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丰能源IPO:入股分先后 关系有亲疏
财经

九丰能源IPO:入股分先后 关系有亲疏

2020年03月12日 16:25:25

江西九丰能源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九丰能源”)于2019年末再次报送申报稿,九丰能源经营产品包括液化天然气(LNG)、液化石油气(LPG)等清洁能源以及甲醇、二甲醚(DME)等化工产品,主要应用于燃气发电、工业燃料、城镇燃气、汽车燃料、化工原料等领域。

(图片来源于网络)

报告期内,九丰能源毛利率连年走低,销售净利率和净资产收益率较低,涉及套期保值业务存在较大风险,其中去年套保亏损达1.48亿。2016-2018年以及2019年上半年,公司各期净利润分别为3.55亿元、3.65亿元、1.86亿元和1.67亿元,套保损益金额分别为1312.66万元、-3524.89万元、-1.48亿元和-441.85万元;毛利率分别为12.24%、9.89%、7.92%和7.81%。

再次闯关IPO,能否成功?曾经的绊脚石是否仍在?《中国质量万里行》通过分析其招股书,发现其股权结构等方面存在一定问题。

一年内增值近54倍 分“奶酪”有亲疏远近之别

九丰能源2017年发生了7次股权变动,每次变动公司价值便迅速猛增,从第1次的1元/出资额,不到一年,飙升到了53.94元/出资额,而且通过分析发现股权变更的先后顺序存亲疏远近的差别。

1、2017年1月,九丰有限第四次股权转让,蔡建斌将所持九丰有限3%股权以1元/出资额的价格转让予蔡丽萍,将所持九丰有限8%股权以1元/出资额的价格转让予九丰控股。此次增资对标2018年2月,九丰有限整体变更为股份公司时的股价为0.97元/股。

招股书披露,九丰控股的股东为张建国、蔡丽红。张建国与蔡丽红系夫妻关系,蔡丽红、蔡丽萍、蔡建斌系兄弟姐妹关系。

2、2017年3月9日,新增股东盈发投资以人民币2,470.1559万元认缴九丰有限新增注册资本306.75万元,九丰有限注册资本由5,000万元增加至5,306.75万元,本次增资价格为8.05元/出资额。对标2018年2月九丰有限整体变更为股份公司时的股价为7.82元/股。

资料显示,盈发投资与九丰能源为同一实控人张建国,二股东蒋广生为多家燃气公司的负责人,此外蔡丽红也为其股东之一。

3、2017年5月16日,富盈投资、衡通投资分别以1,000万元、1,000万元认购新增注册资本40.8212万元、40.8212万元。本次增资价格为24.50元/出资额。对标2018年2月九丰有限整体变更为股份公司时的股价为23.81元/股。

资料显示,富盈投资和亨通投资都成立于2017年5月10日,这两家公司成立6日后边认购了九丰能源股份,此时认购尚算优惠。通过股权穿透显示这两家公司股东与九丰能源还有不少关联,此处篇幅有限暂不展开。

4、2017年6月6日,史带金融以所持中外合作企业九丰集团44%的出资额认购九丰有限840.963万元的新增出资额。史带金融用于出资的九丰集团44%出资额评估值为25,989.64万元。本次增资价格为30.90元/出资额。对标2018年2月九丰有限整体变更为股份公司时的股价为30.02元/股。

资料显示,史带金融(Starr Financial(Barbados) I, Inc.)成立在巴巴多斯,招股书中对于境外神秘第三大股东史带金融并未有详细介绍,不过其近一年来的财务数据并不乐观,2018年度其总资产,净资产,净利润分别为:-2,219.24万美元,-2,219.24万美元,-1.36万美元,2019年1-6月,总资产,净资产,净利润分别为:-2,219.74万美元,-2,219.74万美元,-0.51万美元,数据上看九丰能源的第三大股东似乎在静止,虽然拥有九丰能源价值数亿元的股权,但近两年总资产,净资产几乎无变动,更是赤字练练,而微乎其微的变动也可能是其净利润为赤字的原因!而史带金融是否为离岸公司?

《中国质量万里行》通过咨询发现,巴巴多斯恰是热门离岸公司注册地之一,此外,离岸公司与一般有限公司相比,主要区别在税收上。与通常使用的按营业额或利润征收税款的做法不同,离岸管辖区政府只向离岸公司征收年度管理费,除此之外,不再征收任何税款。除了有税务优惠之外,几乎所有的离岸管辖区均明文规定:公司的股东资料,股权比例,收益状况等,享有保密权利,如股东不愿意,可以不对外披露。

5、2017年6月30日,史带金融将所持九丰有限2.7116%股权(对应168.9177万元出资额)以8,200.00万元的价格转让给恒达投资、将所持九丰有限0.6614%股权(对应41.1994万元出资额)以2,000.00万元的价格转让给崇业投资的事项,本次股权转让的价格为48.54元/出资额。此次增资对标2018年2月,九丰有限整体变更为股份公司时的股价为46.78元/股。

神秘三股东史带金融,不但自己转投九丰能源,而且还对外出售九丰能源股份,理论上此次受益有1.02亿元,但2018年的财报数据皆为赤字,而且净利润仅为-1.36万美元,让人不禁怀疑史带金融管理层的管理能力!

6、2017年7月10日,广发乾和以10,000.00万元认购新增注册资本185.3975万元,信德环保以5,805.00万元认购新增注册资本107.6232万元,珠海浚协以5,000.00万元认购新增注册资本92.6987万元,京成东润以4,000.00万元认购新增注册资本74.159万元,拓溪投资以3,000万元认购新增注册资本55.6192万元,信德今缘以1,935万元认购新增注册资本35.8744万元,珠海康远以260.00万元认购新增注册资本4.8203万元。本次增资的价格为53.94元/出资额。此次增资对标2018年2月,九丰有限整体变更为股份公司时的股价为52.49元/股。

资料显示,广发乾和、信德今缘都由广发证券100%控股,而广发证券为九丰能源上一次冲击IPO的保荐机构;信德环保二股东为广发信德投资资产有限公司,其实控人也为广发证券有限公司;珠海康远通过股权穿透也与广发证券有关,看来广发证券对九丰能源的前景可谓是信心十足!此外,珠海浚协成立于2017年5月26日,也就是成立后两个月便入股九丰能源。

7、2017年7月25日,香港价值谷以10,000万元认购新增注册资本185.3975万元、汇天泽以10,000万元认购新增注册资本185.3975万元、惠真投资以7,000万元认购新增注册资本129.7782万元。本次增资的价格为53.94元/出资额。此次增资对标2018年2月,九丰有限整体变更为股份公司时的股价为52.49元/股。

资料显示,香港价值谷成立于2016年9月,认购九丰能源股份时尚未满一年,而且能与广发证券以相同价格认购,也算是关系不一般!但其财务数据却并不喜人2018年度,其总资产24,410.34万港元,净资产779.18万港元,净利润770.78万港元。惠真投资的绝对控股股东为西藏康瑞盈实投资有限公司,而其100%控股股东为郑州宇通客车股份有限公司。

2017年,九丰能源通过一些列股权变更完成了上市前的资本运作,从其历次增资价格上可以明显看出亲朋好友人间的亲疏远近之分!不过九丰能源若成功上市,应该不会让亲戚朋友们吃亏,只不过是赚多赚少的问题。

2018年3月,九丰能源完成变更后,进行了资本公积转增注册资本,其股权结构由原来的7500万股,猛增到了36000万股,增加至原来的4.8倍,相当于2017年入股的股东,其购买每股九丰能源的股份的价格便宜好几倍,分别变成了0.20元每股、1.63元每股、4.96元每股、6.25元每股、9.74元每股、10.93元每股和10.93元每股。也就是说只要九丰能源首发价格不低于10.93元每股,那么九丰能源及其亲朋好友们便皆大欢喜!

万事具备 只欠“分红”

九丰能源在完成股权结构变更后,便迎来了报告期内的首次分红,2018年6月22日,以2018年3月31日的股本3.6亿股为基数,每10股分配现金2.8元人民币(含税),现金分红合计1.008亿元。其中张建国及其亲属可获得0.72亿元。企业有钱了,分红本无可厚非,但是其时间节点值得人深思,2018年6-7月正值九丰能源与江南造船(集团)有限责任公司签署购建LNG运输船合同的时候,而价值20多亿元的2艘LNG运输船项目也正是九丰能源此次冲击IPO募集资金的项目,募集资金中2亿元用于补充流动资金,但光2018年分红就有1亿多元。

(图片来源于招股书)

九丰能源冲击IPO并非第一次,据了解,九丰能源于2018年9月20日在证监会官网披露招股书,公司拟公开发行不超过1.2亿股,保荐机构为广发证券。2019年2月26日,九丰能源终止审查。

此前相关报道显示,九丰能源存在多处财务数据指标异常、关联交易频发、市场环境限制持续盈利能力等问题。

截至发稿,对于上述问题,《中国质量万里行》并未收到九丰能源的任何回复,那么这次曾经问题缠身的九丰能源能否顺利闯关IPO?为亲朋好友人带去奶酪?《中国质量万里行》将持续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