总股本的25.27%,姚振华为最终控制层面股东。

从业绩来看,受玻璃价格回暖刺激,南玻A2019年的业绩有所改善,虽去年三季度的营收下滑了6%,但归母净利润却增长了16%,不过,就持股市值来看,其较2016年~2017年也有较大幅度的缩水。

前海人寿2015年三季度举牌明星电力,列第四大股东之后,直到目前,持股比例一直维持在5.02%。明星电力与韶能股份的主营业务均为电力,也体现出早年“宝能系”对于电力股的偏爱,但就目前来看,明星电力的业绩表现平平,起伏不大,其业绩快报显示:去年营收同比仅增0.49%,归母净利润同比下滑2.95%。

在华侨城A,前海人寿-海利年年自2016年一季度进入其十大流通股东列表,今年一季度大幅度增持,并晋升为第二大股东,钜盛华为第7大股东,两者合计持股8.97%,持股比例仅次于第一大股东华侨城集团。

相对上述几家公司来说,华侨城业绩比较稳健,文旅地产协同发展,尤其是2017年-2018年增速明显,分红情况也在这两年有了比较大的改观,地产股一向受保险资金青睐,TOP20房企中,碧桂园、万科、保利、新城控股、华夏幸福等背后均有险资的身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