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亿美元并购浮亏8成 天齐锂业巨额债务压顶

43亿美元并购浮亏8成 天齐锂业巨额债务压顶

2020年03月25日 10:55:30
来源:第一财经

股价下跌只是一方面,更大的危机则是濒临爆发的一系列海外投资、并购引发的债务风险

股价一个月内最大跌幅超过37%,超过250亿市值灰飞烟灭。从曾经的锂业巨头,天齐锂业如今成为市场的弃儿,仅用了两年多时间。

3月23日,天齐锂业以近5%的跌幅低开后,终于在 40分钟后坠向20.9元的跌停位,截至收盘仍牢牢封住跌停。24日盘中,更是险守20元关口,一度跌至20.23元的近期新位,逼近2011年以来的最低价。

而2017年9月,天齐锂业的股价还曾站在61元的高点,如今最新股价仅剩巅峰时的三成。

天齐锂业面临的还不止是股价下跌,更大的是濒临爆发的一系列海外投资、并购引发的债务危机,2018年共计耗资43亿美元收购智利锂矿公司SQM的代价尤为沉重。2019年,天齐锂业为这起收购,计提了22亿元的减值准备。如果按市值计算,巨资收购的股权,目前最新仅有11亿美元左右,付款高达80%以上。

3月22日,天齐锂业披露了对四川证监局问询的回复,显示截至2019年9月底公司有息负债合计超过312亿元,但账面资金仅有17亿元。按当时汇率折算的269亿元收购贷款,将在今年11月到期,公司流动性极为吃紧。

业绩大幅亏损、资金捉襟见肘,天齐锂业如何迈过这道难关?

突然来临的巨额减值

3月22日,天齐锂业对全资子公司TLK在澳大利亚建设的“年产2.4万吨电池级单谁氢氧化锂项目”一再延期、收购标的 Sociedad Quimica y Minera de Chile S.A(下称“SQM,译名智利矿业化工”)业绩同比大幅下滑等情况,针对四川证监局的问询进行了说明。

根据天齐锂业2月29日披露的业绩快报,2019年,公司实现营业收入48.36亿元,同比减少22.56%;营业利润亏损15.24亿元,同比下降142.51%;净利润亏损28.24亿元,同比减少228.36%。

受锂电池材料价格下跌影响,不少锂电池行业上市公司2019年的业绩都出现了大幅下滑。同为锂业巨头的赣锋锂业披露,2019年营业收入52.82亿元,同比增长5.56%,净利润3.56亿元,同比大降70.88%。

但与赣锋锂业相比,天齐锂业的光景更惨淡一些。该公司称,去年业绩巨亏的主要原因,除了公司主要产品锂精矿、锂化工产品价格下降,导致营业收入和毛利下降之外,更主要的原因是对SQM的长期股权投资,计提了22.08 亿元减值准备,以及年内为并购进行的贷款产生了16.7亿元的利息费用。

带来巨额减值、利息费用的主体,就是上述SQM项目。2018年5月,天齐锂业以40.6亿美元的对价,收购了全球第二大锂矿供应商SQM23.77%的股权。加上从二级市场以2.5亿美元购入SQM2.0961%股权,天齐锂业共计为这场收购支付了高达43.1美元的对价。

为了完成这桩并购,天齐锂业自筹资金7.26亿美元,并向银团贷款35亿美元。而2018年6月底,天齐锂业总资产也只有187亿元,收购对价高达人民币269亿元,因而被称为“蛇吞象”式收购。

天齐锂业对SQM股权的减值计提,来得十分突然,此前没有任何迹象。在2019年10月23日披露的三季报中,该公司预计全年净利润将在8000万元至1.2亿元之间,未对SQM投资减值进行任何预测。直到今年2月3日修正业绩预告时,才披露了这一巨额减值事项。

天齐锂业此前回复深交所问询时披露,SQM2019年前三季度营收为14.71亿美元,同比下降 13.47%;毛利为4.22亿美元,同比下降27.09%;净利润为2.11亿美元,同比减少1.20亿美元,降幅36.22%。

天齐锂业称,SQM利润下滑的主要原因,是锂业产品价格下滑,2019年1-9 月,SQM锂及衍生物产品的销售均价为1.19万美元/吨,同比下降 27.74%。

天齐锂业在3月22日的问询回复中称,披露2019年三季报时尚未获取SQM经营数据,仅依据后者2019年半年报数据进行分析。

天齐锂业收购完成后,SQM经营状况的变化,并非完全无迹可寻。3月22日公告显示,天齐锂业曾对持有的SQM股权进行了三次测试。其中,第二次测试业已将SQM最主要的锂及衍生物的估值进行了下调,具体内容包括,将SQM的此类产品的销量,由8万吨,下调到5万吨,销售收入由9.6亿美元,下调到6亿美元,下调幅度接近40%。

另外,未获取相关数据的说法,似乎存在不少疑问。天齐锂业称,去年前三季度,虽SQM锂产品价格同比有所下滑,但仍与管理层预期基本一致,直到当年四季度,管理层才观测到国内外锂产品价格,已低于此前预期。

但这种说法真实性究竟如何,存在不少疑问。第一财经记者从东方财富查阅的数据显示,SQM2018年营业收入,同比仅增长5.33%,净利润更是仅比上年增长了2.83%。2019年3月底之前,该公司三个季度单季的营收同比分别下降2.78%、1.67%、2.79%,毛利最少下降了6.94个百分点,最多则下降了24.49%。到了2019年二季度,SQM经营恶化更加明显,单季营收、毛利、净利润同比分别大降22.63%、36.24%、47.57%。

然而,SQM经营情况的变化,以及天齐锂业自己进行的估值测算,最终并未在2019年三季报之前进行披露。

因何马失前蹄

2010年在A股上市的天齐锂业,曾经是锂电池产业的一颗明星。收购SQM之前,就已进行了多起海外投资、并购,但效果却不甚理想,收购SQM股权更是代价沉重。

收购SQM前后,锂价已经开始下跌。财政部等四部委在2016年12 月发布通知,除燃料电池汽车外,各类车型2019-2020年中央及地方补贴标准和上限在现行标准基础上退坡20%。2018年2月,有关部门又对新能源汽车补贴联合发文。

“前几年锂电池行业需求旺盛、利润高,社会资金都跑进来了,产能出现过剩。”2018年6月,某锂电池行业上市公司董事长曾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随着竞争加剧,加上新能源汽车补贴政策变化,锂电池行业的价格、毛利都出现了较大下滑,对行业和企业利润带来了较大影响。

这在天齐锂业的业绩上也有所体现。半年报数据显示,2018年上半年,天齐锂业实现营业收入、净利润、扣非净利润同比分别增长36.24%、 41.71%、38.57%。虽然增长仍然强劲,但营收增速同比已下降5个百分点以上。该公司当时预计,当年前三季度净利润增长将9.32%—23.81%,比上年明显下降。

业内人士当时对第一财经记者分析称,2018年5、6月份,锂价出现大幅下跌,价格下跌对企业盈利的杀伤力非常大,因为有经营杠杆,毛利率压缩3—5个百分点,销售规模要增长30%—40%左右才能弥补回来,而价格下跌30%,销售量要增长50%左右才能补回。

这样的销售增幅,显然难以实现。2018年全年,天齐锂业营业收入62.4亿元,同比增加7.75亿元,增长14.16%;净利润22亿元,同比仅增长2.56%,扣非净利润18.8亿元,同比下降12.23%。营业收入虽有增长,但同上年15.6亿元的增加值相比,降幅已经高达50%以上。

而营业收入增长放缓的同时,产品毛利也在收缩。数据显示,2018年,天齐锂业的锂矿、锂化合物两类主要产品的毛利率,分别为71.89%、65.25%,同比分别下降了0.22、4.16个百分点。

进入2019年之后,情况更不容乐观。当年3月,财政部等四部委联合下发通知,显著了提高了新能源汽车推广的财政补贴政策门槛,对下游汽车生产企业、终端消费都来了影响,进一步波及到上游基础材料商。

2019年上半年,天齐锂业营业收入25.9亿元,同比下降21.28%;净利润1.93亿元,同比大幅下降85.23%。该公司锂矿、锂化合物的毛利率,也同比大幅下降了9.76%、24.78%。公司称,上年同期锂化工产品的售价仍处于相对高位,自2018年下半年开始,随着供需调整,锂化工产品价格明显回调,导致2019年上半年的销售收入较上年同期下降较为明显。

在2018年年报中,天齐锂业已经预计到这一点,判断,随着锂价大幅或持续下跌,可能在多个方面使公司的业务、财务状况及经营业绩受到重大不利影响。

作为最大的锂消费市场,国内市场增长放缓、竞争加剧,对于一桩数百亿元的并购来说,并不是好消息。第三方数据显示,2018年,中国的电动车销售额占全球的56%,为全球最大电动车市场。与之相对应,2018年,中国以高达39%的消费量,成为全世界最大的锂消费国。中国市场需求的变化,对SQM以及天齐锂业的并购,有什么影响不言而喻。

从可查数据来看,收购之前,SQM的经营情况已发生明显变化。2017年前三个季度该公司的归母净利润增速为60.69%,收购前后的2018年上半年,该数据骤降至21.19%,而当年前三季度更是猛降至4.4%。

然而,收购SQM股权时,天齐锂业对市场做出了极为乐观的判断,以第三方数据力证锂矿产品增长空间巨大。该公司在收购草案中称,到2021年,下游行业全球锂需求量综合预计将比2016年增长80.97%。而电池行业的需求其年均复合增长率将达到22.3%,消费占比将从2016 年的42.4%增加至64.1%。

疑问也由此产生:在2018年5月披露的收购草案中,天齐锂业称,购买的SQM 23.77%股权,价格参考市场价,经双方谈判及协商结果确定,不以资产评估结果作为定价依据。此后又称,收购不涉及对SQM的盈利预测及业绩承诺安排。

在收购SQM之前,天齐锂业的业绩已现下滑之势。在行业深耕多年的天齐锂业,为何要对这样一桩巨额收购,做出这样的条款安排?马失前蹄的真正原因究竟是什么?

巨额债务压顶

对天齐锂业来说,收购SQM带来的,不仅是已经计提的巨额资产减值,还有更为沉重的债务负担,导致财务费用逐年攀升。

数据显示,2018年,天齐锂业财务费用4.7亿元,同比大幅攀升751.4%。到了2019年前三季度,财务费用更是飙升到16.5亿元。同期现金支付的利息支出金额为11.75亿元,消耗了公司2019年度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净流量13.83亿元中的大部分,对公司经营业绩和流动性影响较大。

其中最主要的原因,就是为完成购买SQM 23.77%股权新增借款35亿美元导致利息支出增加。根据天齐锂业披露,2019年前三季度,因收购SQM股权贷款产生的借款利息高达13亿元。

因为使用高杠杆并购,天齐锂业的资产负债率大幅飙升。年报数据显示,2017年底,该公司总资产约178亿元,总负债72亿元,资产负债率不到41%。收购之后的2018年已猛增至73.26%,到2019年三季度末继续攀升至75.23%。

摆在天齐锂业面前更为紧迫的,是巨大的短期流动性压力如何化解。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三季度末,天齐锂业短期借款为24.38亿元,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6.52亿元,长期借款282.08亿元,合计金额超过312亿元。

此外,天齐锂业还有大量对外担保。截至2019年6月底,担保余额合计达336.38亿元,担保金额占净资产的比例高达332.06%。而这些巨额担保的形成,大多数与并购SQM有关。

为并购SQM进行的银团贷款,将在2020年下半年到期。2019年半年报显示,在35亿美元银团贷款,期限均为1+1年,合同生效时间为正式放款的2018年11月29日。按照目前汇率计算计算,天齐锂业要在今年11月偿还约合250亿元人民币的巨额债务。

然而,天齐锂业的资金已经极为紧张。根据三季报数据,截至2019年9月底,该公司账面货币资金仅有17.34亿元,相比上述约31亿元的流动负债,还有13亿元以上的资金缺口。

在3月22日的公告中,天齐锂业称,正积极与作银行沟通,调整负债期限结构、放宽贷款条件,以缓解公司流动性,并与地方政府、监管机构和银行沟通,防止发生“抽贷、断贷、压贷”。

天齐锂业还称,控股股东计划以现金方式,向全资子公司成都天齐锂业有限公司或公司指定的任一子公司,提供总额不超过10亿元借款,目前已为上市公司注入资金6.58亿元。 此外,还将挖掘优质子公司的融资能力,实现增量资金用于补充流动性,控股股东、董事会、管理层已论证各类股权融资的可行性并努力推进,以期从根本上优化公司的资产负债结构,但目前尚未与任何潜在投资人签署有法律约束力的合同或协议。

230亿持股浮亏

SQM是智利圣地亚哥、美国纽交所两地上市公司,A 、B 类总股本为2.63亿股。截至3月24日下午4时,该公司股价为16.39美元,总市值为43.14美元。按照SQM的最新股价计算,天齐锂业的浮亏金额巨大。

公告显示,天齐锂业2018年直接收购SQM的股份,共计6255万股A类股,收购价为65美元/股。相较于后者当时二级市场的价格,溢价率约为24%。而所持有的25.86%股份,最新市值仅剩11亿美元略高,浮亏80%以上。按最新汇率计算,浮亏金额已超过230亿元之巨。

除了是否应在2019年三季度应计提收购SQM的资产减值外,四川证监局在问询函还要求天齐锂业,对此次计提的减值准备是否充分做出披露。

从可查数据来看,SQM2019年业绩下滑幅度不小。数据显示,2019年全年,该公司营业收入19.44亿美元,同比下降14.22%;毛利、净利润为5.6亿、2.78亿美元,同比大幅下降28.21%、36.77%。

而分季度来看,收入、利润环比下滑趋势更为明显。2019年三季度,该公司营收同比下降12.9%,环比下降超过5%;四季度营收同比下降16.55%,环比下降约2%,两个季度的净利润同比也分别出现27.55%、38.4%的下滑。

对此,天齐锂业在回复中称,目前计提的减值是否充分,取决于SQM 锂化合物及其他产品,市场需求未来是否会出现进一步疲软,以及该公司运营、扩张计划未来几年是否会出现重大不利变化等,公司管理层将持续关注这些因素的变化。待SQM出具正式的2019年年报后,公司将以此为依据,对减值测试结果进行进一步修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