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工正当春丨理发店的艰难:7位顾客即营业巅峰

复工正当春丨理发店的艰难:7位顾客即营业巅峰

2020年03月27日 12:49:02
来源:启阳路4号

【导语】

温暖已至,万物复苏正当春。

随着疫情防控趋势向好,全国各地迎来了复工季。在经历了一个超长假期后,有人重新回到了熟悉的工位,有人重新坐上了复工的班车,所有人都开始再次为生活奔波。车水马龙,城市重归喧嚣。

当战疫逐渐取得胜利,流水线重新运转,机器重新轰鸣,我们来到了另一个名为“复工”的战场。凤凰网财经频道推出《复工正当春》系列报道,关注加速奔跑的奋斗者,重新回暖的中国经济。

当下服务业寒冬,美发行业也遭受重创,凤凰网财经联系到木北造型,从一名北漂理发师的视角,感受行业惨淡,复工艰难。

01

理发店复工艰难

7位顾客就是营业顶峰

凯利回到家休息已经深夜十点了,这天下午到晚上,在木北造型望京SOHO店约做造型的顾客恰好比较多。

在疫情之前,若只有7位顾客,木北造型望京SOHO店将是门可罗雀。而今时不同往昔,服务业寒冬尚未消散,如今的7位顾客让艰难复工的木北好不热闹。

2004年,第一家木北造型在北京西单成立,到现在木北造型在北京已经开到了300多家。中国民间有习俗,“正月剃头死舅舅,过了二月二龙抬头才能理发。” 今年受到疫情影响,即使过了中国人口中的“二月二”,理发店生意依旧冷清 。三百家木北造型,目前复工的只有五六十家商场店,其他独立门店尚未开业。

凯利透露,目前已复工的商场店生意非常不好。木北造型是会员制,会员到店做造型护理需要提前跟理发师预约。疫情之前,正常情况下,以凯利所在店的水平,客流量每天最少在70-80人。一天的营业额算下来,高的话5万,低的话2万。 而现在最多也只有1000多块钱。

开始营业后是要交店铺租金的,如果不开业,可以跟房东协商把房租便宜一点或直接减半。所以现在大部分理发店不会开门营业的。 凯利解释,木北现在也不是正式营业,正式营业暂定4月初或中旬,现在只是一些零零散散的老顾客等不急了,理发师才去店里剪发。

望京SOHO这家木北的店铺租的是房东个人的,因此疫情期间木北总公司法律部给房东发函件,表达了共克时艰的想法,希望房东能 免掉2月份、3月份租金。最后协商的结果是这段时间每月免半个月的租金。除此之外,店里这两天营业,水电需要正常交缴费。

在这样的情况下,木北望京的这家店3月份营业亏损,营业额腰斩,主要亏损在房租。 凯利说房租是6万一个月,房东帮忙免去半月租金后要缴3万元,这3万元的租金是由股东平摊。

02

员工入不敷出

业绩为零 工资骤降

这是97年的凯利在北京工作的第二年,目前他做到了创意总监的级别。 木北的技术总监剪发要98元,首席总监128元,创意总监188元,最高的288元的是技术店长,一共4个级别, 每位理发师会配助理帮顾客洗发、染发、烫发等。

在最近非正式营业期间,木北的理发师剪发时戴口罩和手套,不戴护目镜,因为若同时戴护目镜和口罩,护目镜里会起雾,影响视线。 此外,目前店里的卫生消毒措施还有进门前测体温,消毒机器人将为顾客提供免洗洗手液进行消毒。

凯利说,等到4月正式营业后,公司会要求每个员工穿防护服上岗,就是医护人员穿的那种白色全身防护服。

现在,木北的每个员工都是入不敷出的。

美容美发就是业绩行业。没有顾客就没有业绩,没有业绩就没有工资,理发师是没有底薪,没有保底的。就像房产销售,不卖出几套房子肯定是没有钱的。疫情导致到店理发的顾客少之又少,员工的业绩几乎为零。所以也不是所有员工都到岗了,一般就是包括 凯利在内的6个股东在店。

木北公司规定,员工做够一定年限才满足入股的条件,才能花钱买股份。对于满足入股条件,表现比较好、业绩比较优秀的员工,公司才允许入股。一般50%股份属于木北,剩下50%属于公司的员工。 凯利在现在有5%的股份。盈利是按照股份的比例分红。

凯利每月的收入由工资和股东分红构成。工资是平均在一万左右,如果生意好的话分红每股能分1000块钱左右,生意不好一股平均只能分几百块钱。正常情况下 凯利一个月的收入在一万五左右。

但最近凯利没有工资了,并且还得倒贴。 店铺最近的三万元的租金是由股东平摊,凯利这个月光贴店铺大概就贴了5000块。 更不用提凯利自己租房子、吃饭的生活费了。

03

关于疫情效应:

浪费的青春和无所不在的虚无

关于疫情效应,凯利说他们90后年轻人喜欢用信用卡,花钱比较厉害,疫情带来的困难之一就是还不上信用卡。 而凯利的同事们,有的要还车贷,每月约一万块钱,因为疫情也没钱还了。

日常生活的变化毋庸置疑,最近他有了充足的时间休息。正常工作没有疫情的时候, 凯利一般从早10点到工作到晚上10点,几乎很少休息,有时候两个多月都不休息。现在工作量极少, 凯利学会了做饭,不用再点外卖吃快餐了。

但是疫情耽误了凯利的青春,他感觉在北京待着有点浪费时间,本来可以多挣一点钱,早日完成自己的计划,结果因为疫情耽误了。 凯利在北京隔离的期间只能疯狂打游戏,什么事都没有。 虚无感连同孤独充斥在他那间出租屋,无法捕捉,却又无所不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