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州银行多项指标濒临监管红线 IPO刚募27亿又欲定增连遭12问询

郑州银行多项指标濒临监管红线 IPO刚募27亿又欲定增连遭12问询

2020年03月10日 14:18:57
来源:中访网财经

郑州银行港股股价近期一路走低,今年3月6日收盘价仅为2.5港元;A股市场的表现同样萎靡不振,去年以来一路创下新低,3月6日收盘价为4.24元,仍然处于“破净”状态。

该行难以点燃投资者的热情,原因自然是基本面缺乏亮点和惊喜。2018年郑州银行净利润下滑28.43%,在A股上市银行中表现最为糟糕,令投资者大跌眼镜。业绩曝光后,该行股价就走上跌跌不休的道路。

时间来到2020年2月28日,郑州银行发布的2019年业绩答卷依然难言乐观,虽然净利润咸鱼翻身实现增长,但是不良贷款率仍然高于2%,远超商业银行整体水平。

另外,尽管已经实现A股上市,但由于资本消耗速度较快,郑州银行的“补血”之路仍在继续。去年7月该行公布定增计划,募集资金不超过60亿元,但这条定增道路也曲折不堪,遭到证监会的连环12问,能否成功推进仍有不确定性。

不良率远超行业平均水平

在A股上市银行中,郑州银行的业绩表现相对暗淡。自2018年净利润下滑近30%之后,在二级市场走势就陷入疲弱状态。

今年2月28日,该行发布的业绩快报显示,截至报告期末,该行总资产5004.73亿元,比年初增长7.36%;实现归属于股东的净利润32.85亿元,比上年同期上升7.40%。

值得注意的是,该行加权平均净资产收益率为9.33%,相比2018年的10.03%下降0.7个百分点,这说明该行的盈利能力有所下滑。

虽然净利润告别了下滑颓势,但郑州银行的资产质量仍不乐观。截至2019年末,该行不良贷款率2.37%;本金或利息逾期90天以上贷款占不良贷款比为89.52%。

而日前中国银保监会发布的《2019年四季度银行业保险业主要监管指标数据情况》显示,2019年四季度末,商业银行(法人口径)商业银行不良贷款率1.86%。可以看出,郑州银行的不良率明显高于行业平均。

如果以2019年三季度末数据进行对比,Wind数据显示,33家有可比数据的A股上市银行中,只有郑州银行超过2%,为2.38%,资产质量处于垫底水平。

事实上,近几年郑州银行的资产质量呈现出逐步恶化的态势,2014年至2018年不良率分别为0.75%、1.10%、1.31%、1.50%、2.47%;同时拨备覆盖率则处于下坡路,上述五年分别为301.66%、258.55%、237.38%、207.75%、154.84%。

2019年三季度末,该行拨备覆盖率为160.01%,继续在监管红线附近徘徊。

数据还显示,2014年至2018年,郑州银行逾期贷款分别为18.75亿元、28.93亿元、51.03亿元、66.77亿元、70.49亿元,期间增长了51.74亿元,增幅达2.76倍。同期逾期90天以上贷款,分别为6.18亿元、11.45亿元、18.86亿元、32.95亿元、37.55亿元,期间增幅达5.08倍。2018年逾期90天以上贷款已超过该行逾期贷款总额的一半。

资本消耗较快急需“补血”

资本消耗较快,也是摆在郑州银行面前的一大难题。

近年来该行已经通过多种方式“补血”,包括2015年,郑州银行在香港IPO融资48.15亿元;2017年,郑州银行非公开发行优先股募集资金78.26亿元;2018年9月,郑州银行回A募集资金27.27亿元。

然而,这些手段依然没有消除该行补充资本的压力。截至2019年三季度,该行资本充足率为13.07%,一级资本充足率为10.49%,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为8.38%。

特别是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已经接近接近监管红线。

“补血”操作仍在进行中。2019年7月17日,郑州银行公告称,拟非公开发行A股股票数量不超过10亿股,募集资金规模不超过60亿元,用于补充核心一级资本。非公开发行的对象为不超过十名(含十名)特定投资者,包括郑州控股、百瑞信托、国原贸易等。其中,郑州控股认购股份数量不少于1.715亿股;百瑞信托认购金额不超过8.6亿元,且不少于6.6亿元;国原贸易认购金额不超过6亿元,且不少于4.5亿元。

不过,这条定增到道路却并不平坦。证监会对该行定增方案提出多达12项反馈意见,涉及资金来源、关联交易额公司治理、理财业务风险、同业业务相关风险、表外业务相关风险、不良贷款率、业绩下滑等9个重点问题以及3个一般问题。虽然今年初郑州银行对监管层提出的问题进行了反馈,但定增能否成功推进尚存在不确定性。

稳定股价方案难解低迷走势

业绩缺乏亮点、资本金快速消耗的郑州银行难免被投资者“用脚投票”,二级市场走势持续萎靡不振。

该行于2018年9月19日登陆A股市场,股价短暂冲高后即掉头向下。2019年春节之后,次新银行股迎来一波行情,但郑州银行的反弹势头不到一个月就偃旗息鼓,重回调整格局且此后再无起色。

去年12月18日,郑州银行发布《郑州银行股份有限公司首次公开发行A股股票并上市后三年内稳定公司A股股价预案》称,自2019年11月7日起至12月4日,郑州银行A股股票已连续20个交易日收盘价低于最近一期经审计的每股净资产经除息调整后的金额4.72元(2019年3月29日,郑州银行披露2018年年度报告,最近一期经审计的每股净资产为4.87元;2019年6月19日,实施2018年度权益分派方案,最近一期经审计的每股净资产经除息后相应调整为4.72元),触发稳定股价措施。

公告称,该行拟采取由第一大股东郑州市财政局增持股份的措施稳定股价。郑州市财政局拟以累计不低于截至本稳定股价方案公告之日所享有的郑州银行最近一个年度的现金分红15%的资金增持该行股份,即增持股份金额不低于1104.54万元。

然而,股价稳定措施也没能改变郑州银行的下跌势头。截至今年3月6日,该行股价仅为4.24元,依然低于每股净资产,并且在4.59的发行价之下。持有该股的投资者,想要迎来春天恐怕还需要耐心等待。

内容来源: 每日财报

来源| 庄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