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管集体减持背后 广汽首现营收净利双降
财经

高管集体减持背后 广汽首现营收净利双降

2020年04月01日 13:00:05
来源:时代财经

作者:时代财经 李卓玲

尽管拥有两大日系“奶牛”护航,广汽集团在2019年仍交出了A股上市以来首份营收净利双降的成绩单。

3月31日晚间,广汽集团(601238.SH)发布2019年年报。报告期内,广汽连同合营、联营公司共实现营业总收入约3550.90亿元,同比减少约2.36%,合并营业总收入约597.04亿元,同比减少约17.51%;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约66.18亿元,同比减少约39.30%。

对于2019年的业绩情况,广汽集团4月1日接受时代财经采访时称,业绩整体符合市场预期,优于行业平均值,顶住了市场下行的压力。

图片来源:车企官网

时代财经留意到,2019年,广汽出现了多轮密集的董事高管减持,广汽董事长曾庆洪、总经理冯兴亚等8名董事、高管陆续减持股份达204.52万股。

4月1日,时代财经就高管减持原因及广汽集团今年的整体规划采访广汽集团董秘眭立,其回复称,等业绩发布会,迟一些(回应)。

股价方面,4月1日,广汽集团港股出现大跌,早间开盘后一度跌幅达到9.9%。截止午间收盘,广汽集团A/H股价分别下滑0.85%和8.22%,报10.46元/股和7.15港元/股。

首现净利营收双降

身处车市寒冬,行业龙头企业广汽虽仍是下行市场中为数不多的“盈利者”,但仍未能逃脱业绩下滑命运。

时代财经梳理广汽财报发现,这是其从2012年实现A股上市以来,首次出现营收、净利双降的情况。

而实际上,广汽业绩增长乏力从2018年初见端倪。彼时,在前几年总营业收入和净利润同比均保持着30%以上增速的广汽,增速出现急剧下降,仅约为1.1%。

数据显示,2015年-2018年,广汽集团的营业收入分别为294.18亿、494.18亿、711.44亿和723.8亿元,同比分别增长31.4%、67.98%、44%和1.13%;净利润分别为42.32亿、62.88亿、107.86亿和109.03亿元,同比分别增长32.48%、48.57%、71.53%和1.08%。

对于业绩变动的原因,广汽将其归因于国内汽车行业产销持续负增长,国内政策变化影响,集团汽车销量下降。

从账上资金情况来看,广汽集团2019年的总资产微增4%至1374亿元,但流动资产同比下滑14.08%至568.65亿元。其中,流动资产中货币资金同比下滑23.06%为322.43亿元。

至于偿债方面,其货币资金占总资产的比例为23.5%。虽同比有所下滑,但仍超过15%,偿债能力依然较强。此外,广汽集团2019年总负债为549.55亿元。资产负债率为39.99%,负债情况保持在合理健康范围内。

现金流方面,2019年,广汽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流出约3.81亿元,较上年同期的现金净流出约12.68亿元减少净流出8.87亿元。据年报显示,这是因销量减少,营业收付相应减少、税费支付减少,以及非合并范围企业在广汽财务的存款净增加额下降及广汽财务发放的客户贷款增加等综合所致。

不过,尽管业绩不甚靓丽,但广汽在“派糖”方面依然大方。按照分红计划,其拟向全体股东派发每10股1.5元(含税)的末期股息,加上中期已派发的每10股0.5元(含税)的股息,全年累计向全体股东派发股息总额约20.48亿元。

图片来源:网络,侵权请联系删除毛利率压低至3% 卖车越卖越亏?

值得关注的是,除营收、净利有所下滑外,广汽的整体毛利率下滑幅度较大。

年报显示,广汽集团营业成本及税金总额约为566.27亿元,较上年同期减少约6.66%;毛利总额为30.77亿元,较上年同期减少约73.73%,毛利率较上年同期减少11.03个百分点,主要原因为产销量下降导致收入减少以及成本规模效应减少等。

其中,整车制造业营收下滑28.44%至360.6亿元,毛利率压低至3.04%,较上年同比减少13.29个百分点。

4月1日,国泰君安首席汽车分析师张欣对时代财经表示,车市下行,竞争加剧,不少车企价格出现大幅下探,这是毛利率下滑的影响因素之一,此外还与车企收入、成本有关。在他看来,广汽实际较不少汽车集团幸运,旗下广丰、广本两大利润奶牛帮其稳住业绩,不至于下滑太甚,不过,旗下不少板块表现冷热不均,“两大腿”难拧“拖后腿”的。

据财报显示,去年广汽集团的投资收益约为96.26亿元,较上年同期增加约6.23亿元。这意味着,除去广本、广丰等合资公司带来的收益后,广汽集团的利润为-30.08亿元,而上年这一数字为19亿元。

对此,报告中称,主要是日系合资企业盈利增加、欧美系合资企业盈利减少,以及随产销量减少,上游汽车零部件联营企业盈利减少等综合所致。

从销量上看,广汽集团全年汽车销量为206.22万辆,同比下降3.99%。其中,广汽丰田和广汽本田全年销量分别为66.20万和77.08万辆,同比增长17.59%和3.98%,两家公司的销量占到广汽集团总规模的七成。

不过,日系企业的出色表现,难掩广汽旗下合资板块冷热不均态势。数据显示,广汽菲克和广汽三菱2019年分别实现销量7.39万和11.30万辆,下滑40.96%和7.64%。

与此同时,尽管近两年来广汽加大了对自主品牌的支持和研发投入力度,但旗下板块仍处于“黎明前的黑暗”阶段。数据显示,广汽乘用车销量为38.46万辆,同比下降28.14%;实现营业收入407亿元,同比下降26.89%。不过,广汽新能源发展较为强劲,广汽新能源销量42003辆台,同比增长110%。

“从数据来看,广汽集团2019年表现良好,新能源车和广丰、广本逆市增长,保证了广汽整体跑赢大盘,2020年仍旧是其业绩保证。自主品牌及广汽菲克表现较差,需要加快产品迭代,增强产品竞争力。”资深汽车行业分析师任万付4月1日对时代财经表示。

图片来源:车企官网高管密集减持 今年迎深蹲后起跳?

据东方财富Choice数据梳理,2019年,广汽在二三季度出现了两轮密集的董事高管减持,广汽董事长曾庆洪、总经理冯兴亚等8名董事、高管陆续减持股份达204.52万股。

对于减持的原因,广汽方面在公告中称,为高管个人资金需求,减持不会导致公司控制权发生变更,不会对公司的持续经营产生影响。

值得关注的是,这并非广汽首次高管集体减持,早在2017年曾庆洪和副总经理财务负责人王丹就因个人资金需求进行过减持。而在今年,广汽亦进行了一轮减持,公司董事、高级管理人员曾庆洪、吴松、陈茂善、李少、陈汉君于1月中累计减持72.9万股,已超过各自计划减持股份数的一半。

对于高管的密集减持,业内有多种解读,出现了包括广汽股价已居高点、行业大环境不景气,高管减持套现等说法,质疑是否真为“个人资金需求”,还是另有原因。

时代财经就高管减持原因及广汽集团今年的整体规划采访广汽集团董秘眭立,其回复称,等业绩发布会,迟一些(回应)。

张欣在接受时代财经采访时称,只要公司实际控制人未发生变更,正常的高管减持是合法合规。不过,由于相关动作对资本市场而言还是比较敏感,尽管是由于个人原因进行减持,但在车市下行周期中,这种消息的传递,会给业界带来不看好公司发展前景、及时止损的想法。“还是要辩证的看,高管抛了股份后如果有人接盘,那说明这只股票还是有价值。”

4月1日,时代财经就其2019年的业绩情况及2020年规划采访了广汽方面,公关部人士回应称,在2019年积聚的巨大动能下,2020年,广汽集团大概率会在深蹲后迎来巨大的起跳弹性。“将保持战略定力,在做好疫情防控的基础上,加紧推进各项生产挽回措施,努力降低疫情对企业生产经营的影响,坚定不移地推进高质量发展,预计全年实现汽车产销同比增长约3%。”