庄园牧场2019年净利下滑18%,业绩承诺不达标计提商誉减值

庄园牧场2019年净利下滑18%,业绩承诺不达标计提商誉减值

2020年03月06日 19:34:36
来源:中访网财经

近日,庄园牧场发布了2019年业绩快报,2019年全年实现营业收入约为8.14亿元,同比增长24%左右;实现营业利润约0.45亿元,同比下降31%左右,主要原因为计提商誉减值损失所致;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约为0.52亿元,同比下滑18%左右。

值得注意的是,自2017年起,庄园牧场净利润已连续三年下滑,数据显示,2017年至2018年,庄园牧场净利润分别约为0.68亿元、0.64亿元,下降幅度分别在10%和7%左右,2019年净利下滑幅度进一步扩大至18%左右。

对此,庄园牧场方面表示,2019年总体稳步发展,增加合并报表范围内子公司西安东方乳业有限公司,致使营业收入较上年增长24%左右,营业成本及期间费用相应增加,同时公司总体持续增加研发投入和渠道宣传费用,力争巩固区域市场优势。

“2019年,公司按照整体发展战略对西安东方乳业有限公司的经营策略、渠道建设及管理团队等方面做了相应调整,该调整于2019年尚未发挥效益,导致2019年业绩下滑,低于形成商誉时的预期,经过商誉减值测试,商誉所在资产组可收回金额低于账面价值约5274.75万元确认为商誉减值损失。”庄园牧场方面称,由于西安东方乳业有限公司原股东对未达业绩承诺需要履行补偿义务,经初步估算可确认约4981.87万元与业绩补偿相关的收益计入2019年度损益。

公开资料显示,庄园牧场主要从事乳制品和含乳饮料的生产、加工、销售及奶牛养殖业务,所处于乳制品行业的西北产业区,包括西藏、陕西、甘肃、青海、宁夏、新疆6省区,虽然奶牛养殖和牛奶消费历史悠久,但奶牛品种杂,养殖技术落后,单产水平低。

对于庄园牧场净利水平的逐年下滑,业内人士向《五谷财经》表示,近年来蒙牛、伊利等全国一线乳企全国范围市场推广、电商线上销售模式成熟、冷链物流配送能力增强以及销售渠道下沉正进一步挤压区域性乳企的市场份额。此外,在成本上生乳价格上涨、质量管控投入增加,而终端动销水平相对滞后也是庄园牧场近年来利润下滑的原因之一。

对此,庄园牧场方面表示,随着乳制品行业的快速发展,全国性乳制品企业有可能加快进入区域性市场,作为区域性品牌的城市型乳品企业,公司在区域市场占有率、区域品牌知名度和产品结构、奶源控制、营销网络、客户资源等方面具有一定的竞争优势;但如果公司未能在竞争中实现规模、产品、技术和市场拓展方面的快速提升,提高市场地位,则公司有可能面临市场份额下降、经营业绩下滑、发展速度放缓的风险。

“同时,公司主营业务收入主要来自于甘肃、陕西和青海地区,该区域主营业务收入占公司全部主营业务收入的比例平均在90%以上,公司产品较少涉足较发达的中、东部地区。”庄园牧场方面指出,随着全国性乳企品牌在西北地区投入力度的增大和本地乳品企业的成长,公司市场营销策略及新产品研发的压力逐步增大,公司在甘肃、陕西和青海市场的竞争优势将受到影响。

据了解,庄园牧场于2018年11月完成对参股子公司西安东方乳业82%股权的收购,西安东方乳业正式成为庄园牧场的全资子公司,庄园牧场意欲通过并购方式进军陕西市场,进而实现全国化布局的战略目标。

同时,庄园牧场还与西安东方乳业原股东签署《盈利预测补偿协议》约定,西安东方乳业原股东承诺2018年度、2019年度和2020年度实现的净利润(以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的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为准)分别不低于1800万元、2200万元和2500万元。

但目前来看,2019年西安东方乳业并未达到业绩贡献预期,使庄园牧场计提商誉减值损失从而影响利润水平,这也意味着在头部乳业的市场挤压以及本地乳企的竞争压力下,庄园牧场业务地域扩张受阻,这也是在当前市场背景下各区域性乳企突围难度加大的缩影。

《五谷财经》注意到,2019年庄园牧场还曾提出限制性股票激励计划,以利于员工以及公司的长远发展,但在2019年6月24日,庄园牧场发布公告表示,原定授予100名激励对象中4名激励对象辞职,12名激励对象因个人原因放弃认购限制性股票。

而此次多名员工放弃认购限制性股票与解禁条件有着直接关系,据庄园牧场公告,在满足公司2019-2021年营业收入增长率不低于30%的条件下,激励员工方可完全解禁限制性股票,而据庄园牧场最新的业绩快报,当前庄园牧场的业绩增长水平显然并未达到增长率不低于30%的条件,这也使激励对象对公司未来的高增速发展缺乏一定信心,从而导致部分激励对象放弃认购。

近日,庄园牧场又发布公司董事会于收到公司副总经理李宝柱书面辞职报告的公告,表示李宝柱辞去公司副总经理职务,辞职后不再担任公司任何职务,据不完全统计,在两年时间内庄园牧场已有8位董事会和高管离任。

内容来源:五谷财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