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金50|富国创新科技基金:在运动战中捕捉价值趋势机会
财经

基金50|富国创新科技基金:在运动战中捕捉价值趋势机会

2020年03月12日 13:00:06
来源:蓝鲸财经

在2016年6月富国创新科技成立时,基金经理李元博已加入富国基金接近一年。

虽然2015年7月从汇丰晋信转到富国时已然崭露头角、熠熠生辉,但论资历却还是后生之辈。2015年11月,李元博接手管理5亿元的富国高新技术产业,半年多之后又担任新基金富国创新科技的基金经理,富国创新科技首募规模只有2.68亿元,这对于当时有一大批三四十亿元规模的主动偏股型基金的富国来说并不起眼。

但一路从卖方到买方,从汇丰晋信到富国,无论何时何地,无论是对于股票投资还是自己的人生,李元博都在积极寻找更好的机会。

在富国基金,他用四年多的时间把富国创新科技基金打造成了一只明星产品。他投资风格灵活积极,擅长通过较快的交易换手在熊市中控制风险,并在牛市中扩大战果。

2018年,富国创新科技的收益率为-16.95%,比上证综指少跌逾7个百分点,体现出较强的抗跌性;2019年的年度收益率为78.08%,超过上证综指逾55个百分点;2020年以来,截至3月11日,富国创新科技已取得14.12%的收益率;而自2016年6月16日成立至今,该基金的年化收益率为16.35%。

新手上路,初显大将定力

时势造英雄,英雄借时势。

李元博在证券业的第一份工作是在湘财证券,工作时间仅一年多后就从卖方转入买方,加入天治基金,9个月再次跳槽转会汇丰晋信基金。就这样在经过了近5年的卖方和买方研究员、基金经理助理岗位历练后,2014年中旬,李元博正式走上了基金经理岗位。

李元博的基金经理生涯开端就恰逢一轮大牛市启动,而他也确实一点儿都没有浪费盛世带给他的机遇。

2014年6月21日,汇丰晋信科技先锋基金经理曹晋离任,时任基金经理助理的李元博转任基金经理。

作为一个新手,他的操作却很坚决果断,且吉星高照好运当头。2014年三季度,他大面积调仓换股,重点布局互联网金融、指纹识别、农业信息化等领域,重仓持有同花顺(300033)、华宇软件(300271)、万达信息(300168)、神州信息(000555)、东方财富(300059)、上海钢联(300226)、乐视网(300104)、旋即信息(300324)等高成长股票,实现了良好开局。

正当他高歌猛进之时,一股逆浪迎头打来,打得他猛呛了几口水。2014年12月,受沪港通开闸、降息,以及针对18家中小市值上市公司炒作股票的立案调查、严格执行退市制度等因素影响,沪深两市出现风格切换,主板大盘蓝筹股上涨,而创业板股票下跌,指数下跌幅度达到12%,个股很多回落25%左右。

在2014年4季度,汇丰晋信科技先锋的净值增长率为0.94%,与39.78%的业绩比较基准(注:该基金的业绩比较基准为中证TMT指数*90%+同业存款利率(税后)*10%)收益率相比落后了近39个百分点。

幸运的是,李元博没有像墙头草一样被短期挫折吓倒,而是仍然敢于坚持原来的风格。在当年的四季报中,李元博说:“该产品仍然恪守以TMT为主的投资方向,在净值下跌过程中,对组合进行优化,集中持仓在基本面良好,估值已经合理的股票上,并且预计创业板中优质个股的估值修复即将到来。在2014年年报中他再次表示,“展望 2015 年一季度,我们认为,经过前期的回调,很多成长股的估值修复到了2015年的25-30倍,具备很好的投资价值。”

如李元博所料,在进入2015年1季度后,以创业板为主的成长股连续上涨,TMT 行业涨幅居首,其中计算机涨幅超90%,传媒涨幅超60%,通信涨幅接近60%,电子涨幅45%。主题行业中,互联网金融涨幅127%,智能电视96%,在线教育88%,位列前三甲。

汇丰晋信科技先锋在2015年1季度的涨幅达67.2%,与13.2%的业绩比较基准收益率相比,超过了54个百分点。

从2014年6月21日到2015年7月25日,在1年多时间任职时间里,李元博当时管理的汇丰晋信科技先锋取得了121.9%的回报率,折合年化回报率达107.33%。

震荡市中,该换股时就换股

2015年7月,在自己职业生涯已经小有声明的巅峰时刻,李元博再次跳槽,换到了现在所服务的公司——富国基金。

李元博加盟富国基金后,自2015年11月正式接替王海军,任富国高新技术产业(代码:100060)基金经理。

在管理富国高新技术产业后,李元博面对的股市环境已与2014年至2015年的牛市氛围迵然不同。当时,上证综指在经历政府的强力救市之后,从最低2850点的谷底反弹至3600点附近。

在2015年四季报中,李元博说:“整个四季度市场具备良好的投资氛围。”他表示,泛娱乐产业、教育产业、体育产业在国内发展的空间巨大,随着人们物质需求得到满足,接下来对精神层面的需求得以释放,这包括了影视剧、音乐、文学、体育、健康、教育等。而上述行业在国内的市场和发达国家比有巨大的提升空间。

理论总是美丽的,现实却往往比较残酷。

2015年12月底富国高新技术产业的前10大重仓股,在2016年初至2019年底的4年里只有第9大重仓股科大讯飞上涨了41.19%,其余9大重仓股均有所下跌,跌幅介于24.61%至88.505%之间。

所幸的是,李元博并没有把这些股票拿到天荒地老。经历2016年1月份的熔断行情之后,至2016年一季报,他的重仓股已发生了大面积调整,换掉了9只,只保留了新文化1只。

在2016年1季报中,李元博说:“今年市场可能在一个幅度内宽幅震荡,短期流动性改善是影响市场涨跌的因素。基于此,我们认为持续有业绩成长性的公司会是较好的投资方向,主题机会今年会非常难以把握。”

但是,2016年1季度末的前10大重仓股中,大多数也都不适合长线持有。从2016年4月1日至2019年底,这10大重仓股中仅有第8大重仓股信维通信、第6大重仓股欣旺达分别上涨了147.47%、53.54%,而其余8大重仓股的跌幅介于9.79%至83.50%之间。

巴菲特只有一个,像巴菲特一样前瞻性地找到穿越熊市的长牛股何其困难!何况即使巴菲特也认为科技股的投资难度高。在2016年上半年,富国高新技术产业的换手率高达4倍,相当于平均持股周期只有1个半月。这种高换手率的特征一直延续至今。

究其原因,是由于传统行业与科技行业的投资策略存在明显不同。在传统行业,不同企业间的品牌、技术或竞争优势差异比较明显,行业格局在一定阶段具有相对稳定性,基金经理在研究清楚后,直至基本面反转或泡沫破裂之前,采取买入持有策略,往往是最优选择;而科技行业技术迭代一日千里,竞争形势复杂多变,诸多因素会颠覆行业方向与龙头企业,生态企业或平台型企业的降维打击更构成莫大风险,“假设-检验-修正”的动态调整策略则更加切合实战。

从2015年11月23日至2016年6月15日,富国高新技术产业的收益率为-15.01%,分别比上证综指、中证500少跌逾5个百分点、8个百分点,与业绩比较基准相当(注:该基金的业绩比较基准为中证800指数收益率×80%+中债综合指数收益率×20%)。

守望牛市,付出两年半的时间成本

在负责管理高新技术产业半年多之后,富国基金在2016年年中又为李元博行成立了一只新基金——富国创新科技(002692)。

从2016年5月19日至6月13日,经过26天的募集,富国创新科技于6月16日成立,首募规模近2.68亿元,有效认购户数为1754户。

在最初的2016年3季度,李元博的配置以消费电子、新能源汽车、军工信息化为主。

在3季报中,他说:“我们认为从行业成长空间来看,新能源汽车的渗透率很低,虽然发展过程中有很多波折,但是行业并没有进入成熟期。军工信息化的机会来自核心产品自主可控要求下,带来国内优秀企业成长的机会,整个行业处在成长期的启动阶段。消费电子虽然在智能手机端比较饱和,但是汽车电子需求,智能手机上的创新仍然继续,所以行业仍然有结构性的机会。”

在2016年3季度末富国创新科技的10大重仓股中,截至2019年底有5只上涨,5只下跌。被证明成为中长线牛股的包括主营业务为生产连接器的消费电子股立讯精密,涨幅达338.83%,以及主营业务为石膏板的北新建材,涨幅达130.6%。同期,有4只跌幅过半,1只跌幅近半。

捕捉长牛股确实是一个需要被不断证伪的过程,在股票投资过程中,对于原先的假设没有得到验证的企业,需要第一时间修正。

后来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他回顾说:“我在2015年下半年到富国基金以后,第一个接手的产品是富国高新技术。当时在2016年表现不太好,也让我自己对投资方法有了一些反思。当时对历史上取得超额收益的公司做了归因分析,发现一个重要特征是盈利高增长。于是我将盈利高增长作为重要指标加入到我投资的框架中。到了2018年高增长但是现金流不好的公司跌幅比较大,我又在自己的框架里面引入财务指标,只看盈利比较健康的公司。”

2017年至2018年,富国创新科技的换手率分别为9.96倍、11.8倍。以动制静,在较高的换手中规避风险并积极捕捉战机,是他显著的投资风格。

从2016年10月1日至2018年底,富国创新科技的收益率为-6.47%,分别比上证综指、中证500少跌逾10和27个百分点,与基金业绩比较基准比则少亏了逾19个百分点。

在2018年年报中,李元博说:“2018年基金的个股选择遵循自下而上的选择框架,主要通过成长性因子的筛选,和估值的安全边际评判,找出候选标的进行研究和投资。个股的替换上面,我们采用了性价比的策略,与新的候选标定期比较,考虑换仓操作。在行业选择上我们采用了中观的行业轮动模型,通过跟踪行业框架内的核心宏观指标,判断经济运行的状态,找出受益和受损于宏观经济状态下的行业。我们个股选择的框架和行业选择框架进行比对,能够符合两个框架的标的是最优选择。”

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谈及自己投资方法的进化,他说:“我们做了很多年投资,发现一个好的投资方法需要和时代契合。中国股市对宏观经济的映射还是挺紧密的,不同的经济环境下Beta不同。我们看到,2017年一些业绩高增长的价值股,取得了很好的超额收益,回撤也特别小。但是在2013和2014年,这些价值股盈利增长也不错,但是股价表现就很差。所以在我的投资框架中,又放入了宏观指标,筛选出来的公司要结合宏观的状态。最好的公司就是最适合当下宏观背景的这些企业。”

熊市之中少亏即赚。截至2018年底,富国创新科技的单位净值为0.867元。尽管成立之后经过约两年半的运作与等待,单位基金净值仍处于1元面值以下,亏损了逾13%。

现在回过头来看,当时正处于一轮大涨的起点。富国创新科技的平均持股市盈率已降到21倍,而2016年3季度末为68倍。

两年半的守望,就是为了等待新一轮上涨的机会。

押注传媒、电子股,专注价值趋势策略

机会只垂青有准备的人。正因为在熊市中的枕戈达旦,李元博才得以在牛市光顾之时再次抓住机会。

早在2018年3季度,富国创新科技就开始加大在游戏、传媒、5G上游通信设备股的布局,重仓个股包括完美世界、沪电股份、凤凰传媒、新华文轩、长江传媒等。至4季度,加大对游戏股的持仓,重仓股包括吉比特、完美世界、游族网络等,对传媒板块超配约45%。

在2018年4季度末的10大重仓股中,有亿纬锂能、汇顶科技、吉比特三只2019年涨幅超过1倍,完美世界涨幅近60%,但另外6只涨幅在36%以下。

对于市场表现落后的股票,李元博会较快将其替换掉,使得投资组合一直处于动态调整中。2019年中报显示,富国创新科技当年上半年的股票换手率为3.73倍,相对于前两年已大幅下降,但仍然维持在一个较高的水平。重仓持有的前三大板块为电子、传媒、计算机,分别超配了35%、20%、20%。

会买的是徒弟,会卖的是师傅。对于如何卖出股票,李元博一直在反复琢磨。

他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卖出环节我还在完善过程中。业绩低于预期的公司,我会严格按照框架来执行,哪怕当天大幅低开,我也会卖掉,这个是我的框架中的一个定式了,当然对于另外一半的卖点我觉得是挺难把握的。历史上看,A股有不少公司业绩没有低于预期之前,因为估值较大的透支,已经提前涨不动了,比如2013年的一些消费电子和安防的公司,在中报出来后股价就涨不动了。但是要到2014年一季度之后,业绩再出现问题,这些公司当时高位下来跌幅50%左右,所以我也在弥补这一块的卖出环节,如果看不到业绩低于预期,用什么方法来应对,我可能会用一些技术面的手段帮助自己应对这类风险。”

2019年3季度,沪电股份、立讯精密、深南电路等电子股快速拉升,给富国创新科技带来较大业绩贡献。3季度收益率达21.57%,领先业绩比较基准近14个百分点。

2019年全年,该基金收益率为78.08%,超过上证综指逾55个百分点。

2019年底,他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我觉得自己的投资方法,属于价值趋势策略。这个策略会偏向质量一边,选出来的公司ROE是相对高的。之前我也考虑质量和估值兼顾,但是发现过于看重估值,会错失掉行情右侧中的一些机会,就像在市场低位震荡时,质量和估值兼顾的选股比较有效,但是像今年(注:2019年)这种有结构性行情的市场,太关注估值就会影响收益率。”

据李元博自述,按照他的价值趋势的投资框架,他的投资范围不仅局限于科技股,而且能大幅扩大覆盖范围。他会研究行为金融学,关注动能因子对股价的影响。

基金净值重回1元,实现业绩与规模双超越

在单位基金净值重回1元面值并持续上涨的过程中,富国创新科技一路受到持有人的新增申购。

从2016年6月16日至2019年底,该基金的规模由2.68亿份增长至23.92亿份,增长了近8倍。而分阶段看,该基金规模的增长主要发生在2019年。在2018年底,规模仅有1.78亿份,2019年前三个季度末的规模分别为4.28亿份、5.17亿份、20.97亿份。基金净资产规模由年初的1.55亿元激增至年底的36.94亿元。

李元博管理的富国高新技术产业虽然在2019年的收益率与创新科技旗鼓相当,但规模增速相对低很多:2018年底约1.20亿份,2019年底为2.66亿份。

究其原因,可能有两个因素:一是富国高新技术运作时间较长,单位净值比创新科技高,投资者更易接受创新科技,导致渠道营销重点放在单位净值较低的基金产品上;二是由于两只基金的投资组合存在差异,而富国创新科技的中长期业绩更好。

虽然都由李元博管理,但富国创新科技与高新技术产业的个股配置不尽相同。例如,2016年年报显示,这两只基金的前10大重仓股中,有6只相同,各有4只没有能进入另一只的前10大重仓股。

这种差异至今一直存在。自2016年10月1日至2020年3月11日,富国创新科技的复权单位净值增长率高达90.08%,同期富国高新技术产业为69.19%,两者相差约21个百分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