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通客户不再增长后 中科创达17亿定增 能否走出捆绑阴影?

高通客户不再增长后 中科创达17亿定增 能否走出捆绑阴影?

2020年03月12日 19:48:07
来源:华夏时报

华夏时报(chinatimes.net.cn)记者宋婕 陈锋 北京报道

即使仍在疫情期间,无法到达现场,400家机构仍然通过电话会议对中科创达(300496.SZ)进行了密集调研。公司接待他们的规格也很高,董事长、董秘及财务总监亲自对接。

这次调研不知是因哪方的提议而起,但发生在中科创达抛出一份17亿元定增预案的一周之后。时间上的巧合,让市场上出现了调研是为定增造势的说法。

公开信息显示,定增主要是加码公司在智能汽车业务上的发展,该业务也是此次调研的重头戏。而鲜有人知道的是,中科创达多年来在智能汽车业务上的高速发展,几乎全部依赖于高通在终端客户上对其的独家导流。同时,公司在该业务上的核心产品搭载的也是高通的芯片。

硬币的另一面则是,2019年一年中高通的客户量并未继续增长。这是否意味着,在这一赛道上领先的中科创达也会随之进入疲软期?与此同时,高通对公司的欠款直接影响了公司的现金流,公司已计提坏账准备。这也是17亿定增的另一个目的,改善日趋吃紧的现金流。

对于上述疑问,中科创达在接受《华夏时报》记者的采访时三缄其口,称没有回复意愿。

如今,中科创达称,在智能汽车领域,要同包括华为和汽车厂商等产业紧密融合,是否是在为解绑这一昔日的老伙计作准备?

或为定增造势

2月24日,中科创达对外披露了一份定增预案,将募集不超过17亿元的资金,用于智能网联汽车、5G、传感器和视觉AI技术等项目的开发。

证监会此前松绑了再融资,也直接影响了中科创达这次的融资。比如,公司定增的发行价是定价基准日前20个交易日公司股票均价的8折,而不再是此前的9折;发行对象的数量也是调整后的35名;同时定增股票数量也是根据新规,不超过此前总股本的30%。可以说,公司此次的定增全方位响应了证监会的再融资新政,做到了“新老划断”。

根据预案,17亿元中拟用于智能汽车业务的资金超过10亿元,占最大比重。有趣的是,大约一周之后,400家机构就到公司进行调研。中科创达的高层也在此次调研中用了很大篇幅介绍公司的智能汽车业务。

某大型券商前分析师告诉《华夏时报》记者,一般机构调研上市公司,公司主动邀请或由机构提出都有可能。若是很多机构密集调研一家公司,很可能是公司有相应诉求向机构通气,或为公司接下来的动作造势,或是提振股价。

定增的长期效果很难判断,而中科创达的每股收益在连年上升,短期内势必将摊薄每股收益。另一个时间上的巧合是,3月以来公司的股价一直在下跌。

中科创达此前披露的2019年年报显示,智能网联汽车业务占公司总营收的26%。尽管公司称该业务是近几年增速最快的业务,但在调研中,有机构直言智能汽车的产量在整个汽车产业里面占的比重非常小。

既然如此,为什么公司会将大部分定增资金用于发展这一业务呢,中科创达相比其他厂商有什么优势?

与高通深度合作

根据目前公开的数据,记者无法看到中科创达智能网联汽车业务的毛利率是多少。公司公告中给出的说法是,中科创达有核心的数据,还有Kanzi这样的平台化的工具。一旦车厂用了Kanzi,再要更换,开发成本会变得很高。

记者掌握的一份券商调研纪要显示,中科创达自认公司的核心优势是,他们做了高通汽车生态的基础软件,下游客户如果想订制需求,只能通过他们。当然,这一点并未体现在公告中。

高通是全球知名的芯片研发公司,中科创达的核心产品Kanzi,搭载的就是高通的芯片。在高通全球官网中的“汽车解决方案”页面,高通仅向客户推荐了两家公司的智能驾驶舱芯片平台软件参考设计方案,其中一家是加拿大的一家上市公司,另一家就是中科创达。可见,在国内,高通对创达提供了接近于百分百的独家客户导流。

申万宏源刘洋称,目前中科创达为客户提供的操作系统定制化服务几乎全部基于高通芯片平台。而其他芯片厂商对其第三方操作系统IT服务合作伙伴则“不偏不倚”,而且各个不同国家及地区均由多家合作予以支持,十分分散。

公开资料显示,高通从2015年起发展智能驾驶舱芯片,随即进入高速增长期。到2019年,全球25家头部整车厂中有18家在使用高通的芯片。这几年也是中科创达智能汽车业务猛增的时期。

其实,早在创达IPO前,高通就持有中科创达4.23%的股份。创达上市后,高通也多次进出前十大股东之列。

这意味着,中科创达与其竞品公司完全不在一个起跑线上,创达真正的护城河是和高通的深度捆绑式合作。

增速或将放缓

中科创达全年营收增速25%至18.27亿元,与高通的深度合作,也让公司对高通的应收账款水涨船高。

在中科创达披露的2019年年报中,前5名客户里,排名第二的就是高通,期末应收款为3457万元;排名第三的是中科创达与高通的合资公司,期末应收款余额达2874万元。两项合计6331万元,占公司去年净利润的26%。

大客户的欠款直接影响公司的现金流。财报显示,中科创达2019年应收账款达6.58亿元,经营性现金流净额只有1.42亿元。

中科创达指出,应收账款已按照坏账准备计提政策提取了坏账准备。定增预案也提到,定增除为公司提供扩张的条件,还将用于改善公司因账款回收形成的现金流问题。

上述提到,2019年全球25家头部整车厂中有18家在使用高通的芯片。但申万宏源刘洋提到,这一年高通的客户量并未继续增长。所以他预测,伴随高通这趟便车的增速放缓,中科创达未来3年内的客户数量也会进入缓慢增长阶段。

不知是否在寻找其他“大树”,中科创达称,在智能网联汽车操作系统和智能驾驶系统领域,要同包括华为和汽车厂商等产业紧密融合,但并未进一步说明合作方式。

记者就上述问题一周前以采访函的形式发送至中科创达信披邮箱,截至发稿时仍未收到回复。对此,公司证券事务代表安然告诉记者,公司没有回复的意愿。随后她将电话给到一位姓王的女士,她称公司目前不接受采访,但拒绝透露自己的姓名和职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