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省复工率开始大幅“回血”,中国离全面复工复产还有多远?
财经

多省复工率开始大幅“回血”,中国离全面复工复产还有多远?

2020年03月11日 11:54:35
来源:财经杂志

各地政策的助力,加上交通网络的逐步恢复,企业复工复产正步入轨道。图/IC

|《财经》记者 张欣培 姚佳莹

编辑 | 鲁伟

2月19日22时30分,在“中国制造”最大的生产基地广东东莞,李文(化名)终于等来了可以复工复产的通知。

李文的工厂位于东莞一家产业园,拥有员工将近300人,接到复工复产的通知后,李文立刻通知员工第二天上班。尽管比往年晚了10多天才开工,但能作为园区第二批复工的四家企业之一,李文已经非常满意。

同样是在2月19日,浙江义乌的小企业主王芳(化名)也接到了可以复工复产的通知,“复工申请比较简易。主要是向街道递交申请资料,接到审批后就可以正式复工了。”王芳告诉《财经》记者。义乌政府部门为了助力企业复工复产,出台的多次举措备受企业好评。

虽然进度不一,但疫情防控与复工复产正在各地同步推进。2020年2月25日,在国务院联防联控新闻发布会上,国家发改委社会司司长欧晓理表示,低风险地区以防止输入性病例为主,全面恢复生产生活秩序,取消道路通行限制,不得对企业复工复产设置条件,拖延复工复产的时间;中风险地区实施外防输入、内防扩散的策略,疫情防控与企业复工复产同步推进;高风险地区则延续严格管控的政策,以疫情防控为主,逐步扩大复工复产范围。

各地企业复工复产进入快车道,范围也在逐步扩大。然而,在产业链紧密连接的情况下,上下游没有同步复工,将给企业经营带来压力。相较于大型企业的资源动员能力,中小企业所受影响将更为明显。全面复工复产还有多远?

复工复产进行时

在接到通知可以复工复产之前,李文和他的工厂经历了一场相对艰难的考验。

李文工厂所在的产业园面积约1.5平方公里,聚集着数十家企业,员工总人数近2000人,疫情防控压力较大。

“原计划的上班时间是2月10日,就近员工已经提前返回了,严重疫区的员工暂不返回,但是园区一直在推迟上班时间。”李文向《财经》记者表示。

为了尽快复工,在接到需递交复工复产申请的通知后,李文便开始全方位准备。让他苦恼的是,申请材料需不断修改。“疫情在不断变化,所以政府规定也在变,我们就需要不断更新相关资料。今天刚把资料递交上去,第二天又得重新修改。刚改完,又一个资料发过来。反反复复改了好多次。”

“第一批只有三家企业的复工申请获得通过。我们园区太大了,如果发现确诊案例就可能全部停工隔离,损失太大了。”李文向《财经》记者表示,前期审核十分严格可以理解,后期审批可能会相对宽松。

与李文颇费周折才拿到“批文”不同,王芳的企业相对顺利就获准复工复产了。2月19日,王芳递交的复工复产申请获得通过,2月20日,她一整天都在外购买消毒水、口罩、手套、体温计,为复工复产做着准备。

“第一批复工的主要是义乌的大型企业,我们是第二批。义乌由众多小镇组成,我们镇疫情较轻,复工申请比较简易。主要是向街道递交申请资料,接到审批后就可以正式复工了。”王芳告诉《财经》记者。

此外,义乌除了第一批开工的企业员工返回需隔离外,疫情较轻地区的员工只要有当地开具的健康证明,到达义乌后便无需隔离。

除了复工程序相对简易,义乌的政府部门还送出了助力企业复工的“大礼包”。

2月16日,义乌市人社局和财政局联合推出《关于应对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加强企业用工保障的意见》,全额补助企业通过包车、企业间拼车等方式接送来源地相对集中的员工所产生的包车费用,此外,对自行返义、自驾返义的员工给予相应补贴。

“实际上,员工回到义乌存在难度。可能买不到票,也可能当地不放人,但是义乌政府会帮忙协调。如果某个区域人特别多,政府会派车集中去接。”王芳告诉《财经》记者。

根据义乌市广播电视台公布的信息,从2月16日至27日,累计到达“义乌号”就业大巴406辆,接回员工14598名;到达火车专列7列,接回员工5441名。通过补贴政策激励,企业包车、个人自驾车回义员工累计13万人左右。

2月17日,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印发文件,要求各地依据人口、发病情况,科学划分疫情风险等级,进行分级分类防控。

截至2月24日,已有六省降低应急响应,其中,甘肃、辽宁、贵州、云南四省将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应急响应级别由一级调整为三级,山西、广东由一级调整为二级。

与此同时,连接各地的交通脉络也逐步恢复正常。据交通运输部公布的数据,截至2月24日,27个省份已恢复省际省内客运班线或包车。此前为了疫情防控需要,在高速公路省界、服务区、出入口、普通国省干线、客运站、客运码头设置的卫生检疫站,截至2月24日,已由2月20日的全国大概1.7万处,减少了约9000处,还有约8000处。

各地政策的助力,加上交通网络的逐步恢复,企业复工复产正步入轨道。

物流命脉待激活

目前,王芳所在的义乌国际小商品市场1区、2区已经复工,“虽然复工,但是上班的也仅是部分,而且目前客户十分有限。”王芳向《财经》记者表示。

原因之一是物流行业尚未完全复工。“从道路解封到仓库、办公场所解封,再到如今的劳动力解封,复工复产是一个逐渐释放的过程。”谈及对企业复工的观察,云鸟配送CEO韩毅向《财经》记者表示。

韩毅所处的物流行业属于春节后正常上班的四类行业之一,2月3日开工始,韩毅几乎经历了企业复工复产面临的一切难关:从车辆无法通行、配送仓库封闭、防疫保障物资不足,到办公场所封闭、司机无法到岗。他坦言:“作为物资保障行业,上物流和供应链公司复工太难了。一切在慢慢好转,但恢复正常还需一段时间。”

韩毅坦言,开工至今,几乎每周都有困扰企业复工复产的核心问题。第一周是货车通行一趟需要四五个通行证,第二周是进不了办公场所,现在则是货车司机无法到岗的问题——大部分货车司机来自农村地区。

一项涉及全国16个省份80个县近百个村庄的调研数据显示,全国大部分地区农村劳动力流动仍处于封闭状态,尽管实行分区分级的差异化防疫策略,但部分风险程度不同的地区,防疫政策并无明显差异,总体上还是采取偏紧偏严的封闭化管理策略,劳动力流出极少。

“目前整个物流行业大概平均只有25%的货车司机到岗。另外的75%中,有大概30%的司机已到了拉货的目标城市,正进行14天的自我隔离,这部分司机在3月初便能正常到岗,但剩下的那40%仍封闭在村中,何时复工尚不明确。”韩毅表示,“大部分货车司机其实并没有签订正式劳动合同,薪酬以拉货趟数结算,因此是否工作的决定权很多时候在司机手上。务工城市的14天隔离、园区是否通行等不确定性因素,降低了很多司机返岗的积极性,很多司机宁愿在老家观望。”

“无论是干线配送还是城市配送,中国大概90%的货车都由司机自行购买,司机无法到岗,也就意味着生产工具没有到岗。”韩毅告诉《财经》记者,“是否能对返岗的司机进行集中检测,省去14天的隔离,降低司机返岗的不确定性?货运司机这个行当确实比较特殊。”

在东莞,尽管已开始复工,但李文仍然面临着难题,目前到岗人数不足1/3,开工率严重不足。目前,云鸟配送每天平均只有约1%-2%的司机顺利返岗,“我估计全面到位还需要一个多月。”韩毅表示。

物流等环节未完全跑通,产业链便无法正常复工,即使企业复工,实际复产率也受限制。

“物流行业现在基本处于有活儿没人干的情况。城市配送以生鲜、日用品为主,这段时间其实需求是增加的,而负责原料运输的干线配送,产业上下游很多原料现在都憋着。”韩毅说。

期待全面复工复产

相较于制造业,写字楼里的复工复产相对容易,但何时全面复工复产,写字楼中的人们心中也没谱。

在福州,刘明(化名)所在的写字楼已经可以正常上班了,但大多数企业像他的一样,只是老板一个人在上班而已。

刘明是一位小企业主,主要业务是软件开发与销售。“产品开发不受影响,技术人员可以居家办公,主要受影响的是销售。”刘明介绍,由于多数订单延期签约,非技术人员的工作基本处于停滞状态。

“有些客户年前已经沟通过,年后可以正常签单,但现在都在延长。”刘明表示,他本来约了年前计划签约的客户,想早点把单子定下来。但对方委婉地拒绝了,建议先在家休息,签单得延期。“所谓的复工复产大部分都是企业负责人自己到办公室办公罢了,福州现在马路上的人很少,即便是此前繁华的商务中心或者商场,也只能看到几个人。晚上6点后基本看不到人。”

人流量不高,则意味着餐饮、酒店等服务业即使复工,效果也有限,而服务业是此次疫情中遭重创的行业之一。

在复工复产审批相对宽松的浙江杭州,2月17日就已获批复工的杭州麦尖文艺酒店仍住客寥寥。

“有预订,但是比较少。入住成本很高,如果只有两三个客人入住,收入还抵不过一天的电费成本。但是我们觉得还是要复工,不能等着人多了再复工。”酒店创始人告诉《财经》记者。

按照刘明的计划,3月1日要全面复工复产,但受限于疫情发展和产业恢复,届时客观条件是否允许全面复工复产,对于他来说也是个未知数。刘明说,他周围的朋友们都没有看到一个明确的复工时间点。“目前大家盼望3月1日可以全面复工复产。拖的时间太久,对于企业来说影响十分大。”

据《财经》记者了解,河北省某地提出了复工复产率要求。其一,规模以上工业企业2月21日前复工复产率要达到80%以上,月底前,复工率要达到100%;其二,限额以上商贸流通企业,2月21日前复工复产率要达到60%以上,月底前,复工率要达到100%。

对于浙江、广东等服务型企业占比高的区域,亦正助力企业员工返岗,加速复工复产进程。2月19日,在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新闻发布会上,人社部就业促进司副司长宋鑫表示,已成立农民工返岗复工“点对点”服务协调小组,帮助农民工安全有序返岗。对成规模、集中性返岗的劳动者,开通专车专列等,实现“出家门上车门,下车门进厂门”。其中,四川和浙江建立了联动机制,采取点对点方式开通长途客运和火车专列;云南、贵州等劳务输出省份和东部的浙江、广东也建立了会商机制,开通了专列专车。

据公开数据,目前,全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复工率逐步提高,其中浙江已超过90%,江苏、山东、福建、辽宁、广东、江西已超过70%。

除了人员到岗,困扰中小企业的还有运营成本压力。“目前能承运的订单货量大概只有平时的20%-30%,但房租、员工薪水、水电这些成本都还在,云鸟配送至少2月和3月都会亏损严重的。”韩毅告诉《财经》记者。

当前,各部委相继出台举措减轻中小企业运营压力。截至2月26日,国家发改委已提出鼓励劳动者参与线上培训、降低企业用电和用气成本、支持企业债券融资需求等举措;财政部提出稳定劳动关系、阶段性减免企业社保费用等举措;国家税务局则明确了延长2月纳税申报期限,扩展网上办税覆盖面;人社部通过失业保险稳岗返还、职业培训补贴等渠道,支持企业稳定现有的就业岗位,不裁员、少裁员。

2月24日,在国新办新闻发布会上,国家发改委秘书长丛亮表示,疫情对中国经济的冲击是暂时的、短期的。比如,很多消费并不是消失了、只是延期了,待疫情结束后自然会释放。“疫情改变不了中国经济长期向好的趋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