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中的经纪公司丨现在最怕上热搜,复工后竞争更激烈
财经

疫情中的经纪公司丨现在最怕上热搜,复工后竞争更激烈

2020年03月25日 10:54:14
来源:新京报

“工作排得满满当当的艺人,一下子全部‘待岗’了,后续的合作项目都变成了待定……”某艺人工作室经纪人慕平(化名)告诉新京报记者。

受新冠肺炎疫情的冲击,从1月底开始,拍摄中的剧组纷纷停工,筹备和录制中的综艺节目如《青春有你2》《歌手·当打之年》等相继取消或改成云录制,线下商演活动由于会引发人群聚集更是不见踪迹。

疫情发生后,综艺节目《歌手·当打之年》启动云录制。

演戏、上综艺和参加商演,这些原本是艺人工作的重头戏,也是其收入的主体来源。这些项目与活动停滞之后,那些曾经忙碌到连假期都没有的艺人不得不处于“待工”状态,经纪公司第一季度的营收也因此大受影响。

日前,多家经纪公司相关负责人及宣传人员接受了新京报记者的采访,北京觉醒东方文化经纪有限公司创始人纪翔就表示,疫情的冲击加速了传统经纪行业拐点的到来,让从业者必须思考流量时代的应对之策。

疫情当下——

①以前争着上热搜,现在最怕上热搜

疫情初期,一些正在拍摄中的剧组相继停工,尤其是身处武汉的剧组,封城后演员被滞留在当地,某演艺经纪公司副总王鹏(化名)说,“刚封城那几天,大家心态都有点崩溃,但随着国家抗疫工作的开展,工作人员通过微信和滞留在武汉的演员进行视频交流,互相开解。有的演员提出想去当志愿者,大家都不同意,没有代步工具、出门又不认路,不如踏实和剧组在酒店待着,别出去给大家添麻烦。”

面对相关商务、宣传工作全部停止,除了被动“歇业”,艺人经纪公司也倾向于在此期间主动停止艺人的相关曝光。“艺人本来是需要保持持续的曝光度,但目前这种情况,我们判断不宜主动增加曝光度,以免抢占公共资源。这个时候需要保持低调,最怕给公众留下一种在借此作秀的感觉。”经纪人慕平(化名)不禁感叹,以前是争着抢着上热搜,现在是生怕上热搜。至于艺人的后续工作安排,只能等疫情结束之后再说。

②演员转行,学习如何为疫区援助物资

虽然经纪公司和工作室暂时停止了本职工作,却恰好有时间用自己的方式加入援助武汉的行动中。马伊琍、朱亚文、李现、白宇所属的经纪公司壹心娱乐,就在结束春晚工作后立即投入到募捐、购买物资、运送物资的工作中。

此前,壹心娱乐官微曾用日记的形式,纪录了公司为疫区输送物资的经历。

不过,这场由28位公司员工和几乎所有客户(包括导演、编剧、演员)一起参与的“大通告”,却屡遭挫折——经历了买错物资型号、退货再换货,从零开始学习医疗器械、医疗采购流程、运输成本及风险,“每一家物流公司对所配送的物品都有不同的要求,我们都要一个个学习、了解、分辨、执行。”好容易找到符合医院使用条件的酒精和消毒水,才发现交通运输每单限重3KG。“大家都是接力干活,交替吃饭,洗澡只用10分钟,回来一看各种群里的未读消息已经有近千条。”

应对——

充分利用线上资源提升业务能力

纪翔认为,从另一个角度来说,这次短暂的停工也不全是坏事。艺人平时工作忙得没有时间陪家人,现在正好能多一些时间陪伴,也可以趁机充电,沉下心来观察思考如何提升自己的业务能力。从艺人经纪公司层面来讲,纪翔主张更多地在网络上开拓新的领域。“我们不会让艺人去做网红、带货,毕竟在产品属性上有根本性区别,但可以做‘生活方式和价值主张’的正向引导,跟95后群体紧密互动,产生有意义的价值链接和身份认同感。方式上,用短视频来呈现,直接、简单、不说教、主题清晰,最重要的要传递正向价值观,遵循吸引力法则。”

众多明星就在线上参加了新京报特别栏目防疫星播报的活动,为读者提供出行防疫的小建议。

培养男团练习生的四川新华贝易文化有限公司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公司旗下练习生原本已敲定开年后参加综艺节目和网剧的录制与拍摄。虽然节目暂停但练习生的日常训练不能停,只是从线下转到了线上。“舞蹈和音乐老师在线教学,练习生在家练习录好视频交作业。”但在家“云训练”也会遇到实际困难,比如家里场地狭小,大动作施展不开,甚至有的练习生父母去了抗疫一线,一个人在家只能固定镜头自拍等,“好在大家对待线上训练都很认真”。

复工进行时——

演员回剧组后,需先隔离14天

而截至记者发稿时,各行业已处于复工初期,大大小小的经纪公司也根据自己的情况慢慢恢复了一些工作,“不过基本还是在家办公。”一位经纪公司负责人接受采访时说道。“我们的工作基本分几类,发工资、交税、报税、起草合同,这些常规工作都在按部就班地做。然后就是梳理所有演员、剧组的复工计划。”

3月中旬,赵丽颖晒出了其主演的《有翡》剧组复工照。

不过,随着3月的到来,少部分剧组选择了复工,“演员虽然回去了,但是都要隔离14天,其他剧组的工作人员也一样。”某位演员身边的工作人员告诉新京报记者,“拍戏的时候,除了演员,其他工作人员都必须佩戴口罩,演员们拍完也尽量撤离到人少的地方等待。一些可有可无的戏份,现在都删掉了,而且现场都配备了消毒液、酒精等消毒用品。”

此外,一部分在宣传期的艺人也开始了一些简单的工作,比如在家录制节目,配合杂志拍摄等等。“现在复工的还是少数,以前我们这里几乎每周都会有几场拍摄,现在只是偶尔有着急的,我们才会开工。”某知名摄影师说。

热播剧《安家》举行线上发布会。

原本,杂志拍摄尤其是广告拍摄都是大阵仗,每次摄影棚都会聚集大量工作人员,包括艺人的工作人员、摄影师、摄像团队工作人员,还有一些广告客户,但现在拍摄,工作人员都要缩减到最少。“开工前,我们都会做好通风和消毒,工作人员能别来的就别来了,来的都要佩戴口罩,拍摄速度也尽量加快。”

【蝴蝶效应】

时间没了,后续项目只能待定

纪翔告诉新京报记者,大部分原计划年后要开机的戏,还处于观望状态,最早启动也得3月底或4月初。公司旗下艺人盖玥希原本2月初要进组拍一部网剧,李子璇则原定过年期间进组,拍一部电影和一部剧,都延迟开机了。

而对演员来说,最输不起的就是“时间”,王鹏感慨道:“其他行业疫情过去后,必定在营业额上出现报复性增长,只要挺过这段时间,后面的营业额可能会比去年同期增长很多倍,至少可以减少一些损失。但演员不行,包括导演、摄影都是一样的,时间过去了,再怎么努力,也不可能同时拍摄好几部戏。”而且,一些之前就谈好的项目和敲定的合同,原本春节前后可以签合同的现在也都不签了,“因为档期都没法确定。”

【行业拐点】

①影视寒冬余波,加剧恶性循环

谈及此次疫情冲击会对艺人经纪行业带来哪些改变?慕平表示,这次的情况属于不可抗力,极少发生也无法预先准备,短期的冲击已然存在,长期看都会逐渐恢复。“但演员,也就是艺人,永远是一个被动的职业。他的发展往上取决于上游的影视制作公司是否给机会,往下取决于观众是否喜欢他,也就是所谓的人气。如果疫情导致上游的影视项目减少,那么艺人整体的工作机会就会减少。资源会越发向头部艺人倾斜,头部之外的艺人之间的竞争会更加激烈。”

事实上,由于影视寒冬的缘故,整个影视行业包括艺人经纪,过去一年都有些举步维艰。纪翔说,资本陆续退出、各平台开始在项目预算上瘦身、综艺招商严重缩水——“项目少了,艺人数量没少,竞争加剧,淘汰率提高。演员拍戏的数量和质量都下降了,商务收入减少,曝光率降低,形成恶性循环。这次的疫情更是雪上加霜,经纪公司在第一季度的收入锐减。”

②流量与非流量边界会更加明显

纪翔认为,在此次疫情到来之前,传统经纪行业已经经历了三个拐点——第一个拐点是2014年韩国偶像男团的“归国四子”,让流量和粉丝经济突然出现在大家面前,打破了传统艺人的原生态;第二个拐点是2018年互联网的选秀节目,从《中国有嘻哈》到《偶像练习生》;第三个拐点是2019年的直播网红。“它们都在打破原有艺人经纪公司的形态和边界,未来的艺人经纪公司不是被垂直领域的演员和偶像所定义,而是重新被‘流量和非流量’来定义,偶像这个词会成为‘流量’的代名词。”纪翔说,这次疫情改变了很多人的居家和工作习惯,加速了第三个拐点的到来。“我们只有深刻地理解了这些变化,才能做好战略调整和应对措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