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事信披违规,存储产品深陷“颗粒门”!海康威视市值蒸发900亿
财经

董事信披违规,存储产品深陷“颗粒门”!海康威视市值蒸发900亿

2020年03月18日 18:15:08
来源:花朵财经

作者 | 花朵财经研究院

不诚信的阴影笼罩着这支白马股。

近日,杭州海康威视数字技术股份有限公司(证券简称:海康威视,证券代码:002415.SZ)公告称,董事龚虹嘉、胡扬忠在增减持股份过程中信息披露违规,被浙江证监局出具警示函。

连续多年现金分红的创业板龙头,实控人背景雄厚,怎么看都是一支大白马股。按理说不应该出现通知中所描述的低级错误。

或者说,这个错误,并不“低级”。

1

海康威视:“同学情”创造的安防霸主

公开资料显示,龚虹嘉于1965年出生,系中国香港永久居民。

在科技投资界,龚虹嘉也被誉为“中国的孙正义”。

除海康威视外,龚虹嘉还分别担任A股另外两家上市公司中源协和(600645)和富瀚微(300613)的股东,并分别出任董事长和董事一职。

龚虹嘉和海康威视的关系,还得追溯到2001年。

现任海康威视董事长陈宗年、副董事长龚虹嘉、董事总经理胡扬忠,被外界称为“海康创始三剑客”。

三人合伙创业,还因一段华科大同学情而来。

海康威视的创始人陈宗年、胡扬忠等均是龚虹嘉在华中科技大学的老同学,彼此熟悉。

2001年的龚虹嘉,在投资界已经小有名气。当两位老同学找到他,希望他帮忙时,身边几乎没人看好海康威视的项目。一则此前几个人均在国企做研究,毫无创业经验可言;二则他们的家人均不支持在互联网泡沫已经破裂的时候,扔掉国企铁饭碗,白手起家。

同学情谊打动了龚虹嘉。一开始,他只是抱着“帮帮老同学”的简单目的,做起了天使投资人,并未曾畅想过有一天海康威视会走得如此之远。

2001年11月,杭州海康威视数字技术有限公司正式成立。作为天使投资人,龚虹嘉向海康威视投资了245万元。

2010年5月28日,龚虹嘉作为公司副董事长在深交所敲钟。

因他长情持有海康威视达十几年之久,投资收获600多亿,获益高达2万倍!

作为海康威视“三剑客”之一的老同学胡扬忠,在资本运作上,紧跟龚虹嘉的步伐。

数据显示,两人在多次与海康威视相关的投融资过程中,保持步调一致。

正是借助他们在海康威视的股权,二人双双登上福布斯的2019年《中国400富豪榜》。

2019年度福布斯中国富豪榜榜单中,龚虹嘉身家超600亿排名26,胡扬忠身家超100亿排名265。

经历高管时刻之后,这对兄弟又站到了一起。

2018年12月起,龚虹嘉同时任中源协和董事长。因此,在2020年3月16日,中源协和也发布了关于公司董事长龚虹嘉受到证监会处罚的决定。

2016年4月起,龚虹嘉同时担任富瀚微董事一职。2017年2月,富瀚微登陆创业板。因此,富瀚微在龚虹嘉被处罚后,也对外发布公告,称董事收到《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结案告知书》及《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浙江监管局行政监管措施决定书》。

不过,富瀚微在公告中强调“本次事项系针对龚虹嘉先生个人,与富瀚微及富瀚微其他董事、监事和高级管理人员无关,不会影响富瀚微正常生产经营。”

2

为何被罚?都是股权激励惹的祸?一字之差抢激励

我们现在看到的处罚公告,只是一个结果。

其实,证监会真实开始对两位高管进行调查,还是去年的11月11日。

也就是说,这次处罚针对的违规信披行为,是在去年的11月之前发生的。

根据龚虹嘉担任董事长的中源协和公告显示的信息,龚虹嘉被处罚,原因是海康威视的股权激励方案出了问题。

我们都知道,合理的股权激励方案,是刺激员工、中层和管理层拓展业务,创造营收的有利武器。

既然是股权激励,那就需要实现具体的财务目标,才能施行股权激励措施。

高管受罚,就是倒在了2018年限制性股票计划设定的过程中。

2018年8月,海康威视董事会、监事会审议通过了《2018年限制性股票计划(草案)及摘要》,根据该股权激励计划显示,限制性股票解锁需满足三个条件:

第一,解锁时点前一年度净资产收益率不低于20%,且不低于标杆公司前一年度75分位水平;

第二,解锁时点前一年度较授予前一年复合营业收入增长率不低于20%,且不低于标杆公司同期75分位增长率水平;

第三,在限制性股票锁定期内,解锁时点前一年的经济增加值(EVA)需较上一年度有所增长,且高于授予前一年的EVA。

到2020年2月28日,海康威视再次发布公告,宣布修订上述业绩考核指标,拟将“解锁时点前一年度相比授予时点前一年度的复合营业收入增长率不低于20%,且不低于标杆公司同期75分位增长率水平”

修改为:

“解锁时点前一年度相比授予时点前一年度的复合营业收入增长率不低于20%,或不低于标杆公司同期75分位增长率水平”。

“且”和“或”的细微差别,就是管理层能否获得股权激励的关键。

修改之后,历史比较值和标杆公司同期比较值中有一个满足,当次解锁期的公司业绩考核指标即视为满足。

海康威视同期发布的业绩快报显示,“2019年,公司实现营业收入577.52亿元,同比增长15.88%”,并未达到调整前2018年限制性股票计划的业绩考核指标。

深交所因为这一字之差的修改,问询海康威视原因。

海康威视将锅,甩给了因美国打压,而难以扩展海外市场。

花朵财经查询公司业务之后发现,公司在2013年之后,海外业务营收占总营收的比重,一直维持在22%以上。最高峰的2016年,海康威视的海外营收占比达到29.32%,93.60亿元。

但海外营收的增速,其实从2013年开始,就呈逐年下降趋势。

所以,把锅甩给2018年初才出现的风险,显然不太合适。

那么真实情况是什么呢?

问题,还是出在公司的主营业务上。

海康发家的业务,就是安防。2019年的一份调查显示,海康威视作为千亿市值公司,自身占全球视频监控设备市场份额高达37.94%,连续七年蝉联全球市场份额第一名。

依靠专业的技术储备和牢靠的产品服务,海康威视在短短10年时间,营收增长15倍。

但持续高速增长背后,却是一个行业趋于饱和的现状。

饱和的产业,营收达标的可能性在降低,因此,“和”与“或”之间的改动,就成为管理层能否拿到股权激励的关键。

2019年,胡扬忠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也强调安防市场需求的碎片化现状。

“安防市场增长得很快,但却是一个“小”市场。一方面市场容量实际上并没有那么大,不然,千亿(销售额)级别的公司早就出现了。房地产市场很大,通讯市场也很大,所以在这些行业能够培育出一些大公司。6000多亿美元的手机市场是真的很大,才能有苹果、三星等公司出现。

大家以为传统安防业务市场很大,所以加大投入。潮起潮落,最后发现想象与现实差距很大,有些就选择退出了。安防市场的“小”体现在这是一个非常碎片化的市场,用户不集中,应用很分散,产品也很分散,客户的定制化很多,建立一个从满足客户碎片化需求的开发响应、到快速交付能力的建设,是一个非常复杂的体系。”

从行业发展的角度,服务一个“碎片化”的市场,天花板的出现必然会很突然。

所以,分好蛋糕,激励大家之后还要未雨绸缪。海康威视的管理层也在寻找转型升级的路径。

3

设立子公司进军消费电子,误入虚假销售泥淖?

消费电子,成为海康进军的方向之一。

这个行业足够大,能够容纳苹果、华为、小米这样的行业巨无霸。

同时,素有“小华为”之称的海康,对华为toB业务转为toC业务的模式,也更为亲近。

海康威视从2018年之后,在逐步涉及四大新业务:

(1) 萤石,主打互联网家用;

(2) 机器人公司,包含无人机、机器视觉、物流机器人、泊车机器人等;

(3) 智慧存储,各类存储卡(TF卡)、SSD、个人和小型企业NAS;

(4) 汽车电子,包含车载模拟监控、ADAS辅助系统、智能后视镜等。

在某购物平台上,搜索海康威视,除行车记录仪、安防设备等民用监控设备之外,还出现了固态硬盘这样的产品。

然而,消费电子市场的用户,显然需求更为“碎片化”,也更为“严苛”。

消费电子的硬件生产,本来就是一分钱一分货。

决定固态硬盘性能和价格的,除了缓存技术,就是硬盘芯片上的半导体颗粒等级了。

经过多年的发展,挤入这个领域的公司,主要有韩国三星、海力士、美股镁光科技、西部数据、日本东芝以及我国新近的长江存储和兆易创新。

下游供货商对于颗粒的耐用性和安全性,也有自己的判断。

简单说,东芝颗粒,就是行业标杆。自身从1992年期建设并投入使用的六个晶圆厂,不论生产能力还是技术工艺水平,都是行业老大地位,其生产的颗粒价格高,品质好。

镁光,机械硬盘起家,半路出家到芯片存储领域,抱着英特尔大腿,做着半代工性质的工作,品质保障只能是“够用”级别,因此价格便宜,量大从优。

总结:

东芝颗粒,听交响乐长大的日本和牛;

镁光颗粒,地方屠宰场的注水牛肉。

因此,采用什么颗粒,很大程度上决定一家下游生产商的成本。

海康威视在各个平台上销售的旗舰固态硬盘存储产品,是C2000系列。

根据海康存储当初对 C2000L 的宣传,这款型号的 512 GB 容量版本能够做到读取 2500 MB/s、写入 2100 MB/s。

但是有消费者经过评测发现,实际数据与海康宣称的并不符合。

根据海康存储当初对 C2000L 的宣传,这款型号的 512 GB 容量版本能够做到读取 2500 MB/s、写入 2100 MB/s。

在数次测试过后,有消费者发现,这块海康产品的数据,缩水了4成左右。

随后,这名消费者通过某视频平台,将评测结果发布到网上,并称开了 C2000L 固态硬盘的表面贴纸,发现原来是固态硬盘的四颗存储颗粒中有一颗出现了批次混用的情况。

不同内存条、不同存储颗粒的性能都可能有细微的不同。自己DIY过电脑的朋友,应该都有一个最基本的装机常识:尽量不要把不同型号的内存条混用在一台电脑上,不然很容易因为内存的互不兼容导致电脑蓝屏、程序报错。

对于固态颗粒来说,这一定律也适用。

不同批次的固态储存颗粒在颗粒体质和性能上都会有细微的不同,因此一条固态硬盘上要选用同一批次的固态颗粒。

除了混用不同批次的存储颗粒之外,还有其他消费者在网站爆出,海康威视缓存,并不是自己宣传中说的,群联封装的东芝颗粒,而是镁光颗粒。

同时,他还发现海康威视C2000 512G硬盘官方的宣传的缓存容量是512MB,但是实际上却是256MB。

视频播出后,海康威视迅速下架了C2000系列,并迅速修改了产品的详情页,删除了所有的“东芝颗粒”的字眼,全部改成了3D TLC。

但是时间到了3月,相关UP主在测评海康威视C160固态盘后,又发现内部采用的是Sandisk(已被西部数据收购)的单颗256GB的闪存芯片,编号05138,经过查询后发现,这是西部数据的SATA接口的蓝盘使用过的颗粒。品质还是非常不错的,但是海康威视与西部数据并没有合作,而且海康威视C160固态盘的主控也是比较低端的慧荣SM2258XT主控(通常优质的存储颗粒会搭配好的存储控制芯片)。

而且,视频上传人在不同平台购买的5块海康威视C160固态盘中,有两块来自淘宝的C160固盘的Sandisk闪存芯片是同一批次“7212”,即2017年第21周第2天,也就是 2017年5月22号生产的。

显然,作为2020年的固态盘,竟然采用2017年的颗粒,因此该视频上传人认为,不排除海康存储使用二手西部数据颗粒的嫌疑。

几部视频上传后,海康威视也曾派出产品负责人进行澄清。

但事实胜于雄辩,在数据面前,海康选择低头。

4

企业诚信,为何如此重要

从未按程序进行披露的股权激励安排,到占公司营收比重并不大的存储产品深陷“颗粒门”,海康威视的2020开年,并不顺。

千里之堤毁于蚁穴。

大企业的崩溃,往往都是从自欺欺人开始。

从一开始用“行业内幕”的遮羞布为自己挡枪,到借用民族主义的大旗替自己呐喊。

但,一个谎言出口之后,往往需要更多的谎言去填补其中的空白。

在资本市场,这种涉嫌不诚信的实锤,往往意味着蒸发的市值和消失的股权激励。

前车之鉴很多,摔得最惨的,前有德国大众检测门,后有美国波音遭停飞。

“悄悄的进村,打枪的不要”。

急于套现被激励股权的股东,往往也是慌不择路的投资人。

截止到发稿,海康威视通过深交所“互动易”平台表示,“海康存储没有买过或使用过任何西部数据回收颗粒”。

海康威视的总市值,从2020年2月20日的3624.92亿,到本周三的2711.92亿,缩水922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