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功集团”或减资破产 创始人从木匠到绍兴首富
财经

“精功集团”或减资破产 创始人从木匠到绍兴首富

2020年03月18日 18:01:07
来源:小债看市

作者| 小债看市

来源| 小债看市(ID:little-bond)

最近两天,信用债市场一些“非常规”操作花样百出饱受诟病,为了不违约如意炒掉评级机构后场外支付,华昌达模仿桑德环境进行债券置换,难怪老司机们感叹“以后世间再无违约”。(后台回复“如意”和“华昌达”查看原文)

然而值得注意的是,2019年7月违约暴雷的精功集团,近日传出破产重整的最新消息,这家500亿资产巨头集团又回到众人视野。

01 延期提交

3月16日,精功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精功集团”)公告称,法院裁定批准精功集团、绍兴精汇投资及浙江精功控股延期提交重整计划草案的申请,延长至新冠肺炎疫情得到有效控制时止,公司或将减资破产。

延期提交重整计划公告

2019年9月,绍兴市柯桥区人民法院裁定受理精功集团等三家公司的重整申请,值得注意的是,精功科技(002006.SZ)不在重整申请范围内。

在申请重整的两个月前,精功集团出现了史上首次债券违约。

7月15日,精功集团由于资金出现流动性困难,10亿规模“18精功SCP003”不能按期兑付,构成实质性违约。同时,大公资信将精功集团主体信用等级调整为AA-,次日下调至C。

其实,精功集团陷入债务危机早有预兆。

2019年4月,精功集团持有会稽山(601579.SH)和精功科技(002006.SZ)全部股权就因债务纠纷遭上海金融法院轮候冻结。

其后,精功集团所持浙商银行(601916.SH)、绍兴银行、精工控股、轻纺城(600790.SH)等股权也被冻结。

《小债看市》统计,违约时精功集团存续债券还有10只,余额为51亿元,存续规模较大。后来“18精功SCP004”也未能足额兑付,直至破产重整申请时,精功集团存量债券全部违约。

02 流动性危机

据官网显示,精功集团始创于1968年,形成了钢结构建筑、装备制造、绍兴黄酒、新材料、通用航空五大主导产业和大数据等培育发展产业,拥有精工钢构、精功科技、会稽山三家上市公司。

此前,精功集团连续多年入选“中国企业500强”、“中国民营企业500强”、“中国企业集团竞争力500强”、“中国诚信民营企业100强”。

精功集团官网

从股权结构上来看,精功集团控股股东为精汇投资,持股比例为76.25%,第二大股东为金良顺,持股比例为8.1546%,穿透后实控人为金良顺,持股31.43%。

实控人持股路径

由于计提大额资产减值损失,精功集团已经连续两年亏损,2018年实现归母净利润-23.81亿元,同比下滑487.6%;2019年第一季度实现归母净利润-2.27亿元,同比下滑267.01%。

截至2019年一季末,精功集团总资产525.08亿元,总负债385.62亿元,净资产139.46亿元,资产负债率73.44%,母公司层面资产负债率更高达89.82%。

《小债看市》分析债务结构发现,精功集团主要以流动负债为主,占总负债的77%,因此其债务结构不合理,短期负债风险较大。

精功集团流动负债近300亿,其中短期借款104.44亿元,应付票据及应付账款近百亿,一年内到期非流动负债33.75亿元,也就是说其一年内面临的短期负债近140亿。

除此之外,在精功集团近90亿的非流动负债中,有长期借款15.36亿元和49.32亿元应付债券。

然而,截至2019年一季末精功集团账上货币资金有54.58亿元,除去受限资金,可动用资金和短期负债间鸿沟巨大,可以说早在2019年一季度精功集团就已经陷入流动性危机。

随后,精功集团债务风险开始暴露,截止2019年8月30日其到期未偿还总债务26.69亿元,其中金融机构债务13.02亿元。

2019年9月,精功集团失去对精工控股的控制权,后者为上市公司精工钢构的第一大股东。

值得注意的是,为了维持高杠杆,精功集团所持旗下三家上市公司精工钢构(600496.SH)、精功科技(002006.SZ)和会稽山(601579.SH)股权质押比例达到或接近100%,再融资压力进一步加大。

精功科技(002006.SZ)股权质押情况

精工钢构(600496.SH)股权质押情况

会稽山(601579.SH)股权质押情况

同时,由于将募集资金转给他人使用以及通过永仁实业占用会稽山资金等原因,精功集团实控人金良顺也被多次出具警示函,从侧面可以看出公司管理混乱、资金用途不明。

2018年末,精功集团关联方净占用资金78.11亿元,主要集中在其他应收款科目,前五大应收单位均为关联方,应收合计60.53亿元占比72.44%。

另外,精功集团母公司为关联方提供大量担保,或有负债规模很大,2018年末合计对外提供担保105.59亿元,其中母公司对表外关联方提供担保77.28亿元,是净资产的3.98倍。

内部关联担保

总的来看,精功集团大量资金被关联方占用,高度依赖债券融资遇到金融去杠杆,续发债券减少导致资金立马断流,再加上旗下三家上市公司股权高比例质押,最终资金腾挪无术流动性枯竭而暴雷。

03 从木匠到绍兴富豪

和许多杨汛桥人一样,20世纪70年代中期的那次武汉之行,改变了金良顺的人生轨迹。

当年,一批杨汛桥的木工和泥瓦匠到武汉搞建筑,他们多是第一次乘火车,经过上海到武汉闯世界、做工程。

金良顺近照

等他们回乡时,已是20世纪70年代末,改革开放刚刚迈出第一步。这些杨汛桥人后来许多都创办了乡镇企业,不少还成为上市公司老总,金良顺就是其中之一。

精功集团的前身是绍兴经编机械总厂,1968年建厂时,企业只是个作坊。回乡后的金良顺,成为这个作坊的负责人,他干的第一件大事就是技术革新。

1983年,在缺乏设备和资金的情况下,金良顺率领一批技术精英,克服种种因难,经过无数次的失败,终于试制成技术含量和性能领先的ZJ4-1经编机。

从此,绍兴许多企业家乃至政府领导,都对这位学历不高的年轻人刮目相看,金良顺走上了科技型企业家的道路。

1993年,绍兴县实行乡镇企业机制转换,将部分集体资产量化到个人后改制为股份合作制企业,成立精工集团。

1999年,精工集团进行第二次改制后更名为精功集团,金良顺为最大股东,并于2000年改制成立浙江精功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21世纪初期,精功集团开始谋求在资本市场有所作为,陆续形成四家上市公司的三个产业平台的格局,并拥有多家控股、参股公司。

木匠出身的金良顺,通过资本原始积累以及一系列资本运作,2018年以31亿身家成功登上胡润富豪榜,曾经还问鼎“绍兴首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