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联瓷业二度IPO毛利率走低 实控人旗下新华联控股遭遇债务危机
财经

华联瓷业二度IPO毛利率走低 实控人旗下新华联控股遭遇债务危机

2020年03月31日 20:24:03
来源:投资时报

对比两次发布的招股书,《投资时报》研究员发现,华联瓷业毛利率变化明显

《投资时报》研究员 王雨

提到瓷器,人们最先想到的大概率是景德镇。但实际上,包括景德镇在内,中国共有四大瓷都。近日再度提交首发上市招股书的湖南华联瓷业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华联瓷业)即来自四大瓷都之一的湖南株洲醴陵市。

据《投资时报》研究员了解,华联瓷业曾于2017年10月递交过招股说明书,并于2017年12月1日被证监会抽中现场检查。抽查后,华联瓷业收到来自监管部门的反馈意见,但该公司并没有递交更新的招股书,2018年12月4日,证监会宣布终止华联瓷业IPO审核。

2020年3月初,华联瓷业又一次递交招股书。值得注意的是,据证监会3月13日消息,这一次,华联瓷业又被抽中现场检查。

本次发行前,自然人许君奇和傅军分别持有华联瓷业45.00%的股权,共同为该公司的共同实际控制人。此次IPO,华联瓷业拟募集资金由上一次的3.9亿元大幅提升至6.5亿元。同时,相比前一次募投方案,8000万元偿还银行贷款的项目取消,新增9000万元补充流动资金项目。

对比两次发布的招股书,《投资时报》研究员发现,华联瓷业毛利率变化显著。同时,有两家关联公司值得关注。

毛利率回归合理区间

华联瓷业主要从事陶瓷制品的研发、设计、生产和销售,产品以色釉陶瓷、釉下五彩瓷等日用陶瓷为主,2017年—2019年(下称报告期)色釉陶瓷收入占公司主营业务收入的比例分别为86.76%、86.73%、89.83%,为该公司主要收入来源。

报告期内,华联瓷业营业收入分别为7.28亿元,8.45亿元、9.50亿元。2017—2019年营收增速分别为23.47%、16.07%、12.43%。可以发现,2017年该公司营收增长明显,但近两年业务增速有所下滑。

《投资时报》研究员注意到,2017年华联瓷业营业收入增长明显,主要是由于色釉陶瓷销售收入显著增长。资料显示,出口是该公司重要的销售渠道,报告期内,其产品出口收入占同期主营业务收入的比例均在六成上下。而2017年全球经济增速持续回升、发达经济体增长持续,欧美地区的客户需求有所增加导致其营收增长较高。近两年,伴随贸易环境变化、反倾销调查等风险,该公司营收增速逐步走低。

报告期内,华联瓷业综合毛利率分别为30.48%、30.52%、31.16%,相对稳定,但对比上一个报告期《投资时报》研究员发现,2014—2016年,该公司综合毛利率分别为32.27%、34.24%、37.39%。也就是说其综合毛利率于2017年经历了重挫,下降了近7个百分点,最近两年也没能重回此前水平。

招股书显示,华联瓷业综合毛利率下降主要是由于色釉陶瓷毛利率下降明显。2014—2016年,色釉陶瓷毛利率分别为33.71%、35.73%、39.63%,2017—2019年,该数值分别为30.21%、29.60%、30.21%。对于2017年色釉陶瓷毛利率下降且近几年不见起色的原因,华联瓷业并没有说明。

值得注意的是,上一次IPO的反馈意见中,证监会问询了该公司毛利率显著高于同行业可以上市公司的原因,本次招股书中,其毛利率就回归到同行平均水准。

2014-2017年上半年华联瓷业与同行业可比上市公司毛利率状况

资料来源:华联瓷业招股书(2017年)

2017-2019年华联瓷业与同行业可比上市公司毛利率状况

资料来源:华联瓷业招股书(2020年)

将两份招股书对比《投资时报》研究员发现,色釉陶瓷的主要原料泥料和釉料最近几年价格上涨明显,2014—2016年泥料价格分别为472.61元/吨、491.36元/吨、473.18元/吨,2017—2019年价格分别为501.18元/吨、501.27元/吨、545.63元/吨。2014—2016年釉料价格分别为19.86元/公斤、16.51元/公斤、16.13元/公斤,2017—2019年,价格分别为17.80元/公斤、20.66元/公斤、20.51元/公斤,上升势头均较为明显。此外,2017—2018年,纸箱类包装物价格上升也可能是该公司毛利下降的原因之一。

同时,2019年该公司归母净利润增速仅为2.17%。而2016—2018年归母净利润增速分别约为34%、54%和78.6%,可以看到业绩增速下滑显著。

查阅招股书《投资时报》研究员发现,2019年华联瓷业归母净利润增速下滑主要是由于2018年该公司获得的政府补助突增。2017年、2018年和2019年该公司补助收益分别为516.77万元、2896.45万元和946.41万元。扣除补助在内的非经常性损益后,该公司归母净利润分别为6165.98万元、8018.24万元、1.02亿元。

实控人旗下公司遭遇债务危机

相对于两年前的IPO,此次华联瓷业上市进程的推进,对该公司实际控制人之一傅军而言或许更为关键。因为,他实际控制的另一家公司新华联控股有限公司(下称新华联控股)债务危机正在不断发酵中。

作为新华联控股的实际控制人,傅军手中握有新华联(000620.SZ)、新思路文旅(00472.HK)等在内的多家上市公司。近年来,新华联系多次举牌上市公司和商业银行,还向文旅方向转型,并进行多元化投资。如此动作也让其资金链承压越来越重。

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三季度末,新华联控股短期借款总额达到98.38亿元,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则高达148.64亿元,而公司账面上货币资金总额显示为92.06亿元(包含由于担保等原因而受限的资金)。

在此基础上,始于2019年年末的一场诉讼让新华联控股更加不堪重负。

2019年末,新华联控股被湖南出版财务公司提起诉讼,称其旗下财务公司未按时偿还同业拆借3亿元本息。因上述诉讼事项,一个多月后,民生信托又申请强制执行新华联控股握有的多家上市公司股权。

考验接踵而至。3月7日,新华联控股发行的“15新华联控MTN001”10亿元债券,因不能按期足额兑付本息构成实质性违约。而此次债券违约还触发“19新华联控SCP002”“19新华联控SCP003”交叉违约。两只债券应于4月21日和5月5日到期,目前来看其本息偿付就需要约14亿元。

压力之下,新华联控股也在积极自救,一方面转让部分资产,另外一方面大量质押股权获取资金。2020年初,上市公司新华联也开始了新一轮融资借贷。

在这一比照下,反观华联瓷业,报告期内其资产负债率下降显著。

2014—2016年,华联瓷业资产负债率分别为59.37%、57.93%、50.18%,而2017—2019年,其资产负债率分别为34.96%、31.86%、23.36%,大幅下降近20个百分点。

《投资时报》研究员注意到,这主要是由于该公司在2017年偿还了3500万元长期借款和3800万元长期应付款,2018年偿还了中国清洁发展机制基金贷款4700.00万元,及2019年归还了8000万元短期借款所致。

两家关联企业

《投资时报》研究员查阅该公司招股书发现,还有两家关联企业值得关注。

2014年6月23日,华联瓷业和梁飞桥出资设立传奇陶瓷,华联瓷业占注册资本的比例为49%,梁飞桥占注册资本的比例为51%。《投资时报》研究员注意到,梁飞桥曾经是华联瓷业监事。

2014—2017年,华联瓷业对传奇陶瓷既销售原料,同时又采购商品。对此,在上一次IPO的反馈意见中,证监会曾对这种既销售又采购商品的原因及合理性提出问询。

不过2016年12月21日,华联瓷业即将持有传奇陶瓷49%股权转让给梁飞桥,这个日期恰好不在本次IPO报告期内。

另外一家值得关注的公司是亿嘉致远。2013年华联瓷业与亿嘉致远合资成立华联亿嘉。2014、2015年,华联亿嘉未实际从事电商业务,仅采用向亿嘉致远提供资金支持的方式,涉入日用陶瓷电商业务的开拓。

2014—2016年,华联瓷业向亿嘉致远分别销售日用陶瓷515.88万元、481.66万元、737.79万元。

2016年12月,亿嘉致远以经评估的存货和债权抵偿其积欠华联亿嘉的债务,其中存货评估价值3854.39万元(含税)。上次IPO反馈意见中,证监会亦对华联瓷业向亿嘉致远销售的产品的最终销售核查情况,以及亿嘉致远提前囤积3854.39万元存货是否有订单支持进行了问询。

本次招股书中,华联瓷业并没有针对上述问题进行明确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