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夫山泉境外上市:卖水到底多赚钱?四年营收超600亿
财经

农夫山泉境外上市:卖水到底多赚钱?四年营收超600亿

2020年03月18日 15:45:22
来源:华夏时报

迟迟不上市并暧昧的表态,是农夫山泉多年来给外界的印象,不过此次上市没有选择A股,而是选择境外上市则更加耐人寻味。

不是“不差钱”就没有登陆资本市场的意愿,在快销品领域尤甚。对于很多白手起家并深耕市场多年的民营食品企业来说,稳定的营收利润和充足的现金流让他们并不愿意外来资本机构的参与一手经营起来的企业。但今日不同往昔,随着食品快消行业进入新阶段,企业间的竞争日趋激烈,越来越多的公司开始收起往日的倔强。

作为国内最大的饮用水生产企业,农夫山泉近日在近10年内不断传出上市的消息,虽然农夫山泉的掌舵者,被业界称为“独狼”的钟晱晱一直对上市三缄其口,但3月17日证监会官网披露消息显示,已经接收了农夫山泉境外IPO的申报材料,让农夫山泉的上市进程明朗化。

迟迟不上市并暧昧的表态,是农夫山泉多年来给外界的印象,不过此次上市没有选择A股,而是选择境外上市则更加耐人寻味。

为何选择境外上市

3月17日,《华夏时报》记者从证监会官网获悉,农夫山泉的《股份有限公司境外首次公开发行股份(包括普通股、优先股等各类股票及股票的派生形式)审批》的进度显示为“证监会在3月17日接收材料”。

如今看似这家国内饮用水巨头终于打算在资本市场一展拳脚了,但其实并不然。因为此情此景似曾相识很多次。

在此之前,有关农夫山泉上市的消息不绝于耳,关于上市的声音最早要追溯到2010年,至今已有10年时间。最近一次比较大的进展是2018年12月29日,农夫山泉与中信证券签署了上市辅导协议的终止协议。曾在2018年8月,农夫山泉公司董秘周力回应称:“农夫山泉没有上市计划。农夫山泉十年前开始参加辅导,每次都要报,到现在为止都是例行辅导。公司目前现金流充裕,并没有上市计划。”

在中国食品产业分析师朱丹蓬看来,企业对于IPO事件一般较为谨慎,没到最后时刻不会进行官宣和确认,这属于企业对自身的保护。

为此,《华夏时报》记者向农夫山泉求证此次境外IPO的详细情况,对方相关负责人则表示“不予置评”,和此前相同的态度平添了此次上市消息的神秘性。

对于为何农夫山泉选择境外上市而不是A股上市,北京圣雄品牌策划有限公司创始人邹文武在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分析认为,首先从企业战略上来说,可以让企业国际化发展并利用国际力量规范公司治理,提升企业的品牌国际影响力和专业化治理需要。同时,从融资成本上来说,高估值和低融资成本,相对于国内市场,国际市场上的融资成本相对较低,另外可以获得更高的市场估值。

迟迟不上市的隐情

尽管农夫山泉凭借多年的市场深耕,品牌地位在国内家喻户晓,但农夫山泉董事长钟睒睒与同属浙商的娃哈哈董事长宗庆后多有不同,钟睒睒素来低调,很少出席公众场合和接受采访。这位种过蘑菇、卖过窗帘、当过记者的65岁营销奇才,也被业界称为“独狼”。有一种说法表示“农夫山泉有点甜”“我们不生产水,我们只是大自然的搬运工”等耳熟能详的广告词,系出自其本人之手。

但钟睒睒和宗庆后也有相同之处,即对企业的掌控力。

一位业内人士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农夫山泉发展到如今的地位和钟睒睒的性格密不可分,一旦上市,治理结构及股东分歧恐将影响到钟的权威,这或许是农夫山泉不上市的另一因素。

在农夫山泉的母公司养生堂系中,钟睒睒全盘控股。可查阅到的信息显示,养生堂有限公司是核心的控股型平台公司,钟睒睒个人持股98.38%,并通过其全资控股的杭州友福持有1.62%股权,系100%控股。

一路走来,养生堂的版图越来越大,农夫山泉也只是钟睒睒控股的“养生堂”系的一角而已。1993年,他创立养生堂并研制出“养生堂鱼鳖丸”,自此进入保健品行业。1996年,钟睒睒回到杭州,在千岛湖旁成立了一家饮用水公司,即农夫山泉的前身。在2019年的福布斯中国富豪榜上,他以137.9亿元的身家排名第186位。

目前,钟睒睒通过养生堂有限公司,控股上百家公司。其中,养生堂旗下的另外一家子公司万泰生物从2016年起,三次冲击A股,前两次均折戟。2019年6月,万泰生物第三次向上交所递交了招股书。

从万泰生物急于上市的态度来看,钟睒睒并不是完全不屑于登陆资本市场的。

“农夫山泉迟迟不上市,主要是因为从公司管理角度来说,上市之后财务和报表必须公开,对于一个现金流充裕的企业来说,上市融资需要公开自己的财务数据,把自己曝光在社会监督之下,对于企业家来说,如果企业不缺钱,企业家不急于变现或扩大市场投入获得资本的助力,那么就根本不需要上市。”邹文武说,“从农夫山泉的市场表现来说,农夫山泉确实不差钱。这也是为什么同城的娃哈哈宗庆后老板也坚持不上市的原因。”

不差钱的水生意

卖水到底有多赚钱?农夫山泉用一组财务数据告诉了我们答案。根据浙江省工商局、浙江省民营企业发展联合会联合发布的《浙江民营企业百强排行榜》以及万泰生物招股书,农夫山泉2015年-2018年的营收分别为109.11亿元、141.39亿元、177.91亿元、209.11亿元。

产品方面,农夫山泉现有农夫山泉瓶装饮用水、维他命水、NFC常温果汁、农夫果园、东方树叶等品牌产品。不断开发新品是快消品的生存之道,农夫山泉也不例外。近年来推出的产品品类细分的趋势明显。以包装饮用水为例,农夫山泉率先在市场推出了婴儿水、玻璃瓶装水、青少年运动盖装水等价格偏高的细分品类。

前瞻产业研究院在《2018年包装饮用水行业发展趋势分析》中指出,“卖水要靠产品差异化突出重围”。未来农夫山泉还将在水身上作出何种尝试,市场及消费者也将拭目以待。

不过,即便是千家万户的必需品,但终究会遇到天花板。智研咨询在报告中指出,2018年我国包装饮用水行业市场规模为1397.82亿元,下降3.1%。有业内人士指出,这与人口增速放缓、居民的环保意识逐渐提升有关。

水生意的发展瓶颈让农夫山泉意识到,饮用水以外版图延伸的重要性。近年来,农夫山泉频繁推出低温冷链植物基酸奶、即饮碳酸咖啡、水果、大米、面膜、保湿液等跨界产品。

虽然农夫山泉的业绩一直保持稳定提升,但在迈向全品类饮料公司的进程中,资金支出必然也会不断增长。在此背景下,上市募资对农夫山泉而言,正逐渐成为一个值得考虑的选项。

在邹文武看来,如果农夫山泉上市成功,中国快消品企业将开始进入国际市场,参与国际竞争,这是顺应时代发展需要的。从企业家个人来说,境外上市之后能够让家族财富证券化,可以改变企业家的财富传承方式,即通过证券化进行传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