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水一战的泰禾集团,如何在2020年闯关发债?

背水一战的泰禾集团,如何在2020年闯关发债?

2020年03月10日 13:20:13
来源:中访网财经

中访网财经(朱婷婷)因信托借款合同纠纷,西藏信托近期起诉了东莞市金泽置业、泰禾集团及泰禾集团董事长黄其森,案件将于2020年2月11日14时开庭。

公告显示,西藏信托已经正式在北京市第四中级人民法院,对东莞市金泽置业投资有限公司、泰禾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福建中维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以及3位自然人黄其森(泰禾集团董事长)、卢泽芳、王照文6个被告提起诉讼。

据了解,2017年4月,因项目开发需要,西藏信托向东莞金泽置业发放信托贷款。作为股东方,泰禾集团全资子公司福建中维,以及王照文、卢泽芳分别将所持有东莞金泽置业的80%、8%、12%的股权质押给西藏信托,同时泰禾集团及黄其森个人提供连带责任担保。

根据资料,“泰禾新天地”是泰禾集团进入东莞的第一个项目,项目位于东莞市核心区东纵路与东宝路的交汇处,占地约2.6万㎡,地块规划为商务金融用地,该地产项目处于深圳1小时经济圈内。

据悉,2019年,由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企业研究所、清华大学房地产研究所和中指研究院三家研究机构公布的第十六届中国房地产百强榜单中,泰禾集团位列第28名,排在佳兆业集团之前。

泰禾集团原本只是福建一家名不见经传的地方房企,创建于1996年,实际控制人黄其森,2010年借壳福建三农成功上市。

到2012年,泰禾集团的资产规模不过136.40亿,营业收入才26.03亿元。

2013年在北京、上海等一线城市抢占市场,开启了快速发展的步伐,当然免不了和其他房企一样不断加杠杆乃至更甚,到2018年泰禾集团净负债率高达662.44%。

压垮骆驼的从来不是最后一根稻草。表面上看,泰禾集团的财务危机在2018年才开始显现,实际上,问题早已经暗流涌动。一桩不起眼的交易,一次看似平常的买卖,或许已经拉响了泰禾集团的警报。

高端豪宅具有去化缓慢的特点,面对迫在眉睫的上千亿债务,泰禾在2020年又该如何自保呢?

2019年,截至12月,泰禾没有在公开市场拿过一块地。

目前,泰禾待开发项目8个,土地面积200.72万平米,计容建筑面209.25万平米;在建项目64个,土地面积984.63万平米,计容建筑面积1637.06万平米;在售项目63个。泰禾在全国29个城市拥有90余个项目。

2020年3月2日,新证券法实施后第一个工作日,注册制在公司债发行市场全面实施。

对于受疫情影响的房企来说,更加容易、快速发行公司债,无异于救命稻草。

所谓注册制,即公司债不再要证监会审核,只需交易所审查债券发行条件、上市条件、以及有关信息披露要求,两个方面的便利显而易见。

第一、公司发行债券批准与否,不再有政治、宏观调控等方面因素影响,全面实行市场化;

第二、以前证监会审核,审核时间为不超过3个月,现在交易所审查,最快两三天走完流程。

换句话说,只要公司符合发债基本条件,你就可以发债,发不发得出,利率多少,全部交给市场决定。

虽然实行注册制,但公司债发行办法规定,发行人过去三年平均可分配利润,不少于债券一年利息的1.5倍;如果是公开发行,债券余额不得超过净资产的40%。

过去三年,泰禾的平均可分配利润20亿元,同时泰禾以前国内发债很多非公开发行,因此基本还是满足发债要求。

还需要考虑最重要的一点,交易所虽然审查通过,债券投资者也不是傻子,会根据泰禾的负债率来“用脚投票”。

截至2019年三季度末,泰禾净资产为220亿元,同期所有应付债券高达155亿元,杠杆仍处于高位。

因此在注册制下,泰禾这次能否发债成功,降低融资成本,事关泰禾生死存亡,对于同类型企业,也是一种借鉴。

整个2019年,泰禾没有在国内发行债券成功,包括2018年10月获准的26亿元公司债,以及2018年12月取得30亿元住房租赁专项债。

无论是业务转型,还是去化筹资,2020年对于泰禾集团来说是氛围紧张的一年。与时间赛跑。钱,似乎成了最重要的考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