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觉中国缺席的107天
财经

视觉中国缺席的107天

2020年03月23日 12:48:16
来源:蓝鲸财经

在停业整顿了整整107天之后,视觉中国(000681.SZ)的网站终于恢复了正常运营。

3月20日,视觉中国发布了公告,公告称公司的主网站在经过了2月4日的试运营后,终于恢复了正常运营。并且,视觉中国还特地在公告中加上了一句“试运营期间,公司持续加强管理,巩固整改成果,欢迎社会各界继续监督。”

这句话中仿佛还隐隐透着对于去年“411事件”的不甘,大有在历尽劫波后重振旗鼓的气势。只不过,在视觉中国缺席的这107天里,图片版权行业的格局已经悄悄发生了改变,而推动了这一改变的,正是视觉中国自己。

一张图片引发的惨案

2019年是视觉中国艰难的一年,在这一年里视觉中国一直处于舆论的风口浪尖之上,不仅经历了舆论的口诛笔伐,还两次关停了网站进行整顿。而这一切,都因共青团中央的一则微博而起。

2019年4月10日,事件视界望远镜(EventHorizonTelescope,EHT)国际合作团队公布了人类历史上首张黑洞的照片。这张照片首次揭开了黑洞的神秘面纱,是一项在全球范围内都引起了轰动的科学发现。

很快地,人们却发现这张照片竟然悄悄出现在了视觉中国的网站上,并且被列为“编辑图片”,并且注明了“此图片是编辑图片,如用于商业用途,请致电或咨询客服代表。”也就是说,视觉中国声称自己拥有这张照片的版权。

另外,视觉中国的创始人柴继军也在朋友圈表示, “黑洞”照片属于EventHorizon Telescope组织(EHT),视觉中国通过合作伙伴获得编辑类使用授权。

但事实上,作为一项科研成果,这张照片的版权并不属于某个特定的个体或商业组织。中科院院士武向平向媒体表示,黑洞的照片一经发布,全世界都可以使用,只要注明来源即可。

视觉中国将科研成果“据为己有”的行为引起了公众,尤其是媒体们的普遍愤慨。雪上加霜的是,共青团中央此时又在视觉中国的网站上发现了国旗和国徽的图片,同样也被列为了“编辑图片”。于是,共青团中央的官方微博在4月11日发布了一条微博责问了视觉中国。

这一条来自官方的微博仿佛吹响了全民监督视觉中国的号角,凤凰网、苏宁、360等企业的官博纷纷在这条微博的评论区跟帖视觉中国网站上的自家商标图片,一时间视觉中国处在了舆论的漩涡中心,成了众矢之的。

在巨大的舆论压力下,视觉中国的负责人在第二天便接受了天津市互联网信息办公室的约谈,接受了30万元的行政处罚,并紧急关闭了网站进行整改。

强扭的瓜不甜

视觉中国之所以会引起如此大的公愤,乃至于自媒体们提出“苦视觉中国久矣”的论调,与视觉中国自身的商业模式不无关系。

早在中文互联网兴起之初,我国网络内容生产者的版权意识较为薄弱,对于盗版等侵权行为缺乏有效制裁的法律法规和技术手段。而互联网上的图片数量庞大且往往著作权模糊,以至于广大的自媒体在使用图片时往往不注重图片的版权,即便是许多自媒体实现了盈利后依旧如此。

同时,由于自媒体数量众多且往往影响力不大,他们对于图片版权的侵权行为往往令图片生产者们难以察觉。即便内容生产者发现侵权行为,高昂的维权成本也往往令其望而却步。

在这样的情况下,视觉中国首先用技术手段解决了网络图片侵权行为取证难的问题,这两项技分别是“时间戳”和“鹰眼”。前者是基于HASH函数算法,根据签名认证的电子数据内容生成的一串固定长度的字符串,能够作为图片生成时间的客观证据;后者是视觉中国基于图片大数据和人工智能技术自行研发的图像版权网络追踪系统,能够全网爬虫、自动图像对比、授权对比自动生成报告。

这两项技术为视觉中国的“诉讼式获客”打下了基础。2015年视觉中国告北京华恒汉方制药有限公司侵权案中,首次使用“时间戳”技术进行取证,案件最终获得胜诉。2016年鹰眼系统研发成功并投入使用后,视觉中国以此作为手段在网络上追踪其所拥有的图片,在发现了未经授权的使用者后,便会向后者提出签约的建议,而不采纳建议的后果便是称为侵犯版权诉讼案的被告。

与广大势单力薄缺乏法律意识的内容生产者不同,视觉中国拥有庞大且经验丰富的律师团队,有充分的能力通过法律的手段维权。相关资料显示,仅2018年至2019年期间,视觉中国就提起了3000余项诉讼,其中90%以上均为知识产权类诉讼。甚至,在充分地积累了知识产权类诉讼的经验后,视觉中国还专门开辟了帮助版权方进行维权的业务。

在巨大的技术和人力的优势面前,侵权方难以在诉讼中讨到好处,同时小微企业主往往惧怕成为被告的风险,因而往往选择与视觉中国达成商业和解,与后者签订图片使用合同。但以这样的方式缔结的合作,在用户眼中不免有着强买强卖之嫌,对于广大自媒体来说,视觉中国动辄发出律师函、质问函的嘴脸十分丑恶,即便事实往往是他们侵权使用图片在先。因此,视觉中国在被点名时舆论才会迅速发酵,而参与其中的自媒体中有多少曾经因为侵权使用图片而成为视觉中国的目标客户,就不得而知了。

年报显示,视觉中国通过“鹰眼”发现了大量的潜在客户,相较于视觉中国传统的大客户营销方式,这种获客方式的成本显然大大降低,而效率却很高,截至2018年,视觉中国的签约客户数已经超过1.4万家,授权客户接近33万,这其中很多是”鹰眼“的功劳。

然而,这些依靠诉讼威胁换来的客户价值并不高,属于客单价较低的长尾客户,视觉中国以引起众怒为代价换来这些客户有些得不偿失。据国金证券传媒研究员的报告,视觉中国客单价10万元/年以上的大客户占比仅为15%~30%,却贡献了公司70%以上的收入,这些客户往往为行业内的龙头企业,宣传需求大,且预算丰富。而鹰眼所发现的客户不但签订的合同金额较低,且粘性较差,双方在合作之初就没有建立起良好的合作关系,自然也难以达成续约。

商业的本性

作为中国最大的正版图片库,视觉中国有着重要的行业地位,而鹰眼的研发,为广大内容生产者提供了发现侵权行为的工具,填补了相关领域的空白。因此,在“411”事件之前,视觉中国在版权业内有着和很高的地位。

然而,这一次的“411”事件让我们看到了视觉中国的另一面。视觉中国一边自诩为版权保护领域的标杆,一边却将互联网上大量无主图片的版权据为己有,即便是黑洞这样举世闻名的照片也不例外。事实上,这样的行为同样从另一个角度侵犯了内容创作者的版权。屠龙勇士终成恶龙的故事,又一次上演了。

这样的行为与当初百度的”魏则西事件“如出一辙,当时李彦宏曾经坦言:“短期利益的追逐挤压了百度的价值观,如果失去了对价值观的坚守,百度离破产就只有30天。”然而,猫妹却认为这两件事恰恰共同反映出了商业组织逐利的本性,对于一家企业来说,其存在的首要目的便是盈利。在特定的条件下,企业或许能够为法律和大众权益提供助力,但我们永远不能期待企业会在缺乏监管的情况下将坚守价值观作为己任,甚至成为一个行业的监管者。

所幸的是,视觉中国的行为也引起了监管层的重视,从而改变了对图片行业的管理态度。2019年12月10日,网信办暂停了视觉中国和ICphoto两家企业的网站运营,这两家企业是中国图片行业的龙头,也是拥有境外图片资源最多的两间企业,这一次的整顿长达百日,主要目的便是清理两家平台中的海外新闻类图片。

同时,新华社与中新社这两家官方通讯社也纷纷创建图片整合平台,力图整合新闻类图片,在充分利用新闻媒体过剩的图片产出的同时,也避免民间商业组织成为新闻类图片的主要资源渠道。由此可见,目前监管层的意图是明确区分商业类图片和新闻类图片的管理,视觉中国以及其他同类的图片网站,或将失去染指新闻类图片的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