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玮:美联储开放式量化宽松不能安抚市场 反倒证明事态的严重性

张玮:美联储开放式量化宽松不能安抚市场 反倒证明事态的严重性

2020年03月23日 22:36:23
来源:凤凰网财经

文:昆仑健康保险首席宏观研究员张玮

3月23日晚间消息,美联储决定采用广泛新措施来支持经济,对于美债和MBS “不限量”购买。消息一出,引发的市场惊叹程度不亚于前些天一步到位的零利率降息。关键是,美联储的这个行为或起到积极作用吗?

5天前,我在“桥水爆仓传闻与3月18日金融市场分析”一文中提到,当中国、日本、沙特等美国国债大买主逐渐丧失了对美债的胃口之后,高倍杠杆的对冲基金一跃成为美国国债最重要的新买家。在前两年美联储加息缩表卖出国债时,正是对冲基金们承担起“为国接盘”的重任,成功地压制了国债收益率的上涨势头。当桥水在这个月被彻底打垮之后,高杠杆成了“索命鬼”,迫使他们启动了疯狂的国债抛售模式,在3月11日终于导致美国国债市场丧失了流动性,一级交易商们的自有资金已难以应付对冲基金的大溃败,被迫向美联储求救,这才有了3月12日美联储紧急开始的1.5万亿回购注入资金的救命行动。从3月16日开始,对冲基金的雪崩态势终于冲击到美国的回购市场。在这种风声鹤唳的情况下,没有哪家银行敢于借钱给这些“残兵败将”。于是,还得美联储出手拯救。3月16日周一,美联储急急忙忙地宣布再一次向市场注入5000亿美元的回购资金,目的是为了“确保准备金供应充足,以支持短期资金市场(国债回购)的正常运行。这可以理解为:对冲基金玩砸了要甩卖国债,最终还是要美联储印钞票接盘。

尽管当时没过多久就迎来了桥水“辟谣”,但也并非官宣。假如“玩砸”的资金数量庞大,特别是假设“桥水们”背后的金主是银行、保险公司、共同基金和养老基金这类牵扯到美国金融体系的核心资产,后果不堪想象,很有可能引发类似于2008年雷曼兄弟那样的多米诺骨牌效应的。

回想当年,雷曼兄弟作为一家投资银行,深度参与并自持了大量的MBS,最终因资不抵债成为推到华尔街一众金融机构的多米诺骨牌。现在可好,美联储直接宣布对于美债和MBS不限量购买,是不是十分眼熟?这就相当于承认了美国广义基金爆仓的严重性。

退一步想,假设联储此次的“开放式量化宽松”当真能够拯救市场,那也只是用更大的泡沫来掩盖当前的泡沫伤口。一个直接结果就是美元贬值:作为世界储蓄货币(美元)的发行国,美国比其它发展中国家在应对问题方面多出一个手段——印自己的钞票。美国几十年来的“好日子”依靠的就是不断发行美元,促使美元贬值,而他(美国)持有的用它国货币定值的资产不断升值。现在看,经历了这么多年,美联储似乎还只有这一种作为。

关键问题是,美国此次面临的问题是多年的债务堆积与突发新冠疫情的叠加。不管是债务问题,还是新冠疫情,都不是天量的QE可解的。一方面,作为债务堆积的结果,联储放再多的水,归根结底还是债务,实体经济没有产生相应的利润,债务如果没有处理的话,经济就不可能恢复正常;另一方面,新冠疫情靠的是财政,要依靠大量的财政支出来保证人民群众有药可医,更不是放水这么简单。

所以,对于今天的联储“开放式量化宽松”,只能算是缓解美国广义基金流动性危机的“饮鸩止渴”,对于铲除危机根源深层次的债务积累只算是“饮鸩止渴”;对于缓解新冠疫情,而是越俎代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