业绩腰斩的新洁能,或难完成原募资目标

业绩腰斩的新洁能,或难完成原募资目标

2020年03月14日 14:10:36
来源:中访网财经

申请上市的途中,企业需要披露至少近三年的财务数据,用于证监会发审委审核以及投资者查阅。其中,有些企业在披露时期会出现业绩的下滑,但归母净利润减少一半以上的企业并不常见。

近期,无锡新洁能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新洁能”)更新了申请主板上市的申报稿,披露出其不甚如意的业绩状况。

另外,IPO日报发现,新洁能在接受上市辅导后,一位“颇有渊源”的股东却选择抛出持有的全部股份。

“一致行动人”避嫌离场

新洁能这个名字给人的第一印象或许是一家新能源公司。

但实际上,新洁能的主营业务为MOSFET、IGBT等半导体芯片和功率器件的研发、设计及销售,公司销售的产品按照是否封装可以分为芯片和功率器件。

新洁能的芯片主要由公司设计方案后交由芯片代工企业进行生产,功率器件则主要由公司委托外部封装测试企业对芯片进行封装测试而成。

从股权结构来看,新洁能实控人为朱袁正,其直接持有新洁能31.11%的股份。另外,朱袁正还有十多个一致行动人,加上他们,共计控制新洁能35.62%的股权。

2017年9月,新洁能进行上市辅导备案,开启IPO之路。

出乎意料的是,还没得到能否上市的结果,新洁能的股东洪雪君就在2018年将股份全部转让给了第三方。

从身份来看,洪雪君彼时为朱袁正的一致行动人。洪雪君与其丈夫全资拥有的灿升实业为新洁能前五大客户之一——灿升实业2016年是第三大客户(销售收入占比为5.14%),2017年是公司第四大客户(销售收入占比为2.34%)。

(前五大客户摘要,数据来源:申报稿)

从会计损益记录来看,因为限售,洪雪君分两批进行了股权的转让,成交价格均为20元/股,共卖出60万股,占新洁能0.79%的股份,总价格为1200万元。

虽然相较2015年5月375万元的购入价格,洪雪君此次转让股权获利825万元,但是,在洪雪君转让股权不到三个月后,新洁能在2018年12月提交了主板上市申请,拟募集资金10.21亿元,发行不超过2530万股股票(占发行后的25%)。以此计算,新洁能达到“募资目标”时估值为40.82亿元。

在考虑新股发行的稀释作用后,原始股的估值依旧是洪雪君转让时的2.02倍。换言之,如果洪雪君不出售股份,新洁能达到“募资目标”时,其赚到的钱将轻松翻倍。

(洪雪君转让股份摘要,数据来源:申报稿)

那么,为何“一致行动人”洪雪君没有和其他十多位股东一致行动,反而在上市辅导后离场?

某知名券商高管对IPO日报表示,洪雪君把股份卖出去,是为了避免嫌疑,其既是股东又是客户,监管层审核时,拟上市企业会在独立性上被质疑。

香颂资本执行董事沈萌对IPO日报表示,存在一定关联交易的情况,所以关联交易的价格必须公允,否则就涉嫌利益输送。持有的股份卖出一段时间之后,双方就不是关联交易了

英大证券首席经济学家李大霄也对IPO日报表示,构成关联交易,会在一定程度上构成IPO审核障碍。

以长电科技为例,其是新洁能2016年和2017年的第一大客户,2018年是第四大客户。但因为长电科技于2017年7月不再是新洁能的关联方,所以关联交易披露方面就可以延长披露1年后,只到了2018年7月即可,此后不需在关联交易中进行披露。

对于这个问题,IPO日报向新洁能发出采访提纲,但截至发稿尚未取得回复。

业绩腰斩

另外,申报稿显示,2016年至2018年,新洁能的营业收入连续增长,分别为4.22亿元、5.04亿元、7.16亿元,归母净利润分别为3603.85万元、5189.11万元、1.41亿元,增长十分迅猛。

但进入2019年上半年,新洁能的营业收入为3.28亿元,同比下降了9.12%,归母净利润为3743.16万元,同比下降54.32%。

(新洁能财务摘要,数据来源:申报稿)

对此,新洁能于申报稿中表示,2019年上半年主要受贸易摩擦及国内市场竞争加剧影响,公司芯片和功率器件毛利率呈下降趋势,进而使业绩下滑。

2019年上半年,新洁能的毛利率为19.65%,同比下降14.02个百分点,减少超4成。

记者研究发现,类似的现象也发生在新洁能同行业可比公司中。

申报稿中,新洁能列举了5家同行业可比公司,分别是富满电子、华微电子、韦尔股份、扬杰科技、台基股份。

东方财富数据显示,这5家可比公司2019年上半年的归母净利润均同比出现下滑,平均下滑比例为46.63%,略好于新洁能。

(可比公司2019年上半年摘要,数据来源:东方财富)

对于2019年6月之后的业绩,新洁能在申报稿中并未提及。

从同行业公司2019年业绩预报和快报来看,华微电子业绩继续下行;富满电子归母净利润下滑幅度减小;台基股份归母净利润虽然猛降,但其表示功率半导体业务正常稳健开展。

韦尔股份业绩逆袭,2019年归母净利润同比增加188.18%到260.22%,其主要受益于并购;扬杰科技虽然业绩同样逆袭,但其表示主要受益于研发成果、销售布局、降本增效等三个方面的调整。

(可比公司2019年业绩摘要,数据来源:IPO日报整理)

新洁能2019年的业绩也关系到其募资。

前文我们计算过,新洁能达到“募资目标”的估值为40.82亿元,以2018年归母净利润计算,相应市盈率为28.95倍。

而IPO日报统计,截至2020年3月12日,东方财富显示,2016年起共有922家非科创板企业上市,其中691家(占74.95%)的市盈率处于22.9倍-23倍范围内,只有8家企业的新股发行市盈率超过了23倍,这一比例仅为0.87%。

需要指出的是,上述计算是基于2018年的数据,而新洁能2019年上半年归母净利润暴跌超过一半,如果新洁能后半年业绩不能好转,受限于发行市盈率的限制,其欲按照原计划上市募资难度较大,或需要缩减募资金额。

内容来源: IPO日报

作者:邹煦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