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天吃饭?核心产品种猪竞争力变弱 天兆猪业拟登港交所扩产能
财经

靠天吃饭?核心产品种猪竞争力变弱 天兆猪业拟登港交所扩产能

2020年03月18日 15:26:24
来源:投资时报

遭遇行业逆周期时,天兆猪业抵抗风险能力与大规模企业相比较低。2018年,猪行业逆周期叠加特殊情况,天兆猪业营业收入和净利分别下降5.41%和74.74%

《投资时报》研究员 罗艺

A股养猪巨头在过去的一年,尽享“超级猪周期”红利,业绩大幅飙升,在资本市场也成为追捧的对象。

但港股市场的猪肉版块却是另一番光景。比起A股市场多个猪肉概念股年涨幅超过50%,港股市场本来就很少的6只猪肉概念股,年涨幅一般,且其中4家处于破发状态。

但四川天兆猪业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天兆猪业)依然想去港股市场“碰碰运气”。2月末,天兆猪业在港交所递交IPO招股书,拟募资继续扩充猪产能。

多年来专注于种猪的天兆猪业,与养猪巨头的规模差距甚大。而对比近年公司业绩可以看到,2019年其业绩出现较大幅度上升。但整体来看,营业收入和净利的上涨并非来源于其核心产品种猪,而更多受益于商品猪的整体上涨。

这种周期性上涨带来的“好业绩”并不能让企业高枕无忧。天兆猪业核心产品所面临的竞争环境也越来越激烈,核心竞争力有所减弱。

规模较小 优势不突出

建筑科班出身的余平,因在改造和盘活重庆农贸批发市场的过程中,发现了生猪市场在当地的空白,遂看准猪行业存在商机,闯入生猪行业。

经过多种尝试,余平最终锁定种猪行业,并于2008年从加拿大Hylife公司引进866头原种种猪,且用200万美元买断该公司旗下FAST基因公司在中国的种猪基因改良技术的许可权利。这一举动让他在行业成名。

然而16年之后,从新三板转战港交所的天兆猪业,与同行全产业链公司相比,规模和利润已不可相提并论。且在这个集中度越来越强的行业中保持住自身的“小而美”事业,看起来并不太容易。

招股书显示,天兆猪业是一家生猪养殖公司,主要提供高质量种猪和商品猪。与温氏股份、牧原股份这类商品猪全养殖链企业相比,天兆猪业更侧重上游的种猪。

该公司现拥有37座养猪场,大多数位于重庆及四川,其余位于黑龙江、甘肃和贵州。截至2019年9月30日,其年度最大出栏产能为30万头。

招股书显示,2017年、2018年和2019年前九个月(下称报告期内),天兆猪业营业收入分别为4.75亿元、4.49亿元和4.76亿元,净利润分别为1.59亿元、0.41亿元和2.48亿元。

结合天兆猪业在新三板挂牌公布的业绩,可以更清楚看到其业绩发展脉络。2014年到2016年,该公司营业收入分别为1.51亿元、1.85亿元和3.3亿元,净利润分别为-0.64亿元、-0.11亿元和1.29亿元。

从2014年到2019年前9个月的业绩来看,天兆猪业与行业内所有企业一样,受猪周期影响,业绩呈现一定幅度的波动。

2019年前9个月,该公司营收和净利分别增长59.21%和2154.22%,而同期出栏量同比增长24.59%。出栏量虽有所增长,但与净利的上涨幅度差异甚大,主要受益于2019年的非洲猪瘟带来的需求量增长,但更主要的还是市场价格上涨所致。

从单价来看,天兆猪业的增长主要得益于商品猪的价格上涨。报告期内,每头猪的平均售价分别为1992.73元、1997.35元、2231.64元。

从产品类型来看,种猪单价增幅较小,2017年每头单价为2798元,2019年前3季度为2873元,增长微弱。而商品猪则由2017年的每头猪平均1657元增至2019年前三季度的1809元,商品猪(幼猪)2017年每头猪平均771元,2019年前三季度达1077元。

综合上述情况可以看到,天兆猪业2019年前三季度的业绩爆发主要得益于商品猪,而非其核心产品种猪的增长。论商品猪规模,天兆猪业与其他同业公司相比规模甚小,并不具备突出的竞争力。而猪肉属于强周期行业,靠涨价带来的业绩增长并非可持续的常态。

种猪竞争力下降

此外,余平及天兆猪业在行业的成名,来自于其在种猪行业率先引进加拿大优质种猪及种猪基因改良技术的许可权利。但从报告期内数据来看,天兆猪业的种猪于该公司内部的重要性在减弱。

报告期内,天兆猪业种猪营业收入分别为1.98亿元、7662.3万元和9709.8万元,占公司当期整体营业收入比分别为40.6%、15.1%和18.6%,呈降低趋势。

灼识咨询报告称,养殖户倾向于在猪肉价格高涨时增加产量。然而,由于种猪仍为猪养殖的主要来源,种猪价格较商品猪价格而言相对稳定。受非洲猪瘟影响,猪肉价格于2019年大幅上升,而天兆猪业种猪单价同比只出现微弱增长。

此外,种猪市场整体规模也在缩减。国内种猪价格随高昂的猪价格于2016年达到历史高峰,整体市场规模达886亿元,随后开始下滑,2017年到2019年分别为808亿元、660亿元和534亿元。

除整体规模缩减外,以卖猪肉为核心业务的全产业链公司,都在开展种猪业务。而全产业链企业选育方向更有针对性,能把最好的种猪都留给自己公司。这部分企业自建种猪业务,也挤压了天兆猪业这类以卖种猪为主营业务的公司的空间。

大规模的养殖企业向上游种猪行业布局,除了有足够资金和实力、技术外,同时回避风险风险能力也更强。因为相对封闭的大规模自繁自养模式,需要大量种猪进行更新,会消耗更多产能。

而天兆猪业在行业遭遇逆周期时,抵抗风险的能力也较大规模企业略低。2018年猪行业逆周期叠加非洲猪瘟,天兆猪业营业收入和净利就分别下降5.41%和74.74%。

分析人士认为,在养猪企业纷纷斥巨资扩充产能的当下,猪肉供给的平衡点也会很快到来,到时,天兆猪业这类行业中的小规模企业,是否具有核心竞争力和抵御风险的能力,也将是其继续生存的关键所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