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美联储的独立性去哪儿了?
财经

评论 | 美联储的独立性去哪儿了?

2020年03月19日 21:38:18
来源:中国新闻网

3月12日,美国首都华盛顿国会参议院和众议院警卫官宣布,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国会山将暂停对游客开放。中新社记者 沙晗汀 摄

1987年的“黑色星期一”,是美国股市熔断价值的引信和导火索。

既然是资本市场应急机制的核心制度设计之一,那么这个机制的实际运用就应该是小概率事件,并且是小概率事件中的小概率事件。

人的一生,经历一到两次极端经济事件已非易事,三到四次是反常,再多就是罕见,并且是历史性罕见。

而这样的反常和罕见,在2020年开年之后特别是新冠疫情全球大流行之际,真的粉墨登场了。上演的舞台是全球主要金融市场,观众是众多的市场参与者。

3月9日、3月12日、3月16日、3月18日。标普500指数四次触发熔断机制。

3月19日,美股继续低开,今年以来的下挫幅度已超过2008年金融危机时的一半。大涨大跌、前涨后跌,波动性之大远超预期。虽然波幅尚未企及历史高位,但上下震荡的烈度几乎没有先例可循。

估计连“奥马哈圣人”、89岁的巴菲特也讶异于市场变化之剧烈。不知他的最新神谕是否会对此做出解释和进一步的预测。

关于美国经济周期进入后期的研判,其实已经持续不止三年。

2018年第4季度美国股市的闪崩和2019年9月中旬美国回购市场的断流,已经提醒了非理性追涨的风险。虽然事件之后牛市依旧,至少有关经济减速和市场调整的思考变得更加迫切。

新冠疫情无疑加速了这一进程。一旦蝴蝶效应下的公共卫生事件传染至金融市场,市场反应的高度不确定性应该是唯一可以确定的结果

以2月下旬为界,之前是中国抗疫而美国股市风景独好,之后是全球进入抗疫总动员而美国股市重挫。

当然,金融市场是经济基本面的市场化映射,不会长期脱离经济而走出独立轨迹。美股近期走势与经济增长乏力、油价大跌等经济因素高度相关。

新冠疫情引发的供给冲击和需求冲击以及供应链失灵进一步叠加负面影响,导致美股非典型的巨幅震荡下跌。

更为奇怪的是,最近,几乎所有的金融资产价格都在异动

按理说,经济衰退迫近,黄金应该坚挺。但黄金价格冲高1700美元后跌破了1500美元,体现不出“乱世黄金”的避险成色。

美元汇率反常坚挺。美元指数自2017年4月以来首次突破100大关,目前已逼近102点,避险货币的地位依然牢固。

美债出现分化,国债特别是长债利率走低,而高收益债风险凸显,利率反而升高。

美联储主席鲍威尔在为期两天的货币政策例会后出席发布会。 中新社记者 陈孟统 摄

在全球金融市场的喧嚣中,永远不会缺少联席主角——美联储的身影,这一次也不例外。

3月3日,美联储降低联邦基金利率50个基点。3月15日,又降低联邦基金利率100个基点到0-0.25%,同时宣布将在接下来的数月推出7000亿美元量化宽松政策。

早就知道,美联储弹药充裕,不像欧洲央行和日本央行般货币政策工具匮乏。但没想到,美联储的战斗模式是如此大开大阖。

显然,这两次重大货币政策出台突破了美联储的惯例,风格转换之快、之突然,令人咂舌。

首先,政策宣布时间均是非议息会议(FOMC),虽然第二次的官方口径是相当于3月18日的议息会议决策;

其次,没有相应的预热和市场引导;

再次,降息幅度之大缺乏必要的数据支持;

最后,整个过程的透明度与之前颇有差距。

货币政策是调节经济总量的宏观政策,前瞻性、可预期、有针对性是基本要求,而具有独立性的美联储一直以来是标杆和榜样。

但这一次,美联储似乎丢弃了经年累世形成的传统

以货币政策呼应美国行政机器特别是特朗普总统对低利率的要求,结果不仅没有化解市场对经济衰退和疫情冲击的恐惧,反而因用力过猛导致动作变形,触发了市场恐慌。

由于美元的全球储备货币地位,美联储一定程度上相当于全球的中央银行,其权威性与独立性息息相关。独立性也是美联储信誉的基石。

如果说,2018年开始的加息,虽然结果上使美国经济增长低于预期,从而有行动过早之嫌;而2019年开始的三次降息,是基于独立判断的矫枉过正。但是,基本上,美联储是循既定之规而无逾矩之行,还是市场熟悉的那个美联储。

但近期的美联储,却变得有点陌生:多了一分急迫,少了许多沉稳,越来越像美国行政机器的一部分,似乎用实际行动证明百分百独立性的可遇不可求。

如此的货币政策举动,只能说明百分之百绝对独立的美联储只存在理论上。至多只是“政府内的独立”(the independence within the government)和“操作上的独立”(operational independence)。

真心希望,特朗普总统对美联储的推特檄文和美联储的这两次政策出台,只是主客观因素共同作用下的巧合,美联储还是那个独立而深谋远虑的美联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