频蹭热点拉股价,下一个被处罚的会是这家公司吗?

频蹭热点拉股价,下一个被处罚的会是这家公司吗?

2020年03月16日 18:54:30
来源:上海证券报

从特斯拉到5G,从区块链到车联网,半年不到,金固股份身上“挂满”了热点。

可是,掀开 “华丽外衣”,失速的业绩、大幅增加的短期债务、控股股东股权近乎全数质押,又让人不得不对金固股份的前景产生质疑。

特斯拉、区块链、无人驾驶,热点蹭不停

3月10日晚,金固股份发布公告称,全资子公司特维轮网络与北京嵩山弘毅科技有限公司(简称“嵩山弘毅”)签订意向协议,拟出资2000万元至3000万元投资嵩山弘毅。消息一出,金固股份股价第二天旋即涨停,收盘报7.6元。

何以一个意向协议就有如此威力?原来是沾上了“特斯拉概念”。

金固股份在公告中表示,嵩山弘毅是国内最早从事高端新能源汽车授权服务连锁网络的企业,旗下拥有多家特斯拉授权钣喷中心,是特斯拉官方授权售后服务商。

这已不是金固股份第一次蹭热点引发股价大涨。3月2日晚,金固股份发布公告称,已与北京嘉扬科技有限公司(滴滴旗下汽服品牌“小桔车服”)签订战略合作协议,将与小桔车服联合研发5G、车联网、IoT等前沿技术在车队运营管理及汽车后市场领域的应用。3月3日,公司股价强势上涨,盘中一度涨停,收盘涨幅达6.81%。

更早的2019年10月27日晚,金固股份披露与杭州嘉楠耘智信息科技有限公司签订战略合作协议,双方拟成立合资公司,运用区块链技术实现汽车维修配件及维修保养记录的追本溯源。10月28日,金固股份股价收盘涨幅达9.97%。

互动易上也活跃着金固股份的身影。仅仅3月9日一天,金固股份就将特斯拉、氢能源、区块链、无人驾驶多个概念蹭了个遍。

同时,金固股份还直接“释放利好”,声称旗下的汽车超人和新康众“一定会成为汽车后市场中的佼佼者和领头羊,2020年将会是公司汽车后市场业务爆发的一年” 。

频蹭热点也让金固股份频频受到监管关注。去年10月29日,深交所问询金固股份是否在蹭区块链的热点,金固股份予以了否认。

今年3月11日,深交所再次问询金固股份是否借助特斯拉炒作。金固股份在回复中继续否认蹭热点的嫌疑,并披露了三次合作的进展:目前“特斯拉售后”事项尽职调查还未进行,是否能真正合作还言之尚早;“5G、车联网”事项也只是刚起了个头;“区块链修车”事项也才起步,刚刚进入研发阶段。

对于金固股份的否认,深交所继续深挖。

3月15日晚,深交所再度向金固股份下发关注函,就金固股份在互动易中多次蹭热点的情况进行了集中问询,要求金固股份说明“佼佼者和领头羊”是否夸大误导,“2020业务爆发”是否信披违规;在特斯拉合作、氢能源、区块链、无人驾驶等方面的进展如何,互动易的回答是否符合信披规定。

同时,深交所还要求金固股份进一步说明上述内容是否对股价具有较大影响,是否达到临时公告披露的标准,是否存在以互动易回复替代临时公告的情形,是否存在利用互动易平台迎合市场热点、影响公司股价的情形。

业绩、现金流、质押,问题一大堆

金固股份的业绩更让人担心。2月28日,金固股份发布2019年业绩快报,实现营业总收入21.22亿元,同比下滑22.44%;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2454.71万元,同比下滑85.05%。

同时,金固股份的债务也在快速增长,货币资金大幅缩水。公告显示,金固股份2017年末、2018年末、2019年三季度的短期借款余额一路飙涨,从12.98亿元上涨到16.6亿元,再到23.59亿元。货币资金余额则从30.04亿元跌倒21.67亿元,再缩水到13.84亿元。

此外,金固股份近三年的经营性现金流量状况也不乐观。2017年,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净额流出3.85亿元,2018年流出4.39亿元, 2019年前三季度流出3.55亿元。

金固股份近三年的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状况

在此期间,金固股份还终止了2017年募投项目,用以补充流动资金。2017年,金固股份定向募集26.59亿元,用于“汽车后市场O2O平台建设项目”。2019年9月30日,金固股份却终止了该项目,此时仅使用了6.37亿元资金。剩余21.25亿元的资金和利息,都被金固股份用于补充流动资金。

金固股份2017募投项目节余资金的具体使用安排

公司实控人的资金状况也紧巴巴的。金固股份由孙锋峰、孙金国、孙利群及其一致行动人孙曙虹四人实控,目前四人质押股份数占其所持公司股份总数的94.22%。对此,深交所询问金固股份是否在主动迎合市场热点炒作股价以应对实控人的平仓风险。

金固股份最新公告的实控人及一致行动人股权质押情况

虽然金固股份的回答是“没有平仓风险”,但记者注意到,孙锋峰所质押的部分股票已经跌破预警线。

根据东方财富Choice统计及公告显示,孙锋峰于2016年12月16日向渤海国际信托质押了1460万股金固股份,预警线约为6.99元;2019年3月14日,孙锋峰向杭州金投建设发展有限公司质押3375万股,预警线约为6.99元;2019年4月2日,向杭州金投建设发展有限公司质押4000万股,预警线约为6.9元。

截至3月16日,金固股份收盘价为6.71元,跌破了上述三笔股权质押的预警线,且临近6元左右的平仓线。

除了平仓风险之外,深交所还质疑金固股份是否在炒作股价配合股东未来减持。

根据公告显示,财通资产-金固股份高管定增特定多个客户专项资产管理计划所认购的金固股份非公开发行股票将于2020年4月25日解禁。资料显示,该资产管理计划全部由公司中高层管理人员孙锋峰、倪永华、孙华群、金佳彦、孙群慧共5人出资认购。

在新证券法中,上市公司信息披露违法行为的惩处进一步从严。对于上市公司信息披露违法行为,从原来最高可处以六十万元罚款,提高至一千万元;对于发行人的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组织、指使从事虚假陈述行为,或者隐瞒相关事项导致虚假陈述的,规定最高可处以一千万元罚款等。

而近一段时间,监管部门也加强了对误导性陈述的监管力度。3月15日晚间,雅本化学、泰和科技和秀强股份3家公司发布公告,其因涉嫌误导性陈述等信息披露违法违规,被证监会立案调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